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度华年》“魏晋风骨”传统美学创新呈现,耦合戏剧真实与历史真实
| 中国青年网| 2024-07-08
【流媒体网】摘要:这种对传统美学的创新呈现,不仅让剧情落地而不悬浮,更是传统文化与现代审美的融合体现。

  日前,优酷 《度华年》播出后引发收视潮,登上云合霸屏榜市占率TOP1。剧中极具中国传统美学现实质感的视觉表达获得观众称赞。《度华年》执行美术王作昆表示,剧中魏晋风骨以形写神,是戏剧的真实和历史真实耦合;该剧监制、阿里大文娱闪烁工作室总经理权香兰则表示,《度华年》的视觉呈现,以“魏晋风骨”为基底,融入当下年轻观众喜欢的元素,亦服务于故事,力争做到形神兼备。

  “之所以将《度华年》的视觉呈现放在魏晋风骨框架内,是因剧中有一条线涉及科举,而科举制正起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王作昆表示,围绕这一时期内在古韵中的雅致感,旖旎感,展开设计,通过一物一隅帮助人物传神从而体现人物在故事中的成长与变化。

  据王作昆介绍,服饰设计上,《度华年》参考了《中国图案大系》、《中国织绣服饰全集》、《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等专业著作,以及《高逸图》等传世作品,整体审美沿袭了魏晋时期雅致飘逸的风格。“其中重要戏用道具800多件,用到的工种也是涵盖行业内最全面的,不论文物造型挖掘的还原,与原创设计的二次加工,均为手工打磨制作,精益求精,反复测试呈现在荧幕前。”王作昆表示。

  对于剧中每个角色的服装,王作昆也阐释了其历史原型。

  王作昆表示,女主角长公主李蓉的朝堂造型中,佩戴的冠冕,参考了法海寺壁画中,梁武帝佩戴的梁冠设计而成。

  提及男主角裴文宣的日常服饰,王作昆称参考了《中国织绣服饰全集》3卷魏晋南北朝男子装束,其发冠参考了湖北鄂城东晋墓的出土文物。

  而女配角秦真真服饰上的莲花叶纹砖,则参考了《中国图案大系》中魏晋南北朝的南朝花纹砖,而撷子髻上戴的珠花、布发带,珊瑚耳环,参考了魏晋南北朝的陶俑。

  围绕长公主身边的扇子设计,两把一把是腰扇,一把麈尾扇,均采用采用“苏绣工艺”为主要的扇面,扇面内容为魏晋纹样结合“度华年”三个字创作,效果精美同时也有小彩蛋,另一把刺绣魏晋牡丹纹麈尾扇。“不仅是展示人物的身份象征,也是一种重要的礼仪工具。”王作昆说。

  该剧的色彩部分主要以壁画岩彩色,本色色彩运用的原理性为主。“因为魏晋时期崇尚自然状态下产生自然的美感。”王作昆说。在《度华年》中,这种美感得以穿越时空,呈现在当下观众面前。

  7月4日,《度华年》“臣愿献人间喜乐,以报君恩”名场面中,有观众注意到了寝殿唯美的背景:“公主驸马寝殿里有星辰大海!”

  “我们在寝殿床边放了一个星辰大海的图样,在上面点燃了五盏小灯,夜晚摇曳晃动,床的两侧加入瀑布图案。男女主在寝殿,仿佛置身于爱河。”《度华年》总制片人袁玉梅说。

  实际上,结合故事中不同的阵营、政治背景、家族或者人物性格特色等,该剧的做了配合故事的美术设计。“皇宫,寒门,世家几个主场景分别代表神圣,中正,儒雅。美术风格也做了精确而细致的区分,既汲取古典元素又具备现代美感。”权香兰说。

  “《度华年》中,区别于世家场景以内敛细致的器物表达“百年名门”的儒雅,寒门场景构成感强,多采用自然质地材质,色彩也更加柔和、自然,突出魏晋时期文人的一种风骨、自由的气息。”王作昆说,场景中的种种隐喻,都和人物内心成长息息相关。

  袁玉梅表示,在视觉层面上,《度华年》“师古而不泥古”,在魏晋风严谨考据的“现实质感”基础上,融入了符合当下年轻观众审美的元素。这种对传统美学的创新呈现,不仅让剧情落地而不悬浮,更是传统文化与现代审美的融合体现。让年轻观众在观剧中感受到中国传统美学浑厚,悠远,绵长的美感。

责任编辑:胡笑柯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