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TV/OTT智能视听同仁,关于大屏短视频,听听已经入局者的声音
王建利| 流媒体网| 2020-11-09
【流媒体网】摘要:大屏短视频的探索之路才刚刚启程,仍需不断“闯关”。

  《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指出,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18亿,占总体网民的87.0%,其中,短视频应用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110分钟,超过即时通信应用。短视频成为吸“时”利器。

  与之相对应的是,短视频作为一种内容呈现形态,在移动端爆发之后,也成为电视大屏夺取用户注意力的发力方向。目前IPTV运营商和OTT厂商接连入局,短视频在大屏端逐渐有了单独的板块专区。

  不过与移动端短视频已经进入成熟期不同的是,大屏短视频的探索之路才刚刚启程,仍需不断“闯关”。当电视大屏遇到短视频,其中会出现哪些新机遇?有哪些难点、困惑?解决之道在哪里?

  在刚刚结束的流媒体网主办的“浦江论道”会议上,行业大咖和实践先行者结合相关案例围绕大屏短视频探索和发展展开讨论,引发行业人士的思考和热议。流媒体网小编对部分嘉宾观点进行分析和归纳,供业界借鉴。

  短视频抢占长视频用户时间

  在移动互联网普及之前,消费视频最多的内容类型是长视频。但随着用户时间日益碎片化,短视频挤压长视频内容消费空间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而在浦江论道会议上,参会嘉宾也用更直观的数据证明了这一趋势和变化。

  长视频用户转向短视频消费在移动端和大屏端都呈现出迹象。上海嘉攸COO姚劼表示,用户在移动端使用短视频活跃度高于长视频,短视频为60.4%,综合类长视频为35.5%,短视频在大屏端活跃指数也与移动端相近,为60%以上。(相关阅读:浦江论道|上海嘉攸姚劼:大屏短视频智变机遇

  根据TCL大屏用户消费内容的数据,雷鸟科技内容中心总监唐建表示,雷鸟电视上线西瓜、快手短视频内容后,VOD视频用户的消费时长大幅减少,此外,西瓜、快手短视频还抢占了信源的时长。(相关阅读:浦江论道|终端智能化势不可挡,雷鸟科技深挖大屏价值

  “虽然目前长视频消费主体依然存在,但根据长视频内容消费的统计数据,用户对于两个多小时的电影,经常快进,完整看完的越来越少”,在广科院、互联网视听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张伟看来,长视频内容消费和减少的原因在于两点,一是用户时间越来越值钱,二是用户消费习惯已经进入到快消费状态。相关阅读:浦江论道|广科院张伟:IPTV产业发展趋势探讨

  大屏短视频如何做?

  在用户消费短视频时长不断增长的背景下,电视大屏拓宽短视频观看场景,不失为一种可探索的方向和思路。同时在电视大屏产业升级和价值重构中,短视频也将为用户提供更多选择。不过若只是简单地将移动端短视频搬到大屏端,竞争优势并不明显。那么大屏要如何发挥差异化优势?又如何补齐短板?

  其实,一定程度上,大屏相对于小屏而言更强调正能量和主旋律,小屏的观看不可控更为明显,基于此正能量短视频成为大屏行业探索的方向。

  未来电视内容运营总监王旭认为,电视大屏短视频要具备主流正能量,对于目前而言这类内容仍是稀缺资源。未来电视正围绕资讯、军事、社会、体育、娱乐、音乐、文教、曲艺八大类不断挖掘正能量内容。(相关阅读:浦江论道|未来电视王旭:CCTV.新视听 主流传播的担当与赋能

  风行副总裁党永在会上阐述道,风行短视频内容充满正能量,符合在大屏上安全播控的要求。同时通过将优质、精品的短视频内容进行整合分发到OTT/IPTV/DTV全网大屏。(相关阅读:浦江论道丨风行党永在:内容增值的生态拓展实践

  在移动端,头部短视频平台的一大特点就是内容海量,这也是目前大屏短视频需要弥补的短板。风行副总裁党永在表示,风行正积极与大量优质PGC、MCN合作,包括优酷、斗鱼、看看新闻、五星体育等,引入更多个性化的内容,形成自身特色。未来电视内容运营总监王旭也表示,未来电视通过创建NEW视频工作室,打通整体制作、标签、审核、运营、算法数据流程闭环,提升短视频内容产出效率。并且并不是将短视频内容简简单单做呈现,还通过脑洞开发,根据热点把央视的内容重新整合和挖掘。例如围绕“直击24小时”的品牌,做资讯类内容;针对体育频道栏目,做短视频拆分;围绕“央影像”品牌,将央视经典综艺、大剧等短视频化。

  另一方面,移动端短视频的精准推荐算法是提升自身活跃度的一个关键因素。电视大屏通过和用户的交互过程,优化算法和模型,研发和应用智能推荐系统受到行业关注。

  广科院、互联网视听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张伟表示,用户在移动端不停刷抖音、B站等,关键原因在于系统将有意思、感兴趣内容推荐给用户。电视大屏也需要有一套良好的推荐应用算法,才能提升短视频用户粘性。

  2020年康佳在行业中首创桌面聚合的短视频形式,推出大屏新物种——抖屏,并且在产品、功能、内容、运营上都专门针对大屏进行设计和优化。康佳互联网事业部产品运营总监胡钦表示,不仅用户开机之后可以一键直接进入抖屏,通过去APP化的设计,缩短用户的使用路径。而且根据大数据系统以及AIoT设备,对用户行为画像进行深度分析,给用户推送感兴趣的内容,实现从千屏千面到千人千面。(相关阅读:浦江论道|康佳胡钦:新技术、新流量、新生态

  上海嘉攸COO姚劼同样认为,大屏短视频重点发力方向是算法推荐。上海嘉攸融合互联网APK产品和IPTV平台门户化运营形成产品方案,基于人工和AI混合运营模式,提出短视频垂直门户概念。他进一步描述道,对于多家短视频供应商,点击某一个海报位,会进入对应的供应商APK里面,通过APK最简化部署“短视频+算法推荐”,部署完成后,通过整个技术能力的输出,跟EPG系统结合形成有机的运营效果。未来还将与移动端打通,将大屏和小屏移动端MCN账号矩阵的关联形成一个虚拟频道化,形成大小屏融合+长短视频结合的打法。

  商业价值探索

  根据上海嘉攸运营的数据显示,短视频为平台日活贡献为20%-30%,在某运营商短视频月活与平台月活用户的交叉占比已经达到40%以上。而除了为电视大屏引流用户、提升粘性外,大屏短视频变现价值也不容忽视。

  目前电视大屏已经从规模扩张转向价值提升阶段,主要商业模式是广告收入和用户内容付费,并且在广告价值上仍被低估。而移动端短视频在广告和电商等层面拥有很强的变现能力,为大屏价值提升带来更多可想空间。

  康佳互联网事业部产品运营总监胡钦表示,康佳抖屏与淘宝合作,打通商品识别、一键购物到订单同步整个流程,实现种草短视频内容和电商能力打通。在此基础上,为企业营销带来精准触达、品效合一的营销沟通体系。信息流广告能够一键下滑观看,结合个性化精准推荐算法,加强品牌曝光、助力应用分发和短视频带货。同时能以短视频带长视频,一键直达品牌专区,用户可根据片源版权情况进行免费或付费观看。

  基于大屏更强的信任感+家庭用户群体,上海嘉攸COO姚劼也同样看好短视频种草+直播带货形式。“目前直播带货在大屏上怎么做还在探讨中,”在他看来,直播带货不是一两个直播平台的传统直播,可能是海量主播对应的海量直播,这就需要通过智能算法方式,结合视频内容+家庭模型,将直播与用户进行千人千面的关联。未来还可发挥大小屏联动的方式,社交媒体预热—>大屏短视频种草—>大屏直播更好体验—>手机快捷下单,进行商业变现。

  难题待解

  短视频在移动端流量和变现上所爆发的潜力和能量,已经吸引着电视大屏各方的关注目光。但移动端和大屏端属于两种不同的终端形态,在政策监管、应用场景、用户操作等方面都存在明显的不同。大屏短视频想要像移动端一样兴盛,仍有不少难题待解。

  相对于移动端,IPTV和OTT面临更严格的政策监管和管控,尤其IPTV一播一审,因此短视频和直播内容将面临海量的审核问题。与此同时短视频内容可以预先审查,但与用户产生交互过程中,无法预测其中产生的其他信息,增加了内容监管的难度。这需要原有技术体系做改变,也将涉及到政策和管控方式的调整。

  广科院、互联网视听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张伟表示,短视频和网络直播出现在IPTV,就不可避免的与目前公网的内容库产生关联,IPTV是分省运营,海量短视频内容不可能在每个省网一次性注入,将造成资源的浪费,同时内容注入并上线后,内容的审查也面临严峻考验。每个内容的播出在各个省有其地域性,审核标准不一。

  目前在技术方面,广电总局已经启动一系列项目,做区块链审核,每个内容上链,大家统一使用权威机构审核的内容。但在IPTV领域,还存在审核内容互认问题。“谁播出谁审核,谁出问题谁承担责任”尚未得到相关明确,权威机构谁来当尚不清晰。

  上海嘉攸COO姚劼同样提到大屏短视频合规性问题。他表示,大屏短视频的内容底量大概为200万条,每日更新量多达2万条,这样的更新量造成很大的内容审核压力,并且不是所有二级播控平台都具备这样的审核能力。而更关键的还不是怎么审核,而是审核标准要保持一致。上海嘉攸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内容一次性审核全国通用,但是在二级播控平台通过加密的方式进行物理层面的安全管控,在内容侧每个播控平台提供本地的播控后台做本地二级播控。

  浙江广电新媒体副总经理姜亚林也提出相关考虑,IPTV是一个媒体平台,草根性的UGC内容和媒体平台职能之间的微妙平衡怎么处理,它的可控性怎么来达成,相关的管控政策是否需要做出相应调整都需要解决。同时,短视频存在海量的存储、动态的更新以及在不同终端之间的传输,目前IPTV平台还不能胜任。(相关阅读:浦江论道|浙江广电新媒体姜亚林:主动破局 抢占赛道——大屏品牌化战略下的浙江模式

  另一方面,前文提到各方对大屏短视频的精准推荐的探索和重视。但整体来看,在很多省IPTV平台,仍基于后台统一配置、前端统一呈现的人工运营模式,OTT互联网电视一直在强调千人千面,不同用户有专属的EPG界面,但真正做到的还很少。

  “电视做精准推荐还是比较难的,往往需要以家庭为研究对象,识别电视背后的家庭属性”,广科院、互联网视听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张伟表示,在注重用户隐私的情况下,电视机摄像头不能用,只能根据换台通知后面的推荐系统用户行为变更,比如晚上7点钟家里老人看新闻联播,但忽然间换成儿童频道,可能就是电视机前用户换了。

  风行副总裁党永在同样认为在大屏上实现AI精准推荐相当困难。主要包括三方面,第一,小屏上用户会进行频繁的操作或者评论,很容易识别用户的喜好,而大屏上只有点击和播放,数据噪声大、特征单一;第二是行为模糊。从用户画像角度来看,用户特别广泛,涵盖老中青,并不聚焦;第三,数据建模复杂,进一步增加人工智能推荐难度。

  浙江广电新媒体副总经理姜亚林则表示,移动端短视频基于算法精准推送内容,用户所看到一定是内心想要看到的。而大屏是以家庭环境的公共空间,不同家庭成员需求不同。私域属性和公共空间的矛盾平衡,其中应用逻辑怎么解决需要思考。

  除了政策管控和精准推荐上的难题,电视大屏操作繁琐和互动性差也需要解决。广科院、互联网视听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张伟表示,即使内容再优质和精准,但不支持用户点赞和互动,就将影响用户体验,拉开平台和用户的距离。

  小结

  电视大屏在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探索新业务模式的必要性日益凸显。短视频在移动端用户粘性和商业模式所呈现出的巨大能量和潜力值得行业关注,但短视频内容从移动端到大屏端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复制粘贴,想要得到用户的认可以及达到业内期待的效果,仍需在产品形态和运营上下功夫。而短视频与现有管控政策间的磨合和协调也将决定大屏短视频的未来发展和走向。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