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布问道】与时俱进的新广电“双智”电视实验工程
罗小布| 中广互联| 2020-03-31
【流媒体网】摘要:“智慧电视”的预测就是用户行为预测模型产生的用户需求与内容对应起来,并将预测用户所需的内容提供给用户选择或决策。

  “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已经奏响了序曲,该是畅想国网未来美好前景的时候了。所谓的“畅想”就是敞开思路、毫无拘束地想象;但不能不着边际地幻想,需要有的放矢,也就是“法律允许、技术可行、市场有需”,畅想的基本依据就是《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简称整合方案)……

  整合方案要求广电国网(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构建“新型智慧融合网络”和“实施‘智慧广电’战略”。对传统有线电视业务转型而言,运用“新型智慧融合网络”实施“智慧广电”战略,可以具象化为“‘双智’电视工程”,即“智能电视+智慧电视”工程,进而实现整合方案“为社会提供个性化、差异化服务”的要求……

  智能电视分为广义智能电视和狭义智能电视。广义的智能电视由智能电视机终端和提供电视服务的平台组成。广义智能电视通常是基于互联网应用技术,具备开放式操作系统与芯片,拥有开放式应用平台,可实现双向人机交互功能,集影音、娱乐、数据等多种功能于一体,以满足用户多样化和个性化需求的电视产品。狭义的智能电视指的是具有操作系统和处理能力的智能电视机……

  传统有线的智能电视是由智能电视机终端和交互电视平台组成。其中,有线智能电视机终端的历程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电视机+高清交互机顶盒”的“吸毒”阶段(始于2009年)、“电视机+IP交互机顶盒”的“吸烟”阶段、直接对接智能电视机API/CPI的“戒毒戒烟”阶段;现在即将进入“互联互通、跨网、跨屏、跨终端”的融合阶段,包括可以甩屏的华为智能屏、智能手机、折叠屏智能手机、无线接收的沉浸式头盔电视、智能手机投影电视、无屏投影电视等。与此同时,交互电视平台将升级为融媒体平台,并面向含互联网、OTT互联网和OTT移动互联网的全媒体……

  智慧电视也是以智能化为特征,主要着重于为智能电视机提供配套服务的平台智能化;也就是说,“智慧电视”与“智能电视机”一起共同构建所谓百姓可感受的、完美的“智能电视”;所谓的“新广电‘双智’电视实验工程”就是“智能电视机+智慧电视”融为一体的实验工程,旨在弥补传统有线平台侧智能化或智慧化的缺失……

  在大数据、算法、人工智能时代,所谓的“智慧电视”就是以大数据为生产资料、以内容提供与用户偏好为基本生产关系、以人工智能推荐为先进生产力。“智慧电视”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是,在用户打开电视、转换频道或栏目时,即时提供满足用户偏好或兴趣的内容或服务……

  “智慧电视”是以用户为中心,也就是,用户是决策者,广电国网或有线是服务提供者。与传统有线将内容一股脑地“堆”给用户不同(“万花筒”现象),“智慧电视”是摸准用户心思、为用户挑选最合适的内容、礼貌地(无感觉地)递给用户。因此,准确地预测用户需求是“智慧电视”的核心,而准确地预测又来自对用户历史数据的分析。简单地讲是三位一体的反复循环,第一步是采集用户历史的数据,第二步是用数据训练模型,包括分析与建模,第三步形成预测,如此收集数据-训练-预测反复循环与修正……

  “智慧电视”收集用户数据有两个基本的来源。第一个数据来源,主要来自在用户办理业务时采集的数据,称之为基本人口统计信息数据,目前主要留存在有线的运营支撑系统中。第二个数据来源,主要是来自智能电视机采集的用户收视行为数据,包括时间、收看的频道、时间-频道对应的内容、点播的内容和应用等,称之为后人口统计信息数据。后人口统计信息数据与基本人口统计信息数据一样,需要在运营支撑系统中建立独立的个人智慧账户,以便存储个人的行为数据。对目前绝大多数有线而言,是“双缺失”,既缺失基于用户行为或事件的全样本数据采集,又缺失用户收视行为的数据账户……

  “智慧电视”的数据训练包括分析与基于算法的建模。“智慧电视”的数据分析是多指标和多维度的数据分析,不仅有行为指标,如点击率、收视时长、频率、周期率等,而且还有情感分析指标;不仅有频道、栏目等维度,还有类型、来源、区域等维度。在算法上,除传统统计算法外,还有人工智能的算法,如蒙特卡洛的兴趣算法、语义分析算法、分类算法、召回算法、深度学习算法等;进而建立不同的用户行为预测模型……

  “智慧电视”的预测就是用户行为预测模型产生的用户需求与内容对应起来,并将预测用户所需的内容提供给用户选择或决策。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建立内容标签库,对内容进行标识,以便与用户需求对应,并方便用户抓取或调用……

  乍看起来,“智慧电视”的实现非常复杂,常言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万里长征贵在第一步。互联网几乎所有的人工智能都有一个由粗到精、去伪存真的过程,不是简单地试错,而是“知错就改”、“不断迭代”;谷歌的人工智能如此,今日头条的人工智能也是如此……

  其实,“智慧电视”对有线而言,真正的挑战只有二个,一个是观念,就是开放合作的观念,另一个就是全样本数据采集。因为,用户智能账户的建立、分析、建模、预测、内容标签库等都可以与第三方合作。在互联网时代,OTT是一种思想境界,旨在追求使用,而非追求拥有……

  初期“智慧电视”的推荐场景主要有四个,分别是“我的广播”、“我的回看”、“我的点播”和“我的资讯”。由于整合方案要求“牢牢占领宣传思想文化主阵地”,四个场景中都有强制推荐的头条;例如,“我的广播”中头条的CCTV-1和本地卫视,“我的回看”中头条的“新闻联播”等; 其中,“我的资讯”中可以推荐短视频、电视剧片段等……

  需要着重说明的是,“新广电‘双智’电视实验工程”是一个系统工程,包括外部的配套条件,如:IP化的网络条件、智能电视机的合作条件等。建议的原则是“不做定论、大胆实验、事实说话、谨慎推广、逐步完善”;在实施策略上,建议“顾新不顾老”或“由新到老”,例如,先从华为智能屏、折叠屏智能手机等新智能终端起步。之所以这样建议,不仅是考虑现实条件、技术难度、政策和法规等问题,更是考虑与有线现有价值观的冲突,一旦与有线现有价值观发生冲突,任何创新都会扼杀在摇篮里,这是历史的经验与教训。因此,“新广电‘双智’电视实验工程”不仅需要孤立化,而且需要边缘化……

  “新广电‘双智’实验工程”一旦实验成功,将开创有线电视业务智慧化的新未来,不仅是值得广大一线员工期待,更期盼广大一线员工的保护与关怀,包括允许或容忍在实验中可能出现的错误……

  郑重声明:上述只是畅想,可能被采纳,也可能不被采纳;可能被实现,也可能永远不会实现;仅是畅想而已;旨在抛砖引玉,激发同仁们的创新热情和创新智慧,进而对广电国网更加充满信心。由于自己水平和能力有限,难免有许多错误,甚至是谬误;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