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融媒体中心如何做到百万甚至上亿收入?
唐瑞峰| 传媒内参| 2019-05-31
【流媒体网】摘要:在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实践中,已有不少县级融媒体中心实现营收,这些县级融媒体中心取得较好的效果与建设较早,抓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红利有关,但对其他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也不失有参考意义。

  虽然县级融媒体中心具有政治属性和公共服务属性,县级融媒体中心将会成为党重要的执政手段和主流舆论传播的重要阵地,但县级融媒体在一定的条件下也可以具有商业属性。

  如何在媒体融合的潮流下,重塑商业模式,在做大做强主业的同时拓展服务和营收能力,从而更好的反哺主业,一定程度上考验着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持久发展能力。

  注:统计数据来自网络,请以实际为主

  在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实践中,已有不少县级融媒体中心实现营收,这些县级融媒体中心取得较好的效果与建设较早,抓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红利有关,但对其他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也不失有参考意义。

  本文以浙江长兴传媒集团、江西宜县融媒体中心、河南项城融媒体中心、浙江安吉融媒体中心等七家县级融媒体中心为例,探讨县级融媒体中心盈利模式。

  整合县级政务新媒体

  据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数据显示,县级媒体融合的普及率较高,全国共有县级微信公众号7019个、县级新闻网站2302个、县级微博账号4587个、县级新闻客户端677个,拥有4种类型平台的县级媒体达21%,拥有3种类型平台的达39%,拥有两种类型平台的达25%。

  在国务院进一步推动全国政府网站和政府系统政务新媒体健康有序发展的背景下,县级政务新媒体也迎来整合潮。公开报道显示,广东省龙川县、连平县、高州市、台山市等地在陆续关停注销县级政府部门及镇级政务公众号,湖南长沙县80%政务新媒体账号已停更注销,浙江长兴县220多个县直机关单位、镇村等政务微信公众号停止运营。

  无论是省级媒体还是地市级媒体,运营当地的政务新媒体作为增量业务已经成为不少地方通行的做法,当下县级融媒体中心也不例外。例如,邳州广电融媒体中心“政企云”项目以银杏融媒平台为载体,以移动互联网技术为突破,以新媒体执行团队为牵引,为合作单位提供新闻宣传、信息发布、数据共享、新媒体托管、活动策划、技术研发等一对一精准服务,受到市场的热烈欢迎。目前,该项目已吸引全市50多家政企单位合作,实现直接创收500多万元。

  江苏省邳州市融媒体中心“政企云”

  在县级政务新媒体迎来整合关停潮的当下,县级融媒体中心可借此机会实现当地政务新媒体的整合和归纳,将当地的政务新媒体纳入县级融媒体中心,实现更为集权集约协同贯通的政务新媒体体系,这样做既树立了融媒体中心的权威,又增加了融媒体中心的业务内容:

  浙江安吉县APP做强主流媒体、放大传播效益外,还要把县域范围内分散在各部门、乡镇的一些媒体资源做进一步整合;浙江长兴停办220多个镇级村级政务微信公众号,并入县级融媒体中心。

  更加下沉的融媒体活动

  县级融媒体处于宣传的最后一公里,一定程度上而言也离普通受众最近,具有省市级融媒体天然的优势和贴近性,更容易洞察当地用户的需求,县级融媒体中心在深耕本地活动上更具优势,在统计的七家县级融媒体中心中,至少有4家县级融媒体中心通过活动实现营收:

  江苏邳州县级融媒体中心以各种营销活动为切入点,整合电视、广播、报纸、新媒体等各平台资源,提供线上线下的策划、创意、推广、执行等专业服务,间接带动或直接参与产品销售,助力客户树立品牌形象、打开更大市场。年组织营销活动由2015年的50多个迅速增长到近200个,创收额度也不断增加,2017年行业内营销活动收入突破500万元。

  江西省分宜县融媒体中心

  江西分宜县融媒体中心积极参与县属职能部门的大型庆典、晚会、大型展览、展销会以及一些协会的专业活动、颁奖活动、成果展示汇演等,2018年,分宜县融媒体中心实现经营收入1200万元,是2017年的14倍,其中广播、电视、报纸等传统媒体广告收入,仅占总收入约1/6。

  河北项城县融媒体中心创新“新闻+活动”,联合商家举办了项城虫草消费节、项城海参消费节、净水机节、空调节等活动,每年活动达到300多场次。

  浙江长兴传媒集团以“服务提供商+融媒体传播”的方式,从单一广告合作向项目制、平台化、活动化发展,策划、执行、服务一条龙,力求打造重点活动名牌,并将用户的需求通过多元化的线下活动得以实现。

  可以看出,县级融媒体中心在建设过程中可面向市场探索多元经营活动,例如开展会展庆典等策划活动,乡村文化旅游等咨询活动,探索更多的盈利模式,提升县级融媒体中心的自我造血能力。

  提供更具公信力的“新闻+服务”

  媒体融合事业的长期、稳定发展依赖于新媒体商业模式的创新,以及由此带来的产业资源整合、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服务创新。

  融媒体只有与市场及用户相结合、与产业和技术相结合,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融媒体,而融媒体的服务应围绕人们的商品需求、消费行为、人格特质等层面,使消费者高效地接受服务,更好的发挥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公信力:

  浙江长兴融媒体中心

  浙江长兴传媒每年完成将近100部专题片,仅仅专题制作创收达到400万元,涌现出《工业的力量》《长洽会的力量》《长商的力量》《创新的力量》《赶考攻坚》《了不起的企业家》《摆脱贫困》《我们的村干部》《老兵无悔》等优品佳作。

  福建尤溪县融媒体充分利用人才优势,在全国部分省市拍摄宣传片盈利,他们精湛的技艺赢得了客户的普遍认可,一部质量上乘的佳作可获利200多万元;浙江安吉县“爱安吉”APP为乡镇、部门提供各类信息增值服务近500万元。

  随着媒体融合纵深推进,传统媒体形态悄然发生着变化,以搭建融媒体平台来做强“新闻+服务”,已成为一些地方媒体创新探索的新动向,“新闻+服务”也由单纯宣传向多元化拓展:

  2016年12月,长兴传媒集团为布局未来智慧发展格局,与县国资委注资成立了长兴慧源有限公司,主要承担县内政府投资信息化项目咨询服务,做好长兴云数据中心的运维智慧类项目主要由公司所属的科技公司和慧源公司经营,创收占比21.6%,已成为集团发展的第三大收入来源,同时也是集团未来重点发展的对象。

  2018年“爱安吉”APP带来的营业收入超过2000万元,通过直播等方式吸引客户投入广告宣传达到300万元;为乡镇、部门提供各类信息增值服务近500万元。

  深耕本土垂直产业

  县级融媒体中心可立足本县名优产品和文化产业,以地方名优产品互联网营销合作作为突破点,进一步激活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影响力,同时为全县各城市宣传和经济发展添注动力。

  项城融媒体中心利用良好的公信力为房地产商免费发布广告,随之换来的是融媒体出面销售这些楼盘,2017年融媒体中心销售楼盘1800多套,每套盈利5000元,仅此一项融媒体中心增加收入800多万元。

  江苏邳州县级融媒体中心以“项目制”为抓手,做广做深融媒+产业。随着产业拓展的触角不断延伸,经济创收中硬广营销贡献比日益降低,产业经营的贡献比快速上升,经营收入结构日趋科学,经济创收水平更加稳定。2017年,仅酒水代理、教育培训两个项目的营收就超过500万元。

  长兴传媒集团深入垂直行业,介入汽车、家装、房地产等行业的产业链,通过举办会展活动实现创收。

  推动融媒体中心建设应强化延伸服务,以“媒体+”为突破点,实现媒体与各领域的跨界融合,打造如“媒体+教育”、“媒体+医疗”、“媒体+房产”等产业,提高县级融媒体生命力,各媒体通过积极搭建活动运营板块,保证活动平台内容的多元化,提高信息的适配性。

  河南省项城县融媒体中心

  当然,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要解决运营模式问题,必须和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连,更需要依靠党委和政府,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要与省级媒体合作,依靠省级媒体的资源与人力优势说服县级党委和政府部门管理者,共同进行县级融媒体建设。

  例如,山西上党区政府出台县域范围内户外广告管理办法,授权中心代表政府对资产进行独家经营,尤溪融媒体中心紧紧依靠党委和政府,将县域内的户外广告发布权都归到融媒体中心来,这一项为融媒体中心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责任编辑:孙嘉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