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宏伟的电视进化论,与雷鸟科技的胃口
庞梦婕| 流媒体网| 2019-05-21

  【流媒体网】消息:都说埃里克·莱斯的《精益创业》是每个做产品的从业者必读的一本书,如果用一句话来表达其核心思想,大概是: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创新产品,精密的前期计划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成本在资源耗尽前找到市场需求。简言之:找捷径做最了解用户的人。

  深圳市雷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在全员践行这套方法论,据悉公司人手一本。用雷鸟科技CEO李宏伟的话来说,“我们做任何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决策时,都难以保证它一定是对的。哪怕借鉴过来的模式,也会在发展中滋生出很多变化。只有精益创业,才能百战不殆。”

  李宏伟的这一观点,贯穿了雷鸟科技2019年的一系列战略决策,包括即将推出的“下一代电视”,也包括全球化的扩张路径。一边小范围地尝试,一边不断在实践中完善产品,有想法就立刻让市场验证,形成正向闭环。在采访中,他反复说,“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在战略思考之下,我们努力,我们试一试。”

  实践,是检验“决策”的唯一标准。

  雷鸟科技CEO李宏伟接受流媒体网记者采访

  开创电视的第三条曲线

  近年来,传统电视机厂商纷纷推出互联网电视业务,如雷鸟科技之于TCL,酷开网络之于创维,虹魔方之于长虹,如何在一家传统企业里,把互联网业务做强做大?李宏伟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传统硬件制造为基础与互联网思维相结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有其优势但也难免受其掣肘。

  深度剖析,就不得不提到李宏伟对行业的判断之一:电视行业有三条曲线,而今年将进入第三条。第一条曲线是显示技术,各大传统厂商专注于硬件性能的优化;第二条曲线出现在2009年,电视不再只追求显示技术的提升,也关注内容的丰富度和用户体验;第三条曲线会发生在2019年,电视将进行一场交互革命,新的功能和场景让电视成为带“电视”功能的智能终端。

  传统的电视厂商们经历了曲线迁移的全过程,优势在于根基深、作战经验丰富;劣势在于互联网思维是什么?如何自我推翻进行颠覆式创新?

  如果说从第一条曲线迈入第二条曲线期间,整个行业尚未发生颠覆式变化,电视依然是电视;那么在迈入第三条曲线后,传统的电视观看场景或将只占电视功能应用的1/2以下,电视不再只是电视。

  李宏伟认为,在第二条曲线期间走在行业前列的公司,当下迈入第三条曲线时需要突破的桎梏更多也更难。而TCL恰恰身在其中。

  不过雷鸟科技目前已完全“去硬件化”,专注于互联网化的产品定义、开发和运营。李宏伟说,“传统电视行业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已经快完成初级阶段了。”而当前摆在雷鸟科技面前的问题是:如何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占领市场优势?

  众所周知,一加、华为相继进军互联网电视市场,行业的净流入代表着前景与钱景,但也代表着更加激烈的竞争环境。从未经历第一条曲线和第二条曲线,一加、华为进场就直接踏入了第三条曲线,一定程度上来看,这是他们擅长的战场。华为透露出消息,华为不会做传统电视,而是具备电视功能的大屏产品。

  这一观点和李宏伟不谋而合,同样迈入第三条曲线的雷鸟科技,筹备已久的“下一代电视”,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电视,它是智慧家庭的入口之一,肩负着iPhone一样改变整个行业的使命。

  颠覆行业的下一代电视

  究竟什么是下一代电视?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李宏伟加了一个前缀:不是电视的下一代电视。听起来有点云山雾绕,但将其和第三条曲线联系到一起,大抵可以得知,这是一款类似iPhone的智能终端产品。这里的类似,不是指iPhone的功能,而是指iPhone在手机行业所处的阶段及颠覆式意义。

  iPhone之前并不是没有智能手机,当时诺基亚塞班系统也占据很大一部分市场。但iPhone之前的智能手机有一个根本问题,尽管有诸多辅助应用,它依然只是一款带智能功能的手机。而iPhone问世之后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交互革命,触摸屏取代键盘,手机定位为解决生活问题的智能设备;第二件,性质改变,当交互成本足够低、方式足够灵活,可以适配各类场景时,手机的性质就改变了,它成为一个带手机功能的智能终端。

  雷鸟科技即将发布的下一代电视,就是要做一个带电视功能的智能终端。李宏伟透露,它不仅在软件上进行了革新,硬件上也有创新。而其中最核心的一点,李宏伟称之为AI赋能的交互革命。

  “智能设备的革命从来都是交互的革命,但过去的交互革命还停留在自由度的扩张上,而AI时代给了我们在交互革命上另一个高维扩张,那就是我们不需要交互了”,李宏伟说,“AI时代我们可以用特别低的成本,表达特别复杂的含义,基于此,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比如,电视会猜测你的想法,你可能根本不用告诉他。”

  具象化一下,即你在观看电视节目期间,站起来去洗手间,电视就会自动暂停,你回来后,它又自动播放。据悉,雷鸟的“下一代电视”里有一系列这样的交互革命。而类似这样的交互革命,无疑为接下来智慧家庭的发展打开了新天地。

  很长一段时间里,IoT发展缓慢,智慧家庭至今仍未大规模走进寻常百姓家。这其中各方面的因素皆有,其中之一就是设备的连接和融合。在李宏伟看来,连接大家做得很多,但融合做得还太少。所谓连接,即打开手机APP可以把灯关了,但这样的体验并不见得比起身关掉灯好多少。但倘若晚上躺床上玩手机,把手机放一边,就会自动关灯,省去了交互环节,体验就变得更智能。

  尽管AI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还有长足的成长空间,但正如文章开篇所说的“精益创业”,有了想法就去实施,让市场去检验,通过用户反馈来改良。总要试试看。

  走出去的雷鸟

  下一代电视的推出将是2019年雷鸟科技的主要动向之一,或将为行业开辟崭新的局面。而除此之外,雷鸟科技的另一个发力点,则是连接全球内容和服务合作伙伴,探索海外商业模式,打造中国特色内容出海的流量新平台。

  对出海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对于国内企业而言,硬件出海从来都是件相对容易的事,而内容和服务想要走出去,却实在太难。文化差异、本地化门槛、人才缺失,以及完全开放、玩家众多的市场环境等,都是难以逾越的高山。尽管当前智能电视的硬件已经走出去,且在部分地区占领了一定市场份额,但内容服务的跟进却做得远远不够。这需要付出比开拓硬件渠道时更多的耐心与精力,而雷鸟科技一直在做。李宏伟说,“有挑战才有意思,我们努力试一试。”

  今年4月底,TCL分别在印度新德里及越南胡志明召开全品类发布会,两场发布会上发布的电视新品,均搭载了雷鸟科技最新的TCL Channel产品,旨在为当地用户提供“Incredible Smart Life”。全新的瀑布流UI,高效的原生系统架构,最重要的是,丰富的本地化内容。

  据悉,为了持续提供丰富的本地内容,雷鸟科技联合TCL,携手印度及越南的主流流媒体服务商,在内容层面展开合作。在印度,Eros Now、ZEE5、Voot、Jio Cinema、Hungama Play、Hotstar、ALTBalaji和YuppTV都是雷鸟科技的合作伙伴,用户可以观看超过950,000小时的内容,其中逾25种语言及5种专题。在越南,Clip TV、FPT、STV、Mytv、NCT music及Nhac.vn等10家流媒体平台都是雷鸟科技的合作伙伴,它们为越南用户提供最长24个月的免费内容。

  此外,预计在今年年底,TCL Channel将在TCL Roku TV全面上线,为超过数百万美国用户提供本土化的内容服务。

  进行全球化思考,实施本土化行动,雷鸟正在逐步建立全球生态圈。与之相对应的是,其“运营”的核心能力,也正在走出国门。

  而接下来,雷鸟科技除了在全球化上的逐步推进之外,国内市场也将进一步延展。一方面继续深耕OTT业务,另一方面也将面向DVB、IPTV市场,做一系列业务融合的合作。李宏伟说,“我们现在正在召集这方面的人才,对人才的渴求特别强烈,欢迎行业内的有志之士都能来和我们聊一聊。”

  不难看出,雷鸟科技正在蜕变,而这些努力,都在财报上得到了充分体现。据雷鸟科技2019年Q1财报:Q1期间,收入同比增长59%,利润同比增长33%。和去年同期相比,今年Q1最大的亮点是主营业务效率快速提升,非自然增长占总收入的50%,雷鸟依赖自身能力实现业务快速增长的能力在增强。

  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雷鸟科技也不是。作为TCL的电视运营平台,雷鸟科技一方面致力于给用户提供丰富的内容和服务;另一方面通过AI、IoT等前沿技术的导入和应用,为电视赋能,全方位挖掘商业价值。不管是基于智能电视的会员广告运营,革命性的下一代电视,还是全球化业务、创新性业务,都将成为雷鸟科技的护城河。这条护城河有望从雷鸟科技的成本中心,逐渐变成收入中心,乃至重要的利润中心。

  本文转载需获得授权,暂不对微信公众号开放当日转载权限!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关注今日流媒体和流媒体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李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