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视频的复仇者联盟
黄艳如| 文化产业评论| 2021-04-15
【流媒体网】摘要:天下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前有“爱优腾芒”各自为阵、缠斗十年有余,后有抖音、快手、微信视频号“三国杀”的硝烟尚未散去。今朝,在共同利益面前,长视频平台们结成盟军,向短视频平台发起保卫战。

  4月9日,73路兵马集结。15家影视行业协会、5大视频网站、53家影视传媒公司共举战旗,以侵权之名向短视频平台下达战书,剑指“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

  战事,一触即发。

  01

  短视频的阿喀琉斯之踵

  短视频平台,悬了。

  内容侵权,是它们的阿喀琉斯之踵。

  一度,依托算法分发优势,短视频平台们如猛兽出柙、所向披靡。它们的必杀技,是基于数百万级作者通过账号入驻各网络平台并每日发布数以千万部作品,根据用户兴趣走个性化分发之路,实现流量在短时间内的爆发式增长。

  精准算法下,用户纷至、流量井喷、金主登门……层层递进、无限循环的“以用户养用户”的产品逻辑,为短视频平台带来了巨大收益,也让其时时处于侵权的悬崖边缘。

  根据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间,中心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国家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等作品的片段短视频进行监测。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侵权短视频,疑似侵权链接1602.69万条,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92.9%,非独家作者被侵权率高达65.7%。

  △电视剧作品中,被短视频侵权链接量排名前10位的作品,数据来源于《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

  剧情解读、率性剪辑、跨剧拼接……笔者观察到,只要热播剧综一播出,短视频平台里就衍生出成千上万的精简版、加工版、再创作版,强势争夺用户注意力,甚至已经让年轻人形成了常态化消费习惯。其中,头部剪辑或创作者的粉丝可达数百万。

△某短视频平台上热播剧《赘婿》和《长歌行》的精简版合集

  对长视频平台来说,这种短视频的营销,也有如硬币两面。

  从正面来说,很多热播剧正是通过短视频的剪辑“出圈”,迅速建立起更多观众的感性认知,进而完成长视频平台的消费转化。

  从反面来看,随着“VIP会员”“超前点播”等付费模式的推出,短视频平台的热剧集锦和热综合集,显然动了“爱优腾芒”们的“奶酪”。

  长视频平台,也不容易。

  在流媒体的赛道上,一部网剧、一部网综,从立项、剧本创作、审核、选角、招商、拍摄、后期、排档期,整个制作流程下来,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无数改进与试错、烧钱与冒险,换来了行业的爆发与成熟,以及付费模式的迅速推进。

  你们短视频平台倒好,拉点UP主进驻,录个屏、剪两刀,就把咱的流量和付费业务给截胡了?

  不能忍!

  面对共同的“敌人”,爱优腾芒们选择在竞争中腾出手来,放下宿仇、一致对外。

  2021年4月9日,长视频复仇者联盟,浩浩荡荡,来了。02

  复仇者联盟为何此时宣战?

  说起来,UP主们薅羊毛,也不是一两天了。

  “爱优腾芒”,为啥忍到现在才“复仇”?

  笔者认为,不是不打,时候未到。

  商场如战场。长视频平台们要组建“复仇者联盟”,需要一个聚焦点,瞬间形成合力。

  国家法律、政府政策,就是这一“聚焦点”,也是它们等待至今的理由。对于市场而言,法律和政策是最强势的存在。无穷多种可能,会瞬间收敛到同一维度,时机也就到了。

  现在,让我们回头看看这份联合声明。

  其中所援引的依据,正是新鲜出炉、刚刚修订完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和《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著作权法》于去年11月完成第三次修订,将于今年6月1日正式施行。修订后,该法将独创性的短视频、直播等视听内容纳入著作权保护范畴;明确网络直播中使用音乐应向音乐制作人支付报酬;并且明文规定了惩罚性赔偿措施,将法定赔偿额上限由五十万元提高到五百万元。

△某著作权法修改前后对照及影响

  《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于今年1月初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新修订,今年2月22日起施行。其中,修订条款中第十六条明确要求:“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应当建立健全全过程信息内容安全审核机制,加强信息内容导向性、真实性、合法性审核,维护网络传播良好秩序。”其他相关条款,也对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的义务和主体责任作了明确规范。

  事实上,从文娱产业的市场环境来看,反平台垄断和反侵权,也已经成为了当前互联网娱乐的重要趋势。行业侵权治理正在加速,力求进一步肃清乱象,建立健康的娱乐行业环境。

△2020年以来发布的知识产权相关保护措施(部分)

  如果说,法律政策是“天时”,市场环境是“地利”,长视频复仇者联盟的一致攘外,可以视为特殊时期的“人和”之举。

  这份2021年4月9日发布的联合声明,也必将成为国内网络视听行业里程碑式的事件,深刻影响目前泛娱乐行业生态。

  02

  短视频平台如何自救?

  409战书已下,战事何时打响,犹未可知。

  可以预判的是,在我国版权行业侵权治理加速的今天,内容版权方在互联网娱乐产业链中的地位正在稳步提升,产业链话语权加大。而在各个去中心化的短视频平台上,音视频素材侵权风险有可能集中暴露,处罚措施将严重影响平台正常运营。

  短视频平台,改变势在必行。

  怎么办?

  从当下实践来看,短视频平台主要有三条自救之道:

  第一,建立开放平台,形成版权分成正式文件。3 月 22 日,快手发布《2021 快手音乐版权结算规则》,要求以短视频和直播中使用音乐的次数向版权方支付费用。这是首个由短视频平台发布的音乐版权分成方面的正式文件,也是快手应对国内日益完善的版权环境和日趋严格侵权处理的及时之举。

  此外,目前快手已建立音乐人开放平台,新的结算规则将支持版权方、音乐人在线实时查询作品数据,该部分功能计划在 2-3 个月内上线。快手音乐负责人称,由于并没有可参照的行业标准,结算规则是快手通过调研和访谈得出的原创性策略,快手随后会观察市场的反映并进行调整。

  第二,向正版剧作方购买版权,供用户进行二次创作。目前,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分别将平台内容完整版开放给“微视”和“随刻”,一定程度上规避了版权风险;B站也在去年开设“放映厅”,为平台UP主提供创作素材。比如,在近期播出热剧《长歌行》中,腾讯视频是长视频播出平台,腾讯微视则是短视频播出平台。这些长视频平台发力补足短视频业务的布局之举,亦可以为抖音和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提供规避风险的借鉴思路,或将成为与长视频平台竞争的新发轫。

  第三,试水跨品种的版权转换和经营。短视频平台,往往涉足音乐、长视频、短视频、游戏等多类版权类型,PGC 内容和 UGC 内容都是版权的产出和使用方,平台集版权生产、运营及分发功能为一体。有实力的短视频平台,可以试水跨品种的版权转换和经营,一方面争取更大的利益空间,另一方面寻求与长视频平台平等的对话条件。03结   语

  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一种商业博弈论的战略,把长视频平台们集结为盟,以维权之名向短视频平台宣战。

  我们很难预判这把“409联合声明”的长剑何时挥下。但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内容侵权一直是短视频平台的阿喀琉斯之踵。选择治愈,而非无视,才是短视频行业健康、长久的发展之道。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