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媒体中心建设是需要持续迭代的!
编辑部| 常话短说| 2020-11-23
【流媒体网】摘要:5G能解决很多问题,但现在5G能解决什么呢?其实在融媒体领域,我们没有根本的发现,5G的技术特点大家都很清楚,高带宽、低延时、大连接,我们现在所有的应用,大部分还是从高带宽这方面去入手的。

  “媒体融合”被写入“十四五”规划建议,关于到底怎么融、如何融的话题最近讨论也比较多。无论是中央、省、市级媒体还是县级融媒体中心,都必须思考如何进一步纵深融合,同时实现四级融合发展。中广电设计院作为广电总局三大院之一,在媒体融合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如何看待目前媒体融合出现的问题?在本次11月19日-22日首届中国(北京)国际视听大会期间,常话短说专访了中广电广播电影电视设计研究院中心所副所长牛睿先生。

  常话短说:请您简单介绍一下中广电设计院以及在媒体融合过程中做了哪些工作?

  牛睿:我来自总局中广电设计研究院,是设计院中心所融媒体研究中心的副所长。中广电设计院是总局的一个直属单位,1952成立到今天已经快70年了。我们设计院是总局技术口的三大院之一,主要的业务方向是各地广电项目的咨询、设计以及建设等。2019年,在中宣部的统一部署下,总局科技司的具体指导下,设计院作为主编单位,颁布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5个标准,也就是咱们说的县级融媒体系列标准,这5个标准实际指导了这两年全国各地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标准颁布以后,也是在科技司的要求部署下,我们设计院基本走遍了每一个省去宣讲标准,进行一些技术培训、技术咨询,同时,我们也结合主业,做了很多地方融媒体中心建设的科研、设计等工作。此外,我们也是结合融媒体项目的特点,在建设过程中探索一些诸如全过程咨询管理,或者是工程总承包这样一个方式,去适配我们各地的融媒体建设。这两三年,我们所融媒体中心,在实际融媒体战场上发挥了这样一些作用。

  常话短说:那在融媒体中心建设的过程中,出现了哪些问题?

  牛睿:首先咱们先说县,在这次融媒体建设的大潮里面,县里面其实是出现了很多实际的一些问题,这个谁都回避不了。我觉得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有些县太注重传统的一些东西,完全是借着政策红利,因为有很多资金上来,大家就把原来没做的事,没上的系统,借着这次机会全上了,并没有去适应现在融媒体新的环境,真正把互联网当成一个主战场,把移动端当做一个主阵地,所以做了很多传统的东西,这也被社会广泛诟病,你还是打着融媒体的旗号,干着原来传统媒体做的事。这种情况下,短时间内确实设施设备上是有所提升,但是从长远来看,先不说发展,运营、维护、生存压力很大。第二方面恰好相反,有一些地方的领导总是在听社会上各种各样的说法,比如融媒体建了没用,但没有以我为主,去面对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没有针对自己的特点和实际情况,建设满足自己需求的一个东西。因为融媒体这个事,虽然从意识形态、从机制体制改革、人才发展等方面都很重要,但融媒体中心还是要建设的,不是说裹足不前不去建设,还是用原来的基础系统设施,制播流程没有任何的迭代发展,那这种情况下,你也很难去实现媒体融合的效果。

  常话短说:为什么会出现县级建县级融媒体中心,地市级多为报和台融合,省台网在融合等不同的融合方式?

  牛睿:省级和市级的问题,省一级借这次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也是进行了整合,很多省台、省报,作为县级融媒体省级技术平台提供方,作为一个主体,实际也是对自己系统、机制进行了一个很好的改革和完善。地市一级相对来说情况比较复杂一些,尤其是地市一级有些地方,已经开始了传统媒体台和报之间一个自身的融合,有的地方还没有。因为之前中央相关政策文件,并没有明确说地市级下一步怎么办,是存在还是不存在,是融,还是不融。不过我们也欣喜地看到,在“630讲话”里面,有16个字明确提出来,其中有“差异布局、协同高效”这样一个表述。下一步从中央、省、市、县新四级的一个体系,我觉得应该是给地市级媒体打了一个强心剂,同时让大家吃了一个“定心丸”,觉得中央确实没有忘了这一层媒体机构,下一步的话,也会去支持地市级融媒体的发展,我觉得地市级融媒体从自身来说,也要借助这次很好的一个机会,去研究一下,我们下一步到底怎么做。国内目前确实有很多地市级媒体,也是在“630讲话”里面看到了这样一个希望,已经开始了很多实打实的部署,希望全国的地市级媒体动起来。

  常话短说:关于县级融媒体中心这一块,有的是广电网络建的,也有的是报社和电台建的,甚至有些是厂商、或者装修公司做的,导致整个平台建设标准不一,这个问题会怎么去解决?

  牛睿:因为融媒体中心建设,跟以前咱们传统的广电,或者说传统的报业系统不太一样,如果大家认定互联网是我们的主战场,那作为一个互联网化的东西,哪怕就是互联网化的一个产品,比如抖音、头条,不要说三年,三个月不去更新你的系统,不去做一些改进,没有一些新的亮点,那用户肯定都跑没了,所以融媒体中心建设也是这样。如果说今天我们完成了三年期的建设,那下一步必须有一个持续改进、发展运营一个过程,这个就要靠大家自己的实力了,不是说都要去按照一定的标准、一定的尺码去做,还是要结合自己的特点去做自己的东西,不仅仅是技术系统的投入,还包括我们体制机制的建设、人才的培养等多方面应该是结合在一起的,这样才能长远走下去。

  常话短说:现在已经是5G时代,那我们的媒体融合会走向什么样一个趋势?

  男:我觉得目前咱们5G说的很热,因为其他的方面我不敢说很权威,我个人认为在融媒体领域,目前和5G的结合其实并没有特别大,包括我们今天谈5G,更多的我觉得还是把5G当成一个标签,5G+这个,5G+那个,大家听着觉得好像很正常,其实都是把5G当成一个形容词、一个定语,要是说咱们提个口号,这个没有关系,但是大家在做工作的时候,尤其是搞技术的人,还是要务实。5G能解决很多问题,但现在5G能解决什么呢?其实在融媒体领域,我们没有根本的发现,5G的技术特点大家都很清楚,高带宽、低延时、大连接,我们现在所有的应用,大部分还是从高带宽这方面去入手的,其实很多的高带宽的应用,并不是说今天有了5G我们才用,以前在4G时代,其实大家也都可以用,比如说抖音,抖音它完全是一个4G时代的产物,那么今天再到5G,如果还是去炒4G时代一些旧的东西,比如短视频,大家还在说短视频如何如何走,短视频这类的产物,今年可能还很热,下一步5G时代就不一定了。所以大家的话还是要根据5G刚才说的三个技术特点,尤其是后两个技术特点去探索,到底下一步能带来什么,去想一些业态,这样5G才能真正落地。融媒体本身,我觉得应该去考虑一下怎么去适应移动的生产流程,这个是我们需要去面对的。现在咱们传统的,无论是省级、市级、县级,我们的生产流程,尤其广播电视台这块,还是更多的偏重于传统的采编流程,把新媒体流程当成一个补充在做,如果我们的未来还是这样的话,那么在5G时代应该是落后了。我觉得尤其小一些的台,尤其比如地市一级的媒体,我们应该去考虑能不能建设一套彻底的以移动端发布为唯一采编的业务流程,以它去兼容传统的制播流程,这样的话可能未来可以去更好地去适应5G。

  常话短说:针对这一块,中广电这边是会有一些什么样的规划和布局?

  牛睿:设计院在业务布局这块,也有成立5G的研究中心,在5G技术研究的基础上和与5G相关的方面,包括融媒体去产生一些业务联系,争取给全国的广电、视听行业的发展更多地赋能。


责任编辑:李平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