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IPTV中小企业不完全生存指南系列之中年危机
流媒体网| 2019-04-02

    【流媒体网】消息:写在前面:2019年是我从事运营商视频相关工作的第12个年头,其中一半的时间在做技术,一半的时间在做产品和运营。写下本系列文章的初衷是希望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进行一番回顾,除了对IPTV政策、技术、产品、运营等的理解以外,也包括对行业机会的思考。我始终相信,人类所表达的观点受限于其智力和经历,因此这些观点永远是片面的。正如莎士比亚说过的“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我作为那千分之一的个体只能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理解IPTV业务。如果有描述不准确或观点表述不当的地方,就请各位把这系列的文章当做野史去读吧。

  历史不是故事的合集,历史是一种识别模式的技能。

  标题灵感来源于《银河系漫游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Don't panic (and carry a towel)”

  国内最早的 IPTV 业务的尝试始于2004年哈尔滨联通面向公众市场的试商用,但百视通(BesTV)于2005 年3月获得广电总局颁发的国内第一张IPTV集成运营牌照,并与上海电信开始 IPTV 正式规模商用,更适合被视作为IPTV在国内拉开商业序幕的开端。

  而当年读研时候的导师老板也敏锐的注意到行业趋势,与厦华电视(PRIMA)展开了 IPTV 机顶盒的“产学研”合作。笔者也凭借IPTV相关毕业设计顺利进入中国电信上海研究院开启了与IPTV纠缠不清的职业生涯。

2.png

  顺手度娘了下自己的硕士论文居然2011年被人上传到百度文库,还得到了5分的评价,自豪之情油然而生

  最感谢的是当年导师没让我赔偿烧坏的那块据说“价值2万、国内只有2块”的意法半导体(STMicro)试验板

  最可惜的是在电信 IPTV测试中未看到厦华的身影,估摸着应该是“研究”失败了

  中年危机

  回顾12年间,经历过运营商、牌照方、小SP公司,也有幸负责过IPTV、手机视频、多屏互动等业务的系统及终端软件开发、EPG开发、规范制定、招标测试、集采招标、现网升级、合作谈判、战略规划、产品设计、业务运营、系统运维等各项工作。直至2018年底,被美团王兴“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的段子吓得瑟瑟发抖;立马又被灯少《IPTV,从2018-19系列》浇了一盆冷水。但现在冷静下来想一想,貌似从2017年底的《IPTV“盛世危言”系列》他就开始焦虑了,所以2018年底的文章很可能只能算做他对这个产业的爱恨交集……

  为IPTV操碎了心的灯少(2007 - 2018),请心疼他一秒

  (图片来源:流媒体网)

  但是!即便灯少可能只是过度焦虑,在被“中年危机”毒鸡汤多次洗脑的情况下,过去的职业历程也随着手中的一支烟慢慢开始浮现。烟雾缭绕间,忽然想起当年从前辈那里听来的小段子:

  问:为什么联通后来没发展IPTV了?

  答曰:据传哈尔滨试点刚开始,当地广电某领导组团去总局门口静坐拉横幅大喊(请自行脑补现场状态):“如果运营商发展了IPTV,有线电视就没饭吃啦……”。

  遂,联通IPTV卒,享年1岁……

  如果这是真事,那该领导绝对有远见的看到了15年后传统广电的尴尬。那么一个有点绕口的问题来了:在人口红利即将消耗殆尽、OTT暗自发力的情况下,完全封闭的有线电视的今天会不会成为相对封闭的IPTV的明天?IPTV是不是也要步入中年危机了?

  繁荣与危机 

  根据多年来夜观星象总结的经验,一个行业的发展固然会受到政策、经济、技术等多个方面的影响,但观察其发展及成长的动态轨迹最简单、直观的方法就看其中的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的数量及生存状况。

  虽然 IPTV 目前仍然以运营商、广电牌照方等国有企业为主导,但产业的繁荣绝对离不开各家小厂提供的业务系统、机顶盒、内容和增值业务。特别是在业务分工已基本成熟、开源技术广泛应用的现在,小厂对业务的理解、运营支撑服务灵活性等方面远超华为、烽火、中兴等大厂,两者之间的技术的差距也在逐步缩小。

  但近2年来IPTV 影视、少儿、教育等垂直化大包制模式的实施,也迫使小厂不得不从“内容+技术+运营”的SP模式切换为“内容中间商”的CP 模式。即便部分小厂已成功开拓了为运营商、牌照方提供营销运营相关的系统及服务的新模式,但系统建设项目难以形成可持续性收入、运营服务受甲方业务变动影响大等特点,也使得各公司老板们有着极大的危机感。

  IPTV这十几年一路走来,对于资本市场始终是蒙着一层面纱,运营商的半封闭体系和政策不确定性也隔绝了资本市场对于这个新兴事物的关注,所以,这十几年来,真正依托IPTV上市的除了百视通、南方新媒体等国有新媒体牌照商外,中小企业也就是帕科、圣剑等寥寥几家,还是在新三板。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资本是一个行业的兴盛的风向标,能否有龙头企业的标杆也对行业的壮大起着激励作用,在这方面,IPTV做的并不好,并没有真正起到产业引领更多的中小企业的快速成长的作用。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日本学者研究表示:中小企业平均寿命约为15年,基本与狗的寿命相当,因此建议以“狗年”的方式对中小企业的生命周期进行评估。度娘了下国内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得到了一个比较悲观的数据:集团公司平均7-9年,中小企业平均2.9年,据此推算中国企业平均寿命为3.5年;而好点的说法则是2005年商务部公开的统计数据:7.3年(详见百度文库《企业生命周期理论发展及判断方法研究》) 

  统计了下能想到的、目前依然在 IPTV 领域活跃的小厂们:如果企业生命周期理论确实有一定依据,且大部分小厂无法逃脱“大数定律”,那么他们将在2019年遇到属于自己的“中年危机”。

  历史与流行 

  历史上,唐太宗曰过:“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多了解点历史有助于理解现在、猜测未来;流行的,Gartner发布的技术成熟度曲线每年都被热炒,那么这曲线应该能一定程度体现行业发展规律。

  尝试着采用Gartner曲线描述了IPTV行业发展历程,并标注出自认为重大的业务、技术、政策历史事件以描绘出IPTV业务发展路径,以期望对未来有所猜测。

  虽然采用罗列历史事件是一种描述方式,以参与者的角度来表达一些观点(时不时再来点道听途说的小段子可好?)虽然主观了些,但历史不就是由人来书写的么?当然,如果有疏漏或表述不当的地方,也只能说一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参考 Gartner 技术成熟度曲线对IPTV 业务的发展历程进行划分

  第一阶段(2004 – 2010年): 技术为主,产品为辅的“狂热期”

  随着宽带网络、承载协议、视频编解码技术的成熟,IPTV被运营商视作体现宽带提速价值的“杀手级”应用。2008年由中国电信上海研究院主导完成的《中国电信 IPTV 2.0系列标准化规范》实现了IPTV端到端业务系统的开放化,使得全国规模推广成为可能。

  虽然最终是运营商和大厂们主导了产业的进步,但在这个先驱和先烈并肩奋斗的光荣时代,中小企业依然是这个时代不容小觑的一股力量:

  在业务系统方面,上海帕科通过与电信上海院紧密合作,牢牢把握技术发展趋势;成思科技则是百视通IPTV业务系统强力的合作伙伴;但如西门子爱立信等大公司则因水土不服逐步黯然离场。

  在机顶盒芯片方面,意法半导体(STMicro)早早入场,最终却被博通(Broadcom)占据了大半市场;晨星(MStar)希望与博通一争高下,谁知最终却被小弟弟海思后来居上。

  在终端软件方面,深圳速影(成都卓影前身)、沈阳金鼎与上海院共同探索开发基于X86架构软终端;深圳茁壮(iPanel)则是当年Linux机顶盒中间件的最佳选择,时至今日却已悄无声息。

  在机顶盒硬件方面,裕兴朝歌是最早一批参与IPTV 2.0互通测试的厂商,但却被华为收编后逐渐在国内销声匿迹;同洲科技凭借有线机顶盒的经验后来者居上,最终却因自身原因一蹶不振;三零凯天虽然一直都很努力,却始终未能有所突破。

  在电视增值业务新起的领域,也有不少用于试水的中小企业成为首批获益者或失意者,如深圳路通,依托电视卡拉OK业务,在运营商半信半疑的试验下,居然大获成功,成为电视大屏上收入最好的业务形态之一;如威科姆,依托中组部的资源,打造了党建的河南模式,据说,先款后货,产品一度供不应求;

  但这其中,也有不少厂家铩羽而归,如上海盛大,最早提出电视迪斯尼的概念,却为当时政策所不容;如上海九城,期望再创游戏辉煌,最终也抱憾而归;但这两年他们的探索和积累,却为后续电视大屏培养了源源的人才;如快播王欣,小米高雄勇均出自盛大,圣剑的龚静毅则出自九城,同样,失意的企业名单也很长,如南京欣网,华夏互动,联众游戏等等。

  IPTV是一片“希望的热土”,但同样也是产生了无数先驱和先烈纷踊的光荣时代!

  第二阶段(2011 – 2014年): 政策为主,技术为辅的“破灭期”

  在运营商与广电博弈的几年中,IPTV 磕磕碰碰的验证了其商业模式、业务分工等。随着广电总局2010年发布的344号文、2012年发布的43号文明确广电在IPTV集成播控的地位。

  虽然运营商仍对在IPTV业务中占据主导地位抱有一定的期望,但其实在心底里都已经知道由广电把控 IPTV 业务发展的时代已经悄然来临。

  此时恰逢HTTP Streaming、Android 系统等技术的进步,为OTT互联网电视快速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在“开放的互联网”、“互联网颠覆一切”的论调下,IPTV业务面临着政策与技术的双重压力,运营商开始犹豫:IPTV投资大、不赚钱,是不是做错了?

  投身IPTV的中小企业们也迎来了属于他们的“至暗时刻”,在黑暗中有人迷失了方向,却也有人坚持着心中的光明:

  在业务系统方面,上海帕科以电信为主的技术服务之路似乎遇到了瓶颈;成思科技继续在与广电新媒体提供技术路上寻找着机会,但也走得步履维艰。

  在机顶盒芯片方面,晶晨(Amlogic)借助Android的兴起,逐步取代了在博通(Broadcom)在Linux MIPS架构的主导地位;而海思芯片则借助华为强大的竞争力快速占领着IPTV市场。

  在终端软件方面,深圳茁壮(iPanel)错估了Android开放性对终端的冲击,仍希望能通过iPanel 3.0系统完全占据市场,但最终却败走麦城;成都卓影(原深圳速影)则凭借更开放的心态积极拥抱Android系统,成为IPTV智能机顶盒最大的中间件提供商。

  在机顶盒硬件方面,在大厂自主研发能力逐渐成熟,终端集采价格逐年走低、电信运营商暂停集采等多重因素的情况下,除了偶尔在集采中出现的中小品牌,IPTV机顶盒已成为大厂们的乐园,而当时极具实力的同洲科技则已彻底迷失在了互联网化的道路上。

  在增值业务方面,随着IPTV业务用户增长放缓,增值业务厂商纷纷将重心转至欣欣向荣的OTT市场。依然有像南京炫佳、圣剑网络、彩虹世纪等一些坚定看好大屏业务发展的公司纷纷成立,但却也走在艰难探索业务快速发展之路上。

  “现实太惨,诱惑太多” —— 这是所有人在此时此刻所感受到的,但“坚持”将成为决定谁能参与下一轮高速发展的唯一原因。

  第三阶段(2015 - 2018年):内容为主,运营为辅的“复苏期”

  2015年5月,广电总局正式下发97号文《关于当前阶段 IPTV 集成播控平台建设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进一步强调了广电在 IPTV 业务中的播控主导地位。

  2016年1月,坐拥全球最大 IPTV 用户的中国电信明确将 IPTV 定为“战略性基础业务”,“要毫不动摇走‘宽带+IPTV’之路”,全年超1000万的终端集采规模也充分这份决心。

  广电在集成播控平台上旺盛的需求、BAT入局带来的“内容引入+专区运营”的新机会,中小企业迎来了业务“伟大复兴”的新时代,纷纷开始向综合服务提供商发展:

  上海帕科坚持以技术服务为核心参与广电集成播控平台建设,更顺势成功拓展业务运营领域,为优质内容落地、在线运营提供全方位支撑。

  成思科技则继续坚持稳定、可靠的业务系统服务于广电新媒体,但也逐步开始涉猎运营领域。

  成都卓影在智能机顶盒中间件领域一骑绝尘,逐步开始构建其独特的“终端 + 系统 + 运营”业务生态体系。

  南京炫佳从Linux游戏出发,曾尝试过将“世纪佳缘”搬上电视,但最终却回归少儿垂直领域持续深耕。

  圣剑网络、ImbaTV则看好大屏电竞领域,希望能够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还有如嘉攸、医帮一、极视、Esptv等不少企业也在这个阶段抱着对产业的期许开始进入创业阶段。

  “飞鸟尽,良弓藏” —— 技术实施更灵活、服务态度更好的中小企业是这个时期的主角,但随着产品的进一步成熟,即使中小企业开始采取“技术+内容+运营”的策略,会不会依然难以避免成为被藏起的良弓呢?

  第四阶段(2019年 - ):迷茫的未来

  但随着广电新媒体系统建设周期结束,IPTV影视、综艺、音乐、教育等领域纷纷转为“大包制”,广电新媒体内容运营团队逐步发展成熟,优爱腾逐步了解 IPTV 业务规则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中小企业正在不可避免的逐步沦为“技术提供方”、“内容掮客”的尴尬境地。

  但同时,在IPTV的用户规模快速增加下,企业的业务收入却并未得到匹配的增收,这里面有企业自身的原因,聚合+关系,赚快钱,疏于积累和运营;也有运营商的策略调整和与新媒体的博弈,影响了业务厂家的发展;更有产业变化所带来的新旧交替的必然。

  这个阶段,是IPTV下半场的开始,也是关系到这个行业能否跳出“有线”怪圈的关键。危机和机遇并存。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曾提到过:“利润是检验企业经营水平的唯一标准 ”,对于已经在第三阶段基本解决了生存问题的中小企业来说,自2019年开始如何在经济寒冬中能够持续保持快速的发展,将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灯少在2018年底适时的抛出了这个问题,也给出过理性的、理论化的分析,但中小企业们快速成长的空间在哪里?是在业务的运营上深入挖掘价值,借助大数据等手段;是开辟手机 iTV 多屏互动的新阵地?是着力发展 T2O的线上线下互动模式?还是将IPTV 视作“广电融媒体发展的重要阵地”,继续在“技术+运营”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在后续的几篇文章中,希望能够通过讲一些历史、做一点分析,为中小企业在未来IPTV业务发展中提供一些参考。

  未完待续……IPTV中小企业不完全生存指南为系列报道,阅读第一篇请点击2004-2010:IPTV中小企业不完全生存指南系列之大航海时代阅读第二篇请点击【独家】2010-2014年:IPTV中小企业不完全生存指南之至暗时刻阅读第三篇请点击IPTV中小企业不完全生存指南之发展才是硬道理阅读第四篇请点击【独家】征途是星辰大海:IPTV中小企业不完全生存指南(2019年–未来)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关注今日流媒体和流媒体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李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