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网络传播权定义中时间和地点问题辨析
天津网络广播电视台张和| 流媒体网| 2020-09-28
【流媒体网】摘要:现在舆论音量比较高的是支持继续扩大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声音,极力要将广播压缩为“即时广播”,在某些地区,现实诉讼案件的判决结果也是倾向信息网络传播权的。

  近来,著作权法修订工作成为了社会热点,尤其是广播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边界划分存在较大的争议,本次著作权法的修订结果,对利益相关各方的权利和市场乃至生存都有重大影响,事关国家新闻宣传事业发展,影响国家利益,国家安全。

  现在舆论音量比较高的是支持继续扩大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声音,极力要将广播压缩为“即时广播”,在某些地区,现实诉讼案件的判决结果也是倾向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这种观点的核心是:以传播中的互动性作为唯一判定依据,认定所有具有互动性的传播权利皆归属信息网络传播权权利,对于构成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其他两个要件“时间和地点”的可选性做模糊性处理,不考虑公众获得信息时在时间和地点上的可选范围,这种认知处理存在一定问题,在当下传播领域造成了极度不均衡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工作。

  首先,时间和地点是影响作品著作权收益的主要条件。任何作品的权利转让协议都必须载明授权的时间范围和地域范围,这两个因素是授权合约价值的决定性因素,也必然成为行使权利是否和法的判定要件,不能模糊处理。

  其次,作品的权益是随着科技进步逐渐扩张的,1990年版的著作权法没有列明信息网络传播权,当时传播的权利只有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是在2001年著作权法第一次修订时加入的,作用就是明确了著作权人在互联网传播行为中的权利,互联网的结构决定了传播活动由受众发起,在任意地点、任意时间访问网络获取资源。由此看,只要作品上网后,在权利授权的时间范围和地域范围内是有较大的任意选择空间的,因此从实际情况看时间和地点的较大范围的任意选择性是构成信息网络传播的重要参数。在传播期间施加的任何其他限制条件都是信息网络传播权权利人的自主决定。因此应当将时间和地点的选择性受限的程度做为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定的参考标准,在相当程度上时间地点的有限的传播不是实际意义上的信息网络传播。

  现实中的冲突,究其根本原因是科技改变了广播传播的方式,使广播具备了按用户需要提供传播服务的能力,带有回听回看功能的广播电视频道、频率是广播服务的升级产品,虽然回听回看给公众提供了一定的选择权,但是公众还是在传播者编排播放的节目中做选择,在节目播放以后较短暂的时间内做选择,这种选择没有改变传播者为中心的基本形态,不同于网络传播中以受众选择为中心的模式。

  广播电视为公众提供用户选择的内容其实早就存在,几乎所有的电视频道和广播频率都播出过“你点我播”类型的节目,通过电话,信件,乃至网络搜集用户需求,在一定程度排播用户偏好的节目。传播模式在科技进步推动下一直向着满足用户需求以用户为中心的模式演变,因此互动性不是界定某个权利的独特标识,在法律法规修订以及现有的司法实践中不应该简单的以互动性有无来判定权利归属,应当充分考虑时间和地点这两个核心要素的授权范围,综合判定传播权利归属。广播具备一定的互动性是合理的诉求,也是承担国家宣传舆论引导工作的政府媒体融合发展的命脉所在。

  希望法规修订和现实司法实践工作能合理的划分广播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互动性边界,体现国家意志,体现实事求是执法态度,与时俱进的立法精神,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公益性。


  2020年10月20—21日,由流媒体网主办的第20届浦江论道将以“5G新视界——智屏·智变·智汇”为主题,聚焦行业当下共同关注的热点话题、重磅议题,设立两大主论坛+六场分论坛进行深入探讨。年度VIP享论道免费报名资格点击图片查看论道详情:

责任编辑:李平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