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5G广播+5G通信 一份重量级白皮书发布
常观察| 常话短说| 2021-01-21
【流媒体网】摘要:只要移动终端芯片支持接收 5G 广播信号,用户可随时随地免流量享受看电视、看直播、听广播等移动多媒体服务。

  常话短说小编注意到,上周,一家咨询公司联合中广传播公司出了一个5G广播中国战略和前景的白皮书。

  这份白皮书是不是也道出了5G广播有进展,但进展可能不尽人意,甚至在外界看来有点难产?到底原因何为?

  一共79页,小编仔细研读了这份白皮书,把很多5G广播的事情基本讲清楚了,包括路线之争、厂商之争(阵营站队),有哪些业务或者有哪些可能性或者标准的进展和未知,都进行了说明,推演,是一份值得仔细研读的报告。

  当然关于5G广播产业链,通信圈对这个事情,有的赞同,有的是充满了攻击性,甚至恶意抹黑,觉得不一定干得成。甚至更难听的都有,广电通过5G广播看电视、视频等是一个痴人说梦,或者说异想天开的事情,更说到CMMB这个教训还不惨痛,广电人要重蹈覆辙,几百亿甚至千亿要打水漂吗?

  5G广播到底值不值得干,值不值得拥有?

  说的对不对,还是要看实际行动,也不是一句话就能否定,也不是一句话就能干成。广电人也不会因为这些而停止前行、变革的步伐,更不会因为曾经的过往,就不能展望未来。

   单位

  看看哪些单位、哪些人参与了。(前不久在世界5G大会上发布了技术方案、技术应用),这次发布战略白皮书,说明更多产业链在关注、在实际运作。

  【小编点评】这里面的很多单位、人员都是技术方案、应用方案的参与者、撰写者。广电三大院,及高通、中兴等参与了,唯独没有华为。为何华为没有参与,还是华为不屑与他们为伍,或者是自己有单独一套?广电公司有中广传播公司参与了,中国广电集团及股份公司的身影、人员也没有看到,当然按理说中广传播划归中国广电集团的管理公司,至于当今的关系到底又如何,很多人都说是个迷,有点理不清还乱的节奏,毕竟从工商的股东关系上还看不到。

  内容

  【小编点评】从报告本身看,基本比较全乎,意义自然就不说,如果没有意义干他干啥呢?独特优势和挑战也说得比较直白,钱、人才、商业模式。

   核心观点

  小编与大家就一些比较有争议或者说头疼的一些话题来看看。

  1、5G 广播采用引入中国技术提案的国际通用 3GPP 移动通信国际标准,支持高功率高塔发射。利用广电现有发射站点资源,独立建设一张无线广播电视覆盖网络。只要移动终端芯片支持接收 5G 广播信号,用户可随时随地免流量享受看电视、看直播、听广播等移动多媒体服务,并可综合利用移动通信通用技术通过 5G 广播信道的协同配合,实现智慧平台信息交互和视频点播等个性化业务。

  ——5G广播+5G通信,才是5G的全部,如果少了5G广播就不能说是5G,对不对?

  ——5G广播只需要把大塔进行改造,终端芯片支持5G广播即可,代价比较低,不像以前还要搞根天线和特殊芯片,加你了一张5G广播覆盖网,对不对?

  2、面对中国数字化转型的大潮,在网络重构与能力升级的新变革之下,将 5G 广播网络建设成为与 5G 通信网络共同服务移动终端用户的信息传播的基础设施,承担信息传播的公共广播和应急广播服务,与移动通信网络配合,可优化网络传输、提供新型音视频服务,无线广播网移动终端的网络服务对于网络视频大爆发的时代,对于运营方及个人用户来说都是红利,对于网络节约带宽流量和降低综合能耗,能够为人民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幸福感和体验,因此“5G 广播+5G 通信”的传输方式倍受关注。

  ——5G广播用于公共广播和应急广播,这个将是它的主要场景和痛点之一,对不对?

  ——5G广播之下的5G频道何时能够来?

  3、5G 广播可支持用户通过手机随时免流量享受移动多媒体服务,实现广播电视人人通、移动通、终端通。

  ——5G广播的到来,看这么多频道,将不再受到流量限制和并发限制,随便看,比如春晚,手机看起来,外加一个投屏到智慧屏上。有反驳吗?(电视的功能在智慧屏上讲弱化很多了,是喜还是悲)

  ——5G广播能够降低传输成本和CDN/IDC等综合成本,也变相降低能耗,是不是?

  4、当下的 5G 网络部署应坚持“广播网和通信网优势互补联合覆盖”的建网策略。

  ——啥意思,移动通信网采用小区制蜂窝组网方式,低功率小塔(移动通信基站)有利于个性化内容的传送,能提供个性化、交互式业务以及高新视频业务等,业务手段灵活,但是覆盖范围小,广域覆盖成本高,广播和推送效率低,不利于公共服务内容的广播和推送,所有的数据传输都需要流量消耗。

  ——广播电视网采用大区制组网方式,高功率大塔覆盖范围大,广播效率高,适合提供公共服务,有利于公共服务内容的广播和推送,但是其不具备上行回传信道,无法实现点播或宽带接入,不能提供交互业务,不利于个性化内容、交互业务的传输。

  ——5G 网络建设时应采用高功率大塔(广播网)和低功率小塔(通信网)联合覆盖的网络架构方案,由“5G 广播+5G 通信”无缝衔接的技术提供支撑。大塔和小塔联合覆盖的建网策略,可以使单站覆盖范围扩大,降低建网成本,支持丰富的业务场景,实现广播网和通信网的优势互补。让用户以更低的资费价格享受优质的移动多媒体视听服务。

  以上读起来怎么样,感觉是那么回事。

  是真的这样吗?(华为的同志们怎么看)

  如下几个维度:

  运维成本主要开支来自电力支出、铁塔租金、土建和人工成本、设备运维方面。

  以电力开支为例:

  小塔480000*3.5=1680000 千瓦,即每小时 168 万度电

  大塔 3321*4=13284 千瓦,即每小时 1.3 万度电

  大塔(广播电视发射塔)核心部件包括天线,馈线,滤波 器,发射机两台(一台用于备份),上述 4 个部分的硬件成本预计80-100 万。发射机典型功率 1000 瓦,综合电力功耗约 4 千瓦。

  小塔(通信基站)标配1BBU+3AAU,加上电网+UPS 供电铁 塔抱杆等配套,至少 25 万以上。单天线发射功率 200 瓦,综合电力 功耗 3.5 千瓦。

  基站硬件成本测算:

  2020 年 9 月召开的服贸会“5G 新兴服务贸易发展论坛”上,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介绍,全国已建成 5G 基站超过 48 万个 (运营商共计),而全国大塔(覆盖到县级)的数量为 3321 个。

  按照这个数据估算采购设备支出:小塔480000*250000=1200 亿,大塔3321*1000000=33.21 亿

  ——这个说了这么多,不就说明,5G广播+5G通信是互补的。5G广播必须干!

  标准

  上面说得再多,还是要看标准的情况,标准是这些产业链的基础。5G广播选择哪条路走或者哪条路先干起来?

  ——广电总局广科院于 2018 年、规划院于 2020 年作为独立成员加入 3GPP,推动 5G 广播标准立项、研究和制定。2020 年7 月,3GPP 宣布 Rel-16 标准冻结,正式将 5G 广播纳入标准。

  ——一方面广电行业将基于 Rel-16 广播技术建立广电行业标准体系,联合产业链,推动 5G 广播基站、终端和芯片研发和商用;另一方面,积极推进 Rel-17 混合广播(预计 2022 年 3 月冻结)。

  ——Rel-18 基于NR的地面广播技术演进,为5G广播技术推广和升级提供标准指引。

  ——产业链支撑方面,编码器及核心网设备已具备商用部署能力;激励器厂商需要在2020年底完成支持Rel-16版本的设备研发和产品上市;芯片厂商需要在 2021 年 3 月前完成支持 Rel-16 版本的大塔及小塔组网设备芯片研发和上市,并跟踪 Rel-17 版本制定,推进支持混合广播技术的芯片研制;芯片厂商需要尽快推出兼容 600MHz 广播频段及多制式通信频段的射频芯片,终端厂商需要在 2021 年 Q3 推出支持 5G 广播的终端产品。

  说了这么多,估计很多人看糊涂了,说白了就是两种路线两种方式:

  5G 广播技术现有地面广播模式和混合广播模式两种技术实现方式。

  ——5G地面广播模式,即 5G 大塔广播,5G 大塔广播是基于 LTE 空口的高塔高功率(HPHT)的广播模式,是面向新一代数字电视服务的地面广播专网,适合在专用频谱上进行全国范围的大区域广播覆盖。

  ——5G混合广播,即是5G 新空口(New Radio, NR)广播,就是咱们经常在很多会议听到的5G NR广播。2019 年,3GPP 启动了 Rel-17 版本的制订工作,并已立项基于NR 的 5G 广播课题研究,将在系统架构提升、混合广播等方面持续推进 5G 广播技术发展。5G NR 广播是基于 5G NR 的单播/多播/广播可以灵活切换的广播模式,可以动态且无缝的切换单播服务和广播服务。

  争议

  ——Rel-16 中的“5G 地面广播”规范制定工作已完成,主要在Rel-14FeMBMS 基础上进行增强。在屋顶接收场景下引入了 300us CP 以支持更大站间距的单频网组网,在移动接收场景下引入了 100us CP 以支持 250km/h 的时速等。“基于 LTE 的地面 5G 广播”在 Rel-17 中已明确不再演进。

  ——Rel-17 中的“5G 混合广播”已完成立项,该立项由多个垂直应用驱动,包括公共安全和关键任务、V2X、IoT 及 IPTV 等。“基于 5G NR 的多播广播服务”将是单播和组播混合传输模式,基本共识包括基于已有 Rel-15 的物理信道,优先考虑 FR1 频率范围内应用,通过上行反馈提高服务可靠性,降低对网络部署影响和终端复杂度以及在 gNB-DU 范围内动态控制多播广播区域等。

  【小编点评】5G广播肯定有意义搞,就是到底广电采用何种方式推进5G广播呢,确实非常困难做决定,有人、有钱、有标准、有产业链等综合考虑。哪个更适合呢?大家怎么看?

  后记

  5G广播,应该来说,是广电在产业链的协同下,经过,CAS/DCAS、AVS、DRM/国密、TVOS等之后,非常重要的智慧广电生态的一个有力抓手,是快速走向移动端、在移动端能够发力的一个有力武器,那就是如何向移动端倾斜,把资源聚焦起来干,学习强国、央视频等都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走向规模化用户基数,广电的5G应用APP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举全国局台网之力干好这个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

  以前没有全国公司,现在有了,有了这么个实体,资源自然在广电总局的统筹下完全可以倾斜发展,打造之,发展之。

  当然这些都需要人去干、去落实、去奔跑起来。

  5G广播能否让老百姓喜欢,拥护,如何做好社会效益的同时兼顾经济效益,需要智慧。无论哪种技术方式来实现,5G广播是应该干,必须干。

  5G通信近了,5G广播还远吗?!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