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改革如何打好一个死结,不留后患?
张颖| 传媒内参-传媒独家| 2019-11-19
【流媒体网】摘要:频道改革近两周年时间,广电逐渐走向“去包袱”的减负发展阶段。频道改革的后续影响力是难以估量的,大到电视台的整体利益,小到每一个基层员工的切实生存,切肤之痛与个人牺牲在所难免。

  近一年来,电视频道改革是业内非常敏感的话题。改到哪一步了?频道改革有哪些方式?又会带来哪些影响?这些问题都在牵动广电发展的神经。总局层面近期也强调,要优化结构布局、深化改革创新,加快推动频道精简精办。

  实际上,多地频道发展都面临一些具体的问题,单纯一刀切式的改革很难成型。在实施过程中,相应的管理中心整合、人员重新竞聘同步进行,任何一项改革都是一个不小的工程,更有离职潮、打嘴仗、安抚会的出现。

  目前来看,电视频道“精简精办”的初步方式有三种——关停、转让与合并。

  关停并转!看山东!

  

  最近山东广电台长吕芃的讲话对外公开,山东广电的频道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回顾来看,2018年年初,山东已经停办了 “欢乐童年”和“齐鲁剧场”两套有线数字付费频道,并且转让了“收藏天下”频道。三个频道的调整,或将为山东广电的机构改革“打开闸门”,迎来新的潮流涌动时刻。

  欢乐童年频道与齐鲁剧场频道是全国数字电视逐渐完成普及情况下,电视台做强频道资源、争取更多营收而创办的地方付费频道。欢乐童年频道的关停或与山东青少频道形成资源的重复浪费有一定关系。

  山东青少频道是山东广电目前唯一一个还没有完成高清化调整的地面频道。待欢乐童年频道关停后,青少频道有望成为山东广电在亲子教育领域的“头牌”,内容制作团队将形成集中化管理,在高清化改造完成后形成全新面貌。

  齐鲁剧场频道与齐鲁频道在名称上比较接近,两者也是山东广电在电视剧播出资源上有力倾斜的播出平台。齐鲁剧场频道的关停或与电视剧市场的变化,频道盈利空间有限、传播效力弱化有一定关系。

  收藏天下频道在当年鉴宝节目红火的情况下,组成了鉴宝专家团,探索了鉴定收费来提升盈利能力。但是,在全国多个频道大量开设鉴宝节目,而鉴宝潮流已过的状况下,收藏天下频道的经营变得乏力。目前,全国多个鉴宝节目也已经处于停播的状态,收藏天下频道的调整已是刻不容缓。

  

  谁是收藏天下频道的接盘侠还不得而知,若接盘不成功,彻底关停也不是不可能。转让,这种方式对于频道改革来说并非是一种治标又治本的办法。不管接盘侠是谁,收藏天下频道或将被“借壳”,保留频道建制,主打新的定位,作为其他内容的传播平台。

  至于“并”呢?山东广电目前的频道合并还没有进行,但是基于频道管理进行的中心制合并已经有所动作。今年,山东农科频道与生活频道在管理上已经组建为一个中心,叫电视生活农科管理运营中心。电视“中心制”的回潮再度袭来,可以说,这一改革是“频道制”与“中心制”的融合化管理。

  两两合并!看上海、看北京!

  2019年起,上海与北京两地广电陆续启动了频道整合的步伐,对两地地面频道持续低迷的发展现状是一次大力激活。上海星尚频道并入都市频道,哈哈少儿频道并入炫动卡通卫视,形成全新的“上海都市频道”和“哈哈炫动卫视”。北京体育与北京纪实合并形成奥运纪实频道。

  上海都市频道的组合形成是资源的节约与集中。星尚频道与都市频道曾经都是上海本土偏重娱乐内容的播出平台,考虑到卫视的综艺实力已经很强,全新的上海都市频道娱乐化内容相对弱化,定位以民生、饮食、养生为主,娱乐也有所涉及。

  

  哈哈少儿与炫动卡通卫视的合并,也是出于资源整合、降本增效的目标实施的举措。全新的哈哈炫动卫视虽然是上星频道,但已经不再把收视率作为考量指标,而是把平台作为整个运营体系的一个宣传出口,依托频道的品牌IP在教育培训、亲子娱乐两类可经营性资源里挖掘了大量的线下盈利。此外,创新创优少儿节目和动画片也是哈哈炫动卫视坚守不变的硬核。

  2019年5月至6月,北京体育频道关停,随后与北京纪实频道合并,改版成全新的奥运纪实频道。奥运纪实频道严格来说是一个上星的体育频道,定位于北京冬奥会的官方电视传播平台。北京体育频道原总监继续担任奥运纪实频道的总监,奥运纪实频道更多的保留了北京体育频道原有的节目资源。

  

  可以说,北京纪实与北京体育的合并,是国家承办国际赛事的特殊传播需要带来的一次频道合并,也是地面频道遭遇自身发展瓶颈期的一种迫切选择。北京奥运纪实频道开播后,比原来的体育频道增加了北京冬奥全方位的独占资源,成为北京广电体育传播板块的引擎。

  求胜先机!要独占鳌头!

  在整合背后,我们发现有的是同类似频道的整合,比如地面少儿频道与上星少儿频道整合后,仍然是一个少儿频道。而有的则是完全不同的资源合并,两两合并后,专业化频道的定位还要不要?以哪个频道的资源为主?要舍弃哪些?

  北京体育频道与北京纪实频道的合并,最后还是体育为主,纪录片弱化,确切的说是体育资源对一个上星频道进行了“借壳”发展。原因是什么?是冬奥官方播出平台的独占身份!

  

  独占资源大于一切,这是最大的红利,是频道赖以生存的基础,也是考量改革核心出发点。从北京广电的大局利益来说,争取到冬奥会资源需要一个上星的电视频道作为支撑,不可能拿出北京卫视,就只有纪实频道最为合适。

  另一种独占资源是什么?是上星资源、是免费资源。频道改革的成功与否,确实需要抛却一些私心杂念,想想频道基本的立足之地在哪儿,频道活了大家才能保持职业的生命力。

  两个地面频道合并之间的衡量标尺可能是靠内容优势取胜,而内容相类似的频道则要看谁的传播力更强、谁的接触成本更低。卫视优于地面,因此上海哈哈少儿频道并入了炫动卡通卫视。免费优于付费,因此山东关闭付费的欢乐童年频道保留青少频道。

  这种“免费”逻辑已经被大大忽略,却是很多新的媒体平台争夺用户的方式。中国人已经习惯了免费获取内容,在数字电视付费打包进入流量包月,成为手机费用的今天,电视收看成本已经被完全淡化掉。电视付费频道早就应该退出了。

  先做减法!再做微调!

  电视频道改革谋局近两年,未来关停并转将成为常态。没有明显独占资源的众多频道怎么办?先做减法,比如去“两张皮”。

  一方面是解决“相似性频道”存在导致的产能过剩、人员分散、资源浪费的问题。这一做法将解决定位区别不大的两个频道形成的“播出两张皮”,化解播出资源浪费,把节目资源、制作团队做一个整合,集中力量做好一个频道,把部分人员筛选出来做新的增量业务。

  另一方面是防止经营“两张皮”,从广告投放的角度来说,类似的频道在广告投放上容易面临二选一,有时会带来内部的不良竞争,对外经营上容易损失大局利益。这类合并对维护广电机构的整体利益是有帮助的。

  另一个做减法的方向是,淘汰收视率极差的频道。

  

  现在挽回收视颜面根本不可能,能做同类频道的排头兵就不错了。此前,山东已经大量关闭了覆盖人群有限的区级电视台,小众且传播影响力微弱是主因。地面频道大量关停的时刻已经到来,尤其是一些中西部省级收视人口较少的地面台,本身办台实力有限,淘汰收视差的频道反而有助于集中力量做好一两个地面台。

  电视频道改革不是改了就好了,不是几个盘子堆在一起就成一桌好吃的大餐了。频道关停如何打好一个死结,不留后患?合并频道要平衡哪些人的利益?如何安抚没了头衔的人?如何给没了岗位的人一个新碗?

  从北京纪实与北京体育的合并来说,新的奥运纪实频道成立过程中,原有北京纪录片频道的人员基本打散,一部分团队保留在奥运纪实频道,还有一部分人员重新竞聘进入其他部门,原纪录片频道总监则担任了北京科教频道总监。

  频道改革近两周年时间,广电逐渐走向“去包袱”的减负发展阶段。频道改革的后续影响力是难以估量的,大到电视台的整体利益,小到每一个基层员工的切实生存,切肤之痛与个人牺牲在所难免。随着这股改革潮的波及面会越来越广,广电人还需并肩作战,一边松绑一边找寻新动能,媒体融合、广电MCN、广电5G已走在路上,更多尝试、更多机遇,将改革进行到底才能逆风翻盘!

责任编辑:王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