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玩儿综艺,春梦变噩梦
张振龙| 不太彳亍| 2020-09-11
【流媒体网】摘要:没有导演严敏的“鸡条”(极限挑战)凉了,有了严敏的B站搞起了说唱,《说唱新世代》上线第一天,播放量3000W+。

     时间回到今年1月,哔哩哔哩百大UP主颁奖典礼上,离开东方卫视快一年的严敏,摆着“六”的经典手势为《变形兄弟》献上了首个年度最佳原创节目的奖杯。

  闷声发大财,《说唱新世代》成了B站有史以来第一个S+级别的综艺节目。

  就在人们吐槽腾讯恰粉丝烂饭,优酷“这就是”系列打天下,芒果台恶意剪辑博出位,爱奇艺—马东分台的时候,小打小闹了几年后,B站算是迈出了综艺第一步,正面和几大平台掰掰手腕。

  B站,不刷数据看口碑?

  《说唱新世代》是首档由哔哩哔哩出品的说唱音乐类节目。节目将汇聚来自全国各地的rapper,齐聚赛博朋克的工厂废墟“说唱基地”。他们将通过层层公演考核,以音乐创作和竞演表现,决出代表新世代发声的“世代表达者”。

  “汇聚、来自、齐聚、通过层层、表现、决出。”记住,以后不管是综艺还是你家隔壁小学的毕业典礼,策划案和宣传模板都这么写,为自己顶级导演之路开了个好头。

  模板套得不错的《说唱新世代》,在播放两期节目后,播放量已经突破6200W,站内评分均在9.5分。

  另外一部稍早播放的更“B站”的综艺《欢天喜地好哥们》由四位游戏区UP主和一位动漫区UP主作为常驻嘉宾,每期节目将会设置不同的主题并给予五位UP主不同的身份,以此来进行各种赛事、项目的比拼。

  除去站内的火热,承担着破圈任务的两档代表型综艺在站外却有点热不起来。

  《欢天喜地好哥们》话题阅读在播出一个月后才达到1.1亿,讨论仅有6.2W。

  而B站主推的《说唱新世代》与目前同时期的《说唱听我的》和《中国新说唱》的数据相比均显落后。

  在综艺体量与时长上,《欢天喜地好哥们》每期时长在一个小时左右,不太彳亍在观看中发现其中的游戏环节设定以及整体节奏均偏平快,每期不同主题下一般分设三个小项目,相比于《极限挑战》与《奔跑吧兄弟》将近100分钟的时长和基本三大轮的活动体量,《欢天喜地好哥们》更像是一个短小的快综艺。

  而《说唱新世代》在整体上更靠向主流综艺,在播出设置上分为上下两期,整体时长在两个小时左右,时长的充足一定意义上也意味着节目内容的复杂性。

  有网友评论说更像是音乐人的末日生存,参赛选手根据自己的问题选择分为四个象限,不同象限之间的合作PK和个人Battle其实就是在争夺生存资源:不同等级的睡觉房间、录音间等。

  “万物皆可说唱”则更带有导演的个人风格。《说唱新世代》的选手更写实化,你罕见地看到节目中有选手讲述校园霸凌、讲述高考下的不公平。以往这种一季节目偶尔穿插一个议题都能被专业人士“吹爆”的操作,这边一期全给安排了。

  看惯了主流说唱节目的假“real”,唱别人不敢唱,播友台不敢播的,《说唱新世代》整体评价风向一路走高。

  这就是俩方向,前者半成品,更曾经的B站,后者躺平平,用最高的制作水平拥抱主流市场。

  2019,B站变心的一年

  近几年综艺行业的发展像是坐上了火箭,每天层出不穷的综艺出现在大众视野之中,综艺市场的池子开始越来越大。

  大众线上娱乐时间不断增加,综艺制作技术愈发成熟,网络综艺附加带来的版权优势,商业广告变现以及平台会员付费等因素都驱使优爱腾网络视频平台大力下注网络综艺。

  2019年,仅腾讯视频、爱奇艺以及优酷三家网络视频平台就共有64档综艺预备播出,其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2019年也是B站加速发展的一年,B站的活跃用户开始急速增加,随之带来的是营收等各项数据的显著增长,此时的B站已经隐隐有了破圈之势。

  一般来说,增长太快了的企业和持续亏损的企业,都不太安生,外界解读都是“遇到了瓶颈期”,不是做大死就是发大财。

  紧接着的2020年B站春晚和突如其来蔓延的疫情都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入B站寻找乐趣。

  用户量多了,总得干点啥吧,光巩固还不行,得赶紧转化和商业变现啊。

  以往的B站一方面主要通过优质番剧、影视版权来加固自身的内容护城河,另一方面则是通过UP主的自制视频、会员服务以及游戏代理广告等进行商业变现。

  但在现在越来越多用户涌入的情况之下,B站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内容护城河。综艺作为重要的文娱内容,其本身就具备低门槛、高吸引以及变现周期短的特点,于是B站开始下注综艺行业。

  从2019年开始,B站开始了电视综艺版权的接连引进。据壹娱观察报道,2019年至2020年之间,B站接连上线了超过60档综艺。B站的综艺目前共有100档,其中22档为大会员专享,其中不乏之前卫视的顶级综艺,例如《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

  虽然都是顶级版权,但不太彳亍观察到这些综艺的播放量并不高,一方面原因是其存在大会员的身份限制,另一方面则是这一部分综艺很多早已播出过,用户重复观看的兴趣较低。

  在B站的营收结构中,移动游戏、直播以及增值服务(主要为大会员)是B站的主要营收来源。

  这样的版权引入一方面是对于商业变现的考虑,但其实更像是对综艺这一新建项目的快速充备。

  在引入版权的同时,B站对于自制综艺也上了心,B站在此主要采取“制播分离”的模式。

  自制的综艺中一部分是“联合打造与出品”,例如最知名的是联合湖北卫视推出的《非正式会谈》;一部分是“牵头UP主做快综艺”,例如联合原子娱乐和UP主出品的《欢天喜地好哥们》;最后一种便是参与程度较深的《说唱新世代》,

  《说唱新世代》总策划杨亮正是B站跨年晚会的总策划,其中出品人李旎现为B站COO,但同时在制作、出品方面还联合了曾参与制作过《超新星运动会》等多部综艺的爱鱼文化,更何况还有被称为“中国最会做综艺的导演”严敏。

  B站领头,强强联手,这要再拉胯了,洗洗睡吧。

  B站综艺,有啥不一样?

  B站很早就开始捣鼓自制综艺了。

  B站第一次尝试联合UP主自制综艺是在2016年的《故事王第一季》,联合各区中的12位UP主以参与故事比赛的形式进行录制。第一季刚刚试水的故事王并未引起多大的波澜。

  真正起到对后来制作综艺有影响的是两年后归来的《故事王第二季》。相比于第一季节目由B站下设工作室全部承办,第二季节目B站联合了青豆结冰和笑果文化共同出品。在一定程度上,第二季的制作和赛制相比于第一季有了明显的改进。

  在第二季节目中,B站联合五个游戏区UP主组成了哔哩哔哩GAME男团,这样一个小小的组合在节目当中互动频繁,组合中的B站古早UP主,拥有1290万粉丝的老番茄最终获得了故事王第二季的冠军。

  这样一个男团的成型在若有若无中显现出B站想尝试力推团体真人秀的野心。

  但之后因为成员个人原因,团队销声匿迹,B站的自制综艺也陷入低产沉默期。

  2019年圣诞节的一期《阴阳怪气陪你过平安夜》由四位游戏区UP主老番茄、某幻君、花少北、中国boy以及动漫区的UP主Lexurner自成的“阴阳怪气”团体第一次出现在观众面前。

  同年生活区6位UP主组成的变形兄弟自制节目《莽吧!变形兄弟》在B站收获了四千万的播放量。

  两个团体的热度让B站官方看到了一条既和之前哔哩哔哩GAME男团相似但又不同于以往的内容道路,由此迈出了UP主自制综艺的道路。

  B站所依赖的内容资源池就是UP主,那么自制综艺靠此挖掘就是顺理成章,而这种与UP主的深度扶持与合作,不同于其他平台的内容扶持。

  2020年B站Q1中有8.8亿元被用于创作者收入分成中,这项支出占到了17亿元总营收成本的52%。

  所谓“创作者收入分成”,是指B站在2018年1月公布的“创作激励计划”——粉丝量超过1000或者累计播放量达到10万的UP主即可加入该计划,然后凭借视频播放量获得收入。

  同时Q1显示B站拥有万粉以上UP主数量同比增长了82%。UP主数量的增长带来的是创造力和影响力的持续增长,B站显然希望能够给予UP主更好的待遇,一方面借此留住UP主并将他们的创造力与影响力逐渐释放出来,另一方面则是对于头部UP主的真人秀力推,借此助力B站的直播项目。

  显然真人秀综艺成了一个完美的选择,早已有过小综艺合作的两大团体在B站顺水推舟下成为了全网视频博主综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但,内部挖掘就只能内部消化,相亲想要更好的,就只能社会招亲。

  社会招亲,还必须要夹带私货,得年轻,得玩梗,得沙雕,得出人意料,得真。

  大制作的《说唱新世代》成了不一样的出圈利器。

  出圈,还有那味儿吗?

  B站正在努力朝着不断破圈的方向前进,2020年是B站第11周年,B站将自己的solgan改为了:“你感兴趣的都在B站”,出圈之意世人皆知。

  自从B站爆火后,世人总是将其纳入到一群想要争夺中国Youtobe视频平台的群体中。

  但似乎B站本身并不想这样,B站董事长陈睿在接受晚点LatePost专访时曾给出了B站的终局是什么,结果却并不是世人想象的“中国Youtobe”。

  要想成为中国的迪士尼,那必将需要辐射更多元的人群以及拥有最重要的独家IP,自制综艺俨然是其中的一环。

  但目前而言,B站的综艺显然没能到达这一步。

  B站的自制综艺基本盘现在靠的是UP主的参与,虽然这样的情况降低了B站的成本开销、为头部UP主引来了流量以及提高了用户粘性,但这尚未达到形成IP的程度以及难以破圈,吸引到更多的圈外用户。

  在B站快速闯入综艺市场的同时,也能看到其综艺底蕴仍然不足,除此之外,还有隐含的危险——圈层分割。

  之前在网络上便有老用户对新用户来到后整个社区环境变差的讨论,虽然B站可以解释为这是不断成长所必须经历的,但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怕用户不买单。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推出一款既能满足不同、新老圈层受众,又能让更多B站用户接受乃至出圈的综艺,这是B站在制作综艺道路上所需要考量的。

  更重要的是,做中国迪士尼和中国油管不同的,还在于从单一的制播到IP的全产业链开发,亏损着的“爱优腾”前辈们,已经在做,而B站,还是0。

  毕竟,在中国做企业,“小而美”就是一个没什么野心的代名词,当你说出要做“小而美”的时候,投资人会笑着拿着你的PPT朝你喊:“大,给我画大!”。

  有时候“大”,也不一定是远见和深邃,总想做着垄断上下游的独裁梦,可能是春梦,也可能是噩梦。


       2020年10月20—21日,由流媒体网主办的第20届浦江论道将以“5G新视界——智屏·智变·智汇”为主题,聚焦行业当下共同关注的热点话题、重磅议题,设立两大主论坛+六场分论坛进行深入探讨。年度VIP享论道免费报名资格。点击图片查看论道详情:

责任编辑:胡雪琳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