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教育(3):为何说线上教育不属于消费互联网
林起劲| 流媒体网| 2020-02-20

  【流媒体网】消息:消费互联网领讲究“快鱼吃慢鱼”、轻资产,但教育服务本身就是一个既“慢”且“重”的领域。事实上,线上教育是一个典型的、演进中的“产业互联网”。

  就像2003年“非典”事故,2020年严肃的疫情应对却驱动了在线教育需求。当然,当下各类教育机构的仓促应对存在种种问题,尤其是对传统线下教室教育的“仪式感”可谓是荡然无存(参考笔者前文《【深度】疫情之下的线上教育众生生》)。在另一方面,以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应对为需求驱动,包括传统教育机构在内和家长、学生在内的主体,必然会在未来进一步考虑如何加强和优化线上教育或网络教育空间。但是,隔行如隔山,如何理解线教育政策、行业发展规律、业务模式、未来趋势,就是推动在线教育的关键。

一、简说教育之“慢”与“重”

  在消费互联网领域谈的比较多的一句话是“快鱼吃慢鱼”,或者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为了达到“快”的目标,消费互联网一般都是“轻”运营的。但教育则不然。例如,教育培训的驱动力非常多远,其中的“信任机制”非常复杂,不是一日一时的功夫就能形成的,确实是个“慢活”。具体而言,教培行业的所面对的用户需求及其驱动模式,同时具备情感黏性(信任需求)和理性目标(应试提分),其运行驱动复杂程度远超互联网娱乐行业。在K12领域及学前教育领域,教育培训本身是一个老师与学生(孩子)之间的教学互动过程,这其中肯定存在互动体验引发的信任度与情感黏性。同时,教育培训的目标肯定是为了提高学生(孩子)知识技能与考试成绩。因此,学习的过程是一个极为理性的过程,必然要挑战或克服人的懒惰等秉性,在某些环节甚至存在强制消费(必须完成作业)的情况(参考前文:《反思教育互联网(2):教育的双轮驱动》)。

  如下图所示,真正有效的在线教育需要运用互联网技术重现课堂环境下老师与学生以及学生之间的面对面互动场景,包括互动教学、互动答疑与互动练习;进一步,还需要运用互联网技术重现课后温习、课后答疑、课后作业批改、家长交流等环节。从时间进程来看,不管是K12还是职业教育,一个教育培训的完成过程,以及效果得展现是一个较长的教学过程,经常是要几个月乃至一个学期才能看出成效。这与传统力求“快鱼吃慢鱼”的移动互联网肯定不同。

  显然,完整的教培过程非常依赖教师各方面的投入,而一个教师的时间和所能关注到的学生也必然是有限的。因此,教育的核心过程具备显著的人力密集型特征,教师的薪资在整个在线教育的成本一般是占据固定比例;当然不同的业务模式/班型等有所不同,但绝非提高班课规模就能轻易降低这一比例。因此,对教培机构来说,一方面,从外部聘请优质教师并将其留住自身平台也一直是的核心问题之一;另一方面,教培机构需要在其体系内培养新一代教师,并且是适应在线教育环境——乃至未来“互联网+AI”环境的优秀教师。

  此外,任何一个教育机构能够长期存在和形成竞争力,就必须持续进行教学研究投入,特别是各种形式课程的研发、题库积累。这方面,据说,针对北京歌华的在线教育服务,北京市教委每年都投入大几千万予以内容升级。

  所以,真正研究教育行业规律的话,可以发现上述教学过程、教师资源投入、课程研发等都有着“慢”行业和“重”运营的特征,与追求“轻”、“快”的消费互联网领域差距极大!因此,互联网资本凭借技术创进入教育领域时,不应该以“颠覆”为目标,而实际上是改善和提升教育行业的绩效,并帮助落实先进的教育理念。“教育产业互联网”依然需要遵循教育本身的规律,包括当下的“互联网+AI”潮流倡导的“个性化教育”并非互联网原创,本质上是 “因材施教”教育理念的在线化实现。

二、从“互联网思维”回到“信息规则”

  过去十多年是移动互联网浪潮狂飙突进的年代,从博客到微信再到短视频,从电子商务到移动支付,从“饿了吗”到“滴滴打车”,“互联网思维”改变了很多人们生活消费的习惯。但互联网思维毕竟只是代表有限领域的方法论与经验——实际上更多适用于娱乐传媒与轻消费领域。而当信息技术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AI)领域深入,当国民消费再次升级,当信息技术深入到大众工作、学习的深层次领域时,我们是否还依然立足于“互联网思维”展开实践?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从“互联网思维”退回到“信息经济”或“信息规则”这一原点,是信息浪潮深入各行各业背景下的正确选择;或者说,“产业互联网”理念就必须得到大众的重视,各个行业决策者——以及期望进入各个行业的玩家,都应该站在“产业互联网”角度去思考和探索对应的信息规则!

  图为:在线教育需要“产业互联网”思维

三、认识产业互联网:从“隔行如隔山”到跨界融合

  2008-2010年前,笔者在电信行业研究中面临如何看待互联网冲击的问题,当时的背景是web1.0已经升级到web2.0并开始出现移动互联潮流;2010年开始,笔者在传媒行业研究中则观察到宽带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对传媒的冲击。当然,笔者在这其中也观察到行业监管面临的挑战与应对举措,例如互联网电视监管与媒体融合政策。这些经历都逼迫笔者养成跨界思考的习惯。

  对于在线教育的理解和认识,行业大咖罗小布严肃地表示“隔行如隔山”。笔者完全赞同这一点。在对在线教育的研究过程中,越是深入研究该领域,笔者越是能发现与此前不同的行业属性与运行规律,甚至对笔者此前的一些疑问带来很多启发。按照行业著名人士、东方优播CEO朱宇的话:教育会是科技改变的最后一个行业!所以,研究教育行业的属性与发展规律,研究信息技术对教培的改变,研究在线教育的未来,对笔者而言也是收获多多。当然,只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可以看得更远。在笔者研究教培行业属性时,也尽力系统性地吸收朱宇这样的行业著名人士观点,并以自身的语言文字进行总结。

  更多在线教育政策、产业规律、业务模式、未来趋势、发展机遇等观点请参考《2019K12在线教育产业研究报告》

 

责任编辑:李楠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