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本增效下的总台央视和省级卫视,悲欢各不同
| 影视独舌| 2022-12-07
【流媒体网】摘要:接下来,总台央视仍是维持台网播剧平衡的主力军,省级卫视跟播网络和总台的剧目也不会减少。

  距离2022年结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各大卫视12月黄金档的排播剧还未尘埃落定,备受关注的《县委大院》将领衔发起年末攻势。

  CCTV-1播出的《山河锦绣》即将迎来收官,CCTV8播了抗战剧《虎胆巍城》,江苏卫视和浙江卫视拼播了年代创业剧《风吹半夏》,北京卫视播的是去年饱受赞誉的《功勋》,湖南卫视在播的《天下长河》即将收官,东方卫视播的是谍战剧《信仰》。

  回望一下,可见今年电视台剧集的排播图景:注重导向,贴合氛围,总台央视在新剧采购中的份额继续加大,省级卫视的战线继续收缩,多轮剧、积压剧上黄金档已成常态,能实现拼播的新剧数量减少。

  也有些新现象正在发生。总台出品的脱贫攻坚剧《山河锦绣》于11月15日在CCTV-1首播,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同步播出,广东卫视联合播出,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特约播出,在单个剧目上形成了一台牵头、多台联动的局面。

  总台央视从容迈进

  地方宣传部门心向总台,省级卫视购买力下降,总台央视在剧集市场中的选择更加从容。

  过去一年来,开春打响头炮的《人世间》播成了爆款,主旋律与商业元素并举的《超越》《警察荣誉》《大山的女儿》《山河锦绣》等剧收获了口碑,低价采买的填档剧依靠稳固的基本盘守住了收视,而《亲爱的小孩》《风起陇西》《天才基本法》等剧既丰富了类型,也彰显了总台的创新之心。

  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讲,总台央视的优势都不可撼动。

  自从重回电视剧第一播出平台之后,总台央视在宣传上也取得了巨大成功,无论是“大剧看总台”的口号还是“满屏皆精品”的宣言,渐渐深入人心。

  这样的成绩,正是总台央视在购剧上实行“掐尖战术”后的回报。事实上,除了卖相佳的头部剧集,总台央视一直有一套内部循环机制,像《人世间》《大山的女儿》《新居之约》这三部剧,在央一播出后又在央八黄金档重播。在总局大数据统计中,《人世间》不但在央一创下了单剧年度最高记录,在央八重播时也创下了频道的年度最高记录。

  除此之外,像《大决战》《武当一剑》《高兴的酸甜苦辣》《老闺蜜》《海之谣》《香山叶正红》《红旗渠》《太行山上》这样的老剧也在非黄档重新播出,降低了总台的购剧成本。

  原本,“降本增效”是视频平台的口号,但今年年中总台也加入了战团,开启了新一轮的降价行动,随之省级卫视跟进。

  降价之后,就算是头部大剧,也很难在电视台拿到两百万一集的价格。一百万一集成为常态。而那些宣教色彩浓郁、制作成本不高的剧,以及那些制作完成多时的商业剧,只能拿到“白菜”价。

  具有位势优势和回款优势的总台央视,与省级卫视形成了降价的联动,这种调整势必会给制片方带来新的盈利压力,进一步倒逼影视行业的“降本增效”。

  除了压缩成本,总台央视在招商上也有新招

  总台的“品牌强国工程”早有规划,曾在“大剧看总台”的片单发布会中被多次重点提及,今年又率先出场。

  这意味着,总台往后不仅要在头部大剧的选购中持续争先,还要集中力量对广告商实行“掐尖战术”。

  在“降本增效”的大趋势下,各视频网站已经形成微妙的平衡,在制作规范、成本控制等多个层面上达成默契,在某种程度上组成了“过冬”同盟。

  总台央视和省级卫视也在今年形成了更复杂的竞合关系。降本增效是共同的诉求,做起来有默契。而在具体的剧目选择上有合作有竞争。央一将更多的头部主旋律剧招纳进来,今年的8部重点主题创作剧,大部分在央视一套首播,部分剧目在省级卫视实现了联播和跟播。

  央八则在创新型剧目(比如《风起陇西》《天才基本法》)和现实题材大剧(比如《警察荣誉》《关于唐医生的一切》)上强力切入,扩大了观众面,提升了市占率。

  五大卫视在嬗变中抉择

  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东方卫视、北京卫视今年来也播出了不少亮眼的剧目。

  比如,《幸福到万家》赋予了农村题材剧更立体的表达,《底线》为中国司法剧提供了一套颇具特色的组合拳,《天下长河》中书写的治河故事让人热泪盈眶。

  只不过,舆论场上关于疫情的话题一浪接一浪,很多往常人们关切的事情在今年显得都不那么重要了,不少品相不错的剧集都没播出理想效果。

  对五大卫视而言,排播时必须回答四个问题:拼播还是独播?头部剧还是积压剧?首轮剧还是多轮剧?少更还是多更?

  放在以前,拼播还是独播一直有标准答案,湖南卫视独自美好,其余四大卫视两两联合,各取所需。但在今年,这种局面早已被打破,成功拼成的剧目不超过三分之一。

  无法拼播自然是因为部分卫视出现了掉队情况,最直接的结果是多轮剧的数量较之前明显增多。在力不从心的背景下,播多轮剧可能会上瘾,而且播着播着就习惯了。

  除此之外,卫视排播变得比剧情还难猜。以前,人们默认的是卫视在周六日只播一集或者干脆不播。今年也变了,不但周五到周日可能少播或停播,就连工作日也不一定上新,且每周播出的集数都不固定。

  像湖南卫视的金鹰独播剧场,原来每周更新13集,但从《好好说话》到《凭栏一片风云起》《遇见璀璨的你》等剧都变成了11集,后来到了《少年派2》和《二十不惑2》时更是减少到了10集。

  就算是拼播,卫视间也能达成每周减少更新集数的合作,比如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联播《勇者无惧》时就打破了惯例,由每周13集变为了12集。

  其实观众也理解,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买部大剧不容易,少播就是省到,就算每周只少播一集,一年下来就能省出几千万。

  今年,省级卫视进一步成了积压剧的释放地。诸多2017年左右制作的高成本剧目在此低价“泄洪”。这对卫视和制片公司都不是心水之选,但至少都避免了更坏的结果。

  今年,省级卫视多年来百试不爽的都市话题剧的播出效果失灵。女性视角的、热搜叙事的剧目不受欢迎了,“土味”的中年偶像剧也失去了魔法。卫视剧亟待开发新的王牌类型。

  其实,除了自身经营的困难,五大卫视还要承受舆情带来的压力。五大卫视的称号是地位的一种体现,也是枷锁,观众会时刻拿着放大镜审视,播多轮剧会被笑话,收视率低会被群嘲,每周减少集数会遭到辱骂,想必每家卫视都在今年练就了一颗强大的心脏。

  结语

  因为疫情的扰动,业内最受瞩目的上海电视节今年停办,其他的行业展会有的改在线上,有的线上线下相结合,有的无限期延后。

  一位资深制作人曾在朋友圈说:“纵观会议全貌,央视没有洽谈室;网络平台不见踪迹,就连各卫视总监、主任也罕见身影。各制作公司的老板们,除了个别人急匆匆赶来出席论坛,说上几句不疼不痒的客气话外,绝大多数不再亲临……现在早已进入前期合作,定制自制已成市场主流,哪里还需要什么交易?”

  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已基本形成双向输送,比如爱奇艺一直和CCTV-8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为央视输送了《亲爱的小孩》《风起陇西》《天才基本法》等一批互联网属性浓厚的作品,改变着总台剧集的气质。而总台自制出品的部分剧目也能在视频网站上卖出不错的价格,摊薄成本。

  不少剧集在台网联播时采取了同步更新的节奏,但更多的是先网后台,网播进度领先于台。比如,正在热播的《风吹半夏》,视频平台就领先卫视两集。

  接下来,总台央视仍是维持台网播剧平衡的主力军,省级卫视跟播网络和总台的剧目也不会减少。总台出品、芒果出品已形成一定的规模和品质保障,其他省台的自制计划也在陆续发布。

  总之,“电视剧”的电视属性越来越不明显,“剧集”已经成为长篇连续剧的准确命名。台网竞合将进行下去,“降本”容易“增效”难,什么时候供求之间真正平衡了,市场收益托住生产成本了,这一轮回调才能结束,行业才能企稳回升。

  附:今年以来总台央视和五大卫视播出剧目


【创意征集令】谁说电视只能“看”?万万没想到智能电视还能这么玩——创意征集大赛!火热进行中,打开创意脑洞!获取丰厚奖金!

责任编辑:胡笑柯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