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CEO周灿:不仅做视频和电视 还要连接渠道和内容
36氪| 2018-12-21

   【流媒体网】摘要:当叫风行网的时候,这个“网”就定义了是在做一个C端的产品,做一家视频网站。但我们很多事情已经跳离了网站,我们正在做战略的转型。


 

  2005年,互联网的风景与现在迥然不同。

  它展露了潜力,有一批公司上市,但比起地产、金融或者通信运营生意,互联网并没有显得多么夺目。淘宝刚打败了易贝,QQ还在靠增值服务赚钱,网上看视频总得先暂停一会,等待缓冲。

  风行网便在2005年成立,主打的优势是技术好、不卡顿,可以提供电影点播服务——这些事情现在看来平平无奇,但当时足以成为杀手锏。

  不过,到如今,互联网已经成了人们所说的“基础设施”,甚至有了和能源、交通行业一样的战略意义,其吸引的资本也越来越多。互联网视频生意也成了资本游戏,幸存的视频网站纷纷投靠巨头,以获得更多支持。

  而没投靠巨头的风行网,决定走另一条路。

  “北京房价涨得很厉害吧?但比起版权,那真是不算什么。”风行CEO周灿说,版权大战带来极大的成本压力,而巨头就那么几家,风行要继续向前走,“就要和生产资料提供方在一起。”

  风行找到了SMG,这是中国最大的广播传媒机构之一,还找到了兆驰股份,这是国内最大的彩电ODM生产商。经过几次业务调整和资本运作,风行在内容和渠道、软件和硬件等方面都有了自己稳稳当当的立足之地。

  如今,移动互联网时代行将结束,互联网巨头的注意力已经从小屏幕移开,越来越多地投到电视上:百度战略投资创维酷开,腾讯、苏宁、京东等巨头入股乐融致新,京东入股雷鸟……互联网巨头竞相布局彩电终端,意在争夺以大屏幕为入口的“客厅经济”市场。

  与巨头正面竞争,从来不是一个好主意,而在存量市场,差异化才是好生意的前提。于是,曾经的风行网改名为风行,它不仅是一个视频平台,也不仅是一个电视制造商。风行要向整个市场开放自己在技术、运营和商业化等方面的能力,和整个视频行业合作。

  “我们要用自己的核心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做连接。”周灿说,风行要做更多的B端生意,做平台业务,像美国的Roku一样。

  Roku既会向亚马逊、Hulu、Netflix和YouTube等内容商开放接口,也会在一些电视品牌出厂前预先安装自己的OS系统,这两者所带来的广告收益利润丰厚。

  周灿说,风行是一家基因极其复杂的公司,由内容、互联网、实业制造、牌照等多种DNA组合而成。而生物学上来说,基因的复杂程度,往往决定了个体进化的潜力,而进化,是应对危机的最佳方式。

  

微信图片_20181221084415.jpg

风行CEO周灿

  以下是36氪与周灿的对话,经36氪编辑整理

  36氪:风行网成立14年,但外界对于风行其实并没有一个持续的认知,你觉得风行网是什么?

  周灿:有人说风行是做电视的,有人说是视频网站,其实这些说的都对。而且确实,风行一直以来没有给外界一个持续不变的印象,这也和市场本身变化有关系。

  2010年可以看作行业的转折点。优酷和土豆差不多在那时候合并,腾讯视频、爱奇艺视频也是那时候开始做。在那之前,是一个草莽生长的时代,正规版权还不是一个很重要的生产资料。那时候拼的就是传输,拼的就是技术手段。

  2010年之后,发生了很大变化,版权变成很重要的生产资料,成为最核心的商业壁垒,大家都需要补短板。补短板有两个方式,首先是要烧钱,北京房价涨得很厉害吧?但比起版权,那真是不算什么。从那时候到现在,版权价格涨了千倍不止。所以,视频网站就都去投靠巨头,三大视频网站,背后就是BAT,没有投靠BAT的,也去找了小巨头。没能找到小巨头的,最终就被边缘化了。

  风行走的是台网融合这条路。既然买不起内容,那就跟内容提供方联系在一起。所以,我们就去找到了SMG,他们来提供内容,提供生产资料。电视台可以播,互联网也可以播。

  在台网融合之后,我们又到达了下一个阶段。互联网公司开始做电视,把互联网的内容,放到电视上再播一次,手机屏转向了大屏,这是第三次转折,这次转折到现在也就才刚刚开始。

  在这三个阶段,三个时间点,我们都有自己的业务形态,都有不同的商业模型。所以在外界看来,我们一直是在变化的。

  经过了这个十几年的大浪淘沙,我们今天还活着是挺不容易的,这句话不像是夸人,但坚持在视频行业,没有被收购、没有死亡、没有消失,其实几乎数不出来几家。

  36氪:在这14年里,风行变了很多,哪些东西是没变的?

  周灿:我们也会思考,我们到底是什么?我们的核心能力是什么?是基于视频的技术研发、运营和变现。在不同的时间点里,我们在向不同的渠道展示这些能力,而内容和渠道,这些不是我们很强的核心能力。所以我们今天希望把我们这些核心能力向内容赋能,向渠道赋能。

  36氪:怎么做?

  帮助内容去连接到渠道,帮助渠道去联系到内容,内容可以不是我们自有的内容,渠道也可以不是我们自有的渠道。我们希望不断向行业里的合作伙伴传递风行新的定位是什么,现在我们不仅服务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不再专注于自己的内容。我们跳离自有渠道,跳离自有内容,可以帮助别人去做运营、去做变现、去做产业化,去帮助他们连接内容和渠道。

  当然连接也有不同的层面。我们可以给电视提供自己的操作系统,当然也有一些公司不用我们的操作系统,但是它需要应用服务,比如垂直频道专区。那我们就可以把已经运营的比较好的专区服务和内容,输出给这些公司,这样子也没侵犯他们的OS。这是小屏上做APP的逻辑,我们在大屏上重新再来一遍就好。

  我们的角色就变了。我们有自己的OS、有服务、有产品矩阵,总有对方能接受的,能给他们带来价值的东西。这就是用我们的核心能力,去给客户提高效率。

  36氪:既然如此,风行为什么不放弃C端,主打B端?做硬件毕竟是一个烧钱的生意。

  周灿:做硬件为什么烧钱?这其实是市场上的一个悖论。运营商,包括大的互联网公司,像BAT,在提供自己服务的时候,会希望通过硬件来绑定自己的服务,所以会亏钱提供一些硬件。但是,他们提供的主要是各种盒子,价格在两三百块钱,为什么?因为互联网产生的利润,只能支持几百块钱的东西,这几百块钱只是获客成本。

  但是电视不一样。电视更贵,当然电视使用时间更长,大概是六年的时间。有人会算,亏一千块钱,然后除以6,每年亏大概两百块,也能承受。通过烧钱去获取用户,通过烧钱去获得市场。但这个前提是,每年要能挣回来两百块。市场有高峰有谷底,像现在就到谷底了,之前一批烧钱做电视的公司现在都死了,互联网电视行业以前几十家,现在没几家了。

  36氪:那你们为什么还继续做?

  周灿:我们一台没有亏一千块钱,一台亏一百块钱可以吗?可以啊。一百块钱除以六,才20块钱一年,为什么不亏呢?还有一个很重要一点,我们亏得起,因为我的大股东就是做电视的,我们先天有这个优势,那为什么不用呢?

  而且,我们已经建立起一个品牌了,建立品牌很不容易,需要延续下去。另外,你买我们一台电视,我们便获得了你六年的时间。在这六年里,我们有很多的机会去做很多的事情。最后一个原因是,我们70%~80%的用户来自于其他品牌,但是我们也要证明我们比其他提供服务的人强,我们自己的电视就是一个证明。

  36氪:之前大家说互联网来了,有电脑就行,有手机就行,不需要电视了,但在我的直观感受是,电视又回来了,是这样吗?

  周灿:没错。现在电视屏幕的大小、质量都比以前要好很多,习惯了大屏,就很难再回去小屏。而且,和电影院不同,电影院是个地产项目,电视是个消费品,更容易下沉。现在电视也应该注意ARPU值了,这几年ARPU值每年的增值都能达到70%~80%,今年应该能翻倍,增长速度非常快。

  36氪:ARPU值的增长动力来自哪里?

  周灿:今天来看主要是三个方面。第一块是付费。我们自己注意到付费率是唰唰地往上涨,很多就直接包年。

  第二种是平台广告变现。开机广告只是一种形态,现在每个视频前面都可以贴一个广告,现在一个用户每天可以看24段视频,其实就可以有24个广告,如果考虑到时长,广告数量可以更大。这个市场还有很大的增长。

  而且,比起传统电视,我们有一个优势。我们的内容是自己的,所以就可以根据内容,提供整套的广告服务,从开机到贴片全部打通,开机看到一个广告,看视频时候看到的是同样的广告。

  第三个就是应用市场。应用市场除了下载之外,还会产生其它的增值服务,比如提供教育、健康服务,只要把它运营好就行。运营好了,就可以去卖医疗保险,可以做医院导流等等。

  36氪:电视未来的定位会是什么?

  周灿:电视未来可以是家庭的智能中心。之前大家把路由器看作是中心,但是路由器有个问题,就是没有屏幕。电视不一样,它就在客厅最中央的位置,所以现在很多科技公司又开始做电视,其实是在抢这个中心。

  当然,我觉得这个时代不会这么快到来。我觉得未来会首先会有一些showcase,它不会是在个人家庭,而是会在空间运营商里产生。一个是长租公寓,它们可以提供一体化的智能家居体验,另一个可能是房地产公司做的智慧社区样板房。从你停车开始,就可以拥有一系列的智慧体验。

  我们需要去教育消费者,降低产品成本,这样才能够普及。现在风行也有一个团队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和计划。

  36氪:对于视频行业来说,这不是一个好时候,为什么现在决定转型?

  周灿:现在大家都在讲,C端的红利期已经结束了。为什么结束了?两个逻辑,第一个,C端从增量市场变成了存量市场。还有一个,人口的出生率在下降,整个人口增长越来越慢。从增量市场到换机市场,大家需要增长怎么办?无非是你家跑我家,我家跑你家,打得越来越惨烈。

  但是B端还是有很多用户,B端和C端是两个业务逻辑,而且B端的护城河和壁垒比C端的要深、要高,这不只是商业问题,也因为决策链太长了。比如我今天要看视频网站上的一个内容,我可能15秒就可以决定去哪个网站看。但是,B端的决策是一个很长的决策链,它不是15秒,甚至15天都不一定能完成。

  而且,我们在C端只是看一个视频,但是在B端,要有人码盘子开始制作,有机构审核,要把内容输送给渠道,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我们做的连接,也是要连接不同的B端。

  36氪:所以风行网要改名叫风行?

  周灿:对。我们改名是向外界传递一个信号。当叫风行网的时候,这个“网”就定义了是在做一个C端的产品,做一家视频网站。但我们很多事情已经跳离了网站,我们正在做战略的转型。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