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疫情之下的线上教育众生生态与未来机遇
林起劲| 流媒体网| 2020-02-20

  【流媒体网】消息:严峻的疫情突然带来一大波线上教育需求,网络运营商、互联网机构以及老师和学生等生态各方在其中是什么情况?业态如何?未来机遇在何处?

一、疫情突发,老师家长学生仓促应对线上教育

  近期,严峻的疫情条件下,为了减少疫情对“祖国花朵”的学习干扰,教育部就发起了“停课不停学”的理念,全国众多中小学生及家长们或主动或不得不开展线上课程(尤其是有升学压力的初三、高三学生)。其中,包括有线运营商、IPTV运营商和互联网在线教育机构在内的各种机构,也都投身到这一教育需求之中。钛媒体在《“线上开学”首周成大型尴尬现场》一文中描述很好多学校使用互联网平台工具钉钉的情况。从心态和行为上,由于疫情的突然性,在从原来常规线下教学切换到线上直播互动教学的情况下,不管是学生、家长和教师都未做好充分的准备(也存在家庭环境不适合的情况),很多师生都难以适应,必然产生大量的抱怨。按照钛媒体报道,大量的学生到相关AppStore里抱怨,活活把钉钉从五星打成一星甚至“喷”下架。对于原以为是迎来风口的互联网人来说,这种“悲催”的插曲估计大大出乎其意料。

  图为:微信群的网课反馈情况1

  图为:网课情况下老师作业布置示例

  图为:微信群的网课反馈情况2

  笔者在同学群也询问了一些线上教育情况。既然是网课,肯定无法完成教室面对面的一些教学互动场景。很多工作就交给了家长。这不仅是教育App下载、安装注册和App预先学习操作方式,还有学生打卡签到、作业监督与提交(比如背诵文章并提交视频)等情形。老师也可能电话抽查学生背诵情况。有家长反馈:“娃没疯,家长快疯了”。而身为老师的同学表示:“多年没耍的武艺又通通温习了一遍”。但估计一般的老师大都不见得有网课经验。也有同学表示:“网课更多是资方和技术方推动,基本把老师撇在一边”。笔者非常理解师生上述反映,过去数年来在线教育很大程度上是互联网资本带动,其中对教育本身的规律非常缺乏理解,尤其是忽视教育的仪式感和双重驱动特征(参考笔者前文《疯狂之后反思教育互联网(1):回顾教育之乱》《疯狂之后反思教育互联网(2):教育的双轮驱》)。特别是在疫情之下,仓促上位的线上教育不仅是把很多工作丢给了家长,其中的各种技术和环境问题更是将原先面对面线下课堂教育场景的“仪式感”破坏了。比如:学生端麦克风忘记打开(可能是故意)、教师端不知道如何点名提问、PC机弹出垃圾广告、课堂出现宠物狗声音。有报道称:因为网课时教师电脑出现故障(实际上不良网站的弹窗广告),课堂出现“不该有声音”,导致该教师被通报批评。再如,另据媒体报道,有生物老师正讲得兴起,却被系统告知,“您涉嫌传播违规涉黄内容,群已被强行解散,您现已被永久禁播。”原来,网络直播平台将生物老师所讲内容怕误判成违规涉黄内容(这个道理在一般直播平台还真是没法讲)。笔者非常同情上述两位教师,因为当下条件下的技术环境确实存在各种问题或漏洞。

  此外,肯定有很多地区条件有限,更多或只是提供一些预案。笔者询问了福建老家小镇的中学情况,据称:“上面安排了许多学习任务,请大家督促学生按学校作息时间和课程表在家线上上课”,学习渠道包括:(1)三明市教育学院相关内容(学生自己通过PC注册会员并进行线上学习);(2)电视中停课不停学课程(应是福建广电网络公司提供)。市教育局官方要求科任老师布置的线上作业,切不可象之前寒假一样,要求进入开学状态,做好线上学习。不过,可能是对于正是开学延期时间不确定等原因,县里教育部门的意见也有些语焉不详。

  图为:福建某乡镇中学线上教育情况

二、大规模需求凸显广播技术稳定性,但互动需求依然旺盛

  针对疫情应对而出现的线上教育需求,为了抢占这一难得的“风口”,各种在线教育机构也都纷纷把自己扔出去,包括提供各种免费服务。但在技术上,即使是大型互联网平台在面对突发性大规模直播需求时,也出现一些卡顿甚至爆网情形,大大影响了在线教学效果。笔者在太原一位亲戚孩子正是初三年龄,其学校老师通过钉钉进行互动式直播教学。据说称,一般情况下在线效果还可以不是很卡,但有一个600多人(基本是一个年级吧)一起上的课程就比较卡。很多家长在微博上反映,由于大家集中上课,造成网络延时比较厉害,因此,课堂感受并不是那么好。也有一部分家长反映,由于自己所处的地区是农村地区,网络覆盖并不健全,所以上课时信号根本就接收不到。

  图为:河南有线《名校同步课堂》电视端截图

  面对这种突发性和大规模的“停课不停学”需求,广播的技术优势则得到适度展现。例如,河南省教育厅与河南有线电视合作,利用12个直播频道,共同推出涵盖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电视直播教学课堂。在技术方面,据业内知名认识罗小布披露,河南有线采取了“广播为主+点播为辅”的策略,撤下了不少原有的直播频道空出频点资源,并采用“DTMB+DⅤB”方式扩充了通道资源,充分满足便捷顺畅的课程直播需求。正如笔者在前文《劲语快评│疫情之下,从在线教育机遇到新型台网协作》所言,作为加入千家万户家庭服务的广电有线网络和电信IPTV,在这一关键时刻展示了国有背景的公关传播载体与基础信息设施的不可或缺性——也就是兜底属性。这方面,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新近表示,从2月17号开始,中国教育电视台第四频道将通过直播卫星平台向全国用户传授有关课程学习资源,将覆盖偏远、贫困农村地区,特别是信号比较弱或者有线电视没有通达的地区。笔者衷心期望这样的广播服务也能帮助到偏远山区的孩子们。

  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用户线上教育的多样化需求,河南有线还联合华栖云建设大小屏全终端覆盖的“空中课堂”系统平台。依据华栖云官网显示:该系统平台通过华栖云的课程直播和在线课程发布云服务实现全省小、初、高全年级同步在线直播及各类点播课程的发布,师生可通过平台实现在线学习、在线互动。该平台开通小、初、高全年级十个直播频道的全天直播课程,同时提供移动课程表,支持海量点播资源的下发。华栖云官网显示:“空中课堂”于2020年2月10日上午8:30开播,截至2月10日21时,注册用户达到17万人,公众号吸粉近17万,在线观看时间340万分钟,用户同时在线并发观看量高达4万。依据华栖某内部人士透露:开播当天,由于其它平台都爆了,所以很多用户都转到该平台了,CDN带宽一度超过60G。笔者非常认同河南有线将电视(广播为主+广播为辅)与小屏(直播+互动)相互结合的策略;这或是在现有条件下综合性满足大规模线上教育需求的较优解决方案。

  图为:河南有线小屏直播服务示例

三、“直播互动”不是趋势,是当下需求

  笔者认为,当时间轴从2003年非典发展到当下后移动互联网时代,线上教育早已从萌芽期的单一录播场景变成“直播+全过程互动”场景。在过去十多年的智能终端景下的刚普及与在线教育发展背景下,包括新东方、学而思等在内的传统线下教培机构都以各种形式参与到在线教育服务中。加上疯狂的互联网资本推动,硬生生把移动端包括手机端变成在线教育常用工具之一。这个过程也把互动服务变成在线教育的常态——电视大屏其实倒是一度远离远离K12教育。因此,即使是在疫情之下,互动也基本是城市背景下实际教育活动的刚需(农村偏远地区另议)。所以,即使作为有线电视背景的河南有线也同时推出了面向互动端的“直播+互动”服务。据报道,在家办公及在家上课的强需求,使得钉钉后台系统峰值流量暴增百倍,钉钉也通过阿里云连续扩容10万台云服务器。可见,在云技术条件下,互联网机构可以通过快速调用云平台资源提升应对效率。所以,那些坐等看戏而不思进取的网络运营商,在疫情过去很可能是迎来分分钟被翻盘的结果。

图为:新东方在线直播场景(电视端)

  图为:淮安“直播课堂”互动功能支撑

  图为:淮安“直播课堂”互动示例

  事实上,在广电领域也不乏大胆尝试“直播+互动”式在线教育的案例。江苏淮安有线的“直播课堂”正是这样的“吃螃蟹”案例。淮安有线一方面在学校教师提供宽带网络、摄像头等类“智慧课堂”支持,另一方面在机顶盒则提供专业应用,基于“电视大屏+摄像头”完全模拟线下场景提供交互式直播课堂服务。如上图所示,“直播课堂”总体上以是“大屏为主,小屏为辅”,业务方面支持1对多、1对1和多对多等互动教学场景,可以实现远程桌面和画板共享,电子课件可在云端保存随时学习。虽然该服务尚未大范围推广,但淮安有线已经进行了较好的实践。其中,在某中学3200个学生中,其中2500个学生家中已经使用该服务。在此次疫情应对中,也取得良好的效果。另外,据说福建、深圳也有相关应用处于推进中。由于疫情限制,笔者不能现场考察,但笔者期望后续有机会提供更多信息。

四、未来:理解教育信息化2.0与“教育互联网”?

  简单说说这一波线上教育带来的机遇吧。毕竟,排除基于卫星广播的“远程教育”之外,中国的线上教育正是2003非典开始的。当下的疫情应对手段,也必然推动线上教育的持续演化。

  总体来看,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体系内线上教育服务)必然得以加速。虽然基于有线电视网络的广播+(广播为主+互动辅助)服务能够在非常时刻提供“兜底”服务,但疫情终将被战胜,紧急状态下仓促应对的线上教育将继续朝现代化的在线教育发展,“直播+互动”将成为常态。因此,包括网络运营商、互联网机构等行业各方在抓住这一当下机会获得用户流量的同时,更需要把握未来机遇。

  笔者认为:类似于媒体融合政策,在体制外线上教育发展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发展乃至侵扰学校正规教育的背景下,体制内教育机构必然要扩大其在线上网络领域的教育空间,包括教育部此前提及的“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教育现代化实施方案(2018-2022年)”必然获得加速。

  在此背景下,包括网络运营商、在线教培机构、教育云平台提供商在内的各种机构,都应该加强与教育部门的紧密合作,在智慧课堂、宽带网络支撑、云平台、家庭用户教育对接等方面发挥作用。但与媒体融合政策背景不同的是,教育互联网不是消费互联网范畴,而是产业互联网范畴,必循遵循教育自身发展规律与原则。对于这一点,各方尚需认真研究“教育产业互联网”的政策背景、发展规律、业务模式、典型机构案例,方能真正把握长期中机遇。

  图为:教育产业互联网发展中的专用终端机遇

  在这一线上教育发展过程中,笔者也想强调线上教育专用终端的发展机遇——这也是笔者一直呼吁的事(参考笔者前文《【深度】解析“教育+AI”风口下的类XBOX模式》)。事实上,在线上教育推动下,继口罩之后,平板电脑又成“刚需”,很多型号已卖断货。前几天,笔者在比较家庭不同终端时,在与以为有多个孩子的同学交流时,开玩笑地建议他赶紧租两台电脑。没想到,终端断货这已经迅速成为事实。而与PC和电脑这样的标准化终端相比,平板电脑作为具备高互动、可移动可固定特性的终端,就是一个个人化和具备专用潜质的“中屏”。该产品在疫情下的断货,这也再次印证笔者教育专用终端的期望与设想。

         笔者对教育专用终端的观点主要有:

  (1)以专门的软硬件减少非常规干扰,强化教育专设环境与“仪式感”。在前述调查中,出现老师PC弹窗广告、学生麦克对接不上的情形,这严重影响了教育的“仪式感”。而针对教育应用专门定制的专用终端则可以规避上述情况,减少不必要的教学干扰——特别是目前互联网环境下PC终端的垃圾广告信息。当然,这必然包括特定的屏幕设计——这可以保护孩子的视力,规避移动小屏的应用尴尬。另外,专设硬件也减少摄像头安装等技术性维护工作。

  (2)提供专设内容及应用,包括“原程父母控制”这样的应用支撑,纯化教育环境和提升“仪式感”。这方面,将专有内容与智能硬件打包,也有助于完善生态与形成商业诉求。而“父母控制”这一的原程支持可以适度降低家长的忧虑。

  (3)通过“智能硬件+AI”设计,适应未来“AI+教育”发展趋势。简单地说,AI应用在提升教学互动支撑的同时,也可适度降低家长和老师的精力。

  更多在线教育政策、产业规律、业务模式、未来趋势、发展机遇等观点请参考《2019K12在线教育产业研究报告》

责任编辑:李平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