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十年,快手对算法和生态的思考
李曌| 快手参考| 2021-06-09
【流媒体网】摘要:张斐说:“我们驯化了算法,算法也反过来驯化了我们。”

  快手的上市是短视频创业者交出的一张答卷,这张答卷让我们有机会去思考什么才是短视频创业的本质,对于社交媒体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对于用户而言,什么才是更好的选择?而对于快手本身,无论是内容的分发机制、产品形态的改变,还是商业化路径的探索、组织的进化等,不同选择背后快手的真正思考是什么,又是哪些因素决定了这些思考的变化?这些问题同样值得我们思考。

  张斐,拥有逾20年的风险投资经验,专注通信、互联网及媒体领域。作为快手的第一位投资人,张斐在快手上市之际分享了他陪跑快手十年成长的经历,让我们有可能通过与他的对话找到上述问题的答案。

  熵增对应有序性

  问:从分形理论的角度来理解事物,能帮助我们更深入其本质,这要求我们关注事物的最小单元与生长机制,在你看来快手的最小单元与生长机制分别是什么?

  (注:2019年专访张斐时提及“互联网如同复杂生命体进化一般,由各种核心的Building Block按照分形的形式组合起来,它的维度是可以被计算与优化的,我们可以利用分形与维度来观察与理解新机会。”)

  张斐:我认为快手的最小单位是通过内容建立的人与人之间的连接AI通过发现兴趣、地理位置、关注这三个机制使得连接可以被高效地组织起来。

  快手是一个由兴趣图谱与社交图谱叠加形成的网络,在快手中内容能得到平等分发,再加上AI驱动的兴趣发现,让更多异质的人群得以更快找到自己的同类,形成一个个社群。这让我们看到这个世界多元而真实的一面。

  当同类人群被充分连接后,就有了极强的共情与催化效应,打赏、直播、电商等模式应运而生,这是连接到达一定密度后涌现的经济行为。

  问:为什么多样化分发机制长期有效?

  张斐:可以从耗散结构的角度来解释这个问题。在耗散结构中,熵增与熵减是一一对应的,你对外是熵增,对内就是熵减,整个系统加起来虽然是熵增的,但对外输出熵增越多,内部的有序性就会越大。

  大多数人看到的是熵增,也就是混乱程度的增加,往往没看到对应的有序性增加。微信是典型的耗散结构,每天有数百亿条甚至千亿条内容以多种形式分发给十亿用户,对外创造的熵值与对内建立的有序性都是巨大无比的。

  中心化分发逻辑的优化目标是体验,精选出少量的好内容分发给用户,用户的体验是一致的,但内部创造的有序是有限的。

  多样化分发逻辑的优化目标是多样化,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用户的体验,但在内部却创造了巨大的有序性,这体现在快手有很强的社区感,能将用户凝聚起来,形成更加有趣的连接。

  问:关注页里的内容是双列呈现的,这是过去快手内容呈现的常态,不过现在也增加了单列呈现,为什么?

  张斐:一方面,他们试图在用户体验与创造有序性之间取得平衡。双列强调主动选择,给你多个选择,你来选择想看到的内容。而单列是个特别简单的反馈系统,内容全是推给你的,用户的行为信息被模型快速捕捉并反馈至下一刷的推荐效果,这会不断提高内容与人的匹配程度,带来好的体验的同时,也让算法更快进化。

  另一方面,过去快手花时间探索一个方法来兼顾创作者和观看者,单双列混排是快手给出的一个解决方案。内容平台是一个双边网络,对应的是观看者与创作者。如果观看者优先,就要给观看者最好看的内容,如果创作者优先,就要让创作者有更多展现的机会。

  快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创作者优先的,每一个作品都能被很多人看到,这让用户愿意分享,从而保证了快手有大量创作者的比例。现在,在关注页里对创作者更关注,鼓励创作者发展粉丝,但在发现页里,就强调观看体验。

  问:关于用户体验的一个观点,好的用户体验不是你给用户更多的选择,而是直接把最好的给他。

  张斐:要分情况来理解。对于社交媒体而言,内容选择是丰富且多维度的,大部分场景下用户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长短期的内容需求也不同。

  有可能你的短期内容需求是解决一个问题,但生活是非常多样化的,如果长期陷入在低级情趣里也会非常无聊。不过人性是非常奇特的,人是可以自省或醒悟的。

  问:马斯克通过脑机接口发现人脑90%的算力都在忙着关于「性」的计算,信息被算法分发后,算法利用我们的基因设置控制了我们的注意力。这很让人担心,算法胜利后,人的自由意识将去往哪里?

  张斐:在数字化世界里,我们已经是半个机械人,电子产品成为我们身体的外延。如果脑机接口真来临,我们都存在于一个程序中,它能让你一直很嗨,但这不是我们人类想要的,它属于另类的精神毒品,消耗我们大量的脑力与算力让自己产生一些短期的精神愉悦。

  今天AI驱动的内容形态,它是精神领域的茶、咖啡,中间是有灰度存在的,如何让用户体验变好的同时,让用户更大程度地探索世界,这是一个度的把握,但这个度在哪里,我也没想明白。

  我们驯化了算法,算法也反过来驯化了我们。随着算法对人性的理解越来越深刻,人性也会不断进化。

  多层级的开放生态

  问:作为快手的首轮投资人,快手发展至今有哪些地方是让你出乎意料的?

  张斐:我没想到快手能长到如今的体量,更没想到短视频到一定体量后涌现出了非常不一样的生态,很多人将快手作为服务通道,直播、电商、教育、游戏等业态在快手上开花结果,而且现在快手也在尝试做一些本地服务。

  这些业态都是自下而上长出来的,就连电商也不是由快手设计的,而是在快手连接了非常多有意思的人后发生的,比如原来一些只能在大山里流转的农产品,现在可以面向全社会销售,这是非常奇特的。

  问:这些业态是连接到达一定密度后涌现的经济行为,那宿华和程一笑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是什么?

  张斐:观察和放大。如果你发现用户的需求很旺盛,就要思考如何站在生态的角度做更好的赋能比如电商要建店铺系统、交易系统、做品控管理和体验管理等,相较总成交量,快手更关心的是净推荐值NPS(客户将会向其他人推荐某个企业或服务可能性的指数)。

  问:生态建设对于作为平台的快手而言非常重要。雅各布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中提到建设活力城市生态要多功能,且建筑年龄要不一样,建筑年龄会使租金有差异,进而支持不同的商业业态,我觉得这对做商业生态也有启发,对于如何做生态,你有哪些思考?

  张斐:生命的进化是非常有趣的多层级增长:从单细胞到多细胞,从细胞到组织再到器官,从个体到群体再到社会。一个好的生态一定是开放的、多样化且多层级的,类似的亚马逊森林就是由多样的生命层级构成的典型开放系统。

  当层级足够多时,维度就提升了,比如肺虽然是三维的,但当肺细胞连接到足够密度时,就完成了维度的升级,接近四维。结果就是,系统的自我修复能力变得更强,稳定性特别好。

  问:以Twitter、Instagram为代表的社交网络可以支撑过亿的有效日活,是因为关注会产生更好的结构,从而支撑生态的稳定性?

  张斐:对,关注形成的社群有大有小,社群之间还有连接,能够产生更好的结构。当网络层级越细分、连接越多、密度越高,你的生态系统就会变得特别强势。这比用户数、PV等有趣很多,这些都是显性的指标,但不一定是最重要的,结构才是最重要的。回看门户时代,也并不是用户数大的玩家就赢了。

  好的结构更具生命力,但它需要更多时间来增加连接,你看自然界也是同样的道理——有长得好的,也有长得快的,但很少有长得既好又快的。快手形成了层次更多的结构,支撑它能不断长出新物种。

  快手最早的生长机制强调关注,对人的连接的重视程度远远高于对内容的重视程度你的内容被多少人看到与你的粉丝量直接相关,快手的关注流量很大,这就鼓励了异质的人被发现和连接起来形成社群。

  问:这也是快手的电商部分做得好的原因?

  张斐:是的,快手的粉丝资产非常值钱,这就像你的自留地,你可以自己耕耘。人是有特质的,你卖的东西未必要和主流商品一样,但你的粉丝会喜欢。比如快手里山东最大的二手农业机械的社区,你很难想象它一年会有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交易。

  信息都是有价值的,只是对于不同人有价值大小的区别。当快手把一群人连接形成一个高密度的结构,这些信息在这个结构中,就发挥着价值。今天我们都被算法的威力吓到了,但算法所产生的连接只是形成结构的方式之一微信的算法没那么强却有最好的结构。

  找到属于自己的天赋与使命

  张斐:创业可以是一个无限游戏,但很多创业者都在用有限的视角来看待,想着怎么捞实地,怎么挣很多钱,但公司基本面、价值观、方法论等更具势能的建设其实是更重要的,这决定你能跑多远。

  问:如何判断势能的大小?

  张斐:这很容易判断,物理学上定义势能是一种没有被转化为能量的状态。

  很多生意是一上来就要转化的,并不是不好,但今天高势能的生意变得越来越强势。

  有时候通过外部也可以直接判断势能大小,比如看到山就知道它有高势能,看到土堆就知道它低势能,它的形是完全不同的。但要注意的是有规模的不一定都是高势能

  问:当增长趋缓后更多的是存量竞争,对于快手而言,可以不计较其他维度竞争,一定要守住的是什么?

  张斐:我认为是社区与生态你在很多平台上看到的内容都是同质化的,但如果能把志趣相投、具有共同特质的人们连接得更好,这是能够长期留住用户的。

  挑战可能会是新的科技范式或新的技术平台出现,快手能否平滑地升级到新平台。这对任何互联网公司而言都是巨大的考验,比如VR技术成熟后,交互体验与手机体验就非常不同。

  问:陪跑快手成长至今,让你明白了哪些重要的事情?

  张斐:打破自己的固有认知非常重要,这是衡量成长的一个好标志。我们基于自己的经验与认知作出决策,往往是具有局限性的,要获得真正的成长,就需要打破固有的认知怪圈,无论是对人生的、对生意的,还是对偏见本身的,只有冲破思维的城墙,才有可能像化蛹成蝶一样,实现自我突破。

  很多时候年龄会局限我们的认知,70后是捞实地的心态,80后更激进,觉得应该服务全球,而90后更自由。我时常提醒自己,要学会尊重与倾听,不要轻易对人和事物设限。

  内心富足、有安全感的人,能做出很多不一样的事,80、90后的年轻人要比我们70后好很多。

  本文首发于《捕手志》


      618活动正式开启!流媒体网重新定义618,保你大赚一笔,一起嗨玩年中!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