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BN2019】2017-2018电视媒体融合报告发布
林起劲| 中广互联| 2019-03-21

   【流媒体网】摘要:县市级融媒体技术平台作为区域性媒体专属云,不仅需要在现有架构下确定建设标准与规范,更要逐渐摸索跨域的业务协作,包括电子政务接口和智慧城市各类接口,以及与外部互联网新媒体的对接协作。


 

  县级融媒体平台“圈地”正当时

  2018年8月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要扎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更好引导群众、服务群众”。一个月之后,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召开的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现场推进会上,中央宣传部明确对在全国范围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作出部署安排,要求2020年年底基本实现在全国的全覆盖,2018年先行启动600个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上述政策要求正式掀起县级融媒体中心推进浪潮,而其中的县级融媒体平台建设工作也成为各方关注乃至争抢的重要“蛋糕”。

  

 

  图为:典型的跨域县级融媒体云平台

  这其中,作为较早的先行者,浙江广电集团凭借中国蓝云在融媒体方面的应用实践,早在2018年1月就和全省15个市县(区)广电机构签订“全省广电新闻融合传播协作体系共建框架协议”,在上述中央政策未启动之前就与大约50家县(市、区)级广电机构达成入驻协议,并与各地广电机构开展联动策划、精准推动等协作。这样,浙江广电基本成为浙江省范围内的统一性县级融媒体平台。与之类似,江苏广电旗下的荔枝云也凭借强大的云平台能力和丰富的融媒体实践成为江苏省内的统一性县级融媒体平台。此外,这其中也不乏广电台网协作共同推进跨域县级融媒体平台建设的案例(如:广西广电网络与广西电视台及广西人民广播电台共建广西“广电云”)。但在更多省份,包括省级电视台、省级广电网络运营商以及省级日报机构,都深度介入到跨域县级融媒体平台建设之中——甚至个别省会城市台或日报社(如郑州、成都)也参与到周边区县级融媒体平台建设之中。包括在广西地区,除了广西“广电云”之外,广西日报的“广西云”也在参与市县融媒体平台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月15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与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联合发布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规范》,广电总局同时配套发布了《县级融媒体中心省级技术平合规范要求》(GY/T321-2019)。但这两项标准并未明确提出“一省一平台”的要求。这一方面或是考虑到各省发展差异大、各有本地化特征;另一方面,这也决定当下的县级融媒体平台建设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存在“圈地”竞争的问题。

  对待县级融媒体中心的正确姿势

  笔者以为,县级融媒体中心的核心功能绝不仅仅只是一个融媒体新闻中心的工作,所以县级融媒体技术平台也绝不仅仅只是“中央厨房”建设这一工作。笔者认为至少要从两个角度看待县级融媒体中心及其平台。

  第一,从媒体融合与转型的角度理解县级融媒体中心;或者说,县级融媒体中心是“媒体融合”这一概念的子集。对于传媒机构来说,信息化背景下的媒体融合可以视为“一个人从少年成长为青年”的过程;这一过程的核心和本质,必须符合媒体本身的发展趋势和规律,要结合具体条件顺势而为。因此,要理解媒体融合,必须理解媒体价值及其演变,要深入理解媒体的内容价值、媒体作为信息入口的价值,以及信息化背景下的演变。实践媒体融合,要从顶层组织机构设计着手有效推动集约化管理,要有效推动体制机制改革改革创新,要应用新兴技术实现产品创新,要认真考虑新一代团队的建设与激励问题,还要积极探索商业模式创新,等等。而县级媒体融合中心就是要在县域这一层次考虑上述媒体融合问题。可见,县级融媒体中心肯定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平台(生产平台)建设工作,而至少是一个持续的运营服务中心的建设发展工作。

  第二,从新时代治国理政新平台建设的角度考虑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发展。中央之所以对于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予以高度重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我国34个省级、334个地级、2850个县级行政区中,县级区域人口占75%,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下沉,县域人口正成为互联网用户的主体,中央希望通过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将主流媒体的声音更好地传递给广大人民群众,并通过融媒体中心可能的信息服务等业务拓展与创新,更好地“引导群众,服务群众”。按照台网协作专委会秘书长曾会明的理解,所谓“引导群众”就是发挥媒体的舆论宣传、引导作用,巩固、加强宣传舆论阵地,提升基层政府的执政与管理能力。这是媒体的社会效益或者说“外部效应”;所谓“服务群众”就是政府执政与管理的目标,这同时也是县级广电在媒体融合发展中的市场机遇,是融媒体中心作为公众媒体,利用新兴技术与“智慧城市”及各行各业紧密连接后可以达到的经济效益。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除了考虑传媒资源的整合,还需要考虑与县级政务资源紧密结合,以“新闻+智慧城市”的业务形态,促成“新闻舆论+政务服务”的新型治理平台;进一步,县级融合媒体中心还可能与旅游、教育、医疗等行业服务相结合,在满足用户本地新闻资讯获取与交流需求的同时,也尽量满足其获取本地民生服务、电子政务、文化娱乐服务等方面的需求。简而言之,媒体融合不单单是广播电视等媒体行业转型发展的问题,它已经上升到关乎新时代治国理政新平台建设的高度,同时也是广电作为本地化媒体机构的重要发展机遇。

  

 

  图为:曾会明对县级融媒体中心的理解

  第三,县市级融媒体技术平台作为区域性媒体专属云,不仅需要在现有架构下确定建设标准与规范,更要逐渐摸索跨域的业务协作,包括电子政务接口和智慧城市各类接口,以及与外部互联网新媒体的对接协作。县级融媒体中心潮流导致跨地域的媒体融合技术平台不断涌现,其技术实质是传媒领域“区域专属云+私有云”,即省级机构融媒体平台作为行业专属云与县级融媒体中心对接。但县市级融媒体技术平台即区域性媒体专属云的发展,不是一个简单的项目工作,其建设权不应该成为各方争夺的”唐僧肉”,而是事关媒体资源与政务的汇聚集中、提升县域治理的关键。区域性媒体专属云的大范围启动亟待顶层设计与有效规范:融媒体平台的建设主体是谁?运营主体是谁?它与智慧城市/政务平台的接口管理规范?跨区域协作模式与目标是?与互联网新媒体云的接口规范/谈判空间?或许,未来媒体专属云能否在与新媒体对接中能否获得更高的谈判权,或是媒体融合成功的标准之一

  

 

  图为:区域性融媒体平台/专属云亟待规范

  上述对于媒体融合与县级融媒体中心的思考与观点,都可以在最新发布的《2017-2018中国电视媒体融合发展报告》找到正确的答案。作为报告的发布方,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与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媒体融合推进委员会从2016年起连续三年进行中国电视媒体融合发展系列报告的调研与编撰工作,这也是目前为止专门针对广播电视领域最系统、最具权威性的媒体融合系列报告。

  

 

  图为:2017-2018媒体融合报告内容揭晓

  2017-2018年的报告主要介绍2017年四季度到2018年三季度这段时间里,我国电视媒体融合发展方面的新变化、新进展。报告编委会在全面、系统介绍各地媒体融合现状的同时,结合国内、国际的实践经验,挖掘电视媒体行业变化背后的规律与趋势,为我国电视行业的发展建言献策。报告继续保持对媒体行业发展规律的研究,尤其是通过对过去一年重点事件、重点领域发展动态的分析揭示相关领域发展阶段、竞争态势与内在规律,也继续保持对海外大视频产业的整体把握并跟踪其核心领域。

  

 

  图为:2017-2018电视媒体融合发展报告整体框架

  编委会在过去三年一直与各地各级电视机构保持紧密联系,反映行业的媒体融合进展与先进案例。2017-2018年的报告反映的省级电视媒体机构包括江苏广播电视台、浙江广播电视台、上海广播电视台、北京广播电视台、广西电视台、广东广播电视台、山东广播电视台、重庆广播电视台、海南广播电视台、山西广播电视台、云南广播电视台、贵州广播电视台、山西广播电视台、陕西广播电视台、河南广播电视台、甘肃广播电视台、黑龙江广播电视台、西藏广播电视台、天津还和传媒中心、深圳广播电视总台等近20家机构媒体融合发展情况;在城市台方面则包括南京广播电视台、苏州广播电视台、扬州广播电视台、无锡广播电视台、武汉广播电视台、广州广播电视台、金华广播电视台这7家的媒体融合情况。

  对于这一县级融媒体中心发展浪潮,报告从政策推进与趋势解读、跨域融媒体平台建设(涉及15个省、自治区与直辖市)、县级融媒体中心典型案例(包括浙江长兴、湖南浏阳、福建尤溪、江苏郴州、甘肃玉门等地)等角度进行了充分的描述与分析。通过上述三个角度的分析与描述,保持尽力展现目前的县级融媒体中心发展态势。

  2019年,中广格兰将继续参与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与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组织编撰的电视媒体融合发展系列报告;此外,中广格兰所在的台网协作发展专委会将可能组织“媒体融合创新”系列奖项评选工作,尤其是要深入反馈县级媒体融合层面的发展与优秀案例,从而进一步推动行业进步与发展!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