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电视杨勇:爱上电视,爱上IPTV
流媒体网| 2013-11-21

    【流媒体网】消息:2013年是IPTV发展的十周年,同时,2013年也是OTT开始回归理性、寻求产业共赢的新起点之年,2013年,对于中国的电视新媒体的发展均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11月21日-22日,流媒体网“厦门论道IPTV/OTT”高峰论坛正式召开,今天的主题是“致青春 IPTV 十年生聚 十年分享”。

    爱上电视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勇参加此次论坛并发表了讲话,和大家分享了“拥抱电视,融合发展”的主题演讲。

    杨勇首先发出了两个疑问:一是电视怎么了?过去电视是存量规模、体验与展现;现在电视是高清化与智能化的升级;未来两屏时代,是去PC化的电视逆袭。二是谁在颠覆电视?来自三方面,一是电视自身的颠覆;二是跨界颠覆;三是用户颠覆。

    杨勇把OTT比作是刀客来袭,在政策框架下,OTT的定位是:交互电视的补充,而非代替;电视功能与服务创新的探路者。在市场环境中,OTT的实践是:电视平台斩首的利器,是颠覆的实践者;市场需求与政策底线的探路者。

    杨勇把电视的这种现状称为“绕不开的碰撞,拒绝不了的融合”,在轰轰烈烈的OTT浪潮下,电信运营商冲动,广电新媒体激动,互联网伺机而动。究竟谁是蝉?谁是螳螂?谁是黄雀?

    在此环境下,下一代电视,涅槃突围。杨勇介绍了爱上的下一代IP电视的各个方面,包括秩序构建生态、开放顺应变革、功能扩张边界、细分创造价值、融合创新体验、产业生态与领地经营。

    最后,杨勇表示,电视终端向互联网延伸的过程当中应该还有一次更大的融合,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融合和实践能够让大家真正的在一起。

    以下是演讲全文:

[NextPage]    电视怎么了?

    很多人说电视是暮色中的行者,夕阳了。在这里我们做三点分享。

    第一,电视的去频道化,根源是什么?是谁的暮色?

    历史上频道的产生是源于什么,就是人有很多的时间,但可选择的娱乐方式很少,频道是时间的绞肉机,于是用户对频道产生依赖。数十年过去了,用户的时间越来越少,可选择的娱乐方式却越来越多,在这样的格局下产生了一个最根本的矛盾,就是用户时间稀缺和娱乐多元,而作为时间绞肉机的频道播出方式并没有因此做大的改变。从这个角度看,不论是IPTV还是OTT,总而言之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让用户如何更好去用他的时间,在有限的时间里,通过新的服务形式形成一个好的依赖。如果说去频道化是一个趋势,今天我们看到的不是电视机的暮色,而是原来传统收视方式的暮色,这是我们今天需要改变的东西。

    第二,暮色之下,电视机在向前行走,在不断发展。就电视机的发展看:在过去,电视机积累了庞大的存量规模,而且,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感知最好、展现力最强的体验终端。而在当下,电视终端要做到高清化和智能化,进一步强化电视的展现力与业务的可扩展性。而未来,未来是个两屏的时代,不会是所谓的三屏同看,而是未来可见的两屏的重分工,是依托终端自身优势的基础之上,功能的分工与体验的融合。这个趋势会带来很大的变化,也许这个观点是有争议,但是可以分享。过去移动终端便捷而体验差,电视终端高体验而便携性、智能化、可操控性不够,而PC正居中,一点智能、一点便携、好一点的体验,三屏形成了各自的分工。今天,移动终端与电视终端都向当中靠了靠,结果PC在家庭娱乐中的定位逐渐弱化了,带来最直接的影响不仅仅是大家用PC用得少了,而是巨大的互联网产业所依托的PC温床正在逐渐被抽离了,巨大的互联网产业要突围,移动互联网网是一个突围的方向,电视终端的智能化是突围的另一个方向。
基于以上两点,OTT来了,对电视机的功能化颠覆来了,于是有了OTT的电视去广电化的躁动。

    谁在颠覆电视?
   
    今天看,电视面临的不是暮色,而是危机,会是一场颠覆,从狭窄的角度看,颠覆来自于三个方向。

    第一个是自我颠覆。

    这里有很多广电的朋友,广电新媒体机构从来不缺少图强的决心。但是广电新媒体的“新”,在中国有两种含义,一种是新旧的“新”,那么有新媒体,就有旧媒体,有了新旧就必须界定新旧的关系,如果是一种更迭的趋势,那么,新媒体就是广电的未来,做新媒体就是对未来负责的选择;另一种是新人、新兵的“新”,讲的是还不重要,还很弱小的对象,是还得不到足够重视的对象。比较悲观的看,现在广电新媒体还处在新人的“新”的那个认知阶段,还没有得到母体充分、坚定的支撑,由此,广电新媒体在内部的革新和基础是都还是脆弱的。大家谁都不太愿意离开根据地向前走,于是我们讲内容为王讲的比较多,但离开了未来的电视播出平台,内容还能为王吗?

    第二个是跨界的颠覆。

    我们觉得这里有很重要的两个颠覆的路径:

    一个是互联网利用OTT方式斩首的颠覆,是通过OTT把电视机终端拿走了,这个不必多说,如果电视是别人的了,那么,电视产业呢?

    另一个是移动互联网的越界的颠覆,是通过移动互联网的延伸,实际形成对电视机终端的呈现与配置能力。我们可以猜想未来的格局,一种是从电视屏延伸到移动互联网的手机屏,一种是移动互联网的手机屏延伸到电视屏,这是基于分工的融合,是两股整合的力量,是业务发展的趋势。我们讲的融合是指两个终端未来的分工,从功能上的分工,手机有它的优势,电视有它的优势,终端之间应该是依托各自的使用优势去做功能上再分配的格局。

[NextPage]    第三个是用户的颠覆。

    用户是电视服务的核心,前面讲了用户时间与电视服务的矛盾,事实上用户的富余时间日渐稀缺,而生活娱乐方式日渐丰富,电视平台上仍然滞留在传统播出服务的方式。还有一个就是用户已经变成了视频的生产者和终端桥接的体验者,用户在创造数据,用户的数据资产正在成为货币资产之外的一种重要资产,数据资产需要分享管理,用户有重新配置电视功能的需要,用户正在通过各种终端的桥接来实现这种电视功能的配置,这个变化也是我们看到的,我们不变,用户会选择改变。

    OTT,刀客来袭

    在关于电视新媒体的会上不讲OTT,是完全不时髦的,那么我们来回顾一下OTT,我们可以从两个维度来看OTT:

    一个纬度是政策维度,约束的是守法者:

    目前政策对OTT有两个约束,第一不能有直播,第二不能和运营商合作。从这两个约束来看,政策对OTT的定位应该是交互电视的补充,不是交互电视的替代。从这个角度看,交互电视有三种服务形式,第一种是以传统广播为主,交互为辅助的;第二种是以广播与交互融合加工的升级服务;第三是纯点播的补充性的服务,正如政策的OTT。进一步看,作为补充属性的OTT,还肩负着为电视功能与服务创新探路者的定位。

    另一个维度是市场维度,投射出了真相:

    市场环境具体实践中的OTT,正是今天大家看到的各类OTT突破边界的乱象,OTT正逐渐成为互联网对电视平台的斩首利器,是颠覆者,更是市场需求和政策底线的探路者,政策框架与市场实践出现了背离。
   OTT刀客来袭之下,我们退一步看,关于电视的未来,我们说是“绕不开的碰撞、拒绝不了的融合”。广电、电视、互联网三个产业在电视终端相遇、碰撞而最终形成融合看上去是必然趋势。碰撞是从各自角度考量的市场角逐,竞争的结果,还是融合。从这个纬度来看,我们说是三三两两的相遇、碰撞与融合,也就是说三个产业、两个屏幕的相遇、碰撞与融合。三个产业的角度看,广电的思维是管控,是秩序,电信的思维是坐庄,是主导,互联网的思维是充分竞争下的寡头,这是三个产业链的思维角度,三种思维在电视平台相遇,而电视屏幕、手机屏幕的两个屏幕伴随功能的重新配置,也将相遇在一起,两个屏幕,两种模式:电视屏幕的模式是有秩序的半开放的体系,是秩序维护下的收费体系;手机屏是完全以免费竞争的全开放的体系,这两个体系会有碰撞,然后融合。
三个产业、两个终端在这里碰撞,会面临两个选择,是选择有序开放的体系?还是选择全开放充分竞争的体系呢?在我们的角度看,有序是当下已经明确的选择。某种意义上也是我们看到的各项政策的态度所在,我们不必怀疑。那么,开放要不要呢?开放在哪里呢?我看开放得在有序之下行走,中国的发展告诉我们:没有有序,就没有开放。往回退一步看,在座的各位也都是在过去的10年当中,在有序开放的产业中形成了充分的沉淀,就我看,有序开放比全开放竞争,对各位也更有机会。

    OTT冲动下的思考

    对碰撞融合的思考之后,我们看看OTT在产业内的现状是什么呢?我们说是地主搞土改,就是地主推动把自己的地分给别人。我们看到过去一年多当中,轰轰烈烈的OTT的浪潮,电信运营商有OTT的冲动,OTT可以有机会做主,OTT可以尝试更多的融合业务;广电新媒体有OTT的激动,激动什么呢?跟互联网握手了,走到了产业的前端?

    如果IPTV是一只蝉,OTT是一只螳螂,那么,背后是三只巨大的黄雀,黄雀是颠覆者背后的颠覆者。中国人讲三,通常是指多,三只黄雀是说有多只黄雀,在这里,“三”也可以确指三家互联网巨头。我们看到第一只黄雀已经振臂高飞了,第二只已张开羽翼在做准备,第三只体态壮硕,正在观望。第一只是做视频汇聚的王者,第二只是做功能化电视的王者,第三只是做社交化电视的王者,人生有时并不如意,很多人以为自己是一只快要捕到蝉的螳螂,但是他们很可能只是黄雀眼里的一顿午餐。

    那么,你是谁?

    是蝉?赶快醒醒吧,赶快励精图治,报团取暖,自救吧!

    如果你认为你是螳螂,可能可以看到三种出路:一个是先烈,先烈就是还没有成功就死掉了的;第二个是向导,就是带路的,给互联网进电视探路加带路的;第三个是乱世的小熊,我本来想输入枭雄,结果IT产业取笑了我,输入法跳出的第一个词是小熊,我想了想也对,我们当下的新媒体人单纯、积极、可爱,但还远远不是互联网寡头的对手,就像一只小熊。如果你认为你是螳螂的话,兄弟们,停下脚步,审视一下惨淡的宿命,我们联手吧!

    当然,估计大家可能都认为自己是黄雀,我觉得要做黄雀,需要有两个基本特征,一个是有巨大量的互联网用户等待迁移,另一个是有巨大的业务流量等待变现。互联网的用户和流量所对应的广告价值似乎一直并不完全对称,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频道的收视占比在下滑,电视开机率在降低,问题是为什么广告产业在电视上的价值仍然在向前发展呢?后来我猜想电视高感知、高体验的展现能力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其他终端上没有这么好的展现力。那么,如果巨大的用户、巨大的流量与高展现力、高体验的电视终端一旦结合,金风玉露一相逢,有没有机会变现呢?又从哪里变来的现呢?这个,广电与电信的伙伴们都可以思考,尤其可供传统电视台思考。

    一个巨大的机会

[NextPage]    前面讲了电视产业面临的危机,也讲了OTT来袭的挑战,中国人讲危机,是威胁的同时,也必将是机会,我看OTT的来袭对我们有一个巨大的机会,有了这样共有的巨大威胁,广电和电信才能真正有机会站在合作的角度去审视未来的产业发展,才能依托电视机终端更好的走在一起。中国人讲很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用”,“用”的思维在这里是指在广电和电信产业融合中,互相结合自己的优势,以实现效率的最优,价值的最优。

    爱上下一代IP电视
   
    前面讲了危机,再汇报一下对下一代电视的思考。我们认为如果未来的TV市场是有序开放的市场,那么,下一代电视服务应该是下一代IPTV服务,下一代IPTV服务是在巩固有序管理的模式下,以IPTV为主体,融合OTT的技术、理念、终端与服务能力的换代服务。从爱上电视的角度看,下一代电视服务是这样子:第一、有序而开放,有序而开放能做到真正的构建生态,第一代IPTV是公司的成败,可能做成一两家公司,而下一代IPTV是要做成一个体系,做成一个生态,会是是个产业的成功。第二、资源汇聚,丰富体验。第三、细分服务,创造价值。第四、功能转型,扩张边界。第五、社交融合,提升粘性。第六跨屏分工,融合发展。我们相信未来两个终端之间更多的是分工,并依托自己的优势。
假设我们界定下一代IPTV是将来的电视换代服务,我们期待的爱上下一代IP电视是这样的:

    首先应该是依托秩序构建生态,健康有序的环境才能孕育创新发展的机制,健康有序的环境,才能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模式。说到秩序,秩序有三个维度:一是政策的规则,虽然大家有很多猜想,但从过去的经验看,我们不要怀疑政策规则的管制能力;二是用户中心,没有用户,就什么也没有,我们的秩序应该是能围绕用户创造价值的;三是生态共赢,没有生态的共赢,就不可能构建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
   
    第二是开放顺应变革。我们觉得有两个方向的开放可以考量,一个是内容汇聚:广电内容的开放融合以及第三方内容共赢合作,很多人说广电的内容一经播出就没有了价值,这个,我不认可,连地沟油都有再加工的价值,播出后的电视内容必有其价值,广电侧内容的汇聚,是为内容的再加工创造条件,汇聚了的内容给了广电新媒体公司一个除了属地价值外的产品化分工的价值定位。同时,既然IPTV是平台化的业务,那么就应该允许第三方在平台中创造价值,兑现价值。另一个是应用的汇聚,电视的功能化演进,呼唤电视的功能化汇聚,否则我们就辜负了智能化的电视终端。
   
    第三是功能扩张边界。今天的电视基本上等于昨天的电视,没有太大本质上的变化,只是电视堆砌的方式增加了,从频道堆砌发展到频道、点播的联合堆砌,目前真正围绕用户需求的产品化加工是不够的,我们还是需要这样的堆砌服务吗?很难了!因为用户需要改变,所以我们认为未来的电视是要扩充功能顺应发展的。我们希望跟产业朋友一起,能够把握住目前家庭之中展现力最强的呈现终端,在这个终端上真正构建我们的家庭梦。从传统来讲有播出、汇聚、搜索、推送、定制,进一步看,有家庭数据资产的管理和社交化的植入,将来看,有智能家庭的集成、管理与控制。
   
    第四是细分创造价值。如何解决用户的需求,如何解决用户收视时间与电视服务方式的矛盾等等,我们希望下一代的IP电视是与产业朋友们共同打造的,不再是简单的内容堆叠,而是真正的产品化加工,否则我们不能创造价值,就难以激活用户的支付,简单的堆砌与递送服务难以满足用户的需求,也不足以承载我们的价值。我们不能满足于砌墙的、送快递的能力,这不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要依托用户的需求形成贴近的产品化加工。我们要围绕用户需求,重建服务模式,打破内容与应用的边界,实现围绕用户的产品化融合,实现打破边界的细分化运营。
   
    第五是融合创新体验。我们要做的事情唯有依托产业链各界的兄弟姐妹共同支持和参与,真正的融合不单单是产品的融合,终端的融合,而是整个产业在未来发展上的融合,融合为了创新,创新为了全面的颠覆电视的体验,开辟电视的一个新纪元。

    第六是产业生态与领地经营。产业生态:在新媒体时代,没有生态就没有产业,没有了产业,你最多是个公司,一个公司能够和互联网竞争吗?爱上电视渴望这样合作共赢的产业生态环境。产业生态源于持续规则下,坚定的开放、合作、共赢。领地经营:我们一直保有的思维是业务经营的思维,而不是领地思维的逻辑。阿里巴巴是端到端的解决用户的需求,它更像是一个王国,在经营着它的臣民,广电应该用这样的胸怀和领地化的思维,去思考依托什么来充分吸纳用户,又怎么去拥有用户更多的时间,更进一步,如何挖掘用户的需求,长期、深入的经营用户的价值。

    关于爱上电视传媒
   
    爱上电视传媒是CNTV与上海电视台融合的结晶,爱上电视的定位是牵头推动IPTV集成播控总分平台的对接与运营,爱上电视11月19日和中国电信集团签署了合作协议。这三个件事标志着三个融合:第一个是全国性业务的融合;第二个是广电内部的总、分平台之间的融合。第三个是广电和电信的融合。进一步看,我们相信电视终端与移动互联网终端交叉延伸的过程中,应该还有一次更大的融合,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融合和实践能够让大家真正的在一起。

    最后,我要把爱上电视高悦总经理对产业界朋友的邀请带到会场:

    爱上,欢迎您!通惠河畔,有茶以待!

    谢谢大家!

     更多嘉宾演讲,请关注厦门论道专题http://meeting.lmtw.com/20131121.html

 

责任编辑:lmtwadmin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