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与当代明诚:体育版权,向左或向右
韩牧| 动次打次实验室| 2022-06-24
【流媒体网】摘要:一杆清台、敬而远之还是时刻保持谨慎,中国体育版权的故事仍然在路上。

  连续两天,连续两个有关体育版权的大消息终于公布了。

  一个算好消息,一个算坏消息。

  一则是抖音拿下了世界杯版权,官方说法是与央视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动次打次实验室」得到的独家消息是,今年的这个“伙伴”跟上一届不一样,抖音转播世界杯比赛时,信号必须用央视的,而且要带着logo和解说——原本这是个16亿元人民币左右的打包版权协议,除了世界杯还包括亚运会,只是亚运会延期了。其中世界杯版权的投入预计在10亿元左右。

  另外一则,是隔了一天后,上市公司当代明诚宣布结束西甲版权合作。当代明诚选择发布公告的时间是晚上8点左右,因为疫情侵袭,搁在以往的重磅消息,已经引不起人们的关注热情。当代明诚放弃西甲版权就是如此。简单来说就是,由于去年的4500万欧元没有支付,西甲联盟终止了版权合作,并要求1.05亿欧元的违约金。

  这俩消息,也可以说,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对于抖音来说,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在2021年营收达到580亿美元,换算人民币约3900亿元,每天进账可达10.7亿元——世界杯版权费用一天可以赚回来了。

  他们旗下的今日头条、抖音、TikTok等产品的月活用户,加起来超过19亿,这比中国和美国人口总和还多出1.57亿。但是,字节跳动跟中国其他互联网公司一样,都面临着反垄断与部分业务裁撤的麻烦,其39岁的创始人张一鸣早早退居“幕后”就是一个信号。所以,在业绩疯狂发展的同时,怎么生产好内容以及保持好的品牌形象,对字节跳动来说也无比重要。给人带来激情、能量、荣誉感的体育,则是他们的尝试之一。

  不过,类似抖音这样的互联网平台,在体育版权的选择上有一个逻辑需要注意。

  他们更看重世界杯、奥运会这样的大IP,因为这些赛事短周期、大流量、高关注度,更直白点说,广告商更容易埋单——这种级别的大赛在他们看来与其说是体育版权,不如说是全民事件,是流量的保证,是短期与即时的。而那些年复一年的长期性的英超、西甲、德甲等赛事,不管是抖音、快手还是B站(B站拿下了物美价廉的英足总杯)等,下手都相对谨慎。

  一个例子是,即使在腾讯最好的2015-2017年间,腾讯市值超过5万亿时,对体育版权也是超出想象的谨慎。除了2015年斥“巨资”5年5亿美元拿下NBA,其他都属于精打细算。

  除了精打细算,还得及时止损并不断尝试新的方案,在这一点上它们也表现得相当的“互联网”。以快手为例,2020年开始尝试跟CBA合作,按道理快手上的篮球基因并不弱,但合作一年后也没有继续,转而花费超过10亿投向了冬奥会——快手的竞品抖音则在冬奥会期间做了各种运动明星的连线直播,无论用哪种方式,显然这样的全民事件是他们都不愿意错过的,这样的风头是他们一定要争夺的,事后的效果评估和考核也是严苛的。

  互联网公司无疑是近10年中国商业世界里的大玩家,他们对体育版权的青睐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当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在经历了这一轮周期之后,我们也能清楚地感知到,即使是拥有强大的营收和财力支持,巨头在体育版权上依然是精打细算与无比谨慎。

  这一点与从更传统的行业走出来的公司在体育版权的玩法中,显得更加明显。

  回到当代明诚被终止西甲版权这件事上,核心还是欠钱。当代明诚在今年5月26日被“ST”,原因是连续三年亏损。去年,当代明诚营收15.54亿元,亏损9.78亿元,2020年亏损19.26亿元,这两年加一起亏损29.13亿元。雪球上一位用户这样评价:“亏了近30亿,什么不干也不能亏损这么多。”

  “当代明诚会是体育产业最后一颗爆雷点。”几年前,一位产业里的资深投资人在上海曾这样对「动次打次实验室」说,从此体育产业所有的大型雷就都爆完了。

  当代明诚曾经叫“道博股份”,它的体育产业故事开始于2015年。在那一年,他们从磷矿石贸易、房地产等业务转型文体产业,后来改成了现在的名字,并收购了双刃剑等公司——从版权到职业俱乐部、体育培训、场馆等业务均有涉及,步子之大,着实夸张。当然,当代明诚一度也是受益者,2018年营收就达到26.82亿元,净利润1.78亿元。但此后,战线过大、战略过于激进的问题开始凸显出来。直到今年3月24日,当代创始人艾路明从董事变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也由周汉生变更为艾路明,这标志着过去一直在幕后的艾路明走到台前,开始对公司进行“拯救”。

  目前来看,当代明诚放弃西甲版权就跟不久之前了结了中超重庆足球俱乐部一样,都是不得已而为之——更准确说是被放弃。

  这又不得不提到,当代明诚被西甲放弃,跟苏宁体育类似。2020年3月,苏宁没有支付英超的第二笔1.6亿英镑版权款,英超宣布终止合作。后来,苏宁被伦敦当地法院判罚要支付2.13亿美元的赔偿费。但是,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

  「动次打次实验室」得到独家消息,直到今天苏宁也没有给英超赔偿金,因为其当时跟英超签订版权合同时是找了一家香港的壳公司,跟苏宁本身并无法律上的直接关系,所以英超目前也束手无策。

  但当代明诚就不同,从法律关系上当代明诚是直接参与方,4500万欧元的欠款以及1.05亿欧元的赔偿金(金额目前只是西甲联盟提出),当代明诚甩不掉,除非这家公司倒掉。

  当然,尽管苏宁体育玩了心眼,但在商业世界并不提倡这种“擦边球”与无视商业规则的做法。

  “一个个金主都被体育版权给嚯嚯了。”一位长期观察体育版权人士对动次打次这样感慨。

  的确,体育版权是一个高门槛、对运营方来说是高要求的一个行业。从乐视体育、暴风体育、苏宁体育、体奥动力、当代明诚,几乎都曾或正在面临无比艰难的境地。对体育版权,大家的态度不同,命运则不同。体奥动力的CEO李义东曾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称要“一杆清台”、新英体育喻凌霄称自己是最懂版权的人、虎扑创始人程杭则一直保持敬而远之、苏宁与暴风曾经想弯道超车、咪咕现在则像迪卡侬一样成为版权的货架……

  (相关阅读:中国体育版权:激荡12年

  风风雨雨、起起伏伏,个中滋味,酸甜苦辣,只有参与者更能体悟,旁观者再多的情绪与情感也无法描述——现在仍然在上海看守所的暴风集团曾经的舵手冯鑫,怎么也不会想到在铁窗里经历三年新冠疫情后,仍然没有获得自由。

  当代明诚的麻烦可能才刚开始,不断恶化的业绩、不断爆出的不良资产以及无法解决的难题,后续汹涌而来。但对中国体育版权来说,故事并不会结束。这些都是“灾难”,也是财富,更是经验,当运营者再次面对体育版权时,以怎样的姿态可能比本身的价格更重要。尤其是欧美的足球赛事版权,过于高企的价格如何消化,就连抖音、快手、B站都无法下手时,我们又哪里来那么大的勇气呢?

  还有不到两个月,英超、西甲等新赛季又要重启了,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这些最顶级的赛事,就是不知道是否还是正规渠道。而11月21日,卡塔尔世界杯也将开幕,那些最精彩绝伦的进球仍然会令人怦然心动。生活依旧,关于中国体育版权的故事还将继续——向左还是向右,取决于很多因素。


  《市场监管趋严:2016-2022中国直播行业政策汇总报告》针对网络直播相关管理政策做出梳理,理清网络直播应遵循的基本规则。今日流媒体年度VIP免费领取报告PDF版!点击下图获取。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