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财报:减负、增效、新故事
Karl| 娱乐资本论| 2020-03-02
【流媒体网】摘要:龚宇介绍称,“随刻”主要产生两种内容,一种是MCN或个人生产的PUGC内容,可以用广告费分账和用户付费的方式覆盖内容成本;第二种是将爱奇艺的长视频内容放在“随刻”上进行分发,摊销部分爱奇艺的内容成本,获得更多货币化能力。

  走过第一个十年的爱奇艺近期公布了财报数据。

  北京时间2020年2月28日, 爱奇艺公布了截至到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数据显示,2019财年爱奇艺总营收达到290亿元(约42亿美元),同比增长16%,其中第四季度营收为75亿元(约11亿美元),同比增长7%,高于此前公司预期。

  尽管受宏观环境因素影响,近期纳斯达克指数和中概股都出现了大幅下挫,但爱奇艺在过去三个月中依然为投资人带来了超过30%的回报率。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在高瓴资本的重仓股名单中,爱奇艺仍其中之一。

  事实上在财报发布前后,多家机构已经给予爱奇艺买入+增持的评级,其中中信证券认为虽然二季度受外部大环境及部分内容排播不确定性等原因,承受短期压力,但爱奇艺在原创内容领域领先行业。2020年预计爱奇艺将进入ARPU提升周期,会员业务收入快速增长确定性较强,爱奇艺作为长视频领域头部公司有望持续受益。

  订阅会员规模/收入新高 ,内容制作成本下降

  作为首位迈入亿级俱乐部的长视频成员,爱奇艺在2019年Q4总体营收超出市场预期,其中付费订阅收入增速稳定。

  财报显示2019年Q4,爱奇艺付费会员数达1.069亿,全年新增1,950万;付费会员收入近39亿元,环比增长4%,同比增长21%;2019年全年,会员付费收入达到144亿元,同比增长36%。

  值得注意的是,爱奇艺会员订阅收入已经连续六个季度超过广告,在2019年更是占据了全年总收入的一半。

  而爱奇艺能持续吸引订阅用户数的增长,除了产品方面的提升以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大量优质内容的铺垫下,用户对平台已经形成相对的内容粘性——这其中包括爆款内容的采买和自制,以及内容形式的创新。

  翻开2019年热播剧集,其实不难发现在每个季度都能在爱奇艺上找到一些耳熟能详的内容IP,例如《破冰行动》、《亲爱的、热爱的》、《庆余年》、《从前有座灵剑山》、《小欢喜》等。

  虽然此前谈到剧集时,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认为“大众爆款”可遇不可求,不过从2019年整体剧集播放上,我们也能看到爱奇艺在内容选择和用户口味之间显然已经有了一套方法论。

  同样自制综艺的成功以及延续也让用户对平台之间的产生信任感。比如《奇葩说》在引起用户对话题辩论热度的同时已经延续到了第六季,《中国新说唱2019》成功将嘻哈音乐和文化在国内普及;而去年一举让摇滚精神出圈的《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已经在准备阶段。

  在内容形式上,爱奇艺做出的种种创新举措也容易在当下略显僵化的市场下吸引用户注意。比如今年夏天爱奇艺推出的互动剧《他的微笑》,一经上线便引起热议。而最近在《爱情公寓5》中有一集几乎都是竖屏拍摄完成,这也是爱奇艺在《生活对我下手了》之后又一次在竖屏剧上的尝试。

  另外,在收入超过预期的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爱奇艺的内容成本正在降低。

  根据财报显示,四季度,爱奇艺的内容成本为人民币57亿元,同比下降13%。2019年内容成本增速低至6%,增速大幅放缓。由此可以看到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已得到有效控制,释放出重大利好信号。

  此前,龚宇曾表示,内容成本增速得到有效控制主要得益于“限薪令”颁布后演员片酬的下降,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演员片酬已经从此前的8000万-1.2亿降低到5000万以内。

  会员收入稳定上升加之内容成本增速降低,未来爱奇艺的商业价值空间也得到进一步提升。

  ARPU提升+内容生态激活,爱奇艺的商业创新凸显

  在电话会议中,龚宇提到在目前长视频领域,市场格局已经趋于稳定,且未来不会出现比较大的变化。

  市场格局日渐稳固的基础下,事实上用户范围也在趋向固定。

  爱奇艺首席财务官王晓东在电话会议中也曾提到,过去两三年爱奇艺的订阅会员很大一部分来自既有用户的持续付费。

  这意味着,未来爱奇艺更高的注意力不再是单纯的新增用户,而是提升整个平台内的付费会员率,以及单个会员用户的ARPU值。

  在这一点上,爱奇艺的做法是基于用户特殊观影需求,提供以差异性点播为主的新增值服务。比如在2019年下半年以来,爱奇艺在包括《庆余年》、《爱情公寓5》等剧集上推出的“超前点映”服务,在会员付费的基础上,用户可以再付额外费用提前观看后续剧集。

  龚宇认为,虽然从目前来看采取这种模式的剧集相对比较少,所以对总收入占比不高,不过这种模式是成功的。

  “在未来,我们会把这种模式作为一种常态的播出方式。目前,超前点播对2019年四季度和2020年一季度的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的影响还不是很大,但以后是重要提升ARPU值的方式。”

  除了单个ARPU提升外,爱奇艺的内容生态价值也在激活。

  财报显示,在爱奇艺全年收入中,以游戏、IP增值授权、电商、直播、艺人经纪等组成的“其他收入”表现亮眼,全年其他收入达到37亿元,同比增长30%,在总营收中占比再破纪录,达到13%,

  龚宇在电话会议上表示,爱奇艺今年的游戏业务表现尤为出色,全年推出了众多广受欢迎的新游戏,例如《疯狂原始人》和《焚情诀》,这推动了强劲的营收增长。

  事实上,自2018年收购天象互动后,爱奇艺在游戏领域势头强劲。最近,由爱奇艺游戏开发及运营的《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INFINITY》正版授权手游,上线前全平台预约量突破330万。如今,游戏业务显然成为了爱奇艺重要的货币化手段之一。

  此外,电话会议中,龚宇还谈到爱奇艺正在孵化的其他垂直领域业务,例如直播、艺人经纪、网络文学和IP衍生授权,均得益于爱奇艺内容生态系统所产生的巨大协同效应,并且是基于IP的发展价值链的自然扩展。

  看起来,爱奇艺的“苹果园”策略也到了结果的阶段。

  进军YouTube模式,爱奇艺的下一个想象空间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龚宇在电话会上表示计划推出一款新产品“随刻”,目标为播放时长平均在七八分钟到十几分钟的这种中等视频领域。

  龚宇认为现在中国市场有两类视频App,一类是像"爱奇艺"这样的长视频,可以认为类似于美国的Netflix。然后另外一类是"小视频",指的是播放长度小于1分钟的,几十秒钟的,比如说"抖音"这样的视频。这两种视频形态的市场份额目前都是很巨大的,全行业DAU都在两三个亿以上。

  “国内现在两大视频模式长视频和短视频的市场份额已经快饱和,但中等视频的份额仍旧很低,大概1亿DAU左右,中国的空间还很大,但需要两到三年培育。”

  这意味着在对标 Netflix外,爱奇艺还要做中国的Youtube。

  龚宇介绍称,“随刻”主要产生两种内容,一种是MCN或个人生产的PUGC内容,可以用广告费分账和用户付费的方式覆盖内容成本;第二种是将爱奇艺的长视频内容放在“随刻”上进行分发,摊销部分爱奇艺的内容成本,获得更多货币化能力。

  据了解该业务由2019年加入爱奇艺的高级副总裁葛宏负责。

  但在中等视频领域,目前国内也不乏像西瓜和B站这样的竞争者。另外,从去年起抖音也在放宽时间限制,也在尝试进入中等视频市场。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爱奇艺要突入中等长度视频领域,成为中国YouTube仍有较大想象空间,主要原因在于:

  其一:虽然微博、抖音、B站等平台在中等视频方面已经做过一轮市场教育推广,但目前来看,由于DV文化的缺失,国内相较国外来看仍处于普及阶段。目前内容以及创作者数量与YouTube对比差之甚远,存在着一定的市场机遇。

  在国内则面临创作者乏力、用户不买单的尴尬境地下,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依靠具有高流量、高内容属性的平台推动。

  其二:爱奇艺在整体内容产业生态上积累丰富,从内容到版权、IP开发可以为中等长度视频创作者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同时丰富的内容储备,可以为前期产品冷启动注入动力,也能很好的将原平台内的长尾内容二次分发。

  一个例子便是,无论是目前号称中国YouTube的西瓜还是B站,在早期阶段都或多或少的依靠大版权内容完成原始流量积累,并且前两者早期还存在一定版权风险,而爱奇艺入局后则没有这个顾虑。

  最后,通讯技术的提升永远是刺激内容产业的原动力。

  正如3G带来了图文时代,4G开启了短视频时代,在5G技术普及之后,势必会对内容端和消费端带来变革。并且可以预料的是通讯技术的提升一定是加快用户内容消费的效率,从而提高对内容量的需求。

  在这种背景之下,也会进一步加速创作者的内容产出,而新的内容也需要有平台来承接。况且此前在5G赛道上,爱奇艺已经做了较多布局。

  在Netflix模式跑通之后,爱奇艺在YouTube模式上尝试,无疑也决定了未来爱奇艺的想象空间。

责任编辑:侯亚丽

分享到: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