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广播不受工信部5G牌照制约?!
编辑部| 常话短说| 2020-11-27
【流媒体网】摘要:不用耗费流量的去收看这些广播的电视内容,所以说我们采用移动通信新技术来进行广播电视的播放方式,叫做5G广播。

  在近期的几个大会中,中国广电的领导均有提到5G广播,那5G广播到底是什么?广电可以如何参与?商业前景如何?常话短说专访邀请了国家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院张宇博士进行对话。

  常话短说:首先请张博士给我们《常话短说》的朋友说打个招呼,然后介绍一下什么是5G广播?

  张宇:大家好,非常高兴接受《常话短说》的邀请,在这里和大家交流,共同探讨一下5G广播这个技术。5G广播是什么?5G广播和我们以前的广电的DTMB(数字地面广播),包括欧洲的DVB区别在哪?首先,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底层所用的技术,5G广播用的是国际移动通信标准,来传递广播电视的这种信号。其次它的接收终端不同,我们的DTMB,这种数字电视广播的信号,它不能被手机所接收,但是如果用5G移动通信的技术标准发出信号,将来就可以被我们的手机接收,就将来你拿着手机有一个APP,然后如果你想看点播,就可以走5G的双向通信,来做点播的节目。如果你想看广播的话,那你就切换到广播这个模式,就像我们平常家里看电视那样换频道,不用耗费流量的去收看这些广播的电视内容,所以说我们采用移动通信新技术来进行广播电视的播放方式,叫做5G广播。

  常话短说:目前我们5G广播一个进展的情况是什么?包括标准层面、产业链等层面。

  张宇:现在产业推动,首先是标准先行,标准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标准的话,这个厂商不会跟进,无论是发射机的厂商,还是终端芯片的厂商。所以在2018年的时候,我们广科院就进入到3GPP,去推动这样的广播的标准。最近有说5G标准两个阶段,Release15和Release16已经结束,目前是到了 Release17。未来可以预见到,Release18肯定也应该还是5G。那在不同阶段,它做了不同的广播技术, Release16的5G广播,它最显著的特点是高功率大塔的广播,有点像我们传统的DTMB,在高山上或者说某些高的大楼顶上,放一个这样的广播基站,它发射的范围可以达到几十公里。但Release17所说的广播,它实际上是组播和广播,组播你要加入到一个组里面,你才能接收到这样的信号,这样的话它就需要一个双向通信的功能,才能够加入组、离开组,那这样双向通信它就不能做到单站大范围的广播,因为你手机上行通信,计算能力和电能都是有限的。Release16的这个标准在今年6月份已经完全冻结,这里边就包含了我们Release16的5G广播技术,已经标准化了,并且这些标准已经提交到了ITU,ITU经过评估已经认可说Release16这个是5G的技术。Release17实际上在去年年底刚刚立项,立项之后由于疫情的原因,实际的工作开展也比较缓慢,尤其是现在的会议都不是实体的会议,都是这个网上的电子会议,所以进展得比较慢。Release17组播广播技术,实际上是为了满足移动通信运营商的运营需求,它主要是面向车联网、物联网,以及在一些特定场景下,短时间内能够形成一个组播。这样的话可以节省流量,但是你要想接收这样的广播,必须这个手机要有SIM卡,要认证,它不可能说所有的运营商,任何一部手机,都可以接收这个广播信号。 Release16的大塔广播和Release17的小塔广播,技术上有很大的不同,所以说在应用场景上也很不一样。Release16比较适合广电行业用,它大范围发射覆盖,节目是像我们以前频道的方式,比如中央几台、地方上某些台,它是稳定的、长期的、大范围的发射。Release17的这种组播广播,它适合小塔,临时的,你要是长期占用的话,对于移动通信运营商的频谱利用是不合适的,它不具有合适的商业模式。从产业上来讲,标准化了的东西,厂商就可以跟进了。现在在广电总局,我们广科院也在制定5G广播整个端到端的标准体系,因为我们在物理层用的完全是3GPP标准的东西,但是你在各层传输协议,对业务的控制、监管,要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才能提供业务。但Release17在这个标准里面,它只支持适合移动通信运营商的这种应用场景的组播和广播,对于广电的大范围免费接收,必须要有SIM卡,这样的需求在这个版本里是不支持的。但是我们觉得方向是对的,我们希望能够继续演进,在未来Release18甚至是Release19,能够做到5G真正的大塔广播。那为什么我们现在要从Release16开始做呢?这就涉及到产业的问题,因为从标准制定到芯片规格的制定,到产出芯片能够批量供货,到发射机设备的供货,这是需要一个周期的。因为Release17是不支持广电行业这种需求的,那假设我们最快Release18能有这样标准出来,那等到芯片出来估计得2025年了,也就是说要到四五年之后,才有可能开始去做这件事。如果Release18这个标准不能立项,不能做,那还可能到Release19,那有可能就是7年以后,那时候这个行业的发展情况是什么样,那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了。所以我们从现有的标准开始做,如果你运营成功了,让产业界看到这个具有很好的商业模式,是有利益的,对以后真正的NR大塔广播推进是有非常的重要的促进作用。我们现在不可能一步就走到NR大塔广播。

  常话短说:目前广科院在5G广播这一块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目前有哪些企业正在参与5G广播的一个研究和建设的一些工作?

  张宇:我们刚才已经提到,广科院从2018年开始就进入到3GPP,去参与到广播标准的制定,我们联合了一些公司,主要是国内的中兴、华为,还包括终端厂商,罗德施瓦茨这样的一些发射机厂商,还有大学,比如说上海交大,还联合了欧洲的广播联盟EBU,包括BBC,包括德国的一些广播技术研究所共同去提交提案,就是为了适合我们广电行业的需求。除了技术方面的努力,我们也在广泛的去宣传,在产业界去做产业推动,包括像我们在各种展会去宣讲我们的这个理念、方案,我们也在和一些厂商密切接触,比如说像中兴,可能会去做发射机,包括中兴在视频业务层面也在和我们广泛地合作去推动。5G广播这样的技术和网络如何去做数据传输业务,比如说我们在forum for the future,我们国家在5G时代组建的这样一个论坛,成立了5G广播和网络视频这样的一个工作组,马上在广州,月底世界5G大会,我们会发布两个白皮书,就关于5G广播,它的技术方案,以及业务需求层面,如何去应用。在此也是非常感谢我们的中兴,还有包括国外的高通,在技术上面的支持。现在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上海交大、中国传媒大学,也在从学校科研的角度进行研发。我相信未来,如果我们行业有明确的发声,因为刚才讲到,5G广播的技术路线,还有所不同,包括如何用3GPP的广播技术在ITU也是有不同的意见,因为ITU它本身第五组是做移动通信的,第六组是做广播电视的,现在你拿一个移动通信的技术去做广播电视,这样在ITU的工作范围也产生了一个交叉,所以说从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这个事情还需要明确的一个发声。这样的话,厂商其实它的跟进应该是很快的,因为我们的5G广播技术,它是基于3GPP技术的,它只要在现有的设备芯片上,稍作改进就可以支持我们,所以说产业的支持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主要是我们行业的这个方案,这个态度要比较明确。

  常话短说:您认为5G广博的商业前景在哪里?它有哪些运营模式?

  张宇:首先5G广播好不好,我觉得因为用户的需求是各种各样的,有的人喜欢看点播,尤其现在年轻人是喜欢看点播,但是也有很大一部分人愿意看广播,比方像我平常晚上了,好不容易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想去看个视频,可能花了15分钟也找不到一个想看的东西,所以有时候我就更愿意打开电视,我去看这些频道,它放什么我就看什么。而且我们的电视内容,是经过精选和编辑的,在这个品质质量以及文化的传输上,和互联网自媒体的视频,还是不太一样的,所以说需求是多样的。我们在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曾经有过一种移动广播技术,那时候叫CMMB,好多导航仪上也有,你开车停在路边没事的时候可以打开去随便看一看,也不收费。5G广播我觉得应该是好的,很多人包括我周边的一些人,一听说手机上能看广播,都很兴奋,说什么时候能看到。关于5G广播的商业模式,这个我们的合作伙伴也都很关注。因为在移动通信行业来看,他不太了解广播行业,所以他会很质疑,说你这广播到底怎么赚钱,因为移动通信它是双向的,很灵活,所以在移动互联网上衍生出了很多新的应用。那广播跟移动通信最大的不同在哪?应该说,它低投入,像4G时代,全中国可能建了600万个基站,那一个运营商差不多也建了200万个,大的运营商可能建了300多万。到目前像5G的基站,到年底已经建了69万了,到年底可能要80万,光无线基站投资就是几千亿。如果拿这个网络去做广播电视业务,是用大塔高功率大覆盖,也就是说2万个站就能把全国覆盖了,所以说这个投资完全不在一个规模上。有人会质疑,这个有什么价值吗?产业链为什么会有兴趣,我们特点是啥。我们是低投入低产出,我的网络建设成本相对来说便宜两个数量级,我的业务是稳定的,广播电视业务,你手机还可以有双向通信,和广播融合起来提供更灵活的业务,这是后话。单说广播这一块,广播其实从业务模式讲,我们可以延续已有的广播电视的业务模式,因为当你的广播节目到了手机之后,你的用户多了,比如北京有3000万人口的话,算10%的用户能够订购这个广播业务,比如说包月一人5块钱,就可以随便看广播电视了,那这样的话就是500万的收入,但是我们覆盖全北京的话,用10个发射机来覆盖,一个发射机也就是30万,算上基建的一些成本,也就是50万,也就是说一年光靠每个人的5块钱,就能把这个建设成本收回来。而且这里面后端电视台可以去卖广告。我们可以把广播资源分出一部分来去提供给我们的OTT内容提供商,比如将来我们的很多OTT内容提供商,可以把它的内容,通过我们的广播频道发出来,让手机上每个人都可以去看这些大家喜闻乐见的节目,而且是没有流量费,凭一个月租费就可以了。所以我们是低投入,也是低收益,但是利润率其实并不低,所以这个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常话短说:您觉得5G广播的应用场景会在哪些地方?我记得之前有人提,可能没有人会走路走着走着去看电视。

  张宇:这跟打电话不一样,走路可以一边走一边打电话,但是看视频是绝对不行的,这个东西就像手机,里面有很多功能但不是什么功能你天天在用,有些功能你要用到的时候,那就要有,其实广播电视移动广播这个事情,有点类似,就是说我不可能随时随地都要收看广播电视,但是当我有闲暇的时间,我在任意一个地方,我坐下来的时候就可以收到。

  常话短说:我们看到最近有几个大会,中国广电的董事长、总经理都介绍5G广播,您觉得我们广电跟5G广播,现在是什么样的一个关系,有可能作为5G广播的运营方吗?还是说跟700兆有关系,请您解释一下?

  张宇:实际上这样,你要做移动通信,需要工信部的牌照,5G的牌照实际上是通信的业务牌照,而不是技术的牌照,它是一种业务,你拿到这个牌照就是被允许做移动通信业务。但是广播电视的业务,这个是不需要5G的移动通信业务牌照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各省广播机构,愿意采用这样的技术方案,完全可以独立自主的去建设这样的网络,提供这样的业务,因为本身我们的广电机构就是要做广播电视的,这个是受广电总局管制的,而不是受工信部的5G牌照。

  常话短说:目前如果大家都要用到5G广播,达到普及,我们现在还需要重点解决哪些问题?

  张宇:这里边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芯片。就像刚才谈到,不管是Release17也好,还是Release16也好,这个芯片都需要支持这样的功能,但是现在我们市场占有率比较大的手机,基本上都是高通的芯片。如果芯片厂商能够把这个芯片做出来,那终端厂商来实现这个功能,其实没有太大的问题,可能会增加一点成本,这个是靠具体的设计方案。

  常话短说:我有个疑问,您之前说过5G广播采用3GPP标准的话,它的终端其实是通用的,是这么个意思吗?

  张宇:所谓通用的手机,其实没有一个这样的定义。什么叫通用的手机,你可以理解为市场上都在卖的,大家都在用的手机,那其实里面最关键的就是芯片,它能不能够支持Release17或者Release16。所有的在卖的手机,这个芯片都更新换代了,所有的手机都支持这个功能了,包括Release17,如果要支持免费接收,大塔接受,那它肯定要改现在的标准,因为它是非标的,就算是芯片支持的话,它也是一种特殊功能的芯片,不可能上边软件变一下就好了。再有如果是大塔广播,它必须不占用通信的频段,它得用广电的频率,而不是用700兆的频率,那你要用600兆频率的话,那你手机这个硬件肯定要改,芯片肯定也要动,所以说不存在我们现在每个人使的手机下载APP就能接收了。

  常话短说:5G时代。您认为视听接下来会呈现一些什么样的趋势和变化?

  张宇:这个话题我觉得范围更大了,刚才我们谈的5G广播,就是说广播到手机,应该说标清或高清这样的清晰度就足够手机上用了,那如果说是拓展到5G的话,因为5G它在中高频段的话,它有大带宽,然后数据速率也很高,在这种场景下,是可以支持我们所说的高新视频这样的各个场景的。


  11月24日,高端对话直播栏目“闻道”迎来第6期,探讨电视大屏垂直赛道的N种跑法。识别图中二维码或点击图片可视频回看: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