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李斌:营视频·赢未来——极致体验保障,助力视频发展
流媒体网| 2015-10-14

  【流媒体网】消息:2015年,客厅经济、智慧家庭在互联网的推动下迅速启动的一年,随着互联网电视的带动,国内已经开始了一个名为客厅经济的时代。视频、游戏、终端硬件等都是行业一直关注的焦点。尤其是近年来发展势头正猛的智慧家庭、智能家居等概念以及产品,都在围绕客厅以及电视这块进行不断升级与延伸,基于传统电视和互联网的碰撞,所带来的产品升级、体验升级、应用升级、模式升级,构成了一带一路下产业发展所蕴含的新兴经济的增长机遇。在此背景下,产业链各方如何定位、如何运营、如何发展?

  希望10月14日上午举行的流媒体网深圳论道主题论坛:“产业互联,构建电视客厅经济带”,能够为产业各方提供一个交流与分享的平台。

  在会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家庭媒体业务部销售部长 李斌发表了题为《营视频·赢未来——极致体验保障,助力视频发展》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现场速记):

  李斌: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我今年上半年在南京的时候分享了一下IPTV+的观点,我今天带来的主题是“营视频·赢未来,机制体验保障,助力视频发展”,我把华为的一些观点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看一下目前中国视频市场的现状,我们整个产业有几个特点;

  第一个这个市场是千亿级的,蛋糕非常大,这也是大家进来努力做的主因。

  第二个实际上随着宽带的发展,整个业务向多模式方向发展,大家以前通过TV看视频,现在通过IPTV、OTT,虽然IPTV和OTT基数不是很大,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增长速度很快。

  第三个我们看到羊年春晚还有9.3阅兵给我们呈现的是多频收视情况,也就是说大家不只通过TV而且通过手机、PAD,它的渗透率已经达到25%。

  现在视频还有什么特点?

  有几个数据,第一个是我们光纤提升率已经逐步提升,我们光纤介入率达到50%,4G流量增长也是大踏步的增进。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终端。因为我们做的是视频,主要是通过显示器、显示屏把我们所做的业务展示出来,基于4K的终端电视机今年平均出货量达到20%,发达地区达到40%。

  这三个硬性条件实际已经给我们看到一个方向,这个方向就是超高清视频的发展已成为趋势这么好的市场、这么大的空间,如何把这个市场做得更好,大家如何从千亿级的市场里分一杯羹赚取相应的利润?

  实际上在产业里面有一些玩家已经做的非常棒,我们下面分析一下,大家来看一下,他们做的到底有哪些共同点值得我们学习?值得我们思考?

  首先看一个国内案例,这是国内某运营商,围绕以视频为基础业务的012战略,做了哪些事情?并且取得哪些成绩?

  第一个是内容上,全部做高清,率先引入蓝光、引入4K。同时在网络层、用户使用层、用户使用开拓层做到极致,使用户觉得这个业务很好用。大家一直在说运营商业务和OTT比起来,好像总是差点什么。同时配合一个合理的套餐,让大家觉得这是一个高大上的业务同时又平民化,让大家可以接受并且敢用,这三点加起来是什么?“关注用户”,使用户能够享受、享用这个业务。

  通过两年的实践,该运营商无论是在IPTV用户上,以及手机保有量上都处于业内领先,这是基于IPTV。

  第二个案例,韩国L运营商在3G时代,做的比较差。因为韩国整个通讯发展是在全球领先的,他在4G时代做了哪些事情?并赢得4G现阶段的发展?

  是基于视频给用户带来极致体验,来拉动他们的发展。他们内部有一个词,L4G等于视频。对应4G他做了什么?无论从片源、用户使用,还是套餐上,都让用户感觉到是“好用、想用、敢用”。我们可以看到,与上面的是比较相似的。

  前两个案例我们举的都是运营商的,一个海外一个国内的,一个基于固网一个基于手机,他们现阶段都是成功的,而且在持续的发展。我们再来看一个OTT的,实际上OTT大家都知道,那肯定是Netflix,它是目前全球OTT做的比较好的,可以说是最好的。他在视频上做了什么?因为他不是一个运营商,他是一个视频运营商,他只能做视频。但是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他在整个业务上做的工作,和一个运营商基本相似。

  第一,他把他的内容做到极致,片源无论是合作的还是自产的,都让用户感觉非常棒,非常想用。

  第二跟运营商合作的同时,自己开发一些工具,使得自己的片源内容能够很稳定的,在网络上进行使用。所提供的片源对网络有感知,他不可能改造一个网络,但是他可以适应一个网络。

  第三个提供了很好的性价比的价格套餐,让用户很享受去用他的业务。也就是说他初期免费用一个月,他的转化率实际上非常高,通过这三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固网运营商、移动运营商还是OTT,关注这个业务,想做这个业务的,都可以做到很好,而不是说大家现在看到的,用他的IPTV是不是没有价值?大家说现在有价值。现在面临OTT面对广电和IPTV是不是能不能做得下去?实际上各有各的生存之道。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最终回归,一定是以用户为中心,但是以用户为中心可以做的很多。我们总结了一下第一以用户为中心的体验是关键的,刚才朱总和杨秘书长也都提到了。但是我们这个体验到底是什么样的?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够赢得用户?一定是做到极致吗?或者是做到0?这个不一定,所以要量化,要有一个标准体系去量化这个业务。实际上体验是什么?它是一个桥梁,大家总是感觉很宏观,为什么?就是因为没有量化。它是在座各位,在后台努力,直接呈现给用户的一个结果,裁判是用户,但是用户目前没有打分,所以我们要给自己打分。

  我们量化之后要做什么?就是要指导我们的业务规划,所以我们看到这个标准化提出来之后,是希望各位都进来,而不是网络提供商。

  大家在问我们这个标准应该怎么提供?怎么量化?我们并不是从头再来,华为现在和合作伙伴们在做这个事情,我们所做的依据是什么?实际上在ITU这个组织里面,对于量化标准的体系一直在做。从话音时代就开始,话音时代主要关注切换率。但是到视频,由于它关注的指标偏多,这个是由于人的感官造成的,所以它的采样、服务会很多。

  在2009年ITU提出了VMOS这个体系,但是那么时候大家关注的是1080P,主要用来考察网络特性,到现在这个阶段,大家可以看到前面的照片,4K已经来了,光纤已经覆盖到位,4G也来了,这个时候用户所需要的业务,不仅仅是由于网络所造成的,而是端到端,所以我们这个标准就一定是以用户为中心来提出的标准体系。

  我们现在起的名叫U·VMOS,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初步构想已经有了,就要看一下具体怎么实现?第一步是数据采样,采样在这里面非常重要,它所做的第一个是可采集,也就是说你想采的这些数据,要能够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方式拿到。第二个可评估,如果说你采过来的数据没有任何方式方法进行衡量是没有价值的。第三个可演进,就像U·VMOS一样,它任何体系可以演进。未来随着8K、H.264到来我们都可以演进,而不是推翻再来。

  基于上述三个原则,同时根据人眼以及获取到的生理反应这几个方面进行一系列采样,发现了一些关键因素,包括人们对于视频质量,因为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阶段,比如说像以前有是标清,大家没所谓。但是现在有了超清,大家都变得挑剔了。这就是一个交互上、感官上,都满足人目前所能感觉到的,我们发现这三个是关键点。

  采样采完之后,我们就要进行建模,也就是说要把一些数据模型化。刚才我们看到的三个因素,加上其他还有很多,那个采样我们大概基于3000个以上的标准进行的调研,调研的参数非常多。但实际上归类,我们最后归了三类,就是我们黄字标的“视频质量、互动体验、观看体验”。我们基于这三个因素,我们提出来的是极致体验就是0失真、0等待、0损伤。这个0是泛的,就像我刚才说的难道我们要做到0吗?可能技术上,或者人眼感知上做到的,这也是我们量化另一个标准。

  我们看到这三个因素之后,实际上是三个参数,它里面变量有很多,我们稍微展开讲一下。

  第一是把最关键的变量提出来。比如说视频质量上,它的变量很多,比如说分辨率、亮度、色彩等等。我们举一个例子,大家最左边PPT上的这幅图,这个清晰度到底是什么样?难道我提供的片子越清楚越好吗?实际不见得。因为现在所提供的屏幕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人感知的分辨率和清晰度,跟屏幕大小、距离比较片源的清晰度是有关系的,通过我们一层一层的剥茧,我们看到越来越清晰了。之前讲了这么多,大家可能觉得很玄乎,到底怎么量化?但是我们仔细分析的时候发现,找到它的关键因素,同时把里面的一些关键变量参数量化,这样大家就清楚了,所以我们以后评判标准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说,我这个片子是4K的、8K的,就一定是用户体验最好的,直接关系到用户所使用的终端,这也就是我们业务上知道的,可能我们要对片源做多码率提高,感知用户网络并提供终端,提供相应分辨率给用户最极致的体验。

  第二点,互动体验“0”等待;

  现在大多数换台、切换,都是秒级,实际上我们在这里面看到一个数据,包括华为实验室也做了相应的验证,人的感知极限是100毫秒。低于100毫秒的事情,人是感觉不到的,所以我们可以假定它为100毫秒作为极限。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以我们现在所提供的体验数值,和人能感知到的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这里面互动跟大家有直接关系,并不是某一个环节能解决的,

  第三点是“0”花屏、“0”卡顿。

  这个参数就更多了,包括卡顿、花屏次数,时间,以及花屏面积。这一点通过大家努力是完全可以做到0卡顿、0花屏。但是这个标准要定一下,什么是0花屏?0卡顿?一点花屏没有?一点卡顿没有吗?也不见得。所以我们看到刚才建模时候找到三个参数,这三个参数都有相应变量,实际上我们的U·vMOS初步架构已经成型,基于我们的调研和建模之后,华为公司提出U·vMOS的函数,做这个函数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因为这里面还包括了直播、点播,相应对感知用户体验参数不一样,这些参数我们已经通过调研获取到。我们这套公式是为谁服务的?我一直在强调是端到端,也就是说既可以为电商服务,也可以为运营商服务,同时是跨业务的,多业务来满足大家需要。我上一次在南京的会议上提到,视频成为运营商的业务,但是这里面业务很多,在座各位有一定的延伸包括视频通话、视频监控,这一套体系都可以用,只不过我在这里面更加关注的是娱乐。

  大家可能比较怀疑采样,包括我们的公式到底怎么样?实际上我们这套公式,整个是拉着合作伙伴,是通过跟他们一起调研,同时也是基于华为公司在各种标准组织里的体验,以及我们的专利为基础。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对于视频是有很深的理解,然后才能做出相应的结果,否则可能这里面我们的采样标准以及建模标准就会被大家质疑。

  我们模型已经出来,我们就应用一下,我们在全国以及全球,关键节点,利用我们的工具,以及我们的方法论,做了相应的评分。大家可以看到,韩国的U·vMOS值非常高,中国西南一片运营商U·vMOS值也非常高。左边是西欧包括德国和英国U·vMOS比较高。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前面我所讲的案例这个和我们不谋而合,也就是说他们所做的,通过华为公司U·vMOS标准体系,所印证的可以看到的视频,他们关注用户体验的提升,所以他们获取了相应价值,而我们的U·vMOS这个模型评估之后所得出来的分值相当,出不来看我们的体系是相对准确的。

  基于这个模型我们在背后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也应用到相应的解决方案中,所以华为提供的是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在视频上,我们可以提供千万级的,包括跨业务的,多业务融合的视频解决方案。我们通过这个解决方案,去帮助我们产业链相应的合作伙伴去提升用户的标准、体验标准。

  最后,欢迎大家能够共同参与到华为的U·vMOS体系的构建当中,因为这个体系我们首先迈出了第一步,但是后面还需要持续的发展,我们希望大家共同合作,能够营造一个健康的、高速发展视频产业,共同去迎接未来,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lmtwadmin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