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值友:OTT时代广电网络发展之探索及思考
吕值友| 流媒体网| 2013-10-25

    【流媒体网】消息 OTT一直很火、很热,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产业链上的参与者越来越多,无论是牌照商、网络运营商、内容提供商、还是终端制造商都把持不住纷纷跃进OTT大潮中。大家你追我赶,好不热闹。尤其2013年以来,阿里巴巴、百度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大鳄纷纷以电视或者盒子为突破口,闯进OTT领域,改写着OTT玩法。

  2013年10月25日,由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主办的,中国广电云服务产业联盟和流媒体网协办的“钱塘论道2013·中国云服务暨OTT产业高峰论坛”,让OTT产业链在喧嚣中携手,牌照方、广电运营商、通信运营商、互联网以及终端厂商等齐聚杭州,深入解读OTT、碰撞想法、联络感情。 

    以下是湖北有线电视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吕值友的演讲(速记):

    尊敬的各位来宾、同志们、朋友们,本来我一看我排在第三,前面有一个索尼讲,后面阿里巴巴讲,大家来参加钱塘论道最想听的话题,一看又来一个董事长。

  我们这次参加钱塘论道是首先参加中国广电云服务产业联盟正式成立这个活动,同时有幸参加这个钱塘论道。参加钱塘论道首先因为云服务联盟的成立和钱塘论道的主题是比较相近的,云服务和OTT为主题。作为我们长期从事有线广播电视对OTT、云服务在专业上谈不上什么真知灼见,但是对我们它的一点粗浅的体会,可以发现这个产业的未来趋势、前景以及信息。

  当前三网融合全面铺开,宽带中国蓝图已绘,信息产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广电网络既面对着难得的机遇,我们更感到是严峻的挑战。创新势在必行,创新需要新的思维,创新需要大的手笔。所以我今天在这里其实湖北作为中国的中部,湖北广电网络更谈不上排头兵、领头雁,我是作为一个多年从事的广电人,对这个角度对OTT、云服务这些新的概念谈点体会。

  我觉得这点体会要有创新的思维、创新的理念,围绕着创新的主题,我这个演讲就一个字“追”,作为一个老广电人有追的意识,有追的紧迫,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今天说三个观点,第一要追求规模,更要追求规模效应。第二个观点要追踪技术,更要运用技术来转型升级。第三,要追赶同行,更要抱团取暖,竞合共赢。

  第一,讲追求规模,更要追求规模效应。为什么要有规模?从全世界运营商来看,无论哪一类运营商,没有规模就没有效益,没有规模更谈不上规模效应。现在我就把我们几大运营商特别跟电信、移动、联通从量上来看,从量上来看,这个数据说明什么呢,第一人家是国家队,是产业化高的,标准趋同、观点趋同,一个国家队。我们现在省级网络还在磨合中。因为全国广电网、国家网还在追梦旅途中,一省一网的几统一还在谋划中,所以你规模上数量上看到问题,实质是一个统一的国家队,你是一个明星的游击队,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新的业务占的比重,从传统的运营商面对有移动出来,而且移动后面做了不断的发展,新业务做的很大,而且现在IPTV也成为基本的业务。我们的基础业务很简单,宽带全国只有600万户。从质量效益来比,这几家运营商总收入已经达到10924亿,去年年底。我们总收入只有600多亿,它的净利润1513亿,我们利润估计为50多亿。就是说从规模上运营商第一个起跑线要做产业,不能政治属性还是产业属性,你是公网还是专网,一旦做市场都是一个标准。由于规模上的差距带来三个问题:第一,同质化厉害;第二,创新费用加大,我们运营厂家设计一个中国有线的机顶盒,每个成本是60多块,人家一做一千万,那个盒子是2块钱。第二,有线网络的标准不一样,同质化竞争,不光电信网自己互相竞争,没有规模根本不可能有好的效应,没有规模就无法产生规模效应,没有规模就不可能三网融合,如果没有实力,你要跟人家牵手,你跟人家拥抱,你没有那个资格。所以我讲第一个观点追求规模。追求规模是什么概念呢,首先一省要一网,一地要一网,国家有一个网,但是国家还在机构改革中,国家网宣布了一年多还没有成立,我们没办法自己找“娘家”,一个云服务联盟就在这个背景下应运而生,你没有规模我们自己抱团取暖还不行吗,所以20个省,有两个市,抱团取暖就是标准趋同,资源共享,互联互通,这个是效益最大化,所以第一个“追”我们不光要有追的意识、有追的紧迫,中国广电有识之士至少在昨天可以这样说开始了“追”的行动,成立了云服务产业联盟,我觉得第一要追求规模,华数上市了,还要组建全省一网,整合是一件最痛苦的事情。我简单跟大家比喻,我们现在正在做痛苦比快乐着的事情,就是城市的拆迁。人家房子好好的,你给人家拆迁。作为有识之士的网络人,在这样一个OTT、云服务的时代,还各自守着的话,死路一条。

  第二个追踪技术。昨天华数的博士赵能豪做了一个很好的报告,但是我一听“追踪技术”,技术日新月异,所以我们这些人不仅要对广电网熟,对电信网、移动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OTT都要熟悉,这些技术都要你去追踪。但我们毕竟不是技术专家,我们是做产业的。这里提一个观点,首先要探讨中国广电网络在信息也产业领地在哪里?它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它的服务对象在哪里?所以首先摸清你的产业链可能在哪里。围绕产业链你再来研究你的创新链。所谓创新链就是你技术的链条。所以技术是引领、支撑、保障,但是技术它始终最终的目的要围绕着产业。所以围绕产业链来打造技术链条,围绕技术链条我们再来探索资本链条。所以在座的很多这一行业也有业界的生产商,生产商其实大家都把目光转向广电,不是广电有很大的潜力,但广电正在发展中,它面临这种OTT、云服务的时代,它原有的技术需要大的技术创新,需要大的技术投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空间。但是我们的追踪技术中关键是要找到技术的商业模式。既然做企业要讲究投入和产出。现在有四个问题大家来探讨,求教大家。第一高清交互用户增长较快,但高清用户的商业模式如何创新突破,所以从模拟转数字,是一个非常幸福快乐的过程。从模拟转数字电视更丰富、更清晰,一个模拟屏点变为六个数字屏点,资源越来越多,模拟传输的时候过去是10块左右,转为数字的时候普遍是200多块钱,一下子从120到288,而且资源在增多,模拟转数字的时候当时也没有IPTV,也没有OTT,所以那段时间我们投入产出见效很快,那时候虽然艰苦,都是是比较快乐的过程。从单向变双向,标清变高清,我们又上了一个台阶,但是现在的商业模式哪里,现在一个高清要占相当于标清的六到八个屏点,资源越来越少,但是为了增加网络的黏性,我高清基本免费,免费采用高清,从落地也好,从基本收视也好,没有为高清增加收视费,所以高清的用户增加较快,每天一千多户,推的很快,但是要清用户的商业模式如何创新突破,模式用传统的商业思维是不行,这种思维从哪里找点,应该换一个思路找到新的商业模式,或者是多几家合作找到新的商业模式,这是第一。第二个是双向网改力度加大,但双向业务的渗透率如何迅速提高?就是广电要拥抱互联网,必须是它的大面积网改要双向改造,所以双向改造要达到80%,大城市已经到了90%,但是双向业务的渗透率只有9.8%,10%不到。就是说你投入下去你就产生了财务成本,你渗透率慢的过程就是你亏的过程。所以在双向网改如何加快渗透率,作为产业它坚持下去很重要的一环,也是你产业链中有技术链,技术链中有资本链,这三个链条能够很好地运转,渗透率非常关键。第三个就是宽带业务必须加快发展。昨天我们赵博士说有线电视网要把“电视”两个字拿掉,有线网等于宽带信息网,宽带信息网等于互联网,就是有线网等于互联网,我觉得技术的前瞻性非常高超,但是我们拥抱不要把自己抱得没有了,上接天线,下接地气,在中国城市化里面有线电视网还是充满信心的,我自己很有信心的。拥抱融合可以,还保留自我,一点自我都没有了,拥抱被熔化了,那不行。所以追踪技术宽带中国实际上现在就是个出口,实际上就是个规模。严格说电信商、移动商要有博大的胸怀,工信部要把广电网看成自己的孩子一样,要对准进入,在美国这两个网就不对准,对有线网是扶持的,刚才刘总讲了,现在总局领导很多很善于从政治上考虑问题,没有善于从经济上要政策,所以“宽带中国”不是我们不能干,就是相应的经济环境、经济政策要到位,这是第三。第四个广电网络在智慧城市中如何从单一运营商到综合运营商,这个空间无限。湖北也是善于创造经验,我们宜昌网络里面搞了一个社会综合管理平,把整个市136个行政职能掌握了所有信息,一个平台打通,这个平台就有广电网络来投资,政府买单服务,三位政治局常委分别去参观的,我调研之后感觉我们参加管理得到政府支持,也是一种市场。很好,但是加两个字,其实“管理”后面加上“服务”,服务是无限的,你要居家养老,通过我这个网居家养老来做产业无限。金融,我与银行做专网、烟草做专网,无限,我们也做了很多探索。所以昨天在云服务联盟中还有一个很好的副产品,比如说现在大数据时代,全国广播电视的收视率一个是索福瑞,一个是尼尔森,收视率是指挥棒,一个一千万的城市,一百万用户,你只搞300个样本或者是400个版本,你这种抽样调查在信息大数据的时代不是非常可笑吗,不是可以人为操作吗,用有线网,可以用40万数据来分析,就看你敢用不敢用,颠覆性的变化。如果把我们的呼叫中心服务平台跟一个调查公司结合起来,你要什么数据,比如说中央台来采访“你幸福吗”来得快多了,它一个机子采访几个,我一个电话打几十万,所以这种转型综合运营商空间无限、潜力无限,但是现在还刚刚起步。所以追踪技术我们不是技术专家,我们关键是想运用技术来产业转型,关键是想运用技术来赚钱。技术的最终目的是营销,营销作为企业还是要赚钱。

[NextPage]  第三个要追赶同行,更要抱团取暖,竞合共赢。因为上次一个会,都是全国的有线网络运营商去的。追赶同行其实光指广播网络运营商就狭隘了,今天的钱塘论道追赶同行首先要追互联网的精神、互联网的理念、互联网的机制、互联网的办法。你不追赶这个同行,你跟着人家论道,一个有武功,一个没有武功,不能成比例。追赶同行有这么几点,第一在做大规模上,形成实质一网上。而且一省一网、一市一网,一个省再大,现在大数据时代,一个省不够,20个省就可以了,要跨界、跨行,首先在规模上。其次这个规模不一定是一个单位,但是是一个理念,是一个模式,就会产生一种效应,就是规模效应。所以在这点上我们陕西广电、广西广电,包括内蒙,不用市场的办法整合,行政划拨,行政划拨也是一个办法,打乱规模,所以行政也会推动,市场也会运作,还有一个磨合,时间不能等。第二个,在三网融合、双向进入上,北京歌华、上海东方、浙江华数、深圳天威,所以看人家看自己的差距,其实一个人的进步应该是发现自己的差距开始。再一个就是在综合运营上,浙江华数、北京歌华,大家推动做盟主,他说你们安心做频道,平台不能都建,但是不能不考虑,综合运营。再就是在资本运营上,湖北湖南都敢为人先,敢干,而且能干,而且能把事干成,资本运营上有思路。再就是专业化运营,这个是我们现在同质化是广播电视台网共同的毛病,专业化、差异化、个性化是活下来最好的办法。

  我回归今天的主题,在当天云服务、OTT的年代,中国广电网络还有四条优点要说一下,现在对方的优势IPTV是三网融合最大的赢家,但目前来看,它是借助宽带升级、互联网升级,把IPTV绑在一起,增加一个IPTV用户,消灭一个有线电视网的用户,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去拥抱电信网。这种情况下对我们的挑战,互联网强势出击,互联网恐龙蛋的效应,开始不注意,一注意跑不来。但是我们是不是死路一条呢,不是的,也有几条,第一条我要鼓噪一下,中国文化还是讲一家人,现在手机控、电脑控、wifi控,中国有相当一部分还是要留念核心文化。第二个核心价值,核心家庭的概念,有线电视还是占了很大的优势。第三个城镇化的机遇,我跑21个乡镇,一跑下去很有信心,富起来的农民结婚,送一个高清互动是非常时尚,所以城镇化我们有很大得空间。再一个我们可控、可管,但是我们政策上有优势,所以我们用政策优势可以换来市场资源,这个是不可替代的,我们要追求规模,这四个优势,最终技术一定要跟产业紧紧的连在一起思考。

责任编辑:lmtwadmin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