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将引发电视频道关闭潮?
胡瀚中| 虎嗅网| 2019-09-02
【流媒体网】摘要:对于许多专业频道来说,尤其是在行业里首屈一指的垂直领域的频道。比方说,强有力的涉农专业平台,如果遇到了三农传播领域方面的合作机遇就有没有机会和外部资本合作,在农业领域有所作为。

  电影《2012》,毁天灭地世界末日。对纸媒来说,如果将来有纪录片,也许应该叫作《2018》。

  2018~2019,是报业关停年:2018年休停刊47种报纸。对电视台来说,将来回溯时间节点,大面积的关停,会在哪一年?

  从4G商用到纸媒的大面积崩盘,花了5年。5G对于电视台的冲击,可能会更快一点。如果风暴来临,我想,这个时间节点可能在2021。

  5G时代,电视台面对三方面的竞争

  事实上,电视频道的关停进程早已开始。2016年,深圳法治、九江四套关停;2019年新年第一天,上海东方卫视将娱乐和星尚两个频道整合为面向长三角的“都市频道”,炫动卡通和哈哈少儿整合成为“哈哈炫动卫视”;六七月间,湖北电视台多个频道被归并到四个主要频道。按照行业属性进行精减合并,原有的对农广播频道被归并到涉农专业频道垄上频道;6月30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终止了《央广健康》整个频道的运营。

  目前全国有4000多个电视台,24000多个频道。其中很多台包括省级大台的运营情况都不好……

  随着经济环境变化,各级电视台之间优胜劣汰,马太效应发挥作用,将成为自然规律,在不远的将来,可以预见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频道会因为各种各样的技术性原因消失。

  电视频道的关闭潮将不亚于报纸的关停潮。

  4G对于报业的根本性摧毁,在于表达方式和用户对于信息的接受方式已经不可逆地改变。对传统报业最致命的因素即在于此。同样的,当人们已经适应了网络直播与短视频的表达方式,并且因为5G的普及,而使得这种方式更加为人所普遍接受。传统电视行业会怎么样?

  5G的到来,使电视台不得不面对三个方面的有力竞争:

  其一是与属于纸媒阵营的优秀机构媒体之间的竞争,5G对于全国范围内的依然续存的传统实力纸媒,是一个再次起飞的绝佳时机,类似于“我们视频”这样的报业系视频节目有可能对电视台的视频地位进一步冲击;

  其二是原本经受过传统媒体的多年培养与锤炼,后来自立门户成为自媒体的竞争,他们的业务熟悉,经验老道,很多当家人都是师傅级别的大咖,就比方说前南都集团出来的兽爷,几乎每出手都是10万加;

  其三是尤其与各行业里的KOL,也就是意见领袖之间的竞争白热化,在这种情况下,原本是某些电视频道当家坐镇专家,有可能会自立门户。当人们可以方便地用5G展开直播的时候,某些专家将不再有必要依附于电视台,他自己就能够聚焦粉丝,为何还要你来做一个中转。这意味着电视频道的专业通道作用将会部分消失。如果说曾经的伙伴自立门户,然后再在平台上和自己来争夺流量,对电视传媒来说,是一种腹背受敌的状态。失去一部分阵地是必然的。

  5G将引发电视频道关闭潮?

  4G时代的传统媒体格局变化,干掉了大部分非党报报纸,其中有一些报纸在他们兴旺的年代曾经是一个城市的媒体标志,以10年前如此红火的状态来看,谁又想得到《成都晚报》会有关门的一天呢?

  5G到来,会不会干掉许多非新闻主频道的电视频道,这种危机存在的概率非常的大。4G通过公众号和各种新闻应用创造了一个新的应用场景,人们将更加习惯于通过手机来直接浏览信息,直接干掉了报纸的生存空间。如果不是因为党报为政策所保护,恐怕连一城一报都做不到。

  如果说是微信和头条革掉了报纸的命的话,5G时代又会是什么样的现象级产品,来革掉电视台的命呢?会不会是短视频+直播+视频社交应用的组合。

  随着5G技术的流行以及资费的不断降低,电视台的视频垄断地位将会被残酷打破。以农技专家为例,如果说他能够随时随地的通过直播来了解田间地头的农民生产状况,并且能够给出解决方案,如果他咨询有关专家,掌握了视频互动的技能,并且通过向社群培训机构学习,掌握了通过微信社群来联络农户的办法。他就完全可以绕开电视台这个中间层,完全可以通过5G来诊断,服务农民并获取一定的利益。

  5G时代,电视台逃生通道在哪里?

  电视媒体面临5G时代的内容生产大爆发,自己的通道作用会更加的微弱,另一方面,如果过多的依赖于知名平台的流量,也有可能会使自己的阵地将来逐步的甚至于完全的丧失。

  我们可以看得到,电商对于传统商业渠道冲击的那几年,上大平台就无利可挣,不上大平台将无商可谋。实际上,如果不是新零售的格局持续变化,完全依赖于电商渠道,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可能更多的是一种灾难。同样的道理,在内容平台方面,如果说仅仅把自己定位成为内容生产商,这种结果和把自己变成某一家淘宝店的店主是没有特别大区别的。

  5G时代,直播与短视频,传统媒体没有也不可能置身事外、隔岸观火。如果说快手、抖音等商业平台成为将来5G生态下的流量主力军,传统媒体也就可能像当年的实体生产厂商一样会面临到底是在平台上去做一个开店店主,还是继续坚守自己的传统渠道的选择,面临是通过搜索平台引流做自有电商还是上别人平台开店的纠结。

  5G的传播更加方便,同时也可以为地方媒体创造出另一条自营通道的可能性。如果有可能的话,通过这种特色的地方服务和维权民生等类的服务,形成一城一APP的格局是有可能的。

  逃生通道在哪里?

  一、持续输出区别于草根群体的有价值的产品

  5G使得内容的传播更加的方便,但是对于内容生产的难度降低并没有特别大的革命性的变革。人人都是播客,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可能性,真正对于这个行业来说要创造高质量的水平的视频内容,是需要一定的专业素质和一定的拥有持续生产能力的团队的。如果说这个是相机或者是手机摄像头技术已经足够高了,就可以让好莱坞完全的关门呐,为什么好莱坞的大片会吸走那么多亿的资本和资金呢?

  同样的道理,电视台这样的专业机构媒体,是需要生产更多的更加与普通老百姓生产的内容相区隔的优质产品的,也有能力这样去做。

  二、充分利用好自己机构媒体的地位,在做好有价值产品的前提下,采取独播策略

  持续生产有价值的内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能够调动社会资源,并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事情。可以试想一想,就算是有再多的自媒体精英,又有多少权力部门愿意去面对所谓的高流量自媒体的采访,那么,对于民生节目等等项目来说,机构媒体是有着天然的垄断性的优势的。这是机构媒体尤其是电视台的护城河。

  我们现在常常把芒果的营收,作为电视台的APP当中的逆生长的特例,时隔不久,就会传出芒果TV又有了多少倍增长的新闻,但是,却忘记了芒果的独播策略。

  在制作了优质的节目的前提下,芒果TV没有追求所谓的全网播出的分发,而是采用的独播策略,这样的策略实际上就把目标人群集中到自己的流量池当中,并成形成自己的一方势力。有底气做这样的策略,其实就需要首先内容的确是优质的。然后是领导层以及整个集团有这样的魄力和胆识,不追求眼前的利益,然后很好的把握自己的核心利益。

  三、在有条件的时候,需要更多考虑到和社会资源的合作

  在投融资领域,内容监管是很重要的,并且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儿。那么首先来说,当然自己的体量和能力要达到一定的水准,如果说达到了一定的水准,并且拥有了这样的资质和资格,那么,面对民间资本的投入,媒体就有了另外一个可以利用的筹码:国家特别管理股。

  现在越来越多的创新实体经济是由民营机构在比较好地运营,但是,对于内容产业,国家又不可能不加以监管,所以这也就给了许多省级新闻媒体以更多的生存机会,也就是说可以凭借其新闻媒体的资质,通过内容方面的合作与审核等等方面的服务,来获得与投资方之间的合作。

  对于许多专业频道来说,尤其是在行业里首屈一指的垂直领域的频道。比方说,强有力的涉农专业平台,如果遇到了三农传播领域方面的合作机遇就有没有机会和外部资本合作,在农业领域有所作为。遇到一些需要监管的领域,国家并不会直接出手,而是借助国有媒体平台进行入股;国有媒体平台并不一定是主体事业单位出手,可以放给下属控股公司出手。

  在中央层面,人民网、新华网都是非常好的国有网络媒体平台,除此之外,中央还有央视网、中新网、中青网等多家CAC认可的网站。在地方上,省级党报控股的新闻网站,比如千龙网、澎湃网等,也是持股实体比较好的选择。

责任编辑:孙嘉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