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语快评|在线教育成盗版重灾区,国内OTT出海迎变局
林起劲| 流媒体网| 2020-07-05

  【流媒体网】消息:6月底,中央深改委通过《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而此前启动的“剑网2020”则将在线教育列入监管重点。在海外,腾讯收购iflix则预示着东南亚OTT市场进入重塑期;同时,印度政府和民众在移动互联领域的去“中国化”也值得关注。

  一、在线教育成“剑网行动”重点领域,中央加快推进媒体融合

1、四部门联合启动“剑网2020”专项行动

  6月中消息,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2020—2021年贯彻落实《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推进计划〉的通知》部署,国家版权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定于2020年6月至10月联合开展第16次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专项行动(简称“剑网2020”专项行动)。以下是专项行动通知部分内容。

一、工作目标

  积极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整体部署,高度关注广大权利人和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网络侵权问题,不断加大版权执法监管力度,严厉打击视听作品、电商平台、社交平台、在线教育等领域的侵权盗版行为,着力规范网络游戏、网络音乐、知识分享等平台的版权传播秩序,持续巩固网络文学、动漫、网盘、应用市场等专项治理成果,不断提升版权管网治网能力,推进构建版权社会共治工作格局,维护清朗的网络空间秩序,营造良好的网络版权环境。

二、工作重点

  (一)开展视听作品版权专项整治。深入开展院线电影网络版权专项保护,追根溯源加大对影院偷拍盗录行为的打击力度,针对疫情防控期间院线电影发行情况开展网络版权保护预警;严厉打击短视频领域存在的侵权盗版行为,坚决整治以短视频形式未经许可对他人作品删减改编并通过网络传播的侵权行为,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滥用“避风港”规则的侵权行为;强化对交互式网络电视(IPTV)、智能电视机顶盒(OTT)、智能终端、视频播放器等流媒体软硬件的版权监管,严厉打击通过流媒体软硬件传播侵权盗版作品行为;集中关闭、封堵一批“三无”侵权盗版网站(APP),深挖通过境外服务器传播盗版作品的国内源头,切断灰色产业链条。

  (二)开展电商平台版权专项整治。……

  (三)开展社交平台版权专项整治。着力整治微信、微博、今日头条、百度等重点社交平台版权秩序,关闭一批多次侵权、恶意侵权的社交平台账号;深入开展新闻作品版权保护工作,着力整治通过非法转载、“标题党”、“洗稿”等方式侵犯主流媒体新闻作品著作权的行为,……

  (四)开展在线教育版权专项整治。加大“学习强国”学习平台版权保护力度,严厉打击非法传播“学习强国”学习平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的行为,严厉打击制售“学习强国”学习平台代学刷分软件等外挂侵权行为,严厉打击生产、销售涉及“学习强国”学习平台侵权衍生品的行为;大力整治在线教育培训中存在的侵权盗版乱象,严厉打击未经授权传播他人网络培训涉及视听、文字、口述等作品的侵权盗版行为,严厉打击通过电商平台、社交平台、网盘等方式销售盗版网课和盗版出版物的行为,重点监管互联网二手交易平台、网络社交平台群组,切断盗版网课灰色产业链条,为疫情防控期间大中小学网络教学和广大网民在线教育培训提供良好的网络版权环境。

  (五)巩固重点领域版权治理成果。严厉打击网络游戏私服、外挂等侵权盗版行为;加大对音乐版权保护力度,推动完善网络音乐版权授权体系;严厉整治知识分享领域存在的抄袭改编、复制数据库等侵权行为,强化对大型知识分享平台的版权监管力度;继续巩固网络文学、动漫、网盘、应用市场、网络广告联盟等领域取得的工作成果,推动各地结合自身特色工作因地制宜扩大专项行动战果。

【劲语快评】2020年“剑网行动”新增了对在线教育领域的版权专项整治工作,符合在线教育发展诉求与著作权法要求。

  目前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已经超过4000亿。尤其是疫情条件下,线上教育进入全新发展阶段,但其中也涉及视听、文字、口述等作品的侵权盗版行为,而且日益猖獗,已经严重干扰了在线教育市场正常竞争秩序;成为版权管理的新问题。

  北京互联网法院法官朱阁认为:“在司法实践中,网络课程可能构成口述作品;教材、试题资料可能构成文字作品,但试题解析不构成作品;网络课程视频可能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式创作的作品或录像制品。”

  有观点认为,将作品作为教材的使用是一种合理使用,其使用情形不受限制,无需权利人授权和支付报酬。对此,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王迁认为,将作品作为教材的使用可以发生在课堂教学和网络教学两种情形中,著作权法对课堂教学规定了范围极窄的合理使用,对网络教学规定了严格条件限制下的法定许可,都不允许直接将作品作为教材进行使用。这方面著作权法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可以不经着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不得出版发行。因此,如果翻译、复制和网络传播超出了必要的限度,导致了“市场替代”效果,使得学校和科研机构不再购买正版作品,而是经常性地使用未经许可的翻译件和复制件作为替代,从而实质性地损害了着作权人的合法利益,则不应被视为合理使用

  参考信息:好未来教育集团总法律顾问魏嘉介绍,2019年10月以来,该集团在某电商平台共计投诉删除侵犯学而思网课版权的链接1.4642万条,封闭店铺274家,被清空全部商品的店铺有102家,但侵权行为仍然存在。从文库类网站到淘宝、咸鱼等平台,再到微信公众号、微信群和网盘,海量网课视频被他人以低廉的价格出售。猿辅导也在淘宝、闲鱼、拼多多、微信商店、百度贴吧等第三方平台发现有商家非法售卖猿辅导在线课程的情况。

  图为:在线教育陷入盗版困境

  此外,在线教育还面临授权交易机制不顺畅的问题,这其中则涉及更复杂的制度安排问题。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亓蕾表示,在线教育需要海量作品,如果逐一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则授权成本高、效率低,这将导致大量作品处于“沉睡”状态;而如果联系着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获得许可,因其本身制度存在不完善的地方,且管理的作品有限,难以满足实际需求。亓蕾认为,在线教育从业人员应处理好在线教育的授权问题与品牌管理等

  总的来看,在线教育作为近几年快速发展的新兴行业,打破了时空限制,为许多人提供了在线学习机会,而日益严峻的在线教育版权问题则是伴随互联网经济而来的一大毒瘤。2020年“剑网行动”新增了对在线教育领域的版权专项整治工作,符合在线教育发展诉求与著作权法要求,是信息化条件下的版权保护工作的落实。

2、中央深改委通过《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习近平6月30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审议通过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关于深化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深化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方案》、《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关于深化国有文艺院团改革的实施意见》。

  会议强调,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要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大全媒体人才培养力度,打造一批具有强大影响力和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加快构建网上网下一体、内宣外宣联动的主流舆论格局,建立以内容建设为根本、先进技术为支撑、创新管理为保障的全媒体传播体系,牢牢占据舆论引导、思想引领、文化传承、服务人民的传播制高点。

【罗小布解读摘抄】全媒体涉及四个内在逻辑

  以下部分摘自业内知名人士罗小布对加快媒体融合发展意见的解读。

  一、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加快构建融为一体、合而为一的全媒体传播格局”。这可以理解为,推动媒体融合不仅是推动媒体融合尽快从相加阶段迈向相融阶段,而且要尽快迈向一体化阶段,尽快实现机构要合一;进一步,要在做大省级融媒体平台的基础上促进信息要共享,推动省、市、县三级联动,畅通相关信息渠道。

  媒体竞争本质上是对用户注意力的竞争。用户对媒体的使用频率越高,媒体的价值就越高、影响力就越大。一体化发展旨在能够整合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聚合各种应用。

  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就是要实现全媒体的“四个内在逻辑”,即“从数字化到数据化”的技术逻辑、“从舆论阵地到治国平台”的政治逻辑、“从需求驱动到需求/参与双驱动”的传播逻辑、“从流量变现到用户变现”的商业逻辑。

  二、深化体制改革。媒体向纵深发展需要跨越体制障碍和进行制度创新,也就是需要补充和完善与全媒体相适应的顶层制度。媒体面向市场竞争的转企需要制度支持,媒体融合的跨界、跨域、跨(部)门需要制度支持,资源整合、信息共享需要制度支持,综合服务、网上网下一体化、人才培养和人才机制等需要制度支持,平台做大做强需要制度支持。

  三、加大全媒体人才的培养力度。做大做强新型主流媒体需要各种人才,不仅需要全媒记者、全媒编辑、全媒管理的人才,还需要市场开拓人才、经营人才、技术人才。

  五、加快构建网上网下一体、内宣外宣联动的主流舆论格局。对于多数媒体而言,要构建网上网下一体化主流舆论格局。这至少可以做到三点。第一是全媒介的传播;第二是与线下活动——包括与精神文明实践活动和各级政府各类活动的对接;第三是向用户提供真实有效的价值,也就是线上知道信息、线下解决问题,进而构建连接各种服务的“全效媒体”。

  六、建立以内容建设为根本、先进技术为支撑、创新管理为保障的全媒体传播体系。全媒体传播体系是三大工程,即内容建设工程、技术平台支撑工程和管理创新工程。没有内容,技术平台是无源之渠;没有技术平台,内容是空中楼阁;没有管理,内容与技术经常是针尖对麦芒,无法形成合力。

  (参考【罗小布问道】学习会议精神 领悟指导要义 扎实推动媒体融合发展

  二、东南亚OTT市场进入重塑期,中企出海印度遇困

3、腾讯将通过收购获得iflix控制权

  6月底,据国外媒体报道,腾讯将收购东南亚流媒体服务公司Iflix的控股权。目前,Iflix在13个国家开展业务。业内消息人士称,内容合作伙伴已经得到通知,Iflix品牌将继续运营至少6~12个月。预计Iflix当前的大部分员工将被保留,其中包括首席执行官马克·巴尼特(Marc Barnett),在可预见的未来他将继续担任该职务。报道称,交易规模预计为“数千万美元”,具体的条款尚不得而知。与Iflix预期的IPO(首次公开招股)估值相比,该报价大打折扣,甚至低于Iflix之前的融资估值。

【劲语快评】庚子年东南亚长视频OTT市场迎来巨变

  虽然此前通过5轮融资获得3.48亿美元,但iflix与Hooq一样无法避免运营成本过高的问题——尤其是内容成本和营销成本,其现金情况依然严峻。此前公司财报称,2018年的税后亏损增加了30%,达到1.58亿美元。2019年10月iflix宣布准备IPO募资以开发自己的原创内容。但新冠疫情最终完全完全破坏这一IPO可能。此外,随着Netflix不断加强本土化运作,以及更多竞争对手的加入,东南亚长视频OTT市场的竞争日益加剧。例如,在东南亚OTT业务潜力最大的印尼市场,印尼SCTV执行负责人David表示,在提供大量本地化内容的同时,“iflix在营销和宣传上的花费也不少”。

  此次收购金额仅为数千万美元,这大大低于iflix在IPO中所寻求的10亿美元估值——当然这要优于HOOQ那样以清算结局。这一事实表明:OTT市场需要较雄厚的资金支持,并不适合小型初创企业。而对腾讯而言,相对于其新近才在泰国推出的WeTV,收购iflix是一次巨大飞跃,将大大加快其在东南亚市场的布局。

  表为:iflix融资进程

  图为:东南亚OTT市场进入重塑期

  总的来看,在东南亚OTT市场竞争加剧的背景下,2020年上半年现了Hooq清算出局和iflix被新玩家腾讯收购这两大重量级事件,加上Goplay这一新玩家的出现;这都表明东南亚市场进入新一轮重塑阶段。当然,新冠疫情的流行在某些层面加快了这一进程的到来。未来,东南亚OTT市场格局是否更为清晰乃至进入寡头垄断阶段?这是最值得观察的命题。

4、TikTok/Helo被印度封禁

  7月1日,据外媒报道,TikTok和Helo已经在的印度应用商店下架,已经下载的TikTok在印度无法显示任何视频。此前,印度政府发布公告,封禁包括TikTok、Wechat、Kwai、Helo、UCBrowser在内59款移动应用。虽然声明没有提及任何具体国家,但在列应用全部为中国公司或者中国人在海外注册的公司所开发。

  此次封禁风波字节跳动恐受到最大冲击。封禁名单中短视频应用TikTok和社交应用Helo均为字节跳动公司推出的应用。该公司旗下另一款短视频应用 Vigo Video也同样在封禁名单中。此前,印度一直被字节跳动视为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移动应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数据显示,TikTok今年5月有1.12亿下载量,其中20%来自印度,比美国市场高一倍。

  接近字节跳动人士称,此次封禁导致的损失超过60亿美金。这一金额极有可能超过了其余所有被禁公司损失的总和。2019年4月,字节跳动宣布未来3年将在印度市场投资10亿美元。同年7月,字节跳动宣布将在印度建立数据中心,在当地存储印度用户数据。在此前为遵守印度法律要求,印度用户的数据被存储在美国和新加坡等业界领先的第三方数据中心。公开信息显示,字节跳动在印度已雇佣本土全职员工超2000人。

  图为:Tiktok在印度遭遇庚子之变

  此外,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TikTok宣布向印度捐助价值10亿卢比(折合约1300多万美元)的物资,包括40万套防护服和20万个医用口罩。Helo则共计捐赠近100万美元用以疫情的救援工作,包括直接向当地疫情救助基金进行捐助,并与公益组织合作,为2万个家庭提供为期一个月的基本食品和消毒工具包。

【劲语快评】庚子年复杂的国际政治形势对数字经济影响日益显著。

  印度因其巨大的人口红利而被认为有着无限的数字经济潜力。但如同中美局势一样,在庚子年背景下,复杂的国际政治形势和民粹潮流开始对数字经济与科技领域竞争产生重大的影响。在加勒万河谷事件发生后,印度民众发起抵制中国制造浪潮,而印度则政府采取一系列抵制从中国进口的举措,并再次拒绝加入RCEP。与此同时,该国的疫情进一步严峻,并面临巨大的蝗灾问题。与美国奇葩的特朗普政府类似,印度奇特的国情风俗与政治思维则再次成为国际政治关注点。

  此案例中,Tiktok近年在印度进行了巨大投资,并在新冠疫情期间对印度提供了各种援助。在此背景下,印度政府的奇特逻辑更为显著,印度的数字经济前景也将打上问号。

  这些情况都表明,庚子年是充满变数的一年,其中不乏劫难。当然,危中也或隐藏机会,应对庚子年不确定性的关键或许不在外部,更多需要从自身内部着手。(参考《独家|庚子2020:反思TMT大势与规律(1)》和《庚子2020|反思TMT大势(2):从庚子之变到“影响力经济”》


  海外OTT市场有着巨大的市场及想象空间,我们需要时刻警惕异域“雷区”。还需要充分了解华语内容的海外基础用户群、潜在需求情况,什么样的内容更容易出海?以及掌握中国OTT出海的三条线路。由此,流媒体网重磅推出研究报告《海外OTT市场的机遇与风险》,详细剖析了越南、印尼、新马、泰国、菲律宾等国家的OTT环境。详情点击:

  https://lmtw.com/mzw/content/detail/id/182208/keyword_id/-1

责任编辑:李楠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