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设限”的电视大屏,不能忽略这一核心问题
晴天| 流媒体网| 2023-01-05
【流媒体网】摘要:做减法,重视用户体验。

  近几年,互联网行业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基于流量的增长打法逐渐失灵,平台获客成本不断提高,竞争焦点转为更复杂的用户留量。由此通过不断叠加各种消费场景,满足用户多方面需求,以增加用户粘性的超级APP打法受到推崇。目前微信、支付宝、美团、抖音等都走上了超级APP的道路,“大而全”、“吃喝玩乐全都有”等几乎成为了各大平台的显著特征。

  如,微信凭借庞大用户群体建立熟人社交关系链,并在此基础上衍生出内容、电商、本地生活等业务,形成了一个丰富的微信生态。

  如,美团以生活消费、外卖为核心,也发展出了单车、出行、住宿、消费金融等业务。

  再如,不断壮大的抖音也在朝着超级APP的方向发展,在2021年11月,字节跳动公布的企业组织架构调整中,几乎将全部TO C产品集中于抖音业务线之中,其中包括了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头条百科等。2022年以来,抖音加速对外卖、音乐、团购、种草、出行等各个不同领域业务的探索。

抖音图文种草和外卖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聚流量的超级APP玩法,也在蔓延到电视大屏端。目前IPTV、OTT等也在进行服务的扩充和场景的延展,强调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从大屏视听,到智慧家庭,再到社区城市场景,已经转变为集健身、游戏、教育、音乐、电商、短视频、出行等于一体的多功能服务工具。

  更有意思的是,超级APP这一诞生于中国的现象,也在影响着海外平台。2016年,《纽约时报》曾将微信比作瑞士军刀,一个可以帮您把所有事情搞定的超级APP;2019年,《福布斯》杂志也曾刊登文章,点赞美团、拼多多、抖音等超级APP,称中国APP提供的是一条龙服务,而不是西方每款APP只提供一项服务,报道还称,中国为移动互联网创造的这些新想法让YouTube、Facebook、亚马逊等公司意识到,它们需要与时俱进。

  现如今,诸如Facebook、微软、谷歌、亚马逊等海外互联网平台也正逐渐抛弃过去专一的标签,向中国互联网大厂的“大而全”应用看齐。例如Facebook上线了求职、约会、云游戏等功能,美国社交网络Snap邀请开发者针对Snapchat平台开发自家应用的小程序,逐步发展成集成各项功能的超级应用......而这一现象在2022年更为普遍和显著,前不久马斯克表达了对微信的赞赏,表示正考虑将社交媒体平台推特打造成像微信这样的超级应用,近期又传出微软正考虑开发一款超级应用程序,整合购物、通讯、搜索等服务。

  在这一趋势下,尽管近几年用户手机使用时长增长明显,但用户并没有因此下载更多APP,而是更多倾向于向超级APP获取更多服务。毕竟APP之间的跳转成本很高,与用户快节奏生活并不相符。

  comScore数据显示,美国多数消费者一个月都不会下载新应用,甚至还会删除设备上已经有的低频使用的应用。另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中国市场上的App数量超过400多万个,而其中35个App已经能够满足大部分需求。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各大平台在走向超级APP过程中,也因承载的内容和服务过大,而变得越来越臃肿,APP内存占用日渐膨胀。并且在使用过程中随着缓存和数据越来越多,导致体积越来越大。

  有统计指出,装机量排名前20的App,三年间的安装包体积和从0.58G变成了4.98G,大概是原来的8倍。流媒体网小编通过App Store 应用商城发现,微信的安装包已经超过533M,抖音超过445M,支付宝超过314M,安装运行后更是动辄好几个G。前不久,微信也因占内存太高上了热搜,有网友发现微信动不动就占用30、40GB内存,即便彻底清理掉聊天记录、图片、视频等文件,占用空间依然高达8GB以上。其深扒后发现,微信真正用于聊天的代码只占0.1%,其他代码基本用来运行小程序、视频号等其他功能。

  乔布斯曾表示,好的科技产品应该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在移动互联网发展过程中,超级APP现象是一个进步的表征,但问题在于,膨胀的边界在哪?

  可以说,互联网大厂在盈利和流量焦虑下,朝着超级APP方向狂奔的同时,兼顾用户体验、缓解用户手机存储焦虑也很重要。

  当然,目前各平台也意识到这一问题,一方面纷纷上线极速版,宣称通过更小安装包,让用户极速下载,更省流量浏览,不过流媒体网通过对比发现,原版和极速版两者安装包相差并不大,只是在玩法上推出“看视频赚红包”、“天天领现金”等活动,更像是做出一个替身应用引流,吸引下沉用户的一种做法。

 

  另一方面,各个平台也在通过建设小程序能力,减轻自身负担。如今,超级APP下的小程序应用已经显示出一定潜能。《2022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大报告》显示,APP重量级服务与小程序轻量级服务二者结合互补,多种应用程序满足不同时间场景下的生活服务需求。

  当然如果换个角度来看,超级APP的打造将有助于形成资源整合及信息化服务的优势,形成一个使用场景闭环,但在堆叠各类功能和场景的同时,各平台也要考虑其边际效应,即对一些让APP日渐臃肿但不符合自身基因、并未带来太多流量的功能,适当做“减法”。此外也能通过各种新创意和举措,在提供各类服务的同时,兼顾用户体验。

  目前支付宝对首页应用、栏目卡片等全部开放编辑功能,供用户手动删除一些应用,就被认为是做减法的一个举措。此外抖音目前打造出的一些新业务和功能也仅仅是通过用户主动搜索呈现,整个界面仍比较简洁,或许也是综合用户体验的一个做法。

  事实上,对于现如今电视大屏也是如此,其在叠加各类服务的过程中,充分考虑用户体验,给其更多的选择权也很重要,甚至需要对一些长时间没有起色的业务要学会做减法。目前电视大屏界面的繁杂、满屏的海报成为很多用户吐槽的地方,大量僵尸应用的存在,也在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

  总之,超级APP式的玩法固然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和想象空间,但学会做减法、提升用户体验,对平台而言也尤为重要,否则可能会适得其反。

  

 

责任编辑:李楠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