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华为百视通加码在线教育的背后
林起劲| 流媒体网| 2019-09-03

  【流媒体网】消息:任正非非常重视教育问题并将之作为国运。近期华为发布的“华为教育中心”或正是对上述思想的呼应。事实上,包括百视通、中国电信在内的玩家近期都争先进入在线教育领域。而今年暑假累计高达40亿的在线教育广告大战更令人震惊,这到底是为什么?

  华为推“华为教育中心”,百视通教育主打AI

  任正非在很多公开的场合用大量的时间谈到基础研究与基础教育的话题。任正非表示: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不是基础设施,因为硬设施没有灵魂,灵魂在于文化、在于哲学、在于教育;所以,教育才是一个国家的国运,如果不重视教育,实际上我们会重返贫穷的。

  或是对上述思想的呼应,在8月9日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在鸿蒙OS、EMUI 10.0、HMS等重磅消息的光环之下,华为发布了“华为教育中心”。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在演讲中透露称:“华为教育中心”将于年底上线,并由华为终端承载,希望能让优质教育更加扁平化地触达每一个角落,让个性化的教育服务时时在线。该中心将覆盖学习前、学习中和学习后全流程,包含测评、知识树和口碑等多个环节,并在K-12全年龄段进行全品类内容覆盖。从其讲演内容看,“叫叫识字”、“洋葱数学”、“流利说英语”等内容方已经是华为在教育领域的内容合作伙伴。此外,近期华为发布的华为平板M6还搭载了儿童乐园等特色APP。也就是说,华为终端将成为在线教育内容的用户渠道之一。

  在此次开发者大会教育中心分论坛上,华为教育中心还与沪江就优质的教育内容展开广泛合作。早在2018年6月,沪江“互加计划”就与华为合作,在各地共同开设了“互加华为平板实验班”、“互加村小荣耀班”等实验班级。据统计,在2019年春季学期里,全国有12个省份24个区县的48所学校开办了“互+计划华为平板实验班”,实验班开设了13节平板班专属课程,5节平板班老师研讨课,共有800名村小孩子参加。

  “百视通大教育”。抛开华为来说,实际上通信圈里今年有不少玩家大刀阔斧杀入在线教育领域。2019年6月10日,在第三届百视通合伙人大会上,百视通与学而思、立思辰、上海仪电、华师大慕课中心等重量级教育机构达成合作并推出“百视通大教育”,力图打造“大屏智能教育第一门户”。此前,百视通与学而思去年就联合提供大屏智能教育业务。为了深度洞察教育产品的实际需求,百视通于6月底面向全国家长人群发布《大屏教育产品问卷》,收集到3239份有效有效问卷,其中孩子处于婴幼儿阶段的占36%,幼儿园阶段的47%,小学阶段26%,初中阶段6%,覆盖了0-15岁的教育产品主要需求群体。针对问卷结果,百视通在大屏教育产品需求较高的上海、长沙、合肥、福州、荆州等地陆续开展线下访谈,邀请用户深度沟通,了解大屏教育产品在实际使用场景下的痛点和需求。根据问卷和访谈结果,百视通整合旗下少儿、教育类IP,在暑假档推出“小咖学堂”,打造融合精品课程、AI互动、素质教育、线下活动于一体的“大屏教育新模式”。可见,百视通非常重视教育领域的需求,在业务推出之前专门进行了不同形式的深度调研,在业务推出之后则与全国性教育机构及长三角区域性教育机构达成合作。而从渠道特征来看,华为是基于其移动终端推出教育服务,而百视通是基于IPTV大屏渠道推出教育服务。

  此外,2019年5月,教育机构好未来(即“学而思”)与宣布与中国电信共同布局“5G+教育”,双方将在5G网络应用、双师课堂、智慧教育等教学信息化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共同探索未来课堂新模式,以教育信息化加快教育现代化与教育强国建设。考虑到学而思刚刚在7月份发布了AI课堂方案WISROOM2.0、“教研云”、智能终端T-Box和AI开放平台,其与中国电信的合作更多是瞄准教育信息化这一To B服务上,而前华为与百视通则面向To C服务上。

  那么,中国电信、华为和百视通都不约而同地进入的在线教育领域,到底有什么机遇?

  40亿在线教育广告抢下1000万人次付费的背后

  事实上,如果大家在微信多留意地话,就可以发现朋友圈的教育类广告开始变多了。不仅是朋友圈,大家还可以在抖音、网页广告、线下站牌等多个地方看到过不同在线教育公司的广告,而且这些广告的优惠额度都非常惊人。例如,下图的“斑马英语”系统课广告宣称“89元20节课”。而笔者通过搜索发现,在6月初某个地方论坛的帖子里,该课程的资费是:一个月的价格为289元、半年的价格为1600元。从价格来说,这种优惠力度确实非常大。不过,由于该课程是录播课,所以边际成本相对不高,但考虑到外教老师及AI投入等方面,其背后的教研投入应该不菲。所以,如此巨大的优惠额度完全是一副“吐血拼杀”的态势。

  图为:在线教育在微信朋友圈和线下的广告案例

  据36氪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参与暑期招生战的在线教育公司广告投放总额达到30-40亿元,实现了1000万人次规模的用户付费。学而思、猿辅导在腾讯和头条系分别消耗了数亿元广告投放,此前被行业认为最不缺流量的作业帮,也同时在多平台投放了广告。据一位教育公司市场负责人分析:“学而思的仓促应战和集中火力招生,可能是为了阻击猿辅导。事实上,加入这场“军备竞赛”的重量级机构除了学而思和猿辅导,还包作业帮、掌门1对1(掌门优课)、一起科技(一起学)、作业盒子(小盒课堂)、VIPKID(蜂校)、有道精品课、企鹅辅导、跟谁学这8家机构。但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事实上,在线教育自2013年左右因为直播技术兴起以来,在第6个年头已经进入新的一轮发展阶段。实际上,去年8月的民促法送审稿正式开启了民间教培服务的规范化发展历程。而今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下发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这是第一个关于在线教育机构的文件规范。按照该文件要求,2020年6月底是线上教培机构整改限期,这一整改期限导致在线教培行业加速进入优胜劣汰与洗牌阶段,市场集中度将加速提升。这或是各类在线教育机构在今年暑假进行权力拼杀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政策上看,在线教育的监管初衷是什么?除了监管带来的变化之外,教育领域还有什么机遇?传说中的“AI+教育”会带来什么?在竞争方面,在线教育的竞争格局、行业集中度到底是什么情况?从线下教培起家的在线教育机构,除了烧钱举是否还有其它竞争手段?更核心的问题是:消费互联网“规模用户就是商业模式”的思想,能否在教育领域行得通?教育行业自身的发展规律是什么?

  想要了解这些问题的答案,请参考《2019K12在线教育产业研究报告》

责任编辑:孙嘉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