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这么多次“被告”,有线电视版权“黑洞”该破了!
常观察| 常话短说| 2019-09-12
【流媒体网】摘要:根据中国科技法学会TMT法律专业委员会执行主任马林艳在版权会现场给出的相关数据显示,视频领域的涉诉案件以侵权纠纷为主。著作权侵权纠纷在所有著作权案件中占比98.4%以上。

  今年4月,一张“黑洞”照片戳破了中国图片版权的乱象,不管是正当维权还是“合理敲诈”都给大家提了个醒,这版权背后还真有个“黑洞”。

  而很多广电运营商也正被这版权“黑洞“所吸附,越陷越深。我们可以看到,近几年广电运营商所面临的版权官司越来越多,所以这也是全国有线电视内容联盟组织召开内容版权及应对诉讼培训会的原因。

  小编看到本次会议有20余家网络公司参加,有些来的是省网媒资管理负责人,有的是来的负责内容引进子公司的分管领导,还有些直接来的是法务人员,看来大家对于版权问题已经高度重视,毕竟“被告”不那么好当,出钱出力还弄自己一身骚。

  1|版权纠纷现状

  目前,全国到底有多少家广电网络公司遭遇过或正面临着版权官司?

  小编在网上随便一查,大家可以先看下截图:

  这还只是部分网络公司,时间也基本是2018、2019年的。可想而知,大家所面临的版权形势有多严峻。 因为有些裁定书并未公开,小编无法看到具体的情况,但是从这些截图的信息里,可以看到:

  1、大多数官司都与“信息网络传播权”有关。 2、官司主体中爱奇艺、腾讯、乐视等主流综合视频网站占多数。 3、微梦创科、全景视觉等也多次出现。 4、这些官司有多个出现上诉情况,也有些是直接撤诉。

  根据中国科技法学会TMT法律专业委员会执行主任马林艳在版权会现场给出的相关数据显示,视频领域的涉诉案件以侵权纠纷为主。著作权侵权纠纷在所有著作权案件中占比98.4%以上。

  小编在版权会现场初略统计了一下,光参会单位中收到爱奇艺律师函的就有11家。以下是某广电网络所面临的版权侵权情况以及最后的处理方式。

  这个图中可以看到除了大家平时所关注的关于“回放”的侵权,占比最多的是新媒体侵权。在解决方式一栏,“合作解决”又占大多数。 这里面要展开说,估计又是很多博弈的故事。具体怎么合作的?想必大家心里有数。

  看来,人家告你并非为了简单的“民事赔偿”,反而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 据说,这里面是有套路的,如果对方给的是律师函,那基本还有商量的余地,大家以和为贵,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那如果是直接给的法院传票,那可能对方评估后觉得合作的收益不如一次性赔偿了,这也是对方法务部门和业务部门的一个博弈和平衡。

  2|版权纠纷原因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版权官司?为什么新媒体侵权占比最多?为什么回看侵权会出现不同判决?

  先说说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版权官司?

  近几年,有线电视实现从模拟到数字,从单向到双向,从小网到大网,为更好满足自身发展以及用户需求,有线电视对内容的需求增大,开始发展自己的新媒体平台,同时也有了点播、回看、导视等收视方式。

  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对于内容版权的认识确实比较薄弱,野蛮式发展其实为后续这些版权官司埋下了很多雷。比如很多内容并不是合法合规取得,比如采购的内容授权范围、授权时间不清晰。

  另外一个层面,内容版权费用逐年攀升,版权所有方在版权运营的过程中也在不断探索商业变现的模式,出现了广告,会员、版权分销、电商等多种形式。但是我们看到,各大视频网站大多还是亏损状态。在这个过程中,关于版权就出现了一条灰色产业链。内容版权方通过专业的律师团队开始抓内容运营方的小辫子,目前,图片、字体版权都有这样的团队存在。 所以,你“雷”埋得再好也经不住一堆人来挖。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新媒体侵权占比最多?

  小编看了几个内容侵权案件的裁定书,好几个都是广电网络新媒体侵权,最常见的就是手机端的APP,甚至还有云盘。 很多广电网络发展APP的时候,只想着抓紧把内容全部放上去,完全没有考虑手机端APP和大屏完全是两种传播介质,不是说你大屏能播的内容,手机端就能播。

  目前大多数APP都是在公网上,对于内容版权方而言要取证太容易了,你有多少用户,每个视频有多少播放量,下载量一清二楚。 在谈到新媒体侵权时,会场有人也指出,有些内容版权方在核算民事赔偿时特别喜欢偷换概念,会把有线电视用户数当成APP的用户数,这样赔偿数额很吓人。而往往大家时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很多APP,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摆设,用户数真是少的可怜,而且完全没有盈利,也不收广告费、会员费,凭什么要赔偿这么多钱。 但是法律不会同情弱者,只要对方能够提供完整的版权证明,你侵权事实存在,基本都是败诉。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回看侵权会出现不同判决?

  新媒体侵权占比多,并不是说大屏侵权没有,目前大屏这一块侵权诉讼最多的就是回看。大家应该也看到了很多新闻报道。同样的侵权,为什么结果不一样,难道是和请的律师有关吗?

  在说这个问题时,需要先了解两个概念: 信息网络传播权: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 广播权: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者传播作品,以有线传播或者转播的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者其他传送符号、声音、图像的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权利。 出现侵权判决的关键就是“回看”是属于“广播权”还是“信息网络传播权”。因为目前没有相关法律做明确的界定,很模糊,所以遇到这样的官司,基本都是打嘴仗。

  在版权会现场,很多人都坦言,回看功能是广播电视一项基本业务,因为仅针对有线电视用户,也仅仅提供7天的回看,和互联网上任何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观看有区别,但是毕竟没有法律明确的保护。 至于为什么有些胜诉,有些败诉,有人直言这和在哪里有很大的关系。小编也有听说过一些事,比如当地法院会顾及广电网络是国企,即使判决败诉,还是会有所照顾,一般最终民事赔偿的金额会远远低于原告诉讼的要求。

  3|如何规避和处理版权风险

  本次版权会不仅邀请了从事内容版权十余年的工作者,也邀请了专业的律师,所以小编根据他们的培训内容,从业务和法律层面和大家一起进行学习。

  1、前期内容引进需要注意的事项

  据小编的了解,现在随便一个网络公司一年的内容采购预算都是大好几千万,华数、文广、BAT的各种内容要花钱,3、5、6、8要花钱,如果花了钱还惹一身官司那肯定不值,所以在内容引进时,要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1)内容上线互动电视业务,在与内容版权方签合同时,不是签个版权免责,就一劳永逸了。

  (2)在审核内容版权方资质时,一定要确保版权链完整,要特别注意版权到期问题。

  (3)广电对于内容审核很严格,一定要确保内容合法,有版号,有备案,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4)在进行内容结合时,注意内容转授权权力范围,尤其是上线新媒体平台时。

  (5)在提供免费点播服务时,要注意深度链接的问题,这也是侵权的。

  (6)关于内容的译制,再制作权力要有明确的说明。 相关从业者,可以仔细看下这些图。

  2、法务层面的应对举

  本次来参会的有好几位是法务工作者,小编了解到的情况是,目前大多法务人员主要是参与合同的审核以及后续诉讼的应对。作为公司法务人员,而要规避和处理好版权纠纷,就必须有专业化的处理。

  事前的预防:在版权取得环节,分为版权原始取得和版权继受取得。原始取得方面,直白的就是你自己制作出品的,这个有线电视涉及比较少,如果有涉及一定要注意在合同中确认好著作权归属问题。目前,有线电视版权取得基本都属于继受取得,这就需要注意权利链条的完整性;权利的地域、时间限制性;是否存在权利负担,如质押;权利的适用范围;取得权利外观的合法性。

  事中控制:根据小编的了解,大多官司并不是说侵权发生时对方就立马发起了讼诉,会选择时间和效果,争取利益的最大化,所在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多渠道控制风险,及时应对。

  事后解决:解决版权纠纷后,还是要争取利益最大化,同类型的版权问题是不是还有,及时查,及时处理。

  4|后记

  这次版权会,大家也提出了很多诉求,比如关于回看问题,希望能够引起上级单位重视,出台相关政策保障合法权益;比如希望能够实现版权信息共享和交流机制,大家相关提醒,提前防范;比如希望早日实现全国一网,降低版权采购成本和应诉成本。

  目前,各大视频网站版权情况各异,很多都是独家,导致用户要同时买好几个平台的会员,而且往往买了会员,没多久,发现内容版权到期内容下线了。而广电运营商这边,单独采购成本高,各家内容情况也不一样,如果真正实现全国一网,版权内容互联互通,相信版权情况和用户体验绝对会有质的变化。


  2019年10月30-31日,“聚视而上、向智而生”珠海论道暨第18届中国IPTV/OTT智能视听产业高峰论坛将在长隆横琴湾酒店举行,IPTV第二价值曲线的培育和建设;智能大屏的创新与边界;从投屏到智慧屏,如何抢占时代风口......更多行业话题尽在珠海论道,欢迎关注和参与!

  了解珠海论道详情及报名请点击:http://s.lmtw.com/201910iptv/

责任编辑:李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