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布问道】新型主流媒体必须适应5G带来的变化 ——媒体融合系列讨论(十五)
罗小布| 格视智库| 2020-11-18
【流媒体网】摘要:纵观通讯与媒体发展的历史,每一次通讯技术的革命都会对媒体价值链的六个方面产生影响或带来变化,5G时代更是如此。

  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媒体与通讯关系是密不可分的关系,即媒介即讯息;正因为如此,每一次通讯领域的变革或技术进步都会对媒体产生影响,带动媒体的变革或技术进步。4G时代“手机即媒体”、“人人皆记者”,步入5G时代,则成了“万物皆媒体”。

  历史唯物主义者认为,技术进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具有阶段性和波动性,每一个阶段的技术革命都有前因,也必然产生后果。也就是说,每个当代技术都是前期或次一级技术积累到一定的时候,组合创新的结果,1G、2G、3G、4G如此,5G也是如此;而且,一旦组合创新后,必将带动新的组合创新。新基建的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大数据等就是5G创新带动新组合创新的结果;媒体也是如此。也就是说,5G对媒体的新机遇,不仅是5G的大带宽、低延时和广链接,更是5G推动的新组合创新。

  媒体的价值链由六个部分组成,媒体语言、媒介载体、传输方式、媒体生态、服务手段、经济形态。传统报刊的语言是文字、媒介载体是纸张、传输方式是邮递和报亭、生态是记者与读者、服务手段是“听我说”、商业模式是订阅与广告。传统电视的语言是视频、媒介载体是有线或无线网络与电视机、传输方式是点对多点的广播、生态是电视台与观众、商业模式是收视费与广告。

  纵观通讯与媒体发展的历史,每一次通讯技术的革命都会对媒体价值链的六个方面产生影响或带来变化,5G时代更是如此。

  一、5G时代的媒体语言。5G时代的媒体语言以视频为主,不仅有标清、高清,还有超高清(4K/8K)以及AR、3D、MR、VR等。从符号学角度,5G时代的媒体语言有更多的表征符号,以及逻辑符号与表征符号的混合、结合与融合;以移动端短视频为例,标题依然是逻辑符号,但不是主题式,而是悬念的三段式。从文本的解读角度,视频文本的多解性将更加广泛;以现场直播为例,同一现场不仅会出现不同维度或角度转播,而且每一维度或角度可以是不同的解说或解读。从叙事角度而言,更多的倒叙表达,而不是顺序的表达。长短视频更加自由的组合或接续。

  二、5G时代的媒介载体。5G时代的万物互联,导致“万物皆媒体”。对主流媒体而言,不仅手机媒介是主阵地,而且各种穿戴设备日益成为新的主阵地,终端形式越来越多样化。以电视为例,不仅是万物皆屏,而且出现新的无屏或大屏电视,如手机折叠大屏、手机投影电视、5G沉浸式头盔大屏3D电视、投影电视等;还将出现大小屏融合媒介载体,如:超高清与VR双路同传电视、甩屏智能电视等。此外,还将出现纸媒与视频的融合媒介,如,图形化的纸媒,通过手机扫描即可视频化,并能互动化。许多新媒介载体如雨后春笋一样不断涌现,如:“人不下乡、文化下乡”的5G全息视频剧场,文物扫描5G无线环境的AR、MR、VR再现、5G支撑的城市超高清视频影像景观、子弹时间、个性化物联网应急广播等。也就是说,媒介的技术融合已经为媒体融合做好了准备,不仅极大地丰富了媒体表现力,而且会出现新的媒体表达方式。

  三、5G时代的媒体传播方式。相对4G时代,5G时代的媒体传播不仅更加网络化和信息化,而且更加数据化和智能化;与此同时,由传统的依赖专网传播,转变为更多地依赖互联网传播。5G时代的媒体传播方式不仅是点到多点的广播,更是点对点、多点对点、多点对多点的交流。基于视频的互动日益成为传播方式的基本要素,包括互动电视、社交视频。5G时代对传播方式最大的冲击不仅是互动,更是社交以及随时随地的直播;也就是说,视频直播不仅日益成为主要的传播方式,更是成为社交的常用手段或工具。

  四、5G时代的媒体生态。5G时代的媒体生态是以平台为中心的产业协同。5G时代的媒体平台是交易平台,由生产、消费、连接和补偿组成;交易平台的信息内容生产者不仅是主流媒体,还有政府信息生产者、公共服务信息生产者、企业信息生产者、社会文化信息生产者、百姓信息生产者和物联网信息生产者;交易平台的信息消费者不仅往往既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而且可以与信息生产者直接互动,并成为信息的二次传播者;在5G时代,交易平台的连接不是指网络和终端连接(因为4G时代已经实现了普遍连接),而是信息的上线(俗称“挂牌”)和信息的消费(俗称“摘牌”);交易平台中的补偿不仅有传统的货币补偿,还有非货币补偿,包括行为货币补偿(点击、点赞、评论、转发等)、虚拟货币补偿(流量货币、积分货币等)和实物货币补偿(积分兑换、流量兑换等)。5G时代的媒体平台是服务性平台,由拓展受众、配对、工具与服务、规则与标准组成;媒体平台要广泛地连接各种渠道,包括互联网渠道、物联网渠道等,以便通过多重网络效应和多渠道传播效应拓展受众群体;媒体平台不仅要有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配对能力,而且要有为生产者和消费者提供工具的能力;不仅要提供媒体加工服务(配字、配文、配音、配说、配景、配演、配剪、配送、配荐、配审等),而且要提供交易安全保障服务(如:DRM、区块链、安全审核、谣言识别等)。

  正是因为5G时代媒体平台交易性和服务性的要求,媒体平台需要对接多个产业,并提供产业之间的协同服务。不仅要对接新闻信息服务产业、内容制作生产产业、创意设计服务产业、文化传播渠道产业,而且要对接文化投资运营产业、文化娱乐休闲服务产业、文化辅助生产和中介服务产业、文化装备生产产业、文化消费终端生产产业。

  五、5G时代的媒体服务。5G时代的媒体是具有反馈回路的媒体,不仅可以随时随地的提供服务,而且随时得到消费者的反馈。5G时代媒体服务主要是基于大数据的智能服务,不仅是基于大众服务的推送,更是基于个性化服务的推荐。内容的标签、用户的画像及其推荐算法(历史偏好推荐法、内容聚类分析推荐法、用户聚类分析推荐法、排行冷启动推荐法、多元化差异推荐法等)日益成为媒体服务的竞争力。除了内容推送或推荐服务外,5G时代媒体还将通过平台提供媒体加工服务、媒体传播服务、数据舆情服务、决策信息咨询服务等。

  六、5G时代的媒体经济。5G时代的线上媒体经济更加互联网化,包括点击经济、位置经济、链接经济、众包经济、粉丝经济等。线下充分利用5G的直播环境,盘活长期被传统媒体忽视的活动资产,实现活动资产经营化。如,利用“广电热点”开展节、展、会、赛等活动,打造政府IP(注:“广电热点”是融合5G基站、边缘计算、宽带网络、转播车小型机房化、云计算及云编辑为一体的、体现广电优势的5G新应用)。5G时代的媒体商业模式不仅有直接付费模式、直接电商模式、活动总包经营模式等,还有“部分免费+部分收费”模式、三方支付模式或传统广告模式、转移支付模式、非货币市场模式等。需要说明的是,无论何种商业模式都需要数据支撑,包括用户消费行为数据、参与行为数据,都是从流量变现最终实现用户价值变现。

  总之,新型主流媒体是5G时代的新型主流媒体,因此,不仅必须适应上述六个基本方面的变化,而且可以根据不同的变化要素进行组合创新。

  上述观点,仅供参考,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流媒体网重磅推出《东南亚与印度OTT市场现状、特征与趋势》研究报告,主要从整个区域经济、技术和文化等方面特征着眼,并认真研究其数字经济驱动力、发展阶段与特征,这样才能真正把握东南亚和印度OTT市场的宏观与中观特征,并展开进一步微观研究分析。识别图中二维码或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