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广电必须高度警惕!“电视回放”业务或将面临全面“下线”?!
常观察| 常话短说| 2020-11-17
【流媒体网】摘要:从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看,对广电视听有哪些影响,特别是电视回看业务到底是怎么界定的?

  2020年11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著作权法的决定,自明年6月1日起施行。这几天陆续有常话短说微信各种群里的同仁来向小编询问,从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看,对广电视听有哪些影响,特别是电视回看业务到底是怎么界定的?

  小编看到常话短说内容版权及运营群里大家也有针对性的探讨。

  面对当前越来越多有线电视、IPTV、OTT回看业务侵权的现实情况,常话短说也进行了多次报道:

  【重大信息】这场官司判决,全体广电人关切和注视!

  【小编调查】拉响警报!有线网/IPTV/OTT大量被起诉!

  【大事件】广电“官司”暴雷引发行业生死劫!

  【爆料】广电回放业务:我太“南”了!!

  这家公司与广电:一边合作,一边告!

  全国IPTV狂奔之下的重大危机和隐患?!

  现在《著作权法》正式修订,整个行业必须要面对、正视以下问题,并且有相应举措、未雨绸缪,积极回应!

  电视回看业务侵权吗?

  我们先仔细看下新修订的《著作权法》是如何说明的。与电视回看业务相关的条款主要是广播权和信息传播权的定义。

  【小编点评】关于广播权的定义,对比现行著作权法,有两个非常关键的信息:1,原来有线和无线方式进行了合并描述,原来无线的方式叫广播,现在统一为传播或者转播。2.不包括第十二项规定的权利。这个直接把原来广播权和信息传播权界定不清晰的问题,直接一句话说明了。而关于信息传播权的定义,最最关键一个词“个人”删除了。

  有行业人士认为,这次修订对于电视回看业务依然存在争议,怎么理解“转播”二字,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与选定的时间和地点到底有何区别?小编查看相关解读,有人认为其实广播权的权益是进行了合理扩张,直接针对的是网络直播和挂播问题。

  从目前电视回看业务侵权案件判决情况,我们必须看到回看业务的风险性,在一些法律界对回放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基本形成了共识。比如北京互联网法院直接是判侵权,在今年9月份,常话短说组织的第二届内容版权会议法官也表示,法院关注的重点就是“选定”二字,时间和地点不重要,也就是说不管公众是只能选择7天内的电视节目,也不管用户是只能在家里大屏看。

  除了北京,好几个省的回看业务都被判定为信息网络传播权,加起来赔付费用几千万到上亿,这里包括直接败诉赔付以及调解赔付,很多时候大家都比较无奈。但是,去年11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做出一份判决,认定的是IPTV回看不侵权!大家又有了新的希望,所以这也说明,各法院其实对电视回看业务到底归属广播权还是信息网络传播权并未达成统一意见。 目前,关于这两项权利的定义,如何避免争议,仍需要有进一步的司法解释。

  电视回看业务成本将大幅增加?

  从最新著作权法来看,为解决著作权人举证难、索赔难,对侵权行为的惩治力度不够等问题,大幅提高侵权法定赔偿额上限。

  【小编点评】近几年广电内容版权侵权越来越多,常话短说联合5G传播网打造的内容版权与运营周刊有专门关注此事(可直接扫码阅读)。根据公开信息统计,从2018年到2020年,全国广电网络涉及的版权案件近600个,广电新媒体内容版权案件超800个,共涉及30家省级广电网络公司以及20家广电新媒体公司,近120家内容版权方。

  这些内容侵权案件中,点播、回放侵权占比最多。从败诉赔偿金额,虽然受内容知名度、成本、侵权造成损失等方面的影响,但目前回放侵权,IPTV明显高于有线电视。但是整体来看,赔偿金额普遍都较低,基本在1-10万/集,但是各地法院判罚标准有区别,北京互联网法院判罚赔偿高。

  现在回到这个问题上:电视回看业务成本会增加吗?目前,有线电视和IPTV的回放业务就是通过技术手段对已播出的电视节目为用户提供3-7天的回放,当然也有少数能够提供15天甚至30天内的回放,基本是免费服务。现在随着官司越来越多,虽然侵权最后赔偿的钱并不多,但是经不住量大,而且官司耗时耗力,人力也是成本啊。

  按照新修订著作权法,侵权赔偿金额势必增加。假设,如广电人所愿,回放业务合法合规,内容版权的成本也将大幅增长,因为不侵权意味着内容版权方少了一块收入,那就只能从内容版权市场分销中要收入了!

  电视回看业务何去何从?

  既然电视回看业务不挣钱,而且成本还将大幅上涨,有行业人士发出了来自灵魂的拷问:电视回看业务还有必要做吗?当前,回放作为一项刚需或者痛点业务,各大运营商都比较重视,而且也深受用户喜爱。

  根据CSM数据显示:自2015年开始正式进行时移数据监测的12个城市近些年的数据变化,基本上所有的城市直播收视呈明显下滑趋势,但是每人每天时移收视时长却在增长。

  【小编点评】新修订的著作权法中可以看到扩大了电台、电视台信息网络传播控制的范围。不管是有线电视还是IPTV,都只是电视台节目传输的渠道而已,从本质来说,电视台编排什么样的节目,有线电视、IPTV就播什么节目。假如回放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畴,那意思是电视台有权禁止有线电视或IPTV进行回放,比如一部热门的电视剧,电视台会为购买广播权支付其相关版权费用,那电视回放能否与电视台落地费通过协议捆绑?

  但现在电视台日子也不好过,如果不为这部分买单,那有线电视、IPTV就得自己买单,毕竟有人会说回放是传输机构通过技术手段实现的间接收取用户收视费,买单理所当然,但是现实中怎么去操作呢?有线电视和IPTV不可能事先知道电视台要播什么呢?而且不可能所有内容都买吧?还是只买用户喜欢的?

  那这部分成本,最终用户买单?增加收视费?在目前行业下行的情况下,增加收视费岂不是雪上加霜?? 如果因为版权问题,不做了,势必也引发大量投诉,如果做,那到底谁该为回放业务买单呢?

  后记

  “《著作权法》不是保护某一群体的利益,而是要兼顾著作权人、首次录制者和其他录制者以及社会公众的利益,达到各方利益的平衡。”目前有线电视用户2.1亿、IPTV3.1亿,电视回放是随着信息技术发展延伸出来为更好满足用户视听需求的一项业务,它有其自身特殊的属性,如果直接关闭这项业务,无异于从双向回到单向,属于历史的倒退,不符合趋势,也违背了用户的意愿。虽然关于电视回放业务最终如何界定尚无明确答案,但是希望相关部门、协会能够多为广电行业发声,争取到合法合规且能落地的认定。

  请全国各广电网络、新媒体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以及版权分管领导高度重视!!

  及时做好著作权法修订稿的学习,同时为了后续能够覆盖多出的成本,一定要提前做好内容运营的部署和规划。


  流媒体网重磅推出《东南亚与印度OTT市场现状、特征与趋势》研究报告,主要从整个区域经济、技术和文化等方面特征着眼,并认真研究其数字经济驱动力、发展阶段与特征,这样才能真正把握东南亚和印度OTT市场的宏观与中观特征,并展开进一步微观研究分析。详情点击:

   https://lmtw.com/mzw/content/detail/id/189521/keyword_id/-1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