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花开
周亚波| 三声| 2020-03-30
【流媒体网】摘要:在自身增长的结构性土壤依然肥沃、依然拥有稳固的商业逻辑的情况下,陌陌已经有足够的底气去采取渐进式的结构调整,这一方面来自于其已经累积起的用户基本盘,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在年轻人本身的代际更迭下,对直播与社交的动态理解。

  陌陌已经连续20个季度实现盈利。

  北京时间3月19日,移动社交网络平台陌陌(Nasdaq: MOMO)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2019年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以下简称“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陌陌公司净营收达46.879亿元(约6.734亿美元),同比增长22%。

  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2019年四季度归属于陌陌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2.525亿元(约1.799亿美元),这意味着,陌陌已经将连续盈利的周期扩大到了20周。

  直播依然是陌陌收入的主要来源,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陌陌净营收达到170.151亿元(约24.441亿美元),比上一年同期的134.084亿元增长27%,其中,直播业务的全年营收达到124.5亿元,占据了总营收7成以上。

  在营收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同时,陌陌的收入结构也在发生着渐进的调整,2019年第四季度,直播服务营收33.835亿元(约4.8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9.592亿元相比增长了14%。而增值业务营收达到11.891亿元(约1.708亿美元),同比上一年的7.224亿元增长65%,在季度营收上已经超过了直播服务营收的1/3。

  财报表示,增值业务包括虚拟礼物服务以及会员订阅服务,“其增长主要是由于陌陌为提升用户的社交体验而引入了更多功能和更多付费方案从而推动了虚拟礼物业务的持续增长,同时受到探探会员订阅收入增长的影响。”

  在自身增长的结构性土壤依然肥沃、依然拥有稳固的商业逻辑的情况下,陌陌已经有足够的底气去采取渐进式的结构调整,这一方面来自于其已经累积起的用户基本盘,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在年轻人本身的代际更迭下,对直播与社交的动态理解。

  01 | 固土

  “有钱”是外界对陌陌一个较为直观的判断。不论是近年几乎每年都会在互联网圈内流传的“巨额福利”,还是逐步完善对旗下主播上升通道的打造,或是一年一度的“惊喜夜”盛典,这些较为直观的形象塑造工程,或多或少源于稳固的盈利通道下的现金池。

  根据财报,截至2019年12月31日,陌陌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为149.253亿元(约21.439亿美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为112.926亿元。2019年第四季度经营活动带来的净现金为16.751亿元(约2.406亿美元),上一年同期为11.634亿元。

  充裕的现金流既是陌陌连续20个季度盈利的结果,也是支撑现有运转模式的重要保障。

  2019年第四季度,陌陌直播业务的营收达到了33.835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29.592亿元增长22%,财报指出,直播服务营收的增长,“主要原因在于针对不同付费群体实施不同的产品和运营策略。”

  一年半前,2018年Q2财报会上,陌陌CEO唐岩就曾经表示,陌陌的赛事运营更加偏重于长尾,例如像粉丝团这样的机制。这决定了陌陌的存在着天然的ARPU值的提高潜力。

  针对头部用户,陌陌也并未着急推出类似“爵位”的概念,而是通过产品的更迭强化不同用户所处价值。2018年第四季度,陌陌引入了类似家族体验的新体验,允许一部分高收入用户剧集,形成“家族”,享受“为之奋斗的荣耀”,唐岩透露,自从推出以来,对这一体验的反馈非常积极。

  这一体验依托于主播与粉丝互动达成社交关系的基本逻辑,陌陌维持了自身的生态结构,也强化了更广泛用户人群的认同感,也与陌陌在用户边界拓宽、人群下沉的策略并不矛盾。

  2019年12月,陌陌主App月度活跃用户为1.145亿,上一年同期月度活跃用户为1.133亿。2019年第四季度,陌陌公司直播服务与增值服务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达1380万(包括探探付费用户450万),上一年同期为1300万(包括探探的付费用户390万)。

  唐岩曾表示,基于在娱乐直播行业多年的经验,陌陌的用户画像和使用习惯更加适合直接的付费打赏。这也让抖音、快手等更偏向于碎片化短视频平台进军直播业务,以及以游戏直播为重要阵地斗鱼和虎牙均未曾对陌陌的收入基本盘产生太大影响。

  这与陌陌自有基因形成了呼应:作为陌生人社交起家、定位为“移动社交网络平台”的互联网公司,陌陌平台直播的社交与社区属性非常浓烈,这构成了陌陌在营收上的基本土壤,也为陌陌兑现ARPU值的增长提供了充足的动能。

  02 | 循季

  花开择土,也懂应季。

  创办于2011年,以陌生人社交起家、后又经历了泛娱乐直播转型,同时通过收购探探巩固陌生人社交地位的陌陌,对所处环境的变化有着较为明确且务实的理解。在良好的运转下,陌陌正处在一个不需要太大动作、又在具体消费场景的构建尝试中相当下功夫的社交平台。

  唐岩曾表示,直播作为一种新型的娱乐互动形式,在内容提升与娱乐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付费用户和ARPU都会有增长空间。而陌陌的整体用户盘子的转化率特点和对多重付费场景的挖掘,都决定了陌陌踩中这种增长空间的能力。

  2019年第四季度,直播服务营收33.835亿元(约4.86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增长14%,而增值业务营收达到11.891亿元(约1.708亿美元),同比上一年的7.224亿元增长65%,在季度营收上已经超过了直播服务营收的1/3。

  2019年, 陌陌增值业务全年营收41.1亿,在总营收中的比例已提升至24.13%,相比2018年有10.08%的增幅。

  同样是在2Q18的财报电话会上,唐岩曾表示,“增值服务和基于才艺表演的直播业务的付费场景是不同的,增长服务的虚拟礼物主要适合各种非直播的场景结合,相对来说ARPU比较低,但付费人群更广。”这解释了陌陌在此后的着重调整方向。

  这种持续引入新体验的能力,包括了陌陌主APP的玩法丰富,包括了探探会员服务的升级,也包括了陌陌对泛社交工具的广泛尝试。

  2019年起,陌陌曾先后推出过ZAO、是他、Cue、赫兹、瞧瞧等多款实验性质的泛社交产品,其中ZAO曾引起过较大的讨论,这种并未耗费太多成本的实验,从一个方面体现了陌陌制造新的消费场景。

  这些基于陌陌对社交理解尝试,既是对变更的年轻人概念下用户使用需求的应对,也为陌陌主APP、以及旗下陌生人社交阵地探探的玩法提供了更多的空间。

  唐岩在近期电话会上介绍,一些引入系统的新体验已经在增加营收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在这个领域,陌陌团队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和专业知识。”

  03 | 应变

  稳固的现金流、提前看到变化的能力和明确的自身定位,也在客观上让陌陌相较不少互联网企业有更充足的底气去应对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更好地在经济的冬天过后“花开”。

  事实上,根据陌陌4Q19电话会实录,多位高管确认,疫情对陌陌的多项业务产生了影响,其中,对陌陌主APP的影响体验在消费者的情绪上,对探探APP的影响则主要体现在相关社交距离和相关社交距离控制措施造成的不确定性上。

  面对疫情,陌陌的应对方法不仅仅体现在用户储备上,还体现在既有能力对风险的前瞻性规避上。

  例如,陌陌对“消费新体验”的开发,实际上是通过不断的场景构建以及增值服务的丰富实现,财报中提及,4Q19增值服务营收的大幅提升,就有得益于“为提升用户的社交体验而引入了更多功能和更多付费方案,从而推动了虚拟礼物业务的持续增长。”这种方法被继承到了疫情的应对中,并成为重点。

  例如,在2019年,陌陌主APP陆续推出过狼人杀、抢车位及天天庄园等诸多增值功能,得到良好反馈;探探APP也一直尝试推出增值服务新功能,包括但不限于可以让用户购买特权直接解锁对方头像的功能、闪聊功能等等。

  这一系列关乎新消费场景的尝试,有助于陌陌尽快摆脱疫情的影响。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陌陌CEO唐岩表示,“实际上,从3月开始,陌陌核心业务的趋势,就流量和营收而言已出现逐渐复苏的迹象。”

  探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宇也在电话会上称,在疫情期间,探探的活跃用户在客观现实的环境处于压力之下。在离线约会活动规模回复后,付费用户将再度增加。在营收方面,“上半年可能会面临一些压力,但随着疫情阴影逐渐消失,第三季度的订阅营收可能会大幅上升。探探在下半年可能会实现非订阅营收。考虑到这两个因素,今年下半年的营收增长将更大。”

  在这种有限压力下,新冠疫情会让陌陌在运营支出上更加自律,从而总成本占总营收的百分比可能会上升数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毛利率可能会下降数个百分点。但另一方面,陌陌也需要一定水平的营销支出来继续支持用户恢复和扩张,在已成功应用的路径下,可以帮助陌陌遵循一般规律、尽可能早地摆脱疫情影响。

  “就运营利润率前景而言,陌陌核心全年的运营利润率仍保持在30%左右。第一季度的运营利润率最低,低于平均水平,从第二季度开始将逐步提升。在探探方面,今年的净亏损也将显著收窄,尤其是在下半年。”首席财务官张晓松在电话会议上表示。

  “在疫情过去后,我们将会有更多的量化视角,人们也将回到正常生活中。”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