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新规(上):电视人何以守望?
林起劲| 流媒体网| 2020-03-19

  【流媒体网】消息:在电视频道的关停整合浪潮中,专业电视人不可谓不心痛。而取年末以来东方卫视、江苏卫视等机构开始的“零频道”应用,可以让传统电视优秀频道和栏目获得新的发展空间,或许可以让专业电视人多了守望和坚持决心。

1、专业电视人之痛:从上海艺术人文频道整合说起

  按照去年底的消息,2020年1月1日起,上海纪实频道和艺术人文频道整合调整为纪实人文频道,东方电影频道和电视剧频道整合调整为东方影视频道。艺术人文频道和东方电影频道停止播出。同时,上海广播电视台(SMG)整合娱乐频道和星尚频道,打造面向长三角的全新“都市频道”,整合炫动卡通频道和哈哈少儿频道打造全新的少儿频道“哈哈炫动卫视”。

  微信号“今日音乐MusicToday”在1月2日文章中发布了这一消息,而在文末留言中,笔者发现其中不乏传统媒体人对于失去“阵地”各种心痛、沮丧和不解。不少留言都认为上海艺术人文频道“高雅有品位”,“是中国大陆唯一能收看到古典音乐的频道”,关闭频道就“少了一张高雅艺术的名片”,“陪伴了这么多年,突然说停就停感觉很意外,只有无奈和沮丧”。文末给出该频道停播一刻的镜头——一个孩子抬头深情凝望的表情,或许充分表达了某些专业电视人的内心:失望还是期望?放弃还是守望?

  图为:上海艺术人文频道停播一刻画面(2019年12月31日23时59分59秒)

  图为:上海艺术人文频道停播镜头与观众留言

  事实上,上海艺术人文频道停播这样的事在电视圈绝非个案,而且频道关停整合的浪潮不仅限于艺术人文范畴。就上海台整合潮流而言,已经波及电影和电视剧频道、卡通和少儿频道。而在过去几年激烈的媒体竞争中,有太多的三四线城市频道是被直接关停。例如,天津去年在组建天津海河传媒中心的同时,电视媒体方面主动关闭了国际频道、高清搏击、时代风尚、时代美食、时代家居、时代出行6个电视频道;安徽广播电视台则将国际频道整合到安徽卫视,将人物频道、旅游广播频率、戏曲广播频率分别整合到公共频道、经济广播频率、音乐广播频率。

  把时间回溯到2016年,时任传媒大学校长的胡正荣在面对电视台的快速式下滑趋势时,曾经以BBC战略转型为案例警示电视传媒人:广电频道制肯定是要取消!这一声音在当年可谓振聋发聩,并在今天的频道整合浪潮中得到一定的印证。也就是说,在全媒体和智能终端技术环境下,好的节目并不见得等于好的传播影响力;对专业电视人来说世界早已不是当年的世界,仅仅依靠专业制作能力和热心打造一档电视栏目,已经难以适应当下的媒体环境。

2、一线电视台:底蕴犹在,全媒体环境下何以守望?

  事实上,对于上海人文艺术频道,笔者在上述微信文章的留言中发现了一些有识之士(同时也是上海艺术人文频道粉丝)很有意思的思考。以下是笔者的直接引用。

  Kenney Wu: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文化实力也应该不断与国际水准看齐。艺术人文频道多年来不断推出的优质资源是上海城市文化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Karma_Polizei:纵然流量都去新媒体了,但为什么谢力昕老师、毕祎老师还是在传统媒体阵地坚持了这么多年?上海古典音乐电视节目制作传统,如果算上有线电视台诸如《音乐大辞典》这些节目起,已经有近30年的积累,加上谢、毕自身的音乐学院背景,制作质量是有保证的,因为除了实况播放,我们还可以看到总体能把关的音乐资料与文本的传递,加上曾经有过与音乐学院挂钩的演出和访谈,这更成为上海古典音乐电视的独特资源。

  又说回到新媒体,那既然如此,国内古典(音乐)(在)新媒体的建设现在又如何呢?我们只说官方平台吧,曾经乐视有过,如今早消失了;《纵横经典》曾经和爱奇艺同步过平台,但后来也是囊中羞涩被搁浅了。不是我们观念活在十几二十年前,而是国内没有给乐迷过多选择。(说明:括号内文字是笔者补充,应是网络留言的遗漏文字)

  从上面的情况看,上海艺术人文频道至少在古典音乐方面是很有底蕴、有人才,这才培育了《纵横经典》这样的受人关注的栏目。从这个意义上说:频道与核心栏目还是有受众的。虽然也有人表示:频道虽然关了,但《纵横经典》、《艺术课堂》等栏目都在,只是转移到合并后的《纪实人文》频道而已。但也有音乐粉丝也指出:除了电视频道之外,《纵横经典》这样的经典栏目此前只是在乐视和爱奇艺平台短暂驻留,然后就消失了;所以,即使有《纵横经典》这样的经典好内容,但(在频道的固定时间下)(古典音乐)乐迷的收看选择其实不多。还有粉丝悲观地表示“这是经济社会更替的‘自然规律’”,该粉丝或是指:典雅艺术很难以在电视大屏找到生存空间。

  实际上,上海台和SMG一把手高韵斐曾透露,在“优化地面频道结构布局”之外,SMG本轮改革的主要目标是“推进东方卫视转型升级、频道资源优化和内容供给侧改革,集中优势资源做大做强东方卫视”。相比上述天津台、安徽台等机构的频道关停整合举措,综合实力排名前列的上海台毕竟还是保留了原有艺术人文频道这样一些经典栏目。

  所以,某种意义上说,上海人文艺术频道的火种和阵地或许都保留着,只是更加精编,但同时也需要新的点燃即传播方式——就是将内容更便捷有效地传递给目标用户。那么,针对上述节目粉丝的反馈,上海台在完成频道整合、保留了火种和部分阵地之后,如何将其做强?如何给粉丝更多的收看选择?艺术人文这样的内容能否在电视大屏得以生存?

3、东方卫视+“零频道”:重新对接大屏粉丝,新的点燃方式?

  图为:基于“零频道”的潘茄俱乐部

  很有意思的是,同样是2019年12月底的消息表明,东方卫视在欢网“零频道”产品之上打造了东方卫视专区“番茄俱乐部”。这个“番茄俱乐部”可以让粉丝第一时间了解东方卫视热播节目,观看台前幕后精彩花絮。按照媒体报道,只要用户在电视端一键关注成为俱乐部会员,可实时关注节目动态,而番茄俱乐部的预约观看功能也能准时提醒粉丝,不错过每一个关注节目的播出时间。例如,从东方卫视热播的《精英律师》,到快手独家冠名《梦圆东方·2020东方卫视跨年盛典》,这些核心节目的播出中,双方都进行了对接合作。按照去年底数据,“番茄俱乐部”专区在短短时间内吸纳了87万余(数据更新中)忠实粉丝。并且,据媒体报道:专区用户与东方卫视观看用户重叠高达94%——这一数据可以初步反映欢网零频道运营的精准性。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东方卫视之外,同属于卫视TOP5阵营的江苏卫视也与欢网达成了“零频道”合作。

  图为:江苏卫视基于“零频道”的跨年晚会场景

  从媒体的简单报道来看,笔者捕捉到如下几个关键字:节目预约、节目提醒、精准推荐、“番茄俱乐部”专区,其中在专区可以看电视剧、综艺花絮、明星短片等。也就是说,“零频道”既可以帮助粉丝预约和提醒观看直播节目,意犹未尽还可以进入专区观看精彩内容。看起来,“零频道”不仅能够帮助电视台提升核心节目收视和影响力,也能通过专区对《纵横经典》这样的“小而美”的栏目带来“长尾”发展空间。

  图为:欢网零频道产品概述

  欢网的“零频道”到底为何?其对一线电视台的核心节目收视或者说大屏运营有何助益?“零频道”能否帮助专业电视人继续守望,将多年培育的、曾经植入用户心中的火种重新点燃?

  据悉,欢网作为一家围绕智能电视大屏的专业服务机构,基于其在智能电视的大数据分析能力和互动支撑能力,其“零频道”产品(解决方案)可提供如下服务:

  (1)基于电视用户兴趣,智能推荐电视节目。或者说,欢网是理解用户兴趣的,欢网基本业务定位上或可称之为电视端的“今日头条”,能够实现“节目找人”

  (2)基于电视台定位提供大屏端的智能运营支撑,包括:A、电视台节目(内容)推广;B、(以APK形态)在智能电视终端的专区落地;C、对专区进行推荐引流——就是实现电视台与栏目粉丝汇聚;D、适合电视大屏的简约化互动——由此可以加强针对性品牌营销。尤其是通过专区运营,“零频道”可以在大屏端帮助电视台突破传统线性传播约束。

      前述两点加起来就“智能推荐+专区”,笔者比较看重这一点:真正的运营不仅是针对所谓热门IP或核心节目的推广,也要对各类垂直类节目(腰部内容)进行智能推荐,而“智能推荐+专区”就可以将上述《纵横经典》之类的腰部内容进行长尾推广

  (3)最重要的基础是,按照欢网官方数据,欢网“零频道”将能够实实在在落地在全国约8900万智能电视屏上。当然,毕竟这是一个新事物新产品,其在具体个品牌终端的上线是一个阶段性过程。并且,随着更多的智能电视被销售,欢网的终端支撑/落地能力是逐渐增强的。

  因为从媒体传播或信息经济的角度来说,欢网代表着一张实实在在和具备智能应用支撑能力的传播网与信息网。基于这张信息网的“零频道”可以帮助电视台核心节目实现与用户的有效对接。当然,“零频道”毕竟属于一个新生事物,相关产品的完善和迭代必然需要与电视台等方面协同推进。

  说明:本文其实在春节期间就拟好,但由于疫情等原因,同时零频道也处于新产品上线即迭代中,一直未能与欢网进行深度交流和更新部分数据,更多欢网零频道近况可以请参考《欢网科技在大屏端上线产品——疫情速报》《东方卫视收视破2 欢网零频道助《安家》落户》等。如果本文信息有误,请以欢网官方渠道为准。


  视听有界,大屏无界。流媒体网主办的第19届论道以“融智2020---视听激荡与变革”为主题,将于2020年5月举办,本次论道我们聚焦行业最新风向,汇集业界重磅嘉宾和产业链各方伙伴,以客观和理性的立场,分享深入的洞察与建策,与产业链伙伴携手探索新时期中国视听产业在规范化、智能化、融合化进程中的机遇,共助中国视听产业发展。详情点击:

  http://s.lmtw.com/2020iptv/

责任编辑:李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