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爱奇艺 Wolfpack对中国内容行业缺乏基础了解
浮萍| 文娱商业观察| 2020-04-09
【流媒体网】摘要:瑞幸咖啡自爆造假的震后波正在慢慢袭来。

  美国时间4月8日晚间,一家不出名的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一份针对爱奇艺的做空报告,核心是认为爱奇艺夸大用户人数、夸大收入及夸大广告营收。

  与浑水做空瑞幸咖啡的那份著名的做空报告相比,Wolfpack尽管也得到了浑水的帮忙,但是报告内容本身并不扎实,存在着诸多的事实性硬伤,因此在报告发布之后爱奇艺的股价虽然短暂下跌10%,但很快反弹,最终收于17.30美元/股,收涨3.22%。 随后爱奇艺方面则对做空报告的内容进行了全面否认;创始人龚宇在今天凌晨发朋友圈称,“邪不压正,看最后谁赢”。搜狗CEO王小川也在今日早间公开表态称他相信龚宇的为人,他认为爱奇艺不可能造假。

  文娱商业观察在看完这份做空报告之后,基本的判断是该做空机构不太了解中国具体国情,报告中有多处事实性硬伤、整体思维逻辑不连贯,让这份报告的公信力大打折扣。 国内的读者对于做空这个概念可能比较陌生,因为国内二级市场是不允许做空的;而国外做空比较常见,本质上是资本博弈的一种方式。善意的做空可以帮助资本市场挤破泡沫;而恶意做空就是为了打压标的公司股价而获利,是一种臭名昭著的掠夺行为。 具体到爱奇艺的这份做空报告,虽然难以判断Wolfpack的善恶动机,但是证据明显不足,整个报告有一种粗制滥造的感觉,而最终的结果可能像新东方、安踏被做空那样:公司反而表现越来越好,股价受到投资者认可。

  DAU与日均独立设备概念混淆做空报告数据存失误 整个做空报告中有很多数据事实层面的错误,显得报告相当不严谨。比如在DAU数据的描述上,以两家广告公司提供的DAU数据去推测爱奇艺的DAU数据,是一种比较粗枝大叶的做法。 尤其是在引用QuestMobile《COVID-19疫情中的中国移动互联网》中的数据:爱奇艺平均移动DAU在2020年春节的前10天为1.262亿,以此断定爱奇艺的移动DAU数据夸大至少42%这一论断上。

  首先QM的数据都是来自样本检测,由于统计口径的不同,很难拿来与爱奇艺实际的移动端DAU数据相比较,最多只能做一个参考。 其次爱奇艺在2019年财报公布的日均移动用户数1.399亿,这一数据与QM的数据大致相吻合,并没有刻意夸大的成分。 再者报告中引用的1.8亿DAU数据其实是混淆了概念。文娱商业观察经过仔细检索资料,并没有发现爱奇艺有过自称1.8亿DAU的新闻。唯一一处有提及1.8亿的是,爱奇艺高管在亚洲电视论坛上提到,当时爱奇艺日均独立设备数已超1.8亿台。这里1.8亿指的是日均独立设备的数量,包括移动端和PC端两大口径,本身就默认是一个重复的数字,与移动DAU数据有着明显的不同。

  最后是即使根据QM的数据报告,爱奇艺的DAU数据在诸多竞争者中都是领先的,这已经客观呈现了爱奇艺在长视频行业的领跑地位,肯定了爱奇艺的价值。

  混淆同一IP下的2款不同游戏,天象互娱研发能力难指责

  做空报告中对爱奇艺以约3亿美元收购了成都天象互动一事的描述上有诸多和事实相出入的地方,尤其是指责天象互娱没有游戏研发能力、抄袭东方明珠旗下的《疯狂原始人》游戏等。

  因为爱奇艺收购成都天象互动的详细方案并没有披露,所以关于交易结构、业绩承诺等基本信息暂无从得知,但是文娱商业观察相信作为爱奇艺大文娱战略中的一环,爱奇艺完全没有必要在游戏业务收购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完全没有运作的动力。

  天象互动虽然不是头部的游戏公司,但是在影游联动细分领域上一直表现比较出色,游戏《花千骨》《醉玲珑》等都是行业现象级的案例,其自身也获得了2016年度中国“游戏十强”-十大移动游戏发行商、 2017年度中国十大游戏研发商等荣誉称号,研运一体的能力得到了行业的认可。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天象互动国内共运营11款游戏,全球范围内则为16款,代表作品有《赛尔号超级英雄》《夏日甜心》《武林外传》《花千骨》等。 而关于“疯狂原始人”游戏的争议,其实是一个IP下两种不同游戏。东方明珠版《疯狂原始人》是一款卡牌游戏,天象互动版是一款回合制MMO,两者大相径庭,Wolfpack在没有调查清楚地情况下,认为天象互动推出的《疯狂原始人》是东方明珠的更新版,是一种比较武断的看法。

  高价买剧不实,电视剧卫视价格与新媒体价格未能分清 报告中提到爱奇艺向当代明诚购买《如果岁月可回头》和《猎毒人》的4.58亿元价格过高,理由是与卖给东方卫视、湖南卫视和江苏卫视的价格不同,大概是后者的1.7倍,Wolfpack认为这是爱奇艺内容价格虚高。

  这样的观点是不太了解国内电视剧版权价格市场规则。 电视台的版权一般被称作卫视价格、而视频网站的价格被称为新媒体价格,正常情况下新媒体版权价格都是远高于卫视价格的。 上市公司慈文传媒曾经公布的《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的卫视价格为3.84亿元,新媒体版权达到8亿元,以70集体量计算卫视价格达到548万元/集;新媒体价格达到1100万/集,而《如懿传》《巴清传》等当时热门电视剧的新媒体版权单集售价均超过800万元。

  再来看看《如果岁月可回头》和《猎毒人》的单集均价,两部剧一共94集,以总价4.5亿元的价格来计算,单集约487万元一集,属于行业中等偏上的水平。

  联合会员收入确认问题全额OR净额都比较常见 报告中指责爱奇艺虚增收入的证据之一是联合会员的会计处理上。 与其他任何付费会员产品一样,爱奇艺会联合京东等其他平台打通会员权益,Wolfpack认为爱奇艺将会员付费全部认为是自己收入、联合平台算作成本的会计处理方式不妥,有虚增收入的嫌疑。

  这是Wolfpack不太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这里面牵涉到全额收益法和净额收益法两种不同的会计处理方法,两种都是合理合法的,在影视公司的财务处理上都比较常见。 所谓全收益法就是爱奇艺这种,将收益全部计作自己的收入,将合作方应得的收入计作成本费用支付给对方。而净额法则是只确认自己的收入,合作方的那一部分收入不计入自己的营收。 比如爱奇艺和公司A联合会员付费共计1000万,双方五五开的情况下,全额收益法就是爱奇艺计1000收入,500万以成本的形式支付给公司A;净额收益法就是爱奇艺计500万收益、另外500万归公司A计入收益。 和这个情况相类似的还有影视公司与明星工作室的财务会计处理手法,文娱商业观察看过数十家公司公开财务数据,开心麻花、嘉行传媒等影视公司都是采用全额收益法。尽管尚不知道爱奇艺采用哪种方式,但显然在行业内这样的处理手法并无问题。 类似这样的问题,Wolfpack的报告里面还有很多,这反映出了Wolfpack对于中国内容行业的缺乏基础理解,美国与中国国情不同,在内容产业和流媒体方面的发展上有相同,但是更有不同,片面、粗暴的理解、甚至是做空都是存在着巨大的偏见。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