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风口”记:内容+技术的双赢合作与两个行业发展的双赢选择
李焕| 电视瞭望塔| 2020-02-23
【流媒体网】摘要:在“停课不停学”捆绑合作下,在线教育与网络视听平台进行了“强强联合”。同时,此次的“跨界合作”,对于获客成本高的在线教育而言,也带来一次快速、高效、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接触客户的机会。

  300个城市的60万教师集体上线开启了“主播”技能培养。这是疫情期间全国中小学在线开课首日阿里钉钉给出的数据。这个春节,QQ群、企业微信、超星学习通等平台,以及““爱优腾芒“、抖音、快手、虎牙、斗鱼等网络视听平台,都成为人民教师转型“网红”的集聚地。

  这个现象的出现还得回看三项通知:

  1月27日,教育部发布《关于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要求各大中小学校、幼儿园适当推迟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时间;

  1月29日,教育部发文:利用网络平台,“停课不停学”;

  2月6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也发文:指导网络视听平台疫情防控期间规范开展在线教育。

  上面这三项通知的发布,意味着此次疫情影响之下,内容上占据优势的在线教育机构与视频技术上占据优势的网络视听平台要开始进行“强强联合”,并真正走到大众眼前。

  以视频技术赋能在线教育,加大“跨界合作”力度

  面对此次突如其来的特殊疫情,在教育行业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在线教育被急速推进。

  然而面对处于起步阶段的在线教育行业来说,无论是技术还是内容建构都需要快速跟上,否则这股风吹过,整体场景建构或许又会回到平静期。因此,在视频技术上占据优势的网络视听平台就成为了各大在线教育机构的不二选择。

  但俗话说的好,隔行如隔山,开学延期虽让在线教育成为资本追逐热土,但以“爱优腾芒”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在技术之外,并未在在线教育行业占据其它优势。因此,不盲目开发自制教育产品,与在线教育机构的跨界合作成为网络视听平台的不二选择。

  优爱腾等头部视频平台集体上线了“在家学”板块,连二次元集聚重地B站也积极响应“停课不停学”,不少在线教育机构纷纷与头部平台达成协议,上线开课。其中作业帮直播课、学而思网校、有道精品课全线覆盖优爱腾和B站四家头部平台;猿辅导在线教育、跟谁学、高途课堂、VIPKID则至少入住三家平台。

  当然,芒果TV除了跟爱优腾一样,联合学而思、麦田格教育推出免费课程外,还在湖南省IPTV业务的移动、电信和联通三大平台上线湖南省教育厅主办的网络“金课”及长沙市教育局指定课堂。从人群来看,第二部分内容主要针对湖南省内的中小学生。从播出平台来看,除了网络渠道外,还有IPTV平台。

  可以看到,与BAT三巨头利益相关的爱优腾,模式高度类似,都是选择与诸多教育机构合作,直接上线相关课程,目标群体都是以K12为主。

  而在短视频平台中,快手是最早上线“停课不停学”专栏的。早在2月1日,快手就宣布联合好未来、跟谁学、爱学习、网易有道、学霸君、猿辅导等共40余家教育机构,为K12学生、职场人士等用户提供免费课程。

  与爱优腾一样,快手的目标用户以K12人群为主,类型分直播和录播。不过,出于短视频平台的属性,快手上线的录播内容以轻课为主,时长多在10分钟以内,少数录播课堂超过在20分钟。同时,快手还将额外提供50亿流量助力免费优质教育内容的传播。

  不过与快手不同,头条系的目标用户以K12为主,联合清北网校、学而思、乐乐课堂、有道精品课、跟谁学、作业帮等16家教育机构推出相关课程,且以10分钟之内的短视频为主。相比其他平台,头条系在线上教育的布局上并没有特别用力。

  无论怎么,可以肯定的是,以强大的视频技术赋能教育,网络视频平台推出的免费在线课程,为疫情影响的教育事业提供有益补充。

  “双赢”发展的选择之外,内容和服务是核心

  随着“停课不停学”的消息公布,网络视听平台入局在线教育,看似是顺水推舟的入局,但其实是早有布局。

  2012年百度教育上线,正式拉开BAT征战在线教育的序幕;2013年8月,淘宝同学上线时,阿里进入;一个月之后,主打职业教育的腾讯教育精品课上线,腾讯入局。

  如今,再回看疫情期间各家视频平台推出的线上教育内容时,就能发现很多端倪。网络视频平台的入局,使得教育机构获得了品牌宣传和价值推广的机会,那么网络视听平台又能从中获得什么?

  一方面,是以“免费课程”为抓手,实现平台对“Z世代”用户的引流。比如,腾讯在“上课啦”板块的子栏目中分设了“课间兴趣拓展营”“下课啦”等子版块,这些板块直接与腾讯的传统栏目“少儿”进行联动,从而吸引更多年轻活跃用户;另一方面,网络视听平台直接“拿来”了在线教育机构的优质内容,填充来自己的内容库,提高了整个平台在用户心中的在线教育质量。

  当然,此次合作,更大收益的确是在在线教育上。网络视听平台的入局,使得缺失流量的在线教育,迎来了一次“性价比”最高的营销机会。

  在线教育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获客成本高,严重拖累了自身利润。此前某知名教育机构创始人曾表示,在线教育机构实际平均获客成本已经达到了4000元。据悉,以某人员规模仅300人的在线教育机构为例,其在2019年投入营销费用高达1700多万元。而对于规模更大的全国性教育机构,营销成本之高更难以想象。

  面对高昂的广告费用,机构们想方设法降低营销成本。譬如免费试听课,已经被行业内所有机构用烂了。而此次通过入驻各大视频平台,在线教育机构获得了一次快速、高效、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接触客户的机会。

  新型冠状肺炎所带来的影响,使得在线教育进入了一个特殊的历史进程中,被推至风口。但对在线教育机构来说,上线视频平台只是多了一个分发渠道。遇到了机会窗口的在线教育公司们并非高枕无忧,与机遇一同到来的便是风险。

  流量只是获取用户的第一步。随着网络视听平台的入局,在头部玩家的猛烈分流下,中小体量在线教育公司必然会面临流量成本升高、用户增长放缓双重困境。此时,内容和服务将成为在线教育能否得到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

  关乎“在线教育”的淘汰赛仍在进行。背靠“BAT”,以“爱优腾”为代表的多个网络视听平台入局在线教育仅仅是开始。

  未来,摆在在线教育公司们面前的还有如何将巨大流量做好转化,如何优化技术、产品以提供更流畅的服务等问题。也只有提高教育质量,增强内容和服务的行业竞争力,不可替代性,才能使得在线教育的平台在疫情结束后继续保持增长。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