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围攻,不死的长视频如何迎战?
刘松霖| 传媒内参| 2020-10-16
【流媒体网】摘要:在长视频用户规模不断被短视频蚕食,长短视频混战的背景下,长视频遭遇了哪些危机?长视频平台又该如何重新夺回用户?

  “传统电视台步履维艰、长视频网站连年亏损、长视频内容公司哀鸿遍野。”在今年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编辑张华立直接点出长视频危机引发行业热议。

  在长视频用户规模不断被短视频蚕食,长短视频混战的背景下,长视频遭遇了哪些危机?长视频平台又该如何重新夺回用户?关于长视频的发展又有哪些新思考?这些议题不仅成为今年网络视听大会嘉宾探讨的重点,更成为长视频行业未来发展突破的新赛道和新方向。

  短视频规模全面超越长视频

  长视频正遭遇多重危机

  “长视频面临着它诞生以来前所未有的行业危机。疫情这口黑锅,只不过是一个加压器,让情况看上去更加崩溃。”张华立表示。

  腾讯视频客厅业务部总经理赵罡认为,“在2018年的时候,短视频赛道上占据的用户与长视频赛道旗鼓相当。但到了2020年,短视频的用户已经达到了长视频的3倍,长视频赛道不断的被压缩,已经到了危机的边缘。”

  “疫情期间我感触很深,那段时间大家可以在家里看剧,但是电视剧其实却不如往年,尤其是不如短视频的影响那么大。”在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董事长侯鸿亮看来,这也更加考验创作者,需要思考什么样的作品能够引起观众共鸣和共情。

  从今年大会嘉宾演讲中可以看出,短视频的出现,对视听行业带来了颠覆,甚至严重威胁到了长视频的生存,长视频正遭遇多重危机。

  从用户规模来看,短视频规模已经全面超越长视频。2018年下半年,短视频应用的日均使用时长超过综合视频应用,成为网络视听应用领域之首;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以人均单日110分钟的使用时长超越了即时通讯。相对长视频,短视频的用户规模、使用时长、使用率均居网络应用之首全面超过长视频,短视频已成为用户“杀”时间的利器。

  从平台盈利模式看,传统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盈利都陷入了营收不断下滑或连续亏损的泥沼。电视媒体整体行业情况并不乐观,营收压力逐年加大,如何在信息时代突破转型成为电视媒体最大的困境;视频网站的发展和进步有目共睹,并积累了可观的用户量,但视频网站深陷亏损泥潭,同样面临生存风险,发展陷入新的调整期和转型期。

  从影视公司上游环节来看,今年以来,影视行业寒冬持续,长视频影视公司面临生存困境。影视行业按下“暂停键”,影响了相关行业的企业生存。启信宝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6月16日,有11915家经营范围/主营业务中包含“影视|电影制作|电影拍摄|电影发行|电视节目|电视剧”,或者名称中有“影视|影业”的企业被注销,注册资本最高的10家企业从2亿元到100亿元不等。

  视频混战大战中

  长视频迎来多方围攻和挑战

  “未来的每一个互联网的用户都会是视频用户”。在大会上,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预测称,在5G时代,视频基本上等于互联网内容,成为互联网的连接器渗透到方方面面的场景中去,在未来做视频就像以前会写作文一样,会成为创作者的基本能力。陈睿推测未来中国视频创作者会超过1000万。

  5G时代,视频将是互联网内容绝对的主流,必将会进一步释放视频红利,也为长短视频混战提供了新的技术底层逻辑。在视频行业的竞争中,谁能抓住技术红利,找到合理的视频市场发展规律,关乎视频未来的发展方向,视频行业在混战中不断向彼此的腹地挺近。

  当下,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为了稳定基础用户,抢占长视频用户,正试图通过影视、综艺等形态进入长视频领域。比如,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及欢喜首映共同宣布,贺岁电影《囧妈》全片于大年初一进行在线首播;抖音文化(厦门)有限公司成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影和影视节目制作、发行,演出经纪业务,文化、艺术活动策划,文艺创作与表演等。今年以来,快手也上线了《看见快生活》《空巢》等多个长视频项目。此前,快手关联公司新增多条商标信息。据启信宝统计,其中包括“快手影业”相关商标,此举引发外界对其进军电影行业的猜想。

  除了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长视频平台还遭遇着B站、西瓜视频等外围的挑战。比如,B站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长视频项目《风犬少年的天空》《说唱新世代》来势汹汹,国庆档电影《夺冠》在影院下映后也将在B站同步播放;西瓜视频6.3亿买下《囧妈》、购买动画电影《无限》版权尝试付费点播、全网独播电视综艺《中国好声音2020》。

  面对B站、西瓜视频、抖音、快手等集体围攻,三家长视频APP都独立出现了短视频消费区域,在首页、播放底层页等大流量场景也有短视频的存在,让长短视频融合、互相导流,在产品和算法等方面,实现了很大的自我变革和提升。此外,爱奇艺、优酷、芒果TV、搜狐视频等长视频平台也在电商带货领域动作频频。

  从实践中看,各视频平台混战的思维方式和出发点不一样,B站、西瓜视频、抖音、快手等进攻长视频是战略攻击,是原有基本盘稳定基础上的颠覆;在短视频的冲击下,长视频平台早已开始积极“迎战”,但无论是短视频领域是电商带货,长视频平台仍然处于入局阶段,长视频的进攻似乎显得相对保守。

  不死的长视频又将如何迎战?

  “我们既需要短视频带来的多巴胺,也需要长视频贡献的内啡肽。”米未创始人兼CEO马东认为,虽然当下短视频迅速崛起,抢占了长视频的时间,但两者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而是通过不同形式来满足观众大脑的不同需求达我们大脑神经层面幸福感的东西,

  “只要家庭文明不解体,只要审美不发生颠覆性变迁,长视频一定是刚需,一定是主流,越是艰难的时候越是要坚守内容本质。”张华立认为,长视频存在有其重要意义和价值,不应该被资本和眼花缭乱的技术所迷惑,不管场景如何碎片化。

  长短视频混战背后本质上是用户和流量的争夺。当下,长视频已经进入存量竞争时代,如何在商业模式和内容布局上构建良性可持续的生态模式,已经成为长视频行业的新战场。

  张华立透露 ,为应对当前局面,湖南广电启动了"芒果季风计划"。具体做法是联动湖南卫视与芒果TV,以“高创新、高品质、高稀缺”为标准,共同打造国内首个台网联动周播剧新样态。“四大季风、四季联排”,十部短剧贯通2021年,其中每季12集,每周2集,每集70分钟;湖南广电也将以芒果TV新媒体平台为主导, 全力打造基于长视频内容的“小芒”垂直电商平台,这是湖南广电又一次战略选择,是基于湖南广电长视频内容竞争优势,面向全产业链的一次重大拓展和延伸。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则认为,增量在于分众化。龚宇认为,分众内容成为必然趋势的背景下,满足不同圈层用户的多样性需求是新的命题。一味追求单个作品“破圈”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行业的发展需要更多符合细分人群喜好的优秀作品,实现更全面的覆盖。

  腾讯副总裁孙忠怀表示,腾讯视频以长视频为基础,建立多元模式综合型视频平台。孙忠怀认为,视听产业从业者更要坚定长线布局行业的信念,在坚持守正之心的基础上,以长远心态专注于优质内容的可持续生产,练就生产好内容的扎实功底和“耐得住寂寞、摆得正心态”的健康态度,推动正能量传递与行业整体竞争力提升。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文娱COO戴玮则认为,在对长视频稳定投入的前提下,优酷将重点发力短视频、直播业务等新赛道,尤其通过星直播、开箱等创新业务、技术升级和生态联动全面引领视频新消费,持续满足用户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