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主播入驻抖音快手当网红 社交媒体跑赢了传统媒体
汪珊珊| 南方传媒书院| 2020-03-30
【流媒体网】摘要:曾经大部分人公认的“传统媒体为王”“电视台影响力第一”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这个社交媒体蔓延的时代,传播媒介已经发生了变化,即使是传统媒体也臣服于时代本身,纷纷调整运营形式以吸引公众的注意。曾经的“新媒体社交没有影响力”一说,则是一种谬误。

  在新媒体环境下,伴随着用户习惯的变迁,移动短视频作为一种新兴的媒体形式,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受众利用碎片化时间接收信息、休闲娱乐的重要途径。

  以前我们出门,大家都会说拍个照片吧,现在大家都会说拍个视频,拍个抖音发个快手吧。甚至我们最熟悉的微信,在今年,也放开了对朋友圈发短视频的长度限制,甚至在公众号、看一看,包括朋友圈,特别针对短视频做了优化配置。

  当打开抖音快手这些短视频软件,我们发现除了一些各行各业的网红外,也有很多熟悉的知名主播和主持人入驻当中,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和体验。

  一.主持人入驻抖音快手,都做了些什么?

  1.分享日常生活

  月亮姐姐:分享亲子日常

  央视主持人月亮姐姐是大家童年记忆的一部分,很多人都是从小看月亮姐姐节目长大的。而月亮姐姐在抖音上发布的短视频,则展现了她私下生活中的另外一面。除了分享一些网络上的舞蹈和自己的工作日常外,大部分都会发一些和自己孩子的日常。少儿节目、六一晚会等节目经验让她深谙与孩子们游戏互动的规律,如今也已成为“宝妈”的她会在短媒体平台上分享自己和孩子的亲子互动游戏,在短时间内教会家长在家中如何高效、高质量地陪娃、带娃。

  疫情期间,月亮姐姐还推出了《防疫数字歌》,对小朋友进行疫情防护的教学,获得家长和小朋友的广泛参与,点击量上千万。

  李思思:分享工作日常片段

  李思思是央视综艺频道的主持人,也是多届春晚主持人。在抖音上李思思除了分享生活日常外,还会分享一些工作日常。我们也能看到央视主持人们在端庄严肃的节目镜头以外,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和形象。

  2.形成个人品牌IP

  樊登:输出个人知识品牌

  央视节目主持人、MBA资深讲师樊登博士,众所周知,樊登读书的渠道代理做的好,而短视频矩阵也非常厉害。目前樊登读书已经在抖音和快手上拥有几百个矩阵账号,粉丝超过1亿。大量粉丝的同时,也形成了自己的独立品牌,推出了相关课程,以及线下读书交流、演讲活动等等。

  张丹丹:开设“育儿”专栏

  张丹丹是湖南卫视知名访谈主持人,“张丹丹的育儿经”诞生于2019年4月底。彼时,湖南娱乐频道MCN打算培养母婴领域的“意见领袖”,他们找到了已是两个孩子妈妈的张丹丹。于是,张丹丹一改过去的主持人形象,在直播间向观众传达起自己身体力行的育儿心得。尤其是疫情期间,每天直播要一个半小时,虽然“身体很累”,但她乐此不疲。

  由于传达的都是身体力行的育儿心得和经验分享,得到了大众的好评。此外,她还开设了相关内容的商品橱窗,向网友销售出自己品牌的产品。

  3.扩大电视品牌栏目影响力

  《新闻联播》主播说起了段子

  在我们平时的认知里,新闻联播应该是正式的、严肃的,配合上主播的“国字脸”、专业的主持、标准的普通话、端正的仪态仪容深入人心。但是近几年随着央视主持人撒贝宁,朱广权等人的出名,央视在大家的眼里越来越接地气。随着央视入驻快手、抖音,平日里一本正经的新闻联播主持人们也开始说起了段子,比如康辉,欧阳夏丹等知名主播,都开始用上了当下流行的网红词汇,“老铁们”“霸道总裁”“no zuo no die”“我要我觉得”“自带滤镜”等等一系列网络用词深受大家欢迎,给观众带来了轻松,幽默的体验感。

  运用短视频模式进行节目宣传

  《小莉帮忙》是在2008年在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播出的一档节目,以解决河南当地人的民生事件、人事纠纷、权益保护等事情纠纷。最早开始这档节目是在河南卫视民生频道时间段播出,主要的观众是河南当地的居民,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许多的年轻人都不喜欢观看电视,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播放量,随着短视频类APP的兴起,《小莉帮忙》就在抖音和快手上注册了自己的账号,在上面用短视频的方式播放自己的热门话题,也让一些社会事件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

  3.扩大自身关注度,实现流量变现

  房琪之前是央视《美丽中华行》的外景主持人,参加过《我是演说家》。一年前,她毅然从央视离职,成为了一名旅行博主。如今,她在抖音上拥有559.7万粉丝。每条视频点赞数在几万到几百万。通过旅游自媒体的方式,增加曝光度,扩大流量。

  以她为例,上周共发布3条广告,一条为银行信用卡的广告植入,另外两条视频中加入了购物车链接。其中,潘婷发膜的浏览量64.1万,销量达6793。关于账号收益,她说,收入的具体数字不方便透露,但确实比之前的收入要高。我们也可以从她的一条视频中窥知一二,“两个人,一台摄像机,一年三百多天奔波在路上,靠着用心的内容,陆续接到广告,今年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

  湖南卫视快乐购主持人艾雪,抖音昵称叫“气质宝妈雪儿”,目前已经拥有几百万粉丝,获点赞上千万。全网最具影响力视频类母婴达人之一。她从自身瘦身变美、育儿、婆媳关系、夫妻关系处理经验出发,为新生代妈妈提供最实用的变美育儿生活参考。以她和女儿、婆婆相处的日常,拍摄短视频的同时加入相关广告,得到粉丝、抖音平台和客户的一致好评。另外还与众多品牌有着良好的合作。被评为抖音最受广告主欢迎KOL TOP5。

  二.从主播入驻短视频平台看传播媒介的格局转变

  近几年来,大众已经习惯于接受“快餐式信息”,网络媒体时代的到来,这种信息方式势头不减,甚至开始影响我们传播和接受信息的方式。加速这种新方式发展的一个原因——就是社交媒体的壮大。

  曾经大部分人公认的“传统媒体为王”“电视台影响力第一”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这个社交媒体蔓延的时代,传播媒介已经发生了变化,即使是传统媒体也臣服于时代本身,纷纷调整运营形式以吸引公众的注意。曾经的“新媒体社交没有影响力”一说,则是一种谬误。

  从门户时代、“两微一端”再到短视频平台,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媒介生态环境下,媒体人的选择也更加多元,发展路径更加广阔。作为广电媒体中最为活跃的主持人,他们也开始顺应潮流转移轨道,利用自身优势将自己打造成短视频时代的主流“网红”。

  一直以来,广电机构拥有相对庞大的主持人阵容,对主持人的管理也比较严格。比如,电视台主持人外接影视剧电影的拍摄或者广告代言等,都要提前向相关领导报备,并要在申请材料中写明时间、地点、酬劳等具体内容。因为主持人是媒体工作者,是拥有强大表达权的这么一群人,这种强大的权力是播出平台的影响力赋予的、是职业属性,同时又被严格管理。因此,对于主持人自身来说,它并非是一种自由表达,主持人在荧幕上的表现存在一种要求,尤其是新闻主播往往表现出一种相对严肃的样态,容易让大众产生一种刻板印象。主持人能够开设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是作为普通民众表达自由的一种体现,更是接地气、加强与观众互动的一个出口。它可以成为工作的一种补充,对于主持人背后的媒体来说,可以给予适度的管理、支持和引导,正是当下新型媒体思维的一种选择。

  抖音的宣传语是“记录美好生活”,快手的标语是“记录世界记录你”,据相关数据统计,每天有4亿人刷抖音,2.5亿人刷快手。庞大数据背后同样也让我们看到了当下传播媒介的需求。这也正是网络新媒体环境下传统媒介的格局演变所在。

  在数字技术与网络传播技术的推动下,各类型媒介通过新介质实现汇聚和融合的趋势将进一步加强。从现实情况来看,传统媒体主持人涉足新媒体领域,借助原有的社会影响力,在新媒体平台继续延伸既有的传播优势,而通过新媒体平台建立影响力的网络主播也迅速受到了传统媒介的关注,部分短视频上火爆的网红也受邀到各大卫视媒体上参加节目,并开始在不同平台上转换角色。主持传播的融合不仅是媒介融合的显著特征,也是促进媒介融合的重要推动力量。同样也是我国媒体的发展战略和发展方向。

  顺应年轻人的市场和喜好,是当下企业和平台都在努力尝试的事情,对于传统媒体来说也不例外。时代在变,传播格局和方式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年轻化、包容性的新媒体不失为一次极具趣味性的新鲜尝试。只是如何在娱乐化、年轻化的同时保持自身格调,是值得媒体运营者每个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