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快手剧」|一种短剧
王亦璇| 三声| 2021-09-13
【流媒体网】摘要:作为在快手短剧生态中最先跑通的剧集,《这个男主有点冷》提供了一种可被借鉴的、由红人孵化为起始,并最终走向中视频开发的创作者思路。与此同时,快手短剧也正尝试与商业化做结合,个人IP直接转化为电商GMV的可能性被大大提高。

  在「一种短剧」系列的此前报道中,我们尝试探讨了由制作手法不同所带来的两种短剧形式。

  首先是基于长视频平台的、单集篇幅在5分钟以内的剧集,讲究「高能」,以反转、强剧情为主要线索带动剧情发展;其次是总集数以12集为主的短剧,在单集时长和内容质量上延续了长视频剧集的优点,又同时规避剧本冗杂并控制制作成本。

  实际上,短剧之所以始终保持某种关注度,还源于新视频形式、新内容社区都可以优先与之发生链接,短剧的粗糙感是一种原生感,也是一种想象力。

  第三篇文章以快手短剧为例。这是一种生长于新视频社区的、最终获利模式可以包括电商方式进入的剧集,是我们认为目前优先跑通了商业模式的、拥有强供销能力的「一种短剧」。

  以2019年快手内测短剧内容为开端,包括现在活跃于市场的快手小剧场、快手短剧和快手娱乐短剧在内,快手短剧整体的生长路径更为鲜明,平台对于单个IP的孵化能力也更强。

  作为“第一个拍快手剧”的公司,仟亿传媒曾在2020年年初出品了32集的爆款短剧《这个男主有点冷》。在基数庞大、黏性度高的快手用户基础之上,该剧在站内获得了超过9亿次的播放量,其二创视频也纷纷走红于其他平台。

  以女主角「一只璐」的快手账号为例,在通过《这个男主有点冷》这部短剧增长500万粉丝之后,其直播电商单场GMV转化率提高了超过60倍。快手短剧内部也在尝试,将在今年下半年与电商部门更深入结合,让已形成集群效应的短剧IP直接获利。

  在创作者侧,我们认为,《这个男主有点冷》的参考价值还在于——它提供了一种可被借鉴的、由红人孵化为起始,并最终走向中视频开发的思路。

  《这个男主有点冷》导演周潇、编剧周沫这样告诉《三声》,“意外走红”的第一部短剧更偏向于“段子”,而于近期上线快手的《这个男主有点冷2》则在创作层面上完成了向“剧”的倾斜。

  一个典例是,《这个男主有点冷2》选择在横店影视城完成所有前期拍摄——在场景质量上比“边取景边拍摄”的《这个男主有点冷》略胜一筹。

  在长视频创作者尝试运用“情绪剪辑”等短视频惯用的创作手法时,以红人孵化起家的短视频创作者们,也正尝试对10分钟短剧的开发。

  用周沫的话来说,“未来几年,我们也会主动接触爱奇艺、优酷和腾讯等长视频平台,做篇幅较长的短剧。”

  以下是《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根据对周潇、周沫的专访所整理的长对话:

  三声:《这个男主有点冷》(下称“《男主》”)从最初的策划,到与快手的合作是如何达成的?

  周潇:快手最初将《男主》定义为总裁剧,但这一类剧在平台上已经非常多了,所以我们刚开始并没有被特别看好。我们团队自认为,除过制作的部分硬件设施还有不足,内容上的把握算是中等偏上。

  《男主》的原剧本来自于番茄小说,改编的过程要根据网络形式来做。举个简单的例子,大部分小说的结构一定是偏叙事的,在策划成剧的时候,就需要对它的节奏进行改变,“爽点”更多。与此同时,在我的定义中《男主》属于高甜的、偏女性向的剧,所以除了“爽点”之外,男女主是需要谈恋爱的。

  当时我们选择这个剧本的时候,它在平台(番茄小说)是B级,观看量只有几万。

  周沫:现在应该有六七十万了,也成为了S级的作品。也会有评论说,为什么《男主》跟小说内容不一样,实际上如果我们完全照着小说去拍就不一定能有这么火。一定要结合网络的节奏。

  三声:“高甜”这一部分是如何贯穿整个剧情的?

  周沫:一般是走“争相打脸路线”。比如说女主角刚开始结过婚这样的台词,都是我们自己添加的。这样做是为了给观众反复“抛钩子”,说一些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故事,让观众代入创作者的视角。

  剧集之间的连贯性其实做得欠佳。我们有时想不到具体的理由,比如上下集为什么一定要穿同一个服装,所以在现场就会偶尔地加一个台词,让剧情“莫名其妙”地就过去了。

  “快穿”是通过系统的解读直接“穿过去”,我想要改服装、改场地,说改就改了,尽量不要让观众特别注意这个点,弱化即可。

  三声:这是因为短剧的特殊形式给到创作者更多的表达空间。

  周潇:我在快手也有好多年的经历了,之前一直做网红孵化,知道快手平台的大概调性。在具体创作时,我会把时间控制在一两分钟的范围内,直接引入故事高潮,同时承上启下都做好一点。

  三声:之前在快手孵化网红,和现在利用平台创作短剧,这其中的连接性机会在哪里?

  周潇:首先是人设。璐璐本身的性格就很甜,个人感染力也很强。她做网红很多年,起起伏伏的时间经历了不少。

  对于网红来说,被反复打击还没有消沉,每天想到的是我要怎么再爬起来,这种人是注定会成功的。你看到她快手主页上面写的是什么?翻身。

  我会根据演员现场的互动改剧本,一些演不出来的桥段当场就删减掉。短剧的一个特点在于,剧情与演员要共用“人设”,现在的创作基本上还是符合璐璐(“一只璐”)本人的。

  有违和的地方我会改掉,慢慢改成同一个人设,同一个人格。

  三声:在传统剧集的创作过程中,通常思路是让演员匹配剧本,把自己打磨成角色的样子。短剧应该是相反的,剧本会去不断地接近一个真实的人。

  周潇:孵化网红就是这样的思路,不然很容易“人设崩塌”。人设跟本人相去甚远的话,我觉得没有意义。

  我们整个剧本的创作过程大概是三天,边拍边改。比如对于低成本的剧来说,“霸道总裁”也没有办法太霸道。这时候就要依靠演员的行为举止来展现,而不是通过外在的物质衬托。

  三声:从第一部的成功到第二部的创作,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你们的编剧思路发生了哪些变化?

  周沫:写作方面,我会总结第一部里面观众感受强烈的部分,在第二部中着重加强。因为高甜类型的桥段太多了,反而是“爽文”会被突出喜欢。两分钟起个冲突,甚至于打个巴掌都足够了。

  三声:怎么去平衡每一集的“爽点”?

  周沫:一集发生一个事件。对于故事的把握来说,实际上并不难。因为我们从前拍段子,一个段子也就一分钟对不对?一般一个段子肯定要讲明白一个故事,那时候比现在这个剧的节奏还要快。

  三声:你会有自己偏好的镜头语言,或者镜头的表达吗?

  周潇:我们跳跃式地呈现,也是拍段子留下来的习惯。打个比方,如果一个故事从中午开始,再跳到早上的回忆,再说晚上的结果,得这样拍。

  三声:你们从什么时候观察到“爽剧”有可能在快手上生长出来?

  周沫:我们是第一个拍快手剧的公司,所以一直是拍甜宠的。那个时候我发现快手用户群体中也有很多小女孩,我们年纪小一些的时候也喜欢看这些(甜宠),是从观众角度出发选材的。

  周潇:我们要确保自己是站在观众的角度看短剧的。我不会站在一个创作者的角度,或太执着与一定要走某个方向。我们是专业的看客。

  如果观众不喜欢推开门再发生故事的桥段,我就会直接把“推开门”去掉。

  三声:在筹备第二部的过程中,平台给你们提供了什么方案和建议?

  周潇:发行的建议,以及剪片出来以后对于剧情节奏的建议。大部分还是听从我们创作团队的意见,有一些建议我们会互相综合一下。

  三声:关于用户数据呢?

  周潇:关于璐璐这一IP的整体运营,包括剧集拍摄和直播带货,两者如何做结合,或粉丝怎样产生更高的黏性。我们双方讨论下来还是要注重前面提到的“人设”,这样看剧时不会有太大的违和感,进到直播间也是能很快接受。

  快手还是会在我们的基础意见之上做优化。比如说,选品基本上是由璐璐本人负责主选品的。我们感觉到快手小剧场的一个改变,是它渐渐接受了大家意见,一起努力把这个赛道营造出来。

  三声:我们认为,在新的视频形式当中,观众的观看需求已经从人慢慢地转向了内容。

  周潇:我孵化网红的经历也是起起伏伏,出过很大的网红,也有完全出不来的。我就在思考,要不然不要孵化人了,好好地把作品留一留,就这样从做“人”变成了做“剧”。

  不过,做短剧初期,我也会有人怎么能红我就怎么拍的心态。现在基本上是只要作品好,人红不红跟团队本身关系不大。

  三声:平台大量资金入局,会让短剧开始标准化体量化地生产。

  周潇:当然了,因为快手有了“星芒计划”,所以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从前我们只是为了涨粉,但自从平台给了规定,就开始对整个团队有影响。

  我孵化网红的时候并不在意结果,也不在意投资出去多少钱一定要回报回来,因为那个是不可见的,只是说网红涨了多少粉,(钱)要慢慢回。

  与此同时,“星芒计划”要求每一集必须一分多钟两分钟,这是时长要求,同时平台也要求集长,比如不低于25集,同时还有一些周边物料放送。

  三声:团队现在是怎么分工的,公司的架构是什么样子的?

  周潇:没多少体量,几十个人。璐璐是我们的艺人,灯光老师全部in house,美术团队长期合作,周沫的编剧两人团队也会跟现场。

  三声:你们会帮璐璐管理她的粉丝群,或者做相关私域运营吗?

  周潇:有。公司在做,但是璐璐有空也会去和跟了她好多年的粉丝聊天。

  三声:快手是否和你们聊过,在未来会想让《男主》这个剧形成一个IP带,或者让璐璐能在快手的体系内更快运转起来?

  周潇:快手现在在做娱乐,相对来说,璐璐也是在这个平台正儿八经的艺人。平台也会出资预算去孵化一些艺人。

  我们一直都在打造璐璐(这一IP),团队比较尊重她个人的选择。比如她爱好直播,那就多播一播,平常也不着急一年要拍多少部剧,没有这样的要求。因为每一部剧的拍摄时间不需要多久,有适合的题材了,我们再来拍。

  三声:在短剧的赛道上有接新题材的剧吗?

  周潇:绝大部分是女性向的,仙侠、古装的。

  三声:作为一线的创作者来说,你们怎么认知新的社区平台,现阶段对于短剧的布局?

  周潇:三国鼎立,互相竞争。短剧一定是风口,而且会越来越精良。就像我们现在看影视剧,基本都是两倍速,要不然就是只看男女主,说明观众的耐心越来越短了。

  短剧会成为一个人人都能接受的时长,吃饭的时候看一会,等人的时候看一会,地铁站看一会。

  周沫:平台挺舍得花钱在短剧,从前我说,拍一个(成本)100万、200万的短剧已经封顶了,短期内没人能超越我,现在上千万都有了。

  三声:你们会考虑其他平台吗?

  周沫:我们会考虑优、爱、腾。这些平台也会顺势而为,最终走向这个步骤(短、中剧)。谁优先发起了这个生态,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

  周潇:我们也想要去接触中剧,中剧的创作就是放在长视频平台去消化。现在我们拍短剧都是一条故事线,基本上就是男女主的故事,中剧会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出女二、男二的故事线。时长会在10分钟左右,我们已经在策划。

  三声:长视频在做短,短视频在做长。从创作者角度出发,你们最满意的是10分钟左右的中视频。

  周潇:对,10分钟左右也是最合适的。我们在创作时对于情绪的把握会多一些,情节不太讲究强逻辑,剪辑的话,导演和公司团队都会参与进来,音乐放出来也很“嗨”。

  但是,如果用传统影视的方法来做短剧,思路本身不太合适。

  我们从来没有担心过竖屏剧,毕竟也没有人定义竖屏应该怎么构图。《男主》基本上没有全景,因为我不需要全景。而且短剧的体量也跟不上。

  短剧的玩法跟传统剧还是有区别的,这其中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不专业中找专业。它的相反面是把长剧缩短,然后裁成竖屏,不是这么做的。

  三声:你们怎么定义标准化的短剧?

  周沫:如果从我们自己出发,做短剧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的人物关系线绝对是单一的。我们抓住用户只看男女主的心态,不会把剧情变得复杂。

  以目前短剧的概念来说,唯一可以定义的就是只要一条故事线。

  三声:最开始做短剧的时候,会觉得《男主》这样的题材和风格只能在快手上跑通。

  周沫:不全是,我们在优酷也有过作品。当时只拍了三四天,热度上升到了第一名。当时我们也就是试个水,随便用相机和单反拍拍。下载了快手的观众,一般来说也下载了优酷,相对来说(用户)是重叠的。平台也在发力,比如优酷吸纳了短剧版块,是因为他们也在吸收更为年轻的消费群体。

  三声:你们感受到的用户年龄层是怎样的?

  周沫:年轻女性最多,他们现在正处于最喜欢追剧的年代,同时他们还会习惯于评论交流。

  周潇:就和我们小时候看韩剧是一个状态。我现在霸占了他们的青春,过了十年我再倒推(重来)。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