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传并爱奇艺 合斗鱼虎牙 腾讯想一统江湖?
沈丹阳 陈彬| 刺猬公社| 2020-06-23
【流媒体网】摘要:这可能是个无限循环的未知命题。

  巨头的每一次动作,不管真假,都会让舆论的海洋为之翻涌。6月15日,路透社报道称腾讯欲取代百度控股爱奇艺,在长视频领域“一家独大”。6月17日,又有消息称斗鱼、虎牙、企鹅电竞合并在即,腾讯将一统“游戏直播领域”的江湖。加上腾讯在社交、游戏、网文等领域不可小觑的实力,一时间,腾讯是否重新拾起雄心,统合互联网内容江山,引发猜测。“这个话题并不是第一次被提起。腾讯做到‘一家独大’有资金有实力,也顺理成章。但是否能整合成功,实际操作并不容易。”前百度副总裁、现霞飞资本创始人陆复斌在接受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采访时说。

  也有业内人士提醒,先别想太多,对于市场上的消息要谨慎。对于腾讯控股爱奇艺,还要以官方说法为准,不能听风就是雨。不管如何,腾讯近年在内容行业的合并整合由来有自。就算那一天真来,也并不意外。

  虎牙、斗鱼、企鹅电竞的“三合一”

  36氪前日报道称,虎牙将于今年暑期档(7月至9月)密集上线50多档娱乐节目,分别将在虎牙星秀、二次元、一起看、美式、音乐等频道推出,其中至少有10档节目的制作费用在百万级别以上。而以往虎牙在一个月里推出娱乐节目的频率通常在4、5档左右。对于此消息,虎牙给予了否认。外界议论,虎牙此举是在想方设法拉高各项数据,以争夺合并后更大的优势。在过去一段时间,虎牙与斗鱼仍然互相胶着,但在一些领域,斗鱼明显加快了脚步,拉开了与虎牙的差距。

图源:新浪科技

  虎牙、斗鱼和企鹅电竞的“三合一”在业内讨论许久,之所以还没有实质的推动,原因被认为在于腾讯还不完全掌握虎牙。直至今年4月,一件事释放了三合一能向前推进的信号。4月3日,腾讯通过全资子公司购买虎牙约1652.38万股B类普通股后,其投票权提高到50.1%,正式成为虎牙最大的股东。之后,腾讯审计团队也于4月底入驻虎牙。掌握虎牙后,腾讯想推动三合一的难度下降。分析人士认为,对身为行业巨头的腾讯来说,推动三者合并有两方面的考量。

  一是应对新晋玩家的加入。2019年7月,快手游戏直播对外公布了3500万的日活数据,这比同时期斗鱼虎牙两者日活之和还要多。同年12月,B站又斥巨资拍卖到了英雄联盟S10总决赛的独家转播权。有业内人士向刺猬公社透露,“虽然B站直播可能吃不下这块‘肥肉’,但对这一结果,腾讯似乎并不满意。”

  第二是为了和字节跳动的游戏发行体系相抗衡。游戏直播一直是游戏发行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坐拥斗鱼和虎牙的腾讯,在这一环节中拥有最大的话语权。可近几年,背靠抖音巨大流量池的字节跳动高调入局发行环节,捧出了《消灭病毒》在内的多款休闲游戏,腾讯对此很警惕。

  这些都构成了腾讯推动三合一的理由。

  继续思考,如果腾讯整合成功,斗鱼和虎牙,乃至企鹅电竞之间,谁该做老大,又该如何进行利益格局的分配呢?业内人士认为,虎牙和斗鱼两者的竞争走向,极可能变为腾讯体系内部的“田忌赛马”。在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中,普遍存在着一种“内部赛马”体制。

  即把产品当作竞技场,公司会面向同一受众群体,上线功能和定位都比较类似的多款产品。哪款产品跑得快,企业内部的资源就会向其倾斜,这个产品此后也会步入“强者愈强”的良性循环中。在腾讯企业内部,“产品赛马”也很常见,从《王者荣耀》和《全民超神》的竞争中便可见一斑。赛马的最终结果,是强者生存,弱者淘汰。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声音。

  前百度副总裁、现霞飞资本创始人陆复斌就认为,腾讯入股并保持三家业务独立的可能性很小,而业务能力的高低也并非是评判合并后“谁成为控权方”唯一的标准。相反,他认为“亲儿子只有一个”

  。虽然企鹅电竞与斗鱼、虎牙之间,无论从用户体量还是业务发展上,都存在着不小的差异,短时间内并无法与之抗衡,但这并不妨碍其在腾讯体系内的发展优先级别。“毕竟在做行业整合的时候,面对的风险非常大。如何去规避这些风险,作为企业,可能并不是选择能力强的一方,而是会倾向于更符合公司战略思维的一方。”

  陆复斌说。

  腾讯能否一统长视频领域的江湖?

  眼下的长视频领域,也是一个关于“行业整合”的故事。6月16日,路透社报道,腾讯已经与拥有56.2%爱奇艺股权的百度进行接洽,有意替代百度控股爱奇艺。此消息传出后,爱奇艺美股股价疯涨25.85%,直逼历史最高价。面对多家媒体的求证,腾讯、爱奇艺、百度三方均表示“不予置评”。在百度App上实名认证为“百度公关总监”的郭锋回应:“大家别乱猜了。爱奇艺是百度内容生态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百度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爱奇艺的发展。”

  百度公关总监的微博回应对于这个消息,陆复斌始终保持谨慎。“我个人就不相信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因为有太多漏洞了。”陆复斌认为,长视频领域的激烈竞争并非一两日之久,而是持续了数年的版权大战。爱优腾PK了这么多年,任何一方都绝无理由拱手让出自己的位置,由他人做“老大”。

  即便爱奇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连年亏损、入不敷出,也不代表它就一定要“缴械投降”。“另外,不只是腾讯有钱,市场上也有足够多的钱,尤其是过去这些年,整体而言可投的好项目并不多,像爱奇艺这样的优质项目,很多人都追在后面投资。”的确,据爱奇艺6月1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投资机构摩根士丹利已于6月11日入股爱奇艺,持有其A类股比例达到5.7%。

  陆复斌说,百度账上有1000多亿,资金充足。就算爱奇艺制作成本确实高,但是它有价值,没有理由轻易放弃。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点也令陆复斌疑问。“腾讯要整合,到底在整合什么呢?长视频领域就是内容为王,目前的情况就是爱奇艺今天有这个剧,明天优酷有那个剧,后天腾讯视频又出来一个剧。我理解大多数用户都是装了几个客户端,哪边有爆款就跑去哪里。当三家的用户重叠性较高时,最有价值的其实是爱奇艺的内容生产团队。腾讯如果能把这些人挖过来,要比买下爱奇艺这个公司划算太多了。”

  陆复斌还认为,腾讯视频虽然位列三巨头,但对腾讯来说,长视频产品只是其内容生态战略中的一环。与爱奇艺和优酷相比,腾讯视频的发力点并不在于打造内容爆款上,而是通过购买热门赛事比如NBA的版权,将用户吸引到腾讯的内容生态圈中,增加用户的粘性,从而实现平台广告变现。“所以,从腾讯企业的战略布局看,其买下爱奇艺的动机并不明显。”

  不管消息真假,市场对腾讯控股爱奇艺是颇为兴奋的。但兴奋过后,过去的历史也在冷静诉说:从长视频平台的“联姻史”来看,“一加一”不一定就有“大于二”的效果。对优酷合并土豆的案例,很多人仍记忆犹新。2005年成立的土豆网原本是全球最早的在线视频网站,却因在早期版权大战中缺少资金链,且错过了最佳上市时机,从而输给了当时市值超过30亿美元的优酷,并于2012年被后者并购。那时,优酷的市场份额占到25%,土豆有24%,合并后占了接近50%的市场份额。但长视频行业“老大老二”的强强联合,并没有就此造成“一家独大”,反而被后来者反超。2013年开始,爱奇艺凭借购进大量热播韩剧,如《来自星星的你》,腾讯视频以引进《权力的游戏》在内的爆款美剧,轻而易举地实现了与优酷土豆三分天下的格局。近年,土豆被“战略性边缘化”。而转投到阿里旗下的优酷,也没有保住长视频领域的龙头地位。可见,就算腾讯要控股爱奇艺,是否就能如愿以偿,掌握市场绝对优势,也不是绝对的。

  互联网内容领域的“整合操盘手”

  近年,腾讯对各赛道的投资都十分积极,成为无可厚非的“互联网整合操盘手”。尤其在各个内容垂直赛道,都有其或浓或淡的“笔触”。

  腾讯在互联网内容行业的部分产品分布图对于腾讯的投资风格,有人评价,腾讯的投资风格,是佛系开始,强势收场。对待被收购的业务,腾讯总是会给予一段“放养期”,与阿里“中央集权式”整合方式不同,它的管理方式相对比较佛系。

  然而当业务逐渐步入发展瓶颈期时,腾讯又会从“佛系战略投资者”的角色转变为“强势的行业整合者”。

  腾讯在网文领域的投资就极具代表性。

  由吴文辉和朋友们一手创办、成立于2002年的起点中文网,历经早期发展后成为盛大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并在吴文辉于2013年出任腾讯文学CEO后,被腾讯以7.3亿美元的高价成功收购,前者在鼎盛时期占据了网文行业72%的市场份额。腾讯在收购盛大后的第二年,正式成立了阅文集团,并由其统一管理和运营旗下的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等网文平台。时至今日,随着内容领域IP文化的兴起,网文IP的影视剧化改编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而成熟的产业链,背靠腾讯的阅文集团借助其资金和流量优势,加之自身在内容上的强大储备,逐渐打通了网文IP行业的上下游。2018年,阅文集团以155亿天价收购了新丽传媒。

  从此,上游的网文IP内容与下游的影视剧制作打通,全程辅以腾讯系产品的流量渠道,网文行业逐渐发展成“牵扯几千亿的市场”。不过,当免费阅读在网文市场兴起、阅文集团的付费业务逐渐下滑后,腾讯决定接管阅文集团,原来伴随阅文集团起家的原管理层集体调整。互联网音频领域,也上演着同样的剧情。QQ音乐早期通过与CMC公司(酷狗、酷我音乐的母公司)的合并,实现其在行业内的快速崛起。自此,在线音频领域由“分裂割据时代”走向“大一统”,合并后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于2018年12月登陆纽交所成功上市。

  “这是腾讯一贯的打法。当酷狗和酷我音乐经过多年的发展,合并了很多小型音乐公司之后,腾讯出面再把它们全部整合。”陆复斌说,同样的整合方法,正被腾讯复制到多个内容领域中。

  作为行业整合的操盘手,腾讯此时的目光正看向处于竞争胶着状态的虎牙和斗鱼,“三合一”可能是游戏直播领域最终的结局。不过,即便拥有着行业内顶尖的资本、流量、人才,腾讯在互联网内容领域仍有其无法掩饰的“短板”。

  这块“短板”就是短视频。早在2013年,腾讯便推出了短视频产品微视,但没过多久该产品便被“搁浅”,并在2017年3月正式关闭。当时,抖音还是一款日活不到百万的产品。那时没人能想到,从2018年3月开始,这款凭借着“算法+短视频+社交”的产品以爆炸式的速度风靡全国。等腾讯意识到短视频崛起、想要入局时,抖音已摇身一变成为日活上亿的成熟产品,短视频的初期发展风口已过,腾讯只能“一步差、步步差”。

  无论是近几年“死而复生”的微视,还是2020年6月正式全量上线的“视频号”,目前来看,都还不足以帮助腾讯在短视频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正因为腾讯在短视频领域显得力不从心,行业内人士将它对虎牙、斗鱼和企鹅电竞的“三合一”策略,和传闻中意图代替百度控股爱奇艺的计划,解读为先打容易打的战,再啃硬骨头。也有声音认为是为了抗衡快手在游戏直播、B站在视频领域的崛起。不过,

  陆复斌认为,这种解读有些片面。“B站虽然最近发展得势头很猛,但是它量级太小了。而腾讯在快手的持股已超过20%,相当于半个亲儿子,跟京东和拼多多的地位差不多。”陆复斌认为,腾讯企业的战略目标从来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产品,而是从宏观角度出发的“行业整合”,以助力腾讯成为多个赛道的“霸主”。不过,就算腾讯在各个赛道做的再大,也不代表寸草不生。“当一个平台做得很大的时候,就很难面面俱到,这时更加细分的垂直领域就开始诞生。”

  陆复斌说,即便腾讯有“一家独大”的野心,垂直领域的新玩家也将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然而,新诞生的垂直细分领域是否终将面临被“整合”的结局呢?这可能是个无限循环的未知命题。


  2020年6月17-18日,以“融智2020---视听激荡与变革”为主题的第十九届论道在山西太原取得完满成功。这是最波折的一届论道,也是最温暖我们的一届论道,感谢“老铁”们的支持和信任。欲了解三晋论道行业大咖精彩演讲和直播回看详情,请点击下方链接查看:

  https://lmtw.com/mzw/content/index/keyword_id/383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