独家对话:OTT 从竞争到合作
流媒体网| 2013-11-29

    【流媒体网】消息 2013年是IPTV发展的十周年,同时,2013年也是OTT开始回归理性、寻求产业共赢的新起点之年,2013年,对于中国的电视新媒体的发展均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11月21日-22日,流媒体网“厦门论道IPTV/OTT”高峰论坛正式召开,今天的主题是“在一起:OTT融合创新,合作共赢”。以下是以“OTT从竞争到合作”为主题的圆桌对话:

  

    主持人:流媒体网CEO  张彦翔

    对话嘉宾:

    湖南快乐阳光芒果TV事业部总经理  成洪荣

    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  宋军

    小米多看副总裁  赖永赛

    乐视网TV开放平台事业部商务拓展总监  于水

    阿里TVOS事业部开放平台副总经理  穆旸

    欢网科技产品总监  宋舰

  

张彦翔

    主持人  张彦翔:这两个月大家几乎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着价格战,后一个企业就是颠覆前一个企业所发出的声音。在座很多企业也都是参与者,从价格战一开始的参与者到后来的旁观者,你们都有什么样的感受?价格战结局的时候,对于你们来说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赖永赛


    
    小米多看副总裁  赖永赛:以小米电视的尺寸,目前来讲价格也还是很低的,还是属于性价比比较高的产品。小米电视、小米盒子跟小米做手机的理念是一样的。如果后续有其他的企业进来,我们要在硬件上要额外的付出。目前这些价格战对小米来讲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
   
    主持人  张彦翔:不赚钱你们还会往下走多久?

    小米多看副总裁  赖永赛:当初小米手机刚出来的时候也是受到广泛质疑,而目前收益体系已经非常健全,今年收入也增长的非常的迅速。我相信未来在电视上也会走一条更快的路,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手机上的成功经验。

 

成洪荣

    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  芒果TV事业部总经理  成洪荣:今年以来各种层出不穷的价格战,我们应该是很乐于看见,抛开牌照商的概念不讲,我们是想做一个互联网电视的运营平台,这个平台跨终端、跨领域、跨行业,设备、终端不断刷低售价有几个方面对我们来讲是有好处的:第一,价格降低,用户接受力度就会越大。第二,互联网企业参与硬件生产把利润后置了,需要在内容、服务上找一个能够和他们一起合作、分享后期利润的伙伴,我们就成了他一个很好的选择。这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有好处的。另外我们只做平台服务,合作这一块对我们是很有利的。

    主持人  张彦翔:下游的渠道越多,对内容商越有利。随着电视机的价格越来越低,对家电厂家可能未必是好事。

 

宋舰


    
    欢网科技产品总监  宋舰:对于传统的家电厂商一听“狼来了”,2999、2499,就慌了。我个人感觉:第一,站在欢网的角度来讲,价格战最大的好处是引起消费者的关注,甚至包括我的母亲也知道小米电视了,也知道乐视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受众的群体更大了,对家电厂商来讲也是。进入卖场的消费者,他也会主动关心智能电视是什么,这是通过价格战导致的用户群的关注度。第二,从家电厂商的角度重新思考,互联网企业的进入在管理的方式这方面对传统厂商造成冲击,带来了好的思考模式,另一方面也促进了家电厂商重新思考自己这么多年累积下来的优势到底在什么地方,就是能够在电视这样特殊的消费品上建立起跟传统的互联网企业不一样的优势。比如说乐视线下的安装、维护都是交给长虹的后续渠道来做的。
   
    主持人  张彦翔:直说,我感觉家电厂商在这里面有点无奈,只能尽量在这里边寻找让自己开心的东西——还好我的渠道还能为新贵们服务。
   
    欢网科技产品总监  宋舰:一开始都这样想,不过大家可以关注一下五大彩电企业今年的业绩报表,比去年都有大幅度的提高。
   
    主持人  张彦翔:万一他们今年推2999元,把50寸拉到这个价格,而到了明年不赚钱,就不玩了,而你们的电视也只能在这个价格徘徊,怎么弄?

    欢网科技产品总监  宋舰:传统家电厂商的跟进不能盲目,一定要维护品牌,包括线上线下渠道的区分。毕竟在当前这个趋势下,用户还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智能电视到底是像苹果一样卖终端挣钱还是像谷歌一样卖服务挣钱,商业模式还不清晰,更多还是“讲故事”的层面。

[NextPage]

 

 

宋军

    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  宋军:第一,在OTT产业链有很多环节,这当中有一个最重要的是做机顶盒。我们从这么大的价格战当中认识了很多的品牌。但是在整个过程当中因价格战受伤最重的一定是让价的厂商。第二,价格战以后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其实价格战是一个市场资源配置的过程,从这点来看,价格战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也说明整个OTT的商业模式不清晰,如果是清晰的话,不会上来就打价格战,上来就是硬碰硬。第三,未来的终端会是什么样的?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OTT真正带动产业发展的可能还是屏,就像智能手机一样,如果没有触屏手机微信怎么用?其实我们并不是不愿意到电视上购物,就是觉得用遥控器购物太麻烦了,这就是体验的问题。

    主持人  张彦翔:新兴企业以价格战最能进入市场。比如阿里双十一之后,大家都知道了阿里,价格战对他来说是一种手段。

 

于水

    乐视网TV开放平台事业部商务拓展总监  于水:第一,电视就是个棒棒糖原理,便宜一点给你,你也乐意。其实说它不赚钱,好象也不是的。我们可以加一些其他的功能,然后再把价格抬上去。作为互联网企业,如果你想做一个全新的事情,你只有先发声,你才可能有领先的地位,相对的,你的试错成本也会比较低。第二,从乐视的角度来看,我们也一直讲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开放的,我们其实还是遵循“二八”原则,就是让用户产生持续运营的价值。所以看起来我们自家的终端跟其他行业合作起来,其实是完全平等,完全开放的。所以我们在整个电视端自家的电视是要在产业链初期要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让行业知道,同时也要打造极致的体验,让用户对产品有一个很好的认知,只有把“八”做大了,“二”才有价值。第三,未来商业模式的变化,有人说广告模式,也有人说付费模式。如果终端量不大的话,广告模式看起来可能短时间内还是有可能的。毕竟智能终端整体出货量也并不是特别高。所以我觉得未来真的是要比试错,就看谁犯的错更少。
   
    阿里TVOS事业部开放平台副总经理  穆旸:我认为价格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说,一个是消费者角度,一个是制造者的角度。首先澄清一点,阿里从来没有参与过价格战,因为我们是做操作系统的,不做硬件。我们的天猫魔盒从来没有售出过一台,全部都是送的。价格战可以让消费者获得一定实惠,在短期内让市场得到大规模的扩张,但是会牺牲掉一部分长期的利益。如果一个厂家想打价格战,就会拼命的降低成本。以机顶盒为例,现在市面上很多双核,但不同芯片厂商双核性能也有高有低,一打价格战大家都会选择便宜的双核。这对制造厂家来说,第一个原则就是选最便宜的。如果消费者只关注价格的话,肯定选最便宜的。这样的情况下,消费者短期之内可以受惠,但是寿命可能不太长,并且无法满足日后发展需求,这就是牺牲长期的利益。第二是从制造厂家来看的话,我觉得价格战有助于厂家的优胜劣汰,因为并不是每个厂家都能把成本压下去,能把成本压下去还能把货卖出去一定是有制造水平的厂家。这样的厂家可能它可以继续打价格战,继续优化自己的产品,最后脱颖而出。还有一批就是有品牌有品质,比如创维爱奇艺的盒子、华数的彩虹、小米的盒子等等。他们的价格比较低,关键是要在保持自己的价格的同时你能不能维护好用户的口碑,用户愿不愿意因为你的口碑好又选择你。说实话,品牌这个东西是靠营造的。我们是属于家电行业的新军,我们在电视行业都没有品牌,关键是要看用户的口碑宣传了。宣传是互联网公司比较擅长的,就看谁能在维持低价的基础上又能维护好自己的口碑了。
   
    主持人  张彦翔:对于厂家来说要求更高。如果在芯片的角度,大家都选择性价比更低的话,会不会有影响?
   
    阿里TVOS事业部开放平台副总经理  穆旸:并不是说所有的厂商这么做就能把成本压下来,因为芯片厂商也会考虑到,芯片厂商还没有准备好OTT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觉得出货量大又有一定技术研发的力量的工厂可能把价格压下来,还保持盒子的品质。
   
    提问1(CIBN王浩):我想请问一下几位嘉宾,希望每个人都能回答一下。第一,如果在这个产业中需要你们投入终端、CDN、内容版权,你们会不会投入?第二,如果无法在短期内赢利,我们一直在亏钱做这个产业,你们这家企业愿意做几年?第三,请评价一下目前这个产业你心目中最好的三款产品?

 

穆旸

[NextPage]    阿里TVOS事业部开放平台副总经理  穆旸:关于投入:一,我们的内容是由牌照方提供,但是我们愿意投入资金扶持应用开发者。我们知道想让大家在看不清的情况下做一些真正适合TV的应用是需要扶持的。二,CDN我们是愿意投入的。三,我们愿意短时间内打造一款比较好的精品,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让市场更普及,包括双十一我们也做了一次短时间内快速出量,让用户体验到电视购物的举措。关于坚持:实际上从我们做手机操作系统以来,我们就没有赢利过,因为做操作系统技术上的投入是非常大的,我们不敢说一定要做多少年,但我承诺我们应该能坚持活到最后一个。关于产品:我认为快播的“小方”做的不错,因为它的手感和流畅度,我们都还没有达到。
   
    乐视网TV开放平台事业部商务拓展总监  于水:关于产品:盒子我认为做的比较好第一是乐视,第二是小米,第三是希望下次看一下快播的“小方”。关于投入:在平等的前提下,我们三个部分都是开放的,包括CDN的合作,华数我们也是有合作的。关于坚持:具体你说能活多久,这个很难讲,任何一个公司基本前提是要赢利的,我不认为这是比钱的问题,如果那样中国银行活的最久。所以活最久不止要看资本,还要看技术,看整个的运营。但是我们愿意陪着合作伙伴一起做下去。
   
    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  宋军:关于投入:其实上午我演讲时放了一张PPT,就是广电行业对于OTT的排序,后面有关于平台、关于云服务。在之前一个月,一家比较有名的企业愿意和广电企业做这方面的投资,我们也很认真很仔细去看了。如果华数要来做的话,华数是可以做的,虽然我们不擅长做,但是如果说一定要有一艘船才能到彼岸的话,我们就选华数。关于坚持:如果这件事不赚钱的话,会活多久?这个很难回答,如果要做广电网络的话,视频就一定要做下去。我觉得华数会一直坚持下去的。关于产品:华数的新彩虹BOX应该是华数最好的一个产品。

    欢网科技产品总监  宋舰:关于投入:其实你要做什么业务是跟你的服务相关的。各个公司因为自己业务投入方向不同。我们认为视频是智能电视最重要的领域之后,我们做了关于教育模式的视频。在教育内容的增发和CDN上欢网是有投入,这点是企业认为自己的重点在哪里。关于坚持:如果不挣钱的话,欢网会做多久?这个还是跟欢网的背景相关,我们的使命就是把我们的股东服务好。如果我们的股东都还健康的活着,欢网一定会活下去。关于产品:我对目前盒子可能结论都是并列第一,没有哪一款盒子让我觉得真正好,没有什么特别好。结合电视大屏的体验,现在很少有企业能够做到真正的1080P高清的在线效果。
   
    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  芒果TV事业部总经理  成洪荣:关于投入:因为我们是要做互联网电视的服务商,这是我们的目标,所以可以很明确的说,内容和带宽的投入是我们公司每年最大的投入。我们为明年准备的资金应该是2013年的十倍以上,一半投到内容上,一半投入到CDN上,我们还购置了商用的CDN。因为我们明年的终端数会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关于坚持:如果企业不赚钱,我们会做几年?我们公司是不会倒闭,但是因为竞争的原因也好,还是因为业务本身的原因也好,如果三五年做不出来,转型是有可能的。关于产品:我家里用的产品是相当多的,各种产品我都试用了,最后用的比较多的是三星的一体机,然后就是小米的盒子。其他的还真说不出一个特别喜欢的产品。确实从产品本身来讲,如果长期使用的话,除了内容以外,这个产品本身的品质各个方面是需要均衡的。
   
    小米多看副总裁  赖永赛:关于投入:其实小米从今年三月份做盒子,我们选择这条路是跟国家牌照方合作,由牌照方提供内容。应该这么说,如果是在国家政策的允许下需要我们做内容或者需要我们做CDN,小米会不遗余力来做,如果政策不允许的话,我们会跟我们的牌照方合作伙伴一起把内容和CDN做好。关于坚持:能做多久?盒子和电视对我们团队来说是唯一的产品,所以肯定会一直做下去。关于产品:我自己现在常用就是小米、乐视和爱奇艺。

[NextPage]    主持人  张彦翔:听了几位的介绍,我感觉一定要有钱,大家对这个产业充满了信心,都希望自己是笑到最后的一个人。对于产品还是都是自家好的。

    提问2:我们现在这个产业链已经从某种意义上在平台上形成。我想欢网某种意义上是彩电厂商支撑,有风投,小米、阿里都有自己的盒子,所以产业链现在还是一段一段的。在产业上你们自己怎么想?有没有想往上延伸和往下延伸?
   
    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芒果TV事业部总经理  成洪荣:我们是做内容服务的。首先要贯通整个行业,要和各种终端去合作,我们需要把我们的服务植入到每个领域里,包括一体机,包括盒子,包括联合出品的各种电视。我们要做的第一就是把内容服务本身完善,然后往各个行业各个终端去做延伸。这个需要做很多工作。需要从支付到内容技术平台,我们也希望各行各业各种的显示终端都能够使用这样的服务,把服务和硬件相结合。也就是服务云端化,但是最后都要落地,落到各个产品上来。
   
    我们业界有一个例子,就是乐视。我想归根到底还是想推服务,但是他又要做节目的制作,又要做硬件的生产。如果在一个健康的环境下,本来各司其职、强强合作是最好的方式。但在国内,你要把所有环节做一遍,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只有做到一定地步,才能找到与之相匹配的合作伙伴,然后再交给别人做。内容制作我们本来就有这样的基因和传统,硬件这一块暂时还没有想做,但是未来也不排除会去做这个事。每个人要认清自己的核心,我们的核心是把服务做好,至于说上游和下游的层面我们希望通过和合作伙伴去合作。但如果合作效果不理想,也可能亲力亲为。
   
    欢网科技产品总监  宋舰:欢网成立时便有一条红线——绝对不能涉及硬件终端,这点我们是一直没有碰的。回过头来说,欢网的定位这四年其实也不断的发生变化。大家都很清楚要把这个事做好,在互联网这个行业,或者说现在这个条件下只靠一家是做不起来的,所以是要有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反过头来看,在09年的时候虽然我们不做硬件,但是那个时候也没有第三方面真正愿意在LINUX终端上去开发,甚至我们包括用所谓的战略合作去跟百度和腾讯谈,他们都觉得这个时候在那个点还不够成熟。所以欢网被迫往上走去做一些前端的开发和应用,所以也才经过四年的积累,我们做出了一些前端的产品,包括教育产品等等。但是再回到现在的安卓时代,这个开放的智能平台我们更应该清楚的认识自己,欢网不可能在所有的开发上应用上做第一。所以我们更强调生态系统,无论是开发者社区还是应用商店,还是通过跟创投基金合作,实际上是回归到为这个打造生态系统而努力的。

    小米多看副总裁  赖永赛:小米真正是用互联网思维来做盒子和电视,我们很快可以得到用户的信息,这是我们的强项,我们会在这上面做精。至于在内容上往上延伸,我们希望跟所有的合作伙伴一起做这个事。当然,如果某一方面真的成为我们发展视角,我们也许会考虑做去做。

    提问3:今天谈的盒子多一点,我在想一个问题,无论从广电还是电信来讲,他们更多的有一块考虑是老的盒子,从系统的角度来看我们如何把我们OTT的互联网的内容在老的盒子里进行呈现?
   
    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  宋军:这个事情其实华数也很关心。在硬件和硬件之间其实还有有线网络,其实华数上午演讲在提的所有的OTT、DVB和IPTV相加,我们就是用这样的模型。我觉得一定会有匹配的方式,也一定有相应的方案来推的。就是通过云媒体的技术。我们要找到广电适用的码率。
   
    主持人  张彦翔:展望2014年,你们觉得2014年对于OTT最大的危机在哪里?
   
    小米多看副总裁  赖永赛: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或者说企业非常多。我觉得只要关注到用户体验的核心,把产品做好,这个对整个行业都是好事。而如果把产品体验放一边,只是用营销搅动市场则存在危机。
   
    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芒果TV事业部总经理  成洪荣:OTT业务在2014年不会有什么危机。目前参与这个行业的公司可能太多了一点,因为我个人觉得这样一个业务实际上还是和IPTV、有线电视是性质相近的业务。这样的一个业务体量可能容纳不下这么多大公司所需要获取的价值。可能最后因为竞争者太多,造成这个业务利润率相对比较薄一点。
   
    欢网科技产品总监  宋舰:站在家电厂商角度来讲,最担心的是价格战会让老百姓在硬件的质量上得不到保障。站在欢网的角度来讲,这个行业现在非常热闹,但是我很担心从这个生态系统进来的这些合作伙伴没有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间。
   
    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  宋军:我们拉远一点看。OTT门槛很高,很多都是带着金钥匙出来的,我们要一步一步来。包括内容、产品、CDN、终端整个过程可能波澜跌宕,但是这是一个节点,过了这个节点,OTT理论上来讲前景光明。
   
    乐视网TV开放平台事业部商务拓展总监  于水:我相信明年如果行业竞争一定是BAT这三家,这三家进来以后,对团队的管理上和营销思路上影响比较大,一定有人会出局。但对产业发展是有好处的。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别可担心的,少一些关注别人,更多的关注自己的产品,多关心用户对你产品的认可度,不断的提升这个产品,不停的改进自己的产品,在竞争中活下来。
   
    阿里TVOS事业部开放平台副总经理  穆旸:我对这个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不担心,每个环节都会保护自己的生存空间。我希望国家的政策尽早的跟上,对这个产业有更好的指导方向。
   
    主持人  张彦翔:我原来以为大家都把明年的政策这一块当成最大的问题。今年三中全会说要打破市场壁垒更好推进市场化,可能大家觉得明年会更加市场化。OTT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领域,这个领域未来竞争会比较激烈。对我们所有的从业者来说,第一点,术业有专攻,要把自己能做精做专的一块做的扎实。第二点,OTT和传统的电视不一样,是真正以用户为核心,所以用户体验很重要。得用户者得天下,明年谁想在这个领域抢得先机,要看谁真正的接地气。

    更多嘉宾演讲,请关注厦门论道专题:http://meeting.lmtw.com/20131121.html

责任编辑:lmtwadmin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