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生态巨变:视频网站自制/定制化新时代来临?
鹰眼君| 电视剧鹰眼| 2019-08-23
【流媒体网】摘要:“大IP和流量明星的价格高峰已经过去。以制片公司和导演艺人主导的组织模式,已经向着平台主导的‘自制+分账+采购’模式过渡”,橙芯传媒CEO杨丹做出了如上概括。

  经历了一年半从“顶”到“谷”的降维过程后,国内影视生态究竟发生了什么根本性的变化?记者“随访”了10位奋斗在市场一线的制片人/出品人,希望从他们的眼中,探究到行业深层次的变迁,并力求前瞻未来趋向。

  “大IP和流量明星的价格高峰已经过去。以制片公司和导演艺人主导的组织模式,已经向着平台主导的‘自制+分账+采购’模式过渡”,橙芯传媒CEO杨丹做出了如上概括。

  这位曾在业内排名靠前的著名制片公司担任高管,如今是合伙创业的影视公司女掌门人,同时也给出了视频网站的内容运营逻辑:结合产品与作品两种思维,以自制/定制内容满足各类观众的基本需求后,再用采购模式去“博”头部作品和额外收益。

  也就是说,行业引擎与中心发生了位移和转换,国内影视行业随即宣告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们概括为“视频网站定制/自制化时代”。在综合了10位业内资深人士的判断,并结合了长期对于行业的深入观察之后,我们为这个新时代勾勒了以下几个显著的变化和特点:

  网剧自制/定制  成为制作公司的“保命丸”

  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影视行业资金面发生了巨变,应收款账期拉长,呆坏账问题突出,加上政策性补税、项目大面积积压、上市公司股价大跌等,使得许多影视制作公司纷纷喊出了“凛冬已至”的宣言。然而,即使是“冬眠”中的行业,也并没有停止“心跳”。众多内容生产主体,主动或被动的选择了“贴牌生产”,即为视频网站订单式生产影视内容。

  一位资深制片人在接受采访时算了一笔账:一般的网站自制/定制剧,播出平台给的利润区间是10%-30%,这个利润率的基础是纯制作成本,是扣除了演员成本之后的利润水平。如果制作公司自身资金成本较高的话,基本上只能做到盈亏平衡,稍有不慎就要亏损。

  对此,专注网剧生产的灵河文化CEO白一骢早有准备,联合优酷历经多年,推出了“云尚制片管理系统”,希望通过专业化、精细化的管理手段,帮助平台和制片方有效控制成本,防止跑冒滴漏。

  对于不少制作团队来讲,为了养活团队安定人心,自制/定制网剧生产,俨然成为安度寒冬的“保命丸”。“继续以承制为主,减少项目投资,静观其变”,不久前完成《乔安你好》制片工作的资深制片人汤辰骐说,“优质的制作团队会更受市场欢迎,他们会科学制定拍摄计划,合理安排资金使用,这不是草台班子可以比的”。

  鸿文传媒董事长翟文刚、东仑传媒总裁董端端等纷纷表示,为了进一步合理使用和扩大制作能力,公司在推进头部项目孵化的同时,已经延伸产能到院线电影、网络电影、纪录片等制作领域。

  头部台网剧:研发“尖端武器”的热情有增无减

  在几乎所有受访者眼里,自制/定制网络剧是“防守反击”的“防御工事”,优质的台网剧才是他们渴求的“出击点”。有受访者表示:“台网头部项目依然利润可观,净利润可以保持在百分之五六十以上”。与一年多前的浮躁相比,如今研发优质台网剧的团队,明显笃定和理性了许多。

  虽然台网剧利润率加上时间轴的话,已经比过去下降了不少,但“尖端武器”展现的艺术创造力、社会影响力、内容品牌力、商业想象力、团队执行力,都是真正热爱影视的从业人员所梦寐以求的。

  “多么想做一部《破冰行动》《都挺好》这样的作品”,有些受访者掩饰不住内心对头部台网剧的向往。同样,橙芯传媒CEO杨丹也对公司推出的第一部作品,由张一山和潘粤明主演的《局中人》寄予厚望。为了进入头部内容团队,《爱上你治愈我》的制片人吴红梅去年加盟由现实主义爆品制造者沈严导演组队的“瞳盟影视”,而后者未来几年已储备了多个头部项目。

  不过笔者也遗憾地发现,今年优酷《长安十二时辰》、腾讯《陈情令》等暑期档作品的热映,再加上爱奇艺《延禧攻略》的爆红,已然证明了网络剧也能频出爆品,但在多数行业受访者那里,依然缺乏对网络剧爆品的全力拥抱。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两位一致要求隐去身份的制片人表示,“网络剧力求统一利润标准,优质内容产出的性价比不好”。换句通俗的话讲就是,即使在网络剧上出爆品,除了图个名,制片方也没啥多余的好处(相应的经济回报)。于是,让我们进入接下来的第三个变化。

  期盼更多“陈情令”诞生  让“打工仔”能分红

  “牛逼!”白一骢点赞《陈情令》时只用了这两个字。

  《陈情令》大结局期间,腾讯视频顶住会员压力,推出单片部分付费模式,获得额外会员收入7500万元。这是行业的一大步,有望打破“地主家也没有多余的粮”的尴尬,这也是白一骢最近一直在倡导和推进的2C模式。

  电视剧2B模式受制于广告收入。无论是电视台还是视频网站,广告收入短期内暂无回暖趋向,正如8月14号腾讯半年报中所述:“我们预计当前商业环境的负面影响将在二零一九年下半年持续”。“自制/定制剧模式是B向C转的中间状态”,杨丹表示:“全面2C还需要很多条件,比如付费用户的基础还要巩固和扩大、数据要更加透明、可信和可横向对比。”

  目前分账网剧模式在试图解决这个“优质内容无法获得更大回报”的怪圈,但业内愿意从事分账网剧的项目还属于小项目。从《陈情令》的案例看,会员额外付费才能看大结局,确实只是一种平台主导的编排行为,将额外收获的7500万分利给出品方似乎也逻辑不通(毕竟受益方付出了流失会员和降低会员满意度的风险)。

  所以,要让“打工仔”也能分红,一方面平台方要建立更加公平透明的分红机制和变现环境,另一方面也要出品方/制片方更多的与播出平台一起,共同进行有效的商业模式设计

  番外:当下剧集制作的“操作准则”

  其中一位影视公司创始人,此前是前列卫视的采购部门负责人,对制作端这些年的变化感触特别深刻:影视制作会逐步彻底抛弃“火箭发射”模式,不再闷头完成大作后推向市场,取而代之的是“精益创业”模式,与播出平台分阶段高密度沟通,制播双方精益求精打造作品。在笔者看来,这种类似于“制播合一”的内容生产模式,在目前节目交易市场日渐冷落的信号中,也能管窥一豹。

  具体到影视项目的制作,制片人汤辰骐说得更直接,甚至像是“开机准则”:第一是剧本不完善的不要开机;第二是没有平台订单的不要开机。选择演员时,角色贴合度优先,流量次之。选择团队或个人时,尽量选择知根知底的。税金方面,由甲乙双方根据国家要求协商共同承担。

  本轮访谈中,10位受访者均提及“必须要剧本完成后再行开机”。瞳盟影视的制片人吴红梅表示,她们会比较重视编剧对人物和故事的“新鲜视角”,更喜欢跟有“创新能力”和“完成能力”的成熟编剧合作。鸿文传媒董事长翟文刚表示,他们会加大剧本阶段的投入。

  有受访者同时也表示,为了更加平稳的操作项目,他们改变了编剧合同的付款节奏,加入了平台过会的节点,确保将项目各方放在同一个决策链条,减少合作中的不必要摩擦与损失。为了保证与平台达成的多季合作,他们会与编剧签署一连多季的长期合作协议。

  结语

  视频网站自制/定制化的新时代,内容向、观众向、创新向,是在本轮“随访”中获得的三个关键词联想,也希望影视行业在供求双方及相关服务方的共同努力下,收获一个C向的广阔大市场。

责任编辑:李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