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难过的地方卫视 为何还要“死磕”春晚
陈桐| 文娱价值官| 2020-01-14
【流媒体网】摘要:随着电视平台的衰落,卫视对资源的垄断能力正在不断下滑,很多优质资源正在加速朝互联网领域流失。

  春节将至,央视卫视春晚又到了开战前的最后关头,今年的央视春晚依然继承了这两年的低调风,鲜有消息曝出。当然,在各种短视频、社交媒体和游戏将用户时间牢牢占据的当下,央视春晚无论曝出什么片单,联排时无论偷拍到哪些明星,都很难激起现在年轻人的兴趣了。低调,既是主动选择的体面,也是被动选择的无奈。

  相比央视春晚,这几年卫视春晚却搞得有声有色,虽说演出方式大同小异,但都有各自不同的特色和主题,有的语言类节目占优,有的明星阵容最靓,比起负重前行的央视春晚,轻装上阵的地方卫视春晚,反而用小而美的方式强化了各自的特色。

  地方卫视鼠年春晚数量依然超过了十台,从明星阵容、舞美、编排、创意上,各家继续加大投入,费尽心思,证明自身实力。在影视寒冬和视频网站的双重挤压下,卫视这两年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手头本来就紧的他们,为何还要砸重金在春晚的战场杀得难分难舍?

  鼠年春晚哪家强?

  除了央视春晚,湖南卫视春晚一直是地方卫视春晚中影响力较大的,不知不觉,已经陪伴观众度过了20多年,在资历上也仅次于央视春晚。

  《2020湖南卫视春晚》嘉宾主打清一色流量咖,蔡徐坤、王一博两人领衔坐镇,李宇春,刘宇宁,汪苏泷、俞灏明、周笔畅、张碧晨等等明星助阵。此外,在收割90后、00后观众的同时,湖南卫视春晚继续下沉,邀请了田震、毛阿敏等实力唱将加盟,高质量、旧情怀的经典曲目将吸引更多其他年龄段的观众。

  东方卫视鼠年春晚舞美亮点最大,整台晚会舞美设计主打“中国风”,匠心独运设计了“山舞台”、“水舞台”、“云舞台”等体现中国传统山水意境的巧思。当观众早就习惯春晚舞台红红火火的设计风格时,这样淡雅飘逸的水墨中国风显得别具一格。

  明星方面,TFBOYS将为大家献唱多首歌曲,其中除了经典歌曲外还有去年发布的新歌。少年初长成的“三小只”身着同款礼服,在如此意境悠远的舞台上完成成年后的第一次春晚合体,对粉丝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作为准一线卫视,北京台这两年一直在努力挤进第一梯队,在春晚上连续几年大手笔投入,除了音乐歌舞类节目这样的常规配置,北京台这两年不断加大语言类节目的分量,大有媲美当年辽视春晚的势头。今年,沈腾、曹云金等喜剧演员担当主持人再次说明了北京卫视春晚对语言类节目的重视。

  去年,宋小宝的小品《心里有数》邀请了美女演员林志玲出演,二人在气质、形象和个头形成了强烈反差,整部作品喜感十足,力压央视春晚小品,今年,宋小宝将搭档吴谨言带来新作品。小沈阳则会和郑恺首次同台,“赵家班”和当红明星的混搭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

  江苏卫视鼠年春晚也主打“混搭”风,刘宇宁将与韩甜甜组成“最萌身高差”,带来一首《飞云之下》,同时,刘宇宁还会和杨钰莹合唱一曲《难忘今宵》。淡出舞台多年的解晓东的女搭档至今还是悬念,他将与神秘女搭档混搭演绎《今儿个真高兴》、《卡路里》、《健康歌》三首歌曲。

  往年影响力不算太大的山东卫视今年在春晚方面也加大了砝码,从目前公布的阵容看,明星分量不输北京卫视,最大亮点当属黄渤、黄晓明、黄子韬三位山东籍明星首次同台献唱了。此外,霍思燕、杜江、马天宇、冯提莫这一长串名单对于一个三线卫视来说,已经算比较豪华的配置了。

  在诸多地方卫视春晚中,浙江卫视今年的春晚最值得一提,去年浙江卫视可谓“流年不利”,不仅屡屡曝出“台柱子”华少可能离职,王牌综艺《追我吧》又出现意外,高以翔在录制节目途中,因心源性猝死不幸去世,年仅35岁,悲剧发生后,从粉丝到观众一边倒指责节目录制时间过长、安全措施不到位,在多方压力下,《追我吧》最终停播。

  处于风口浪尖的浙江卫视一直未能完全消除负面影响,之前的跨年晚会,多位明星拒绝了浙江卫视的邀约,同时,粉丝还在网上一直呼吁观众抵制,结果,浙江卫视2020跨年晚会的收视率创下5年来最低,现场更是出现了大面积空座。根据最新爆料,浙江卫视会在鼠年春晚中为高以翔准备特别节目,并邀请《追我吧》节目部分战队成员出席,以此怀念高以翔的不幸离世。

  此外,江西卫视、天津卫视、安徽卫视、深圳卫视的春晚也在陆续公布节目名单和明星阵容。

  “面目模糊”的同质化大战

  这两年,各家卫视在春晚的投入上越来越多,随着竞争的加剧,为了能够脱颖而出,各家也一直在努力走差异化竞争,增加手中的王牌。

  不过,随着电视平台的衰落,卫视对资源的垄断能力正在不断下滑,很多优质资源正在加速朝互联网领域流失。不久前B站的2020跨年晚会就惊艳十足,风头和创意超过了所有卫视的跨年晚会。

  鼠年的春晚,各家卫视虽然都在极力宣传自己的特色,但梳理一下各家的节目和整体思路,依然是常规套路:明星演唱加语言类节目穿插。今年,首次出现的春晚代言人又成了各家争相采用的噱头,北京卫视的肖战和杨紫,东方卫视的胡歌,湖南卫视的蔡徐坤,江苏卫视的范丞丞和欧阳娜娜,江西卫视的邓超,山东卫视的周涛和黄晓明……几乎是每家春晚的标配。

  而从明星阵容来看,很多春晚的嘉宾也有重叠,一些年度当红艺人甚至马不停蹄奔波在两三家春晚的录制现场,除了一两家由于主持人和个别节目具有区别性,抹去台标,多台春晚的明星一样、曲目一样,节目也差不多,让人记忆深刻的节目少之又少,缺少品牌性。

  事实上,一二线卫视春晚差异化的内容,往往建立在卫视的王牌内容、地域特色以及独家合作的艺人的基础之上。不过随着台综节目竞争力下降,卫视的优质资源不断被互联网虹吸,卫视平台的独家资源也在减少,对明星的绑定似乎也越来越弱,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强调差异化,卫视春晚的整体内容编排都难以避免同质化竞争,个性化的标签只能越来越减弱,即使有少量创新的明星节目让人眼前一亮,也很难改变整体的气质。

  年年难办,为何年年大办?

  走过37年历史的央视春晚近年来不断式微,越来越难办,其实,难办的不仅是央视春晚,同质化竞争越来越明显的卫视春晚同样很难办。

  相比有着国家台地位和独一无二资源优势的央视,在很长一段时期,卫视春晚都扮演着陪衬的角色,经过近十年的摸索,地方卫视春晚逐渐用“家宴式”的定位和央视春晚差异化竞争,用更轻松的编排、相对鲜明的地域特色以及卫视自身王牌综艺的印记来错位发展,不过随着时间的累积,加上互联网的冲击,卫视的春晚也在不可避免重复央视春晚的老路,创新越来越难,观众审美疲劳越来越大。

  年难办的春晚为何还要年年大办?对于卫视来说,春晚具有重要的品牌提升价值,无论是跨年晚会还是春晚,都是体现平台综合实力、树立品牌的最佳机会。无论是节目的编排还是明星资源的比拼,都是卫视平台综合实力的一次集中展示,是各家一年一度最重要的一次“亮肌肉”机会。

  这样的“亮肌肉”对卫视来说,是招商引资的重要窗口,承载整个平台大的推广作用,无论做的好坏,只要别人做了,商业资源就可能被竞争对手虹吸,因此,从一线到三线卫视,新的一年如果想吸引到更多优质的招商资源,春晚都是必不可少的。越是大环境不景气,卫视平台的资金压力越大,春晚的作用越是不可忽视。

  结语

  近五年来,卫视春晚的数量和竞争格局已经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空间,虽然卫视平台的日子很难过,春晚也越来越难办,但只要有春节,这一艺术形式就会存在。对国人来说,这是一道习以为常的年夜饭,可能食之无味,但毕竟不可或缺。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