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网创始人罗江春低调退出
佚名| 常话短说| 2016-05-13

   【流媒体网】摘要:2016年3月份,周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身份已经为风行网CEO:风行网CEO周灿表示,风行电视这样的定价并不是头脑发热,也不是单纯价格战,而是因为风行电视背靠超维生态,2799元也是真正的生态定价。


 

  

 

  最近视听行业的会不少,也是各家企业出来宣传自己的大好机会。

  这也是大家一起交流学习的好机会,没什么不好!

  不过,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风行网副董事长、CEO,深圳兆驰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周灿将出席大会。

  等等,风行网CEO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罗江春吗?什么时候换成周灿了呢?后者原来在风行网的职务为副董事长。

  1|有征兆的换帅

  小编赶紧上网搜索了下,还真又发现了其它一些蛛丝马迹:

  2015年12月22日,风行网在广州举办“大@FUN异彩 ——2016风行网资源发布会暨风行电视广州上市会”,周灿已经以风行副董事长、CEO接受媒体专访。

  2016年3月份,周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身份已经为风行网CEO:风行网CEO周灿表示,风行电视这样的定价并不是头脑发热,也不是单纯价格战,而是因为风行电视背靠超维生态,2799元也是真正的生态定价。

  显然,细心的股民们也发现了这一角色换位。不过兆驰股份的回复也很有技巧,既没有承认,但也没否认:

  小编看了下罗江春的微博发布情况,发现其自从2016年1月初发布完一条自己参与录制的《新经济时代》栏目后,再无微博更新。而在更早之前,罗江春发布的微博内容大多与风行网相关。

  通过查询公开资料可知,2015年12月10日在上海举行的风行超维电视产品发布会,是罗江春以风行网CEO公开亮相的最后时间点。

  这么多蛛丝马迹在一起,不由让人怀疑,作为创始人的罗江春,很可能在兆驰股份完成收购后,已经退出风行网实际事务。而这一时间点,应该在2015年底到2016年年初之间。

  2|截然不同的风格

  公开资料显示,周灿2005年加入兆驰股份,2006年率领团队布局兆驰机顶盒产品线。2010年兆驰成功上市后,任兆驰机顶盒事业部总经理,全面管理机顶盒事业部的销售、研发和生产,提出与国内运营商的机顶盒、一体机项目合作,打开国内市场。2013年,主导与华数、PHILIPS深度合作,推出“智能云电视一体机”,引发“云电视”热潮。

  2015年3月27日,周灿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同时辞去子公司杭州飞越数字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职务,辞职后周灿先生不在公司和子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直至2015年底,周灿出任风行网副董事长,积极推进与风行、海尔、国美、东方明珠的“超维生态链”打造,并之随后不久兼任风行网CEO职务。在收购风行网之后,兆驰股份实际控制人顾伟兼任风行网董事长。此番将离职兆驰的老将招入风行网,显示出顾伟对周灿的信任。

  而关于罗江春,2005年9月同唐柯一起创办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并担任CEO,通过独家研发的P2P技术让风行网迅速成为当时主流视频网站之一。2012年到2015年之间,百视通通过三次并购完成了对风行网的控股,而罗江春也从创业者变身职业经理人。

  作为技术出身的罗江春,一直给人规规矩矩的感觉。可能其在大众心目中最大的印象来自于利物浦贴吧事件,其它则更多为行业人士所熟知。

  从两者的履历可以看出,周灿在终端领域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这将对目前处于急速推进期的风行电视带来很大帮助。罗江春则长期浸淫于互联网,可以说是互联网第二代元老级人物。

  但是从另一个维度来说,周灿相对缺乏互联网行业相关经验,罗江春则在实体制造业经济上相对匮乏。不知道此番罗江春的离去是否与两人的思维冲突有关。毕竟,传统制造和互联网人的观念存在很大差异性,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

  3|继续前行的转型之旅

  在2015年完成定增之后,兆驰股份董事长顾伟认为,在制造业整个环境不是很好的环境下,我们公司也受到了很大影响,于是我们公司要转型,牵手百视通和风行的目的正在于此。

  他同时指出,风行网主要由于受到国有体制的一些制约,在员工持股、对外合作以及资本动作上停滞不前。这一点直指国有企业的软肋,也是风行网卖身百视通之后最大的尴尬。

  顾伟明确表示,风行网未来肯定会走上市这条路。兆驰将来会对风行进行改革,首先会拿出10%的股权对员工进行股权激励。兆驰和东方明珠战略合作的同时给予风行一些自由,比如可以聚合一些东方明珠没有的内容。

  但转型之路并非那么容易,特别是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之旅更是险象环生。

  从兆驰股份2015年的年报来看,其营收下降14%,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更是下降48%,可以说转型的阵痛已经开始显现。在3月份一次采访中,风行网相关人士表示,目前风行生态中有6万付费用户和40万活跃用户,2016年的整体销量目标定在300万至400万之间。

  这一数字的背后,在表示市场野心的同时,更是代表着更大的资本投入,这恰恰是传统企业与互联网思维的最大冲突之地。

  或许,作为一个本身以创始人身份任职职业经理人角色,罗江春的退出(现在姑且可以这么判断)从逻辑上而言,对风行网本身并无太大影响。但这其实暗含着思维的冲突,从这个层面来解读罗江春的离去,也许更具有意义。

  当然,至于具体原因,外界还不得而知,还有待于相关当事人来公布。

责任编辑:赵丽娜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