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笔还看液晶:TCL华星的立体战术
pjtime| 投影时代| 2020-09-09
【流媒体网】摘要:TCL科技未来的目标一定是全球一顶一的显示技术巨头。这决定了TCL科技、华星光电的产品和技术布局必须具有“梯度性”。

  中环集团、苏州三星、日本JOLED,2020年以来,TCL科技已经动用200亿元资本来“收购扩张”。如果,传闻中的南京熊猫8.5、成都中电熊猫8.6代线收购最近落地,加上第二条11代线的紧锣密鼓建设,TCL科技2020年疫情下的扩张用“翻番”来形容都不为过了!

  那么在这些大手笔背后,TCL科技,尤其是作为全球5大面企业之一的华星光电,背后的深层战略是什么呢?

  TCL科技看似矛盾的技术路线选择

  苏州三星8.5代液晶面板线,是我国大陆地区最早的高世代液晶面板线之一——时间线已经说明,苏州三星决不能说是“技术方向性”的项目:三星卖掉它,就是为了腾龙换鸟发展新的OLED技术。对于TCL而言,这条线揽入囊中最大的意义无外乎:1.换股收购苏州项目后,三星成为华星第二大股东,能稳定“全球彩电NO.1”这个采购大客户;2.帮助华星实现更大的规模优势。

  而传闻中,TCL科技对中电系面板线的兴趣,更多的则与“产能”目标关系很大。面板行业是赢者通吃的产业,是资金密集、技术密集、产能密集、创新密集的产业。这样的产业,规模效益是所有厂商的必然追求。在中电系面板线上,华星不可能不动心:至少不能拱手让人。——无论是国内竞争者京东方,还是台系资本,中电系的面板线都是不错的“既有产能资源”:尤其是在三星、LG关厂风波下,行业供给不足、产品价格连续上涨行情中,规模扩张意义很大。

  但是,在TCL科技瞄准液晶面板项目的同时,另外的大手笔却是LCD液晶技术的竞争者:斥20亿元入股日本JOLED公司,共同开发OLED的印刷显示工艺技术——且,TCL科技透露,2021年将在广州开工建设全球首条8.5代OLED印刷生产线。后者的投资,作为OLED大尺寸新兴显示技术,会高于传统液晶8.5代线,预计将是另一个300亿级别,乃至更高的项目。此前,TCL科技已经在武汉建设并量产真空蒸镀工艺的6代OLED量产线。

  同时,TCL科技Micro-LED研发中心落在厦门。TCL华星将与全球LED外延企业的领头羊三安光电携手开发基于MICRO-led技术的新兴显示产品。该研究中心涉猎包括但不限于“Micro LED显示器端到端技术过程中所形成的与自有材料、工艺、设备、产线方案相关的技术:Micro LED芯片、转移、Bonding(接合)、彩色化、检测、修复、驱动、补偿、模组等技术”。另据外媒报道,三星可能在2021年推出基于“micro-led+QD滤光膜”的新技术体制大尺寸电视面板。

  一边是液晶的大手笔,另一边OLED和Micro-LED新技术的布局:TCL科技的战略多少让人觉得有点左右互搏!”——这是目前舆论圈对TCL科技战略的“核心误解”之一。

  对此,业内专家指出,第一,即便其它显示技术发展顺利,未来10年,绝大多数电视机也必然采用LCD技术——即液晶面板的市场需求是没有问题。第二,更为深刻的层面在于,作为半导体显示技术,LCD工厂最大的投资集中在TFT玻璃基板上——而OLED显示、Micro-LED产品,未来必然依然需要基于TFT玻璃基板进行。即未来显示产品上,LCD世代线最核心的投资、资产和技术,依然具有强大生命力。例如,TCL科技2019年推出的星耀屏,就是采用TFT玻璃基板驱动的MINI-LED主动阵列背光技术。

  正因为LCD、oled、Micro-LED等显示面板技术,最终都需要TFT玻璃基板、需要其采用的光刻工艺,这些显示技术才被统称为“半导体显示”工艺。充分认识到液晶与下一代显示产品,在基础技术上的相同性,与认识这些技术的差异一样重要。甚至前者更能帮助人们选择出“次世代显示”哪些厂商更具实力成为王者。

  次世代显示产业的“梯度结构”

  TCL科技未来的目标一定是全球一顶一的显示技术巨头。这决定了TCL科技、华星光电的产品和技术布局必须具有“梯度性”。

  首先,从工艺角度看,通过LCD线的加速建设、收购和研发,TCL科技已经取得,1.规模上的优势——2021年伴随第二条11代线投产,和苏州三星线的加持,其大尺寸面板出货量可能冲刺全球TV市场需求的三成;2.从技术角度,实现了非晶硅、金属氧化物、低温多晶硅(武汉线)等TFT技术,以及11代线全球最大尺寸玻璃基板能力的覆盖。

  AM-TFT玻璃基板是OLED(无论喷墨印刷还是蒸镀工艺)和micro-led显示技术的基础工艺和最关键核心部件之一。通过LCD线掌握了AM-TFT玻璃基板规模和技术上的全球领先优势,将为TCL科技和华星光电未来显示产业打下坚实的基础——AM-TFT是所有平板和半导体显示技术的共性基础,至于其上是液晶或者OLED,更甚者QLED、LED则体现的是“上层发光应用”技术的不同。

  第二,从次世代显示的需求看,多元显示必然是未来“基本选择”。例如Micro-LED虽然在成本和规模化上的优势并不明确,但是如果像苹果规划的那样,应用在“智能手表”设备,则可以实现“节能、高亮、高可靠性、长待机”的理想效果,克服这种穿戴设备应用概念中“强光照射下显示效果和内置电池容量瓶颈”的限制。同时,在车载显示上,Micro-LED技术自身的高效发光和高亮特性,为“透明”显示产品的设计带来了强有力的支持,在电子后视镜等领域,具有很大的创新发展空间。甚至,基于Micro-LED技术的拼接工艺,在100+英寸大尺寸电视上,该技术也有优势。

  但是,另一方面,液晶显示技术成熟、可靠的本质,却能带来“成本优势”、“短期内的供给规模优势”。未来10年全球显示设备的大部分采用LCD技术制造是毋庸置疑的。在众多场景和市场中,液晶显示的效果不仅足够完美,且拥有成本优势——一个致力于成为全球显示王者的品牌,不可能不对液晶显示技术“大笔投资”。

  LCD、Micro-LED、OLED、QLED、巨量转移、喷墨印刷、蒸镀等等,多元的显示发光层技术,让显示设备从视觉特性、节能、显示尺寸等方面保有巨大差异。”行业专家指出,这与数字智慧时代,显示设备应用场景的差异性形成了很好的“配对”关系。用多元的技术满足多元的显示需求,是行业发展的可见未来。

  不仅动作大、方向覆盖更全面”!这就是2020年TCL科技显示版图体现出的“基本成长逻辑”。这是一个在纵向技术创新、横向需求创新上,都努力实现巨头式覆盖的“立体”战略,是产业纵深与“规模价值”的完美组合。面对一系列战略性大手笔,TCL与华星代表的本土显示产业,可以说已经走在“产业升级”登顶王位的最后一步。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