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运营商压力陡增的2019:利润困境、携号转网添堵、5G建网缺钱
吴碧慧| 运营商财经网| 2019-12-27
【流媒体网】摘要:今年的三大运营商工作会议可能是历史上压力最大的一次工作会议,因为形势之严峻几乎为20年来之最。

  2019年即将接近尾声,这对三大运营商而言,今年一年既是5G发展元年,也是自身经营压力陡增的一年。不仅收入、利润没了快速增长,甚至出现前所未有的下滑,而携号转网让三大运营商竞争矛盾更易激化,即便是外界看好的5G建网,三大运营商的感觉却完全相反,因为三大运营商缺钱。

  三大运营商前三季度收入、利润均下滑 联通用户连续负增长

  眼下,正是三大运营商召开年度工作会议的日子,知情人士独家向三大运营商透露,12月26日,中国移动年度工作会议的日子确定于12月26日;而中国移动年度工作会议的日子确定于12月27日,中国联通则召开得最早,上周即已开完。

  今年的三大运营商工作会议可能是历史上压力最大的一次工作会议,因为形势之严峻几乎为20年来之最。

  2019年也正好是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分家20周年,但双方都没有举行庆祝仪式,这两个原本一家的运营商在很多年里形同陌路,一些基层分公司甚至在日常经营中视对方为仇敌。

  如今,他们似乎又坐到了一起,因为目前面临的已不是他们怎么分蛋糕的问题,而是“蛋糕”快没了,整个运营商行业都面临困境。

  前不久,三大运营商公布了前三季度业绩。数据显示,中国移动前三季共营收5667亿元,同比下降0.2%,净利润818亿元,同比大降13.9%。中国电信营收2828.26亿元,同比下降0.8%,净利润183.89亿元,同比下降3.4%。中国联通营收1985.32亿元,同比下降0.7%,净利润98.23亿元,同比上升11.9%。

  可以发现,三大运营商前三季度业绩均不乐观,营收利润均下滑,仅中国联通在前三季度净利润上实现了正增长,然而其用户数据却不理想。

  用户数上,中国联通近期公布了其11月运营数据,其中移动用户数降85.6万户,固网宽带用户数降10万户。是继今年10月后,连续第二个月出现下降。

  今年10月,中国联通移动出账用户下降了261万。并且从今年1月到11月,中国联通移动出账用户累计净增622.7万户,达3.21亿户,这个用户的增长量显得有些少。其曾在2017年净增7032万4G用户,与今年前11个月的600多用户而言,差距有点大。

  而中国移动在11月移动用户净增上也仅有295.5万户,这一数据和过去对比显得有点少。

  目前,截至前11个月,中国移动用户总数达到9.46545亿户,11月净增客户数295.5万户,4G客户数达到7.53029亿户,11月净增396.7万户。

  中国电信移动用户数净增186万户,累计达3.3439亿户,4G用户数11月净增193万户,4G用户累计2.8亿户。

  中国联通减少移动出账用户85.6万户,累计达3.21263亿户。其中,4G用户11月净增182.7万户,累计达2.53578亿户。

  当年中国移动提出“大象快跑”,很多行业的企业都羡慕得很,但这个“大象”不用说“快跑”了,而是在“后退”了;而联通也基本迈不动步,只有中国电信的日子还算好过些。

  人口红利都没了 价格战伤了元气

  而这是什么造成的呢?首先是用户增长的“红利”消失了,整个运营商市场饱和了。

  根据工信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年净增移动电话用户达到1.49亿户,总数达到15.7亿户。也就是说,目前每个中国人平均拥有1.12张手机卡,可谓是全民进入移动通信时代了。当然,实际情况是,很多人都拥有至少两张的手机卡。

  对于这种情况,一些评论还觉得这是“我国移动通信业向发达国家靠拢”的象征,可是却让三大运营商哭笑不得,因为这意味着市场严重饱和。

  贼这种背景下,三大运营商为了争夺市场,还开展了多年的价格战,尤其以近两年为激烈。

  其中,不限流量套餐是祸首,一开始是100多元手机不限流量,后来是相互降价,一直到有些地方29元包40GB,导致很多消费者如今认为4G资费就应该是这样的低价,把三大运营商的资费形象毁了不少。

  而家庭宽带竞争也是同样激烈,以前是100M宽带上百元一个月,而后来变成60元包月、30元包月,甚至还有免费使用两年的。

  此外,还有IDC机架、机柜降价、云设施降价,反正能降价的都降价,有运营商的人自己评论说,“运营商是宁愿杀敌一千,也不怕自伤八百,能把友商拉下马的手段都尽量使,不管自己是否赚钱”。

  整个行业秩序这样了,自然也就体现在三大运营商的业绩上了 。

  携号转网耗费巨大 容易激发恶性竞争

  而恰在此时,又来了携号转网。

  运营商财经网获悉,自今年3月份开始,三家运营商开始为携号转网做准备。公开信息显示,短短8个月的时间里,三家运营商累计投资30多亿元,完成了1800余项系统建设改造,开展网内网间联调联测项目超过103万个。

  此外,携号转网全国开通后,陆续公布三大运营商相关携号转网数据,媒体引导转网用户主要流向哪家运营商引发巨大争议,还要承受着用户流失的风险。并且,随着此项服务的开启,则意味着运营商日常还需为携号转网堵漏,运营商进退两难。

  显然,携号转网对三大运营商的竞争非常不利,不少基层单位甚至以此为理由重操“价格战”大旗,再次激发恶性竞争。如果不是三大运营商集团公司在内部强力约束基层分公司,估计携号转网又会变成三大运营商相互之间的一场血战,而这种血战早就批为“对发展毫无意义”。

  运营商5G建网捉襟见肘 一个基站是4G的3倍

  即便是外人看起来“欢饮鼓舞”的5G,在三大运营商眼里也不是那么回事。

  随着2020年的即将到来,也是被业内称为5G规模化商用的一年,然而在三大运营商业绩不佳普遍缺钱的当下,建设5G网络则捉襟见肘。

  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就曾在今年9月30日举行的“中国信息通信业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5G的建设成本还比较高,还需要一个时间,一个基站是4G的3倍左右。

  同时,杨杰指出,“5G新的商业模式不是很清晰。投资很大,但缺乏动力让运营商建得更好”。

  据悉,刚开始5G试商用阶段的单基站价格约为50万至60万元,5G部署成熟期的单基站价格会降至30万至40万元,而除了有基站外,5G网络的部署还包括传输网、核心网,传输网折合到单个基站上的成本约为5万-10万元,5G核心网在部署初期的单城市造价约为1000万-3000万元。

  即便未来5G基站价格会下滑一半左右,不过国内要建设完整的5G网络需要数百万5G宏站及上千万的小基站,算下来投资成本至少也要2-3万亿元了。

  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7年间,中国移动4G网络投入分别为806亿元、791亿元、830亿元和657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预测为585亿元,五年之间中国移动在4G网络上的投资超过3600亿元。而中国移动再5G上的投入预计将是4G的数倍,对于中国移动来说压力巨大。

  此外,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已经选择合建5G,而前不久中国广电也宣布5G建设将与国家电网进行合作。可见大家在5建网上的压力太大了。

  2019年就要过去了,三大运营商的这一年太艰难了,不知道在新的一年中,三大运营商的路在何方。但最起码,抛弃价格战是最现实的路之一。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