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危言】格局—从近二十年来通信运营商决策分析兴衰根源
金禾| 流媒体网| 2019-03-27

    【流媒体网】消息:【编者按】 “格局”是继“断崖”之后作者第二篇关于运营商的盛世危言,运营商断崖现象的出现或许可以从其二十年来的决策分析见端倪。运营商的日渐衰落,固然有政策强压、产业变迁、外部竞争、内部倾轧等多方面因素,但细细想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或许是很多当年高高在上的大企业衰微的深层原因。深究起来,是眼光和格局导致了现在的亡羊补牢!

  面对发展的困局,很多运营商内部的领导都会经常表达“成也政策、败也政策”的观点,也有同志说运营商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却被提速降费拖累,变成为他人作嫁衣裳,更多的员工对为什么工作得这么辛苦却得不到社会的认同和政策的支持表示困惑。总之,认为缺乏政策支持、竞争压力巨大、得不到社会认同、内部缺乏创新机制、工作越来越难做是通信运营商内部的共识。基本上所有业内员工都认为,政策导向和体制问题是造成运营商从全面领先到逐步落后这种被动局面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在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国家对通信行业的扶植政策不胜枚举。从国家层面到地方层面,从资金层面到配套支持层面,从技术层面到财务层面,扶植政策全方位出台。影响较大的有初装费政策、加速折旧政策、用地支持政策等等。那个阶段,国家为什么会给出这么多的优惠政策?一方面是因为当时通信基础太薄弱、严重影响了整个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的原因是,那个年代的通信行业敢吃螃蟹、勇于创新、富于担当。在那个年代,新技术不断引进、工程建设如火如荼、各级员工敢为人先努力创新,通信能力得到几百倍的增长。1982年福州电信局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和经济风险引进全国第一套F150程控交换机的行为,就是那个时代的典型事例之一。

  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国家对通信行业基本没有了扶植政策,并在之后逐步提出提升服务、降低资费等要求,近十几年来的3.15晚会基本都有涉及运营商的负面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局面?基本建设初具规模、市场竞争基本形成的确是其中的客观因素。但主观层面,通信运营商内部的方向性决策是否也有一定的影响哪?运营商长期以来始终将业务收入、市场份额作为唯一目标的做法是否有所欠缺哪?运营商内部过于强调执行力,集团公司和省公司规模不断膨胀,市县公司基本沦为执行工具的做法有何优劣之处哪?让我们从宏观层面分析一下运营商近二十年来的决策轨迹。

  一、 国有大企业的定位和责任

  国有大企业的定位和责任是什么?和普通民企一样,一味追求收入、利润和市场份额吗?

  事实上大国企的定位应该在承担相应社会责任的基础上,再去追求合理的收入、利润。一面享有大国企的资源和地位、一面想享受完全的市场自由;一面按体制内的级别追求更高的政治待遇、一面想按普通上市公司的标准拿薪水;一面希望得到政策的扶植、一面不想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是运营商内部普遍的心态。原本像邮政一样,承担着普遍服务义务的电信企业,在上市后像丢包袱一样摆脱了这个责任,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收入、利润、市场份额上。难道国家对大国企的期望只是简单的挣更多的钱吗?可以参照的是邮政,多年的亏损后国家给了银行牌照和快递行业管理两大政策,现在的日子很好过。但为什么给它这些政策扶植哪?很简单,它替国家承担普遍服务的责任。为什么京东方年年巨亏,国家却始终扶植?因为它承接了国家战略,在显示屏领域打破国外垄断。类似的例子很多。而通信企业呢,精力始终聚焦在行业内竞争上,各运营商不择手段的采用各种形式恶意竞争,负面消息不断。运营商收入和利润的不断上涨,更让全社会认为它们挣得都是老百姓的钱,都是垄断带来的暴利。为了争抢用户,很多省级运营商的营销费用都是百亿级的、整个集团更是千亿级的。如果运营商的决策层能更关注一些大国企的社会责任,每年只拿出巨量营销成本的一点点份额、让几十万员工分出一点点的精力,做一些帮助国家解决问题、主动扶植落后区域、真心实意回馈社会的事情,改变一些运营商在媒体和老百姓心中的形象,这样的话,政策的支持应该不难得到。但实际情况是,尽管运营商的高层领导们风水轮流转,今天你来明天我往、一团和气,但越到基层越是剑拔弩张,都将行业内的竞争当成唯一的目标。这样的口碑、这样的风评、这样的格局,如何能得到政策的支持。可以说,不多考虑如何承担责任,只考虑眼前局部利益、将全部精力放在收入、利润、市场份额上的决策方式,决定了运营商近20年来面临的政策环境的基本面。

  二、 国家战略的承接

  国有大企业除了需要主动承担必须的社会责任之外,另一个主要职责在于是否承接了国家战略。

  国家需要的不只是经济利益,即使有了足够的经济基础,也是为了保障国家战略的实施。因此谁能主动协助国家战略的顺利实施,谁就必将会赢得政策的扶植和舆论的认同。只关注经济利益的企业必然不会有太好的风评,就像房地产行业一样。国家战略的实施比如打破国外技术壁垒、配合“一带一路”建设、协助扶贫攻坚等等,除了需要各级政府的投入外,不论哪个企业能够主动承接,都必然会有相应的政策扶植。有很多像华为、中兴、中铁这样的企业,国家持续在政策、资金等多方面扶植,原因就是它们能够在自己的领域打破国外垄断,在技术上打破外国公司卡脖子的局面,为下游行业打下良好发展的基础。中石油、中石化尽管比运营商垄断属性更强,但国家却并没有对它们实行严厉的政策,原因就是一方面它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帮助国家配置石油资源,保障了国家能源安全,另一方面在国际油价达到每桶一百多美元高位的时候,协助国家稳定国内油价,保障了国家经济的正常运行。还有很多建筑、水电、金融等行业的大国企,都积极跟着国家走出去,主动承接国家战略。其实不单单是国企,很多私企也非常主动积极,比如阿里的海外扩张和农村淘宝就是分别在海外市场和农村发展层面承接了国家战略。而反观通信运营商,如果能将在业内竞争中每年消耗的千亿级营销费用中拿出一点点,跟着“一带一路”走出去,帮助那些相对落后国家进行通信能力提升,不论采用收购、参股、独立建网、协助建设或技术咨询、管理咨询,都一定会受到当地的欢迎,也必将受到国家的赞许。在这个过程中,也必定会发现新的机会,有可能取得相应的收益。但实际情况是,除了个别运营商们在少数领域(如通信工程建设)外,跟着国家战略走出去从来都没有成为集团层面的战略动作。不主动承担国家战略、只盯着行业市场利益的战略决策,如何能得到政策的支持和社会的认可。

  三、 创新与合作

  在互联网应用、信息化建设方面,运营商原本是走在最前列的,但现阶段已经完全边缘化。运营商内部的同志基本都认为是机制原因导致企业缺乏创新能力。的确,大组织的运作需要完善、严格的内部管理,部门间严格的职责划分,的确在一定程度上会阻碍自主创新能力。但是,运营商完全可以采用扶植上下游创新型企业的发展,来弥补自身创新能力不足的弱点。比如,成立创投基金,扶植起步阶段的从事通信设备、互联网应用、软件开发、信息化应用的公司,利用自身对这个行业的深刻理解选择扶植对象,利用自身的资金、市场、客户资源优势扶植这些企业的发展,利用参股、控股、合作等方式直接或间接投资,不但承接了国家扶植创新型企业的政策,也必能在资本市场获得丰厚的回报,还能加强与上下游企业的合作关系,让自身的整体实力上个台阶。

  在通信和互联网发展的初期,运营商处于绝对主导地位,当时很多业内企业都希望能够都得到运营商的支持,有的希望能得到优惠的资费,有的希望能合作拓展市场,有的希望分享客户资源,有的希望能直接得到投资等等,很多企业甚至直接提出分享股权作为交换条件,但运营商们基本全部回绝。而现在,这些企业中有一部分早已成为相关领域内的大鳄,有的市值甚至远远超过运营商。这其中的确有体制和机制的部分制约,但更重要的是在决策层面完全忽视了这个方向,导致“当年爱理不理、现在高攀不起”的景象不断重演。

  运营商也曾有一段时间大力发展合作伙伴,但是始终有看不得别人挣钱的心理在作祟,做的好的产品要不拿来自己做(或给关联企业做)、要不重新修改合作协议、要不提出各种附加条件,导致有能力的公司甩开运营商自己干、跟着运营商干公司的只能被动接受、原地踏步,曾经的多数合作伙伴对运营商都充满怨言。总之,在创新与合作方面,运营商的决策层普遍缺乏长远、开放、包容、共赢的心态,小格局不但导致了运营商们无法弥补创新能力的不足,还导致运营商在产业链中口碑一般、逐渐孤立。

  四、内部组织机制

  运营商多年来在强化内部管理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形成了比较完备的现代管理体系,完全改变了原先粗放式管理的面貌。但同时,企业内部过于强调执行力,各项权力全面上收,出现集团公司和省公司规模不断膨胀、市县公司基本沦为执行工具的情况,加之缺少真正意义上的创新部门,导致了在改革开放之初各级通信企业积极进取、努力创新的局面不复存在。而最贴近市场、最贴近客户的基层组织,在面对一方面必须将全部精力放在完成KPI指标上、另一方面完全没有创新的权力和动力更无相应的资源支持的处境之后,通信运营商整体层面的创新能力也就无从谈起。只依靠集团、省公司加上几个研究院的力量,近二十年来运营商的创新工作乏善可陈。

  综上所述,通信运营商现阶段所处的整体环境和面临的不利局面是由二十年来决策层的战略格局所决定的。运营商内部各级员工的不辞劳苦、兢兢业业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但他们无法决定运营商这几艘大船的航行,船的航向是由掌舵者决定的、和划桨者无关。可以说,通信运营商在战略决策层面的格局决定了运营商的现在,也将持续影响着未来。

  阅读第一篇,请猛戳《断崖—通信运营商的前路》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