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默涵和他创造的“默式PR”
庞梦婕| 流媒体网| 2017-04-28

  【流媒体网】消息:这年头,哪个创业公司如果没有开通微信公众号进行自我宣传,似乎显得非常不入流;哪个创业者,如果不具有自力引起关注度的能力,似乎显得非常不一线。

  尽管电视新媒体圈常把几个行业媒体锚定为自己PR道路的灯塔,但是从获得关注度的单兵作战能力来看,观止云的CEO杨默涵可谓骁勇善战、以一敌十。

  微信是他的主战场,在这里,他传播企业动向,科普行业知识,关心国家大小事,偶尔晒晒儿子,时常照拂殷董。他广泛撒网式的每日不断更的传播,配上他特色的点评和段子,不仅捧红了自己,还顺便捧红了殷董,成为圈内一道有名的默式风景线。

  当一众创业者正琢磨着怎么利用微信以及众媒体平台,把自己打造成网红,让自己的创业之路更顺畅时。不经意间成了网红的杨默涵,估计连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么轻易就达到了许多圈内人没有到达过的PR高度。

  他的微信主页一直挂着一句话:直播技术哪家强?帝都观止找老杨!

  现在,不禁要为他加上一句:学PR,到观止云,拜默总为师!

1.jpg

  01

  现阶段,盛行对一个人较高的评价:你是一个有趣的人。比外貌党更有内涵,比学术派更多风趣。不仅要幽默、诙谐、善交际,最好还能眼界广、有见地、览闻辩见。

  用“有趣”来评价杨默涵,大概不会有人提出异议,于他而言只是一种自洽的状态。对谁都如此。

  他有一个特点,一本正经说正经事时,声音低沉,语调平缓;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时,拔高音量,面部表情丰富,肢体语言及时往上凑。作为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兼CEO,他的个人风格显得不够“稳重”,但也正是这种“反常”让他格外引人注目。

  身在互联网时代,激烈的市场竞争对这一届创业公司的PR来说无疑是个考验。人们试图通过信息的设计和传播,营造良好的受众认知,相比广告的单向信息灌输,更注重与受众的沟通,以求达到润物细无声。所以除了传统的宣传手法,“搞事情”成为这一届PR的常态,常用的手法是表情包和自黑。

  杨默涵尤其擅长“搞事情”,但他搞的事情往往和创业本身并无关联,表情包是别人的头像,被黑的也是别人,PR之路完全是“无心插柳”,营造出的“一股不同寻常的PR风”,不仅把自己打造成了网红,还省掉了一大笔市场公关费用。着实令人艳羡。

  可恨这种成功很难复制。以往圈内PR的成功案例总有业内人士出来煞有介事分析其传播路径、炒作手法。而杨默涵实在太另辟蹊径,他在江湖上的声望,是他一城一池拼杀出来的。杀得最卖力时,他攻城掠地的由头大多跟殷董相关。对于外人形容他俩相爱相杀的革命友谊,杨默涵本人不太赞同:“没有相爱相杀,他爱我,我杀他而已。”

  当然,杨默涵的PR成就并不完全得益于殷董,不管线上线下,圈内圈外,他和谁都容易打成一片。把产品做好是商业系统中的一环,而让人知晓你有这样一个好的产品也是必可不少的一环。于是这种自成一派的PR风格,成为杨默涵创业路上立竿见影、风光满满的一环,让人不禁要为其冠名为“默式PR”。

  02

  徐小平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每一个创业者都应该成为网红,都可以成为网红。如果你不具备成为网红的能力、潜力、魅力、影响力,那就不要创业了。”且不去评判是否每一个创业者都应该成为网红,就成为网红的4个必要条件:能力、潜力、魅力、影响力,杨默涵是否兼而有之?如果拿这话去问他,他一定会照单全收,欣然接受这种赞扬。他一向如此,吹嘘吹嘘自己,再黑一黑自己。

  但事实上,当他一本正经地说正经话时,总是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他强调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非要加点点缀的话,可能是个在语言上反应比较快的普通人。

  杨默涵出生书香门第,家里人不仅都是知识分子,还都是高颜值的知识分子。他手机相册里存了很多家人的老照片,黑白色调里长辈们的全家福没有一人颜值逊色。从姥姥、姥爷那一辈起就相貌堂堂、眉清目秀。父亲周正儒雅,老来须发花白更添和蔼爽飒之气;母亲双眸似水,无须刻意雕琢打扮,标准的美人脸。不禁要叹上一句:真好看!

  杨默涵再次重温老照片,也发出感叹:“我其实是继承了我妈我爸的缺点。”他这话说得过于谦逊,在大学时代可不这样,那时候他总自称“帅铁汉美金刚”。

  

2.jpg

 

  对于创业这件事,脸重要吗?至少长得不讨厌还是挺重要的。

  就像脸对世上大部分的事都会有推动作用一样,一个脸好的创业者更容易在第一时间获得他人的好感。杨默涵大概也曾受益于此,至少,他的“默式PR”如此风生水起或多或少跟脸有点关联。当然,跟他的人物性格关联更大。他说他的性格主要遗传自父母,可将二老的颜值和杨默涵的性格相匹配?有点难以想象。

  在杨默涵尚且年幼的时候,家教甚严,以至于一旦获得自由,就意味着彻底的自由。他将凡事喜欢自己拿主意,不愿与家人商量这一点归咎于年少时期家教甚严的副作用,有一种一旦独立了之后终于老子做主了的想咋的就咋的之势。他说,“大多数人的人生往往都是平衡的,小时候受到的压制过多,长大后释放时可能就放过劲儿了。”

  杨默涵毕业于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该专业培养的是环境工程与给水排水工程的高级工程技术人才,和他现在的职业规划大相径庭。在刚毕业的那两年里,他也曾在本专业的行当里转悠。他的第一份工作需要早上5点起床,赶到公主坟坐公司班车下工地,等回到家,已经是晚上9点。日复一日。

  这样的生活大概过了大半年,随后去了一家环保公司,然后杨默涵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能够预见的未来和自己理想的生活并无甚干系,于是就毅然决然转了行。他说自己完全是阴差阳错进了视频行业,彼时的他才二十郎当岁,互联网来袭,他觉得蛮有意思,好像能有前途。当世界天天通知你,一件大事正在发生的时候,自诩普通人的杨默涵是承受不了这种搭讪和错过感的,于是就一头扎了进来。

  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当初下意识的选择竟然押对了宝,因为视频行业永远不可能变成夕阳行业。

  03

  天生不安分的青年,在踌躇迷惘的年纪,被所学专业所桎梏,在前路未可知的道路上蹒跚前行,一朝悟道,开始发奋努力投身视频行业,通过一场长期的学习和沉淀,逐渐有了更高的追求,于是离开前东家决定创业,随之而来的是困难重重,然后努力克服困难,取得小成就,时刻准备迎接每一次挑战……杨默涵的成长路径,简直就是中国观众喜闻乐见的励志剧本。

  剧本中的转折发生在2012年,彼时的互联网创业潮正开展得如火如荼,而长期浸泡在视频行业的杨默涵,有许多待实施的想法和谋划,他想要自己搭平台去做视频行业的参与者,想要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路径明确了,还需要开山搭桥的能手,创业的道路上,一个对的合伙人很重要。有共同的价值观,优势互补,在同样的认知水平线上,沟通交流无障碍。这些条件,雷健似乎全满足。他和杨默涵相识多年,同样在视频行业耕耘多年,俩人一拍即合,于是便大刀阔斧地创建了北京观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随后在2015年,又创建了观止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他们果然很有默契,成为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尽管偶尔针对某一事件也会有不同看法,但在战略方向上从来没有过大的摩擦。雷健主内,杨默涵主外;前者醉心于细节,后者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不同的齿轮组合,以及能力、资源、经验的互补,足够让观止云顺利前行。

  杨默涵笑称如今自己离开一个月,对公司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离开雷健一个礼拜,公司就要乱套了。他欣喜于雷健的快速成长,同时也嚷嚷抱怨,“雷布斯现在总跟我叫板!架空我!!!”他的这一抱怨充满了浓郁的默式浮夸风。他们俩人都把创业看成一项系统工程,不是以发财为导向,而是以完成职业梦想为导向,那么这样的合伙创业就有点意思了。

  

3.jpg

 

  有意思的事还体现在观止云的LOGO上,插上想象的翅膀,会发现LOGO的整体轮廓其实是一台摄像机。镜头部位的黄色三角象征的是视频播放器的播放键,监视器部位那个大写的“O”,寓意online; “BRAVO”指代精彩,而“观止”源于叹为观止;蓝色代表传统专业的IT服务,黄色代表这是一家拥有互联网色彩的公司。这完全贴合观止云的定位:专业运营级视频云平台,致力于提供全球领先的一站式视频混合云服务,拥有自主研发的新一代视频云架构、高性能编解码技术和人工智能生产平台。观止云是要做“网络直播技术专家”。

  04

  创业之后,时间对于杨默涵的意义就发生了变化,以前可以慢慢来的事情,自发变成了必须得快马加鞭、紧赶慢赶。而深夜这样的时间则变得格外有存在感,要么人还在路上,要么心还在路上。

  世间事,从来都是食得咸鱼抵得渴。想要实现梦想,就须付出成倍的努力和额外承担的责任,“鬼知道经历了什么”是最好的磨炼。

  杨默涵知道他将面对的是什么,创业就是一个永不停息的人间战场。选择大量融资,就可能死在资本的扭曲中;选择精耕细作,就可能死于市场的恶性竞争;选择所谓的蓝海,90%以上是前人全死了的死海;选择吹牛逼,那么就得吹下一个牛逼来圆上一个谎。

  杨默涵拒绝在严肃的工作中吹不正经的牛逼,他有其A面和B面。当他代表他自己时,自吹自擂是他的强项;当他代表公司时,他极其在意逻辑和准确性,严格划分了什么事情能做而什么不能。他说:“我们不属于那种靠着跟投资商讲故事去拿钱的公司,当然这或许并不见得是优点。但有的故事,我们不愿意讲。”

  都说创业者容易自嗨,其典型特征是:他们总是更多地谈论要到达何处,而不是更多地去探讨该如何到达。而这个在朋友圈尤其擅长讲故事的人,有自己严格的行为准则,一幅雄伟壮阔的蓝图不是只在PPT中绚烂展开,更要落在实处。在他看来,观止云真正的战略在于根据自己的资源和优势,去选择战术和作战目标。一切与自身情况不匹配的战略,都不具备可参考性。他们不追市场热点,除非热点自己撞上来。他坦承,“我们对整个行业变化的跟进不算最快的,这样或许避免我们成为先烈,但是可能头几口肉我们也没有吃到。”

  不追热点,并不代表杨默涵不用发展的眼光看行业的演进。2017年是新的跨界融合之年,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互联网媒体发展是大势所趋,整个广电行业的发展关键词着眼于智能和融合,智能技术将是未来广电技术发展的支撑。这无疑是视频技术领域的机遇,观止云正在抓住机遇,并且已经将人工智能技术引入内容生产平台中,能够在机器智能内容审核、图像识别智能检索、智能识别广告、语音识别等方面提升传统内容生产制作的效率。

  杨默涵举了几个例子,随着视频行业的发展,媒资库里的片子会越来越多,管理、检索工作面临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以前查询节目都是围绕节目名、编目字段等进行关键词查询,这受到管理人员记忆力所限,很容易出现遗漏和偏差。如果配合观止云视频AI智能检索技术,就可以大大提升检索的效率和精准度。另一方面,传统内容生产环节中,对节目内容进行审核是必不可少的,目前大多依然依赖于大量审核员肉眼看节目进行审片,而观止云的智能审核,经过不断优化和训练人工智能算法,机器就能自动对节目内容涉黄、涉恐、反动等画面进行初审,审核人员仅需快速进入复核即可,大大减轻了人工审核的压力。

  在人工智能领域,观止云早有布局,而其他的核心产品比如高性能编码器,单台就能支持64路4K H.265实时编码,正是即将来到的4K浪潮中不可或缺的利器。

  杨默涵对观止云下了心血,也抱了期望,“未来,我希望我们目标行业的目标客户,大多数人多多少少都用过观止云的产品,同时觉得观止云的产品如同他自己的名字一样,还是不错的;觉得我们在公开媒体上宣传的这些理念都落在了产品实处,而且这个产品实处确实在他们自己的运营当中得到了间接的受益。当然,我还希望观止云能成为一个除了本行业之外也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公众公司,那也代表了某一阶段的成功。”

  这是一个审时度势、不急不缓的创业者,从未想着如何一夜走红,也不追求亟不可待的成功,还未到站绝不下车。大概他心里清楚,急急忙忙下车后将面对的,也必然不会是自己想要去的那个目的地。真要抓住了机遇,什么时候都不晚。

  05

  杨默涵曾看过一篇文章,一个成功的创业者说他创业三年只有三天是开心的。而将这个问题再抛回给他,他却表示,自己天天都挺开心,“每个人情绪的表达方式不一样,或者是对情绪的把控能力不一样。我虽然不可能天天都很嗨,但遇到不开心,即便表现出来,也于事无补,还会影响别人的情绪,不如看看能不能通过其他方式解决问题。”他的这一观点同样体现在与人的相处中,于他而言,语言是最低成本的能让人开心的艺术。

  在工作之余,杨默涵的爱好是看书、看电影和健身,他的办公室有一个大书架,里面放了一整套《资治通鉴》,历史和传记是他的最爱。和儿子最好的相处模式是一起看动画片,出品方最好是迪士尼或皮克斯,儿子能否看懂他不太清楚,反正他自己看得很嗨。这些书和电影他总会精挑细选,他申明不是因为他的时间有多宝贵,而是他不想把自己不太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更垃圾的地方。

  

4.jpg

 

  健身算得上是杨默涵坚持多年的兴趣爱好,十年前,他曾经有一年去了178次健身房,平均每两天就去一次。他摊开双手,全是老茧,都是反复和健身房的器械切磋磨炼而来,他却笑说,“这都是在北京站扛大包扛出来的。”

  从小到大,杨默涵都是活跃气氛的高手,亦如他在微信朋友圈展现的那样,但他心里清楚,大老板们几乎很少发朋友圈,他说,“我还不是大老板,观止云确实还没有那么大,但哪天我们真的有较大的社会影响力了,我也不会像那种方式,因为人家是真深沉,而我做不到故作深沉。”

  事实上,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最紧要的事情就是让客户知道你,让市场使用你,最后最好还能打心底里喜欢你,所谓的“酒香不怕巷子深”早已过时。传统做法,俱往矣。既然在没有设计的行为中达到了一定的宣传效果,那何乐而不为呢?

责任编辑:何家蓁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