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水北调”到“北水南调”的新广电新宽带平台工程
罗小布| 中广互联| 2020-03-25
【流媒体网】摘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已经是被广大有线用血汗买回来的教训,切不可“好了伤疤忘了痛”。

  “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已经奏响了序曲,该是畅想国网未来美好前景的时候了。所谓的“畅想”就是敞开思路、毫无拘束地想象;但不能不着边际地幻想,需要有的放矢,也就是“法律允许、技术可行、市场有需”,畅想的基本依据就是《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

  广大一线员工非常关心广电国网(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宽带。毫无疑问,宽带或上网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有线而言,宽带不仅是实实在在的市场需求,更是有线转型的必要基础条件,因为,如同智能手机内置有数码相机一样,如今的宽带不仅内置有电视,还内置有通讯;也就是说,如今的宽带是上网、电视、通讯为一身的宽带,不仅预示着传统通讯业务被宽带所迭代,更预示着传统有线电视业务被宽带所迭代……

  宽带不仅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品,而且是国家战略。2012年9月,由国家发改委等八部委联合研究起草的《“宽带中国战略”实施方案》正式对外公布。2013年8月17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发〔2013〕31号),要求到2015年,基本实现城市光纤到楼入户、农村宽带进乡入村,部分发达城市宽带接入能力达到100Mbps;到2020年,城市基本实现100Mbps宽带接入能力,农村实现50Mbps宽带接入能力。如今,“宽带中国战略”已经基本得以实现……

  随着“宽带中国战略”的实施和落实国家“提速降价”的要求,宽带市场竞争,由相同带宽的价格竞争转变为相同价格的带宽竞争,再转变到相同价格、同等带宽的质量或速度竞争;也就是,由价格竞争转变为性价比的竞争。有线用雄辩的事实、切身的体会、大量的投入,反复证明了宽带发展的一条定律,这条定律是“没有质量保障的宽带是不可持续经营的宽带”,是既损人不利己又劳民伤财的宽带……

  广电一线员工关心的问题是,怎样才能保障宽带的质量?同其他任何商品或产品的质量一样,质量往往是一个综合体系,宽带网络质量更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系。通俗地讲,宽带网络质量如同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车辆,不仅要关心马路宽不宽、车辆快不快,而且要关心跑得稳不稳。从技术上讲,宽带网络质量分为网络质量和出口质量……

  网络质量与网络传输介质、网络设备性能、网络保障机制、网络工程质量以及用户终端能力有关。现代保障宽带的网络一般采用光介质、高性能的网络设备、基于软件定义网络(SDN)分段路由(SR)的保障机制以及高质量的工程保障,只有这样才能保障网络在低毫秒级的传输延迟。对传统有线网络而言,不仅是网络设备能力不足、网络保障机制落后,更多的是工程质量不高,某省网百万光纤到户工程的合格率不到40%,就是典型的案例。在维护工作中,经常暴露出来的延时、抖动、丢包等现象,被广东有线实证确认,多数是网络自身的问题,而不是出口问题。因此,保证自身网络的质量是保障宽带网络质量的基础或前提。广电国网网络升级改造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提高有线宽带自身的网络质量……

  宽带出口是一个体系化的平台,应该称之为互联网对接平台。之所以是“平台”,是因为出口既对外也对内,而不是只对内不对外。互联网对接平台一般由互联网内容存储、出口、CDN、缓存四部分组成……

  出口的本质是内容聚合。网络服务提供商或运营商是否具有大量的内容聚合是其宽带服务质量判别的第一标准。依据这标准,中国电信的出口质量排在第一,中国移动位居第二,中国联通位居第三。中国电信从上世纪中期就开始利用IDC进行内容的聚合;也就是大量接受或接收政府和企业的服务器托管,同时,与大量的第三方IDC展开合作,向第三方的IDC提供廉价的连接和互联网出口。目前,主要的政府网站服务器大多托管在电信的IDC机房以及与电信形成联盟的IDC机房。内容的存储或内容的聚合是有线互联网对接平台最大的软肋……

  互联网出口的两项基本指标。一项是出口带宽指标,另一项是到POP点(局端)的跳数指标。所谓POP点,也就是网络服务提供点(或称局端),通常POP点越近则线路信号损耗越小,可为连接用户提供的带宽保障越高。同样,在同样的带宽下,离POP点越近价格越贵,直接连接三大运营的交换局端(运营商的一级POP点)的价格最贵,距离POP点越远的价格越是便宜。距离POP点越远不仅意味着价格越是便宜,还意味着延迟越大,也就是质量越差。许多有线在采购互联网出口时,只问价格,不问质量,甚至不测跳数,这样采购的宽带出口质量怎么能够不差呢?采购互联网出口是要竞价,但要公平的竞价,公平竞价的条件是,在相同跳数的前提下竞价,或者,允许跳数少的供应商适当地加价……

  CDN的本质是直连重点的热门资源。CDN的中文全称是内容分发网络。CDN是构建在现有网络基础之上的智能虚拟网络,依靠部署在各地的边缘服务器,通过中心平台的负载均衡、内容分发、调度等功能模块,使用户就近获取所需内容,降低网络拥塞,提高用户访问响应速度和命中率。从CDN的定义中,同仁们不难看出,CDN的本质也是内容聚合,准确地讲,是热门资源的内容集合,可以理解为小一号的互联网出口。所谓的“热门资源”,一般指的是互联网九大应用系列各自的TOP10(排名前10位的应用),九大系列分别是新闻系列、视频系列、游戏系统、社交系列、直播系列、音频系列、电商系列、生活系列和旅游系列……

  CDN市场是鱼目混珠、质量参差不齐。简单地讲,CDN有两类,一类CDN有自己的热门资源聚合;另一类没有自己的热门资源聚合,是靠分布式互联网出口缓存系统构成的CDN,可以称之为缓存CDN。两类CDN在一般应用上差异并不明显,但在热门应用上差异就非常明显。通常缓存CDN比较便宜,热门资源质量保障也较差,但却比较适合一些有线贪图便宜的口味。所以,互联网对接平台对接的CDN是具有自己热门资源聚合的CDN,也就是,热门应用服务器或分布式镜像服务器是托管在CDN直连的IDC中……

  需要强调是,没有哪个CDN能够包打天下,因为,每个CDN自己聚合的资源不一样,可谓各有千秋。腾讯的CDN以腾讯新闻、腾讯视频、腾讯游戏、腾讯社交等为代表或特色,也就是,对接了腾讯CDN,用户玩腾讯游戏就比较爽,看腾讯视频就比较畅。同样,阿里的CDN以电商、旅游等为特色;百度的CDN以搜索、百度新闻、百度视频、百度游戏等为特色;华为的CDN是以面向移动网、特别是面向广电5G和广电未来的融媒体为特色,以移动华为应用商城为标志……因此,按照九大系列TOP10的要求,有线的互联网对接平台不是对接一个CDN,而是对接多个CDN……

  互联网出口加速缓存系统(简称出口缓存)。出口缓存类似于互联网流量大河上的“三峡水库”,主要是通过网络流量整形,保障下游有稳定的供水。出口缓存在互联网带宽承载能力上可以提高20%~30%,因此,可以节省成本。在下载速度上可以提高300%~800%,因此,可以改善用户体验。但是,业界有句行话,叫做“出口不够,缓存凑”;也就是说,出口缓存是用来“凑数”互联网出口的,不能本末倒置……

  需要着重的说明的是,流量缓存的比例并不是越大越好,常言道“凡事有度,过犹不及”。流量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P2P流量(点对点的流量下载、占用大量的带宽),另一类是HTTP流量(简单的请求-响应协议,通常运行在TCP之上)。2007年以前,P2P流量占60%以上。2007年以后,HTTP流量全面超过P2P流量。出口缓存主要针对DNS(域名解析)、HTTP、非P2P应用的响应速度;P2P流量主要依靠CDN。也就是说,流量缓存比例过高会影响用户的体验,一般比例50%左右,就应该适可而止。对于一些只要便宜、不要质量的有线而言,特别是哪些不太熟悉互联网出口的有线财务人员而言,一定会以70%~90%的流量缓存比例为荣耀,付出的代价是,用户流失、“臭名远扬”和不断增加的用户发展成本;如果愿意(有些有线是不愿意)综合财务评估或综合市场评估,就会发现根本得不偿失……

  出口缓存有两种建设方式,一种建设方式是独立建设,出口缓存“蓄水池”的水源主要来自自身的互联网出口。另一种建设方式,是引入第二类CDN或缓存CDN,使自己的出口缓存成为缓存CDN的一个节点,就可形成某种意义上的缓存共享;“蓄水池”的水源一方面来自自身的出口,另一方面来自缓存CDN的资源共享。需要提醒是,出口缓存与缓存CDN是两回事;简单地讲,出口缓存需要构建自己的存储或平台,而不是简单的连接或镜像……

  互联网出口的两种机制。互联网出口有两种基本的机制,一种是代理机制,一种是运营商级的对冲机制。有线现在所有的互联网出口,绝大多数采用的是代理机制,也就是,有线是三大运营商的代理商或批发商;如果有线的出口不是直连三大运营商的POP点,有线是三大运营商代理商的代理商,俗称为互联网出口二级以上的分包商(现在多数有线是四级以上的分包商)。代理机制采用单向结算制度,也就是,只计算三大运营商流向有线的流量,不计算有线流向三大运营商的流量。简单地讲,现在所谓有线互联网业务的经营许可,只是三大运营商互联业务的代理许可。而运营商级的对冲机制就不一样,最主要有两点不同,第一点是对接点不同,运营商之间对接是局端(POP点)对接;第二点是对冲结算,也就是,三大运营商流向有线的流量与有线流向三大运营商的流量对冲后的余额结算;理论上,如果对冲结果是,三大运营商流出流量大于有线流出流量,有线向三大运营商支付余额结算的差价,否则,三大运营商向有线支付余额结算的差价。因此,中国广电(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的出口和互联网经营许可是运营商级的出口和经营许可,与现在有线的出口和互联网业务经营许可有着本质上的差异,可以说,完全是两回事,此出口非彼出口也……

  互联网出口均衡性问题。如果广电国网与中国移动合作,仅对接中国移动POP点行不行?不行;因为,三大运营商各自聚合内容不同,用户连接跳数自然也不同。因此,需要均衡地连接三大运营商,绝佳的均衡点是运营商的互联互通交换局(国家一级POP点,说明:有多个国家一级POP点),对接三大运营商各自带宽的比例,可以通过用户链接数据统计或计算获得……

  与互联网均衡相关的另一问题是互联网出口满载问题。一般出口峰值满载率不能超过70%;也就是,超过70%就需要扩大出口或出口扩容。需要着重强调的是,互联网接入市场是充分竞争的市场,一旦出现连续3次以上的出口拥塞,用户下个月就会用脚投票,离有线而去,重新嫁人;“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已经是被广大有线用血汗买回来的教训,切不可“好了伤疤忘了痛”。由于用户互联网流量动态性大,而且难以预测,因此还需要有宽带出口扩容备份,备份的基本要求是“招之即来来之能用”。需要提醒是,有线有两类互联网用户,一类是大众用户,另一类是集客用户;其中,集客用户的价值远大于大众用户,而且基本上是失不再来,因此建议在互联网出口上,尽量分开保障,“白天集客用,晚上家客用”是昨日黄花,早已经不符合实际的现状或市场的需求……

  由此可见,目前绝大多数有线的互联网出口都不完整或不健全,因此,不仅难以保障互联网业务的质量,而且没有任何性价比的竞争优势。同时,广大一线员工不难看出,建立体系完善的互联网对接平台,不是有线技不如人,而是非各有线现有能力所及,自然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来忧明日愁”,“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无意苦争春,只把春来报”。广电国网给广大一线同仁带来了“翻身求解放”的希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明确要求“推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和互联互通,加快有线网络升级”。首先,通过互联互通实现全国有线的规模效应,进而全面地降低成本。其次,以互联互通的网络为基础,构建广电国网自己的CDN网络,重点是集中各地有线的IDC资源。第三,着力聚合内容,逐步实现从“南水北调”到“北水南调”。在内容聚合上,广电国网可以仿效中国移动后来居上追赶先入为主中国电信的方式,三条腿连滚带爬,一方面构建自己的内容(中国移动构建了四大应用基地),另一方面抢夺新的内容资源,特别是政府信息化和智慧城市的资源;同时广泛合作或引进互联网的热门资源,包括全面对接有热门资源的CDN。需要说明是,尽管工信部为扶持广电国网,要求三大运营商对广电国网降价,也只是杯水车薪,仅解燃眉之急而已,并非持续经营之道,常言道“靠人靠天不如靠己”。第四,利用广大国网的资质优势和整合后的资源优势,构建体系完备的、功能齐全的互联网对接平台……

  还需要强调的是,广电国网的互联网对接平台不仅是全国有线互联网业务的基础支撑平台,也是广电国网“六大工程”的基础支撑平台。在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优先的时代,互联网对接平台重要性已经大于传统电视平台的重要性,理应成为广电国网应用平台中的头号工程之一……

  全国有线网络整合已经指日可待。对广大一线员工而言,救星就是广电国网,让我们一起期待“翻身农奴把歌唱,幸福的歌声传四方”……

  郑重声明:上述只是畅想,可能被采纳,也可能不被采纳;可能被实现,也可能永远不会实现;仅是畅想而已;旨在抛砖引玉,激发同仁们的创新热情和创新智慧,进而对广电国网更加充满信心。由于自己水平和能力有限,难免有许多错误,甚至是谬误;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