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瑞文接任中国电信董事长:这幅扁担该怎么挑?
岳明| C114通信网| 2019-04-12

   【流媒体网】摘要:2018年9月,柯瑞文接替刘爱力出任任中国电信集团总经理;2019年3月,柯瑞文代行董事长以及首席执行官职权;4月10日,正式出任中国电信党组书记、董事长。


 

  在杨杰离任之后,谁来接任中国电信董事长一职成为业界关注的话题。

  这个职位没有空悬太久,37天之后,4月10下午,中组部宣布任命,柯瑞文任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

  从副总经理、到总经理再到董事长,柯瑞文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完成了职业生涯的三级跳。被外界调侃“简直是坐上了火箭的速度”。

sdnfg1.jpg

  火速升职的背后,充分体现了高层对中国电信核心管理团队工作的肯定和信任。同时,这样的内部提拔也有利于中国电信新决策团队的平滑过渡,有利于整个决策团队的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时年56岁的柯瑞文仅比中国电信原董事长杨杰小一岁,这两位“60后”被业内赞称为实干家。和杨杰一样,进入电信行业三十余年的柯瑞文同样拥有丰富的电信行业的从业经验和稳扎稳打的工作作风。

  老兵三十年

  自然界中,有一种竹子在种下的前四年的时间仅长三厘米,但是在第五年开始以每天三十厘米的速度疯狂的生长,仅用六周时间就能长到十五米。在前面的四年,竹子将根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米,“厚积”之后得以“薄发”。

  回顾柯瑞文的职业生涯和竹子生长亦有相似之处。1986年,刚刚23岁的柯瑞文走上工作岗位,彼时他工作的地方是江西省九江市邮电局,十二年之后,也就是1998年,柯瑞文坐上了江西省吉安地区邮电局局长的位置。也是在这一年“邮电分家”,柯瑞文进入了原邮电部成立的移动通信局,担任江西省移动通信局局长一职。在1999年至2000年这短暂的一年,柯瑞文还担任过江西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

  千禧之年,柯瑞文正式进入中国电信江西省分公司,任副总经理。两年之后,提拔到集团公司市场部经理。随后的十四年中,柯瑞文辗转出任多个关键岗位,升至集团副总经理。

  2018年9月,柯瑞文接替刘爱力出任任中国电信集团总经理;2019年3月,柯瑞文代行董事长以及首席执行官职权;4月10日,正式出任中国电信党组书记、董事长。

  从未停止脚步

  作为国内电信业的“母体”,中国电信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面临转型的巨大的压力,可以说转型脚步从未停止。

  在这段时间内,中国电信从一家传统固网运营商,进入到全业务领域;从移动通信领域的一片空白,到占据行业新增市场的半壁江山;从“管道”逐渐转变为综合智能信息服务运营商。

  作为中国电信的老兵,柯瑞文可以说是全程见证并参与了中国电信的转型历程。

  今天的中国电信,已经建成了移动4G网、光纤宽带网和物联网等“三张精品网”。根据最新数据,截止2019年2月,中国电信移动用户突破3亿大关;4G用户累计用户数达2.4737亿户;宽带用户1.72亿户;物联网用户规模超过了8000万。

  2018年,中国电信营收利润双丰收,营收入达到人民币3771亿元。净利润更是达到了人民币212亿元,同比上升13.9%,新兴业务收入占服务收入比为51.9%,同比提升近6个百分点,收入结构持续优化。

  瞄准5G 迎难而上

  笔者认为,尽管中国电信近年来在业绩、网络、终端、营销、内部管理等方面都取得了良好的成效,但是还有“三道坎”摆在面前,分别是:5G建设、宽带业务和翼支付混改。

  首先是5G建设,不言而喻,未来的几年将是5G通信变革的关键时期,5G将对行业和全社会产生深刻的影响,如何突破传统电信业务增长空间,摆脱纯管道经营模式,实现数字化转型是摆在运营商面前的一大重要课题。

  在2018年,中国电信提出了“四大主张”,这四点主张包括共同促进5G标准成熟、共同打造5G智能网络、共同创新5G应用模式、共同繁荣5G终端产业。同时中国电信启动了“Hello 5G”行动计划。

  尽管方向明确,但是中国电信在建设5G方面还是面临诸多难题,首先是资金投入问题,招商证券预计国内三家运营商在5G周期总投资额为1650亿美元,相比4G时期1100亿美元,总规模增长约50%。中国电信没有中国移动财大气粗也没有中国联拥有通混改福利能引入外部资金。在中国电信2018年业绩沟通会上,柯瑞文透露,中国电信2019年用于5G发展的资本开支为90亿元人民币,用作扩大规模试验。“中国电信主要以独立组网(SA)发展5G,实际投资计划会因应独立组网及非独立组网(NSA)的试验结果、技术成熟度、5G牌照发牌时间及市场竞争等而有所调整,以及决定何时商用。”

  对于中国电信而言,5G涉及较大投资,面对5G投入,最基本是保持盈利水平,才能确保长远发展。柯瑞文称,中国电信对合作建网、共享资源持开放态度。

  另外,5G商业模式仍待探索。5G的成功取决于行业应用,而应用场景取决于需求+商业模式。在这一方面,中国电信乃至整个通信业做的都不尽人意。此外,5G标准还未完善,终端芯片尚不成熟等等因素都在中国电信要面临的挑战所在。

  其次是宽带业务,自从2018年9月被中国移动超越之后,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宽带用户差距越拉越大,截止2月底,中国移动有线宽带用户累计达1.63503亿户。中国电信有线宽带用户累计达1.4704亿户。好在中国电信并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选择反击,成立了智慧家庭分公司。新公司整合了电信内部已有资源,以便更好发展智慧家庭。但是智慧家庭分公司能否担起中国电信在宽带市场重新崛起的重任还有待观察。

  对于柯瑞文而言,第三道坎是推动翼支付混改上市,柯瑞文日前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互联网金融带动基础业务发展,集团正推动旗下翼支付进行混改,已引入战略投资者。柯瑞文透露,将翼支付分拆上市是长远目标,但是对于分拆上市的时间并未具体透露。

  近年来,微信、支付宝等移动支付方式越来越被大众所接受。中国电信旗下翼支付早就推向市场却收获甚微,而混改能进一步扩充了翼支付的资本实力。早在2018年上半年,中国电信方面曾表示拟分拆翼支付上市。1月14日,中国电信翼支付公布了A轮引战增资结果正式获得央行审批通过,正式迈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关键一步。前有中国联通混改成绩在前,中国电信翼支付混改之路能否顺利,还要看决策层的决心和策略。

  尽管前路困难重重,但是对于柯瑞文而言,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硬仗,期待柯瑞文带领中国电信迈上新的台阶。

责任编辑:王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