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少IPTV之市场篇:新媒体的自立与野望
灯少| 流媒体网| 2019-01-22

   【流媒体网】消息:接上篇《灯少IPTV之市场篇:运营商的焦虑与期望》点击可阅读《灯少IPTV之市场篇:BAT的若即与若离》。阅读政策篇,请猛戳《IPTV,从2018-19系列之政策篇:平静下的不确定性》  。另外,灯少IPTV系列之运营篇《IPTV,从2018-19系列之运营篇:理想与现实下的思考》在今日流媒体已推出,会员可先睹为快,同时可关注流媒体网微信公众号,免费版陆续呈现!

  2) 新媒体的自立与野望

  IPTV的播控平台们,其实是一个很分层化的群体组成。

  一级播控:爱上传媒,出身央企,政治+市场是他先天难以避免的基因,如果运用得当,可左右逢源,但事实上,该讲政治时谈市场,该做市场时论政治,结果一手好牌打烂了,落得里外不讨好。

  二级播控:各地新媒体,大多脱胎于各省电视台的新媒体中心,其中南北差异明显。南方电信地区,IPTV发展早,用户规模大,新媒体接手百视通的地盘后,用户红利相应较大,但和电信的权力博弈也更艰巨,毕竟那是一个电信和百视通曾经已形成规则的市场,要重开新篇章需要时间和机会。

  北方联通地区,则由于IPTV用户基数少,业务、平台也不够完善,新媒体起步阶段便处于双方均等态势,因此在北方地区,新媒体更多占据着主动权。

  南方分润多话语权弱,北方基数少话语权强,最后由于前几年运营商的战略失策加速了播控商之间的合纵连横和业务扩张,促成了现在新媒体整体的强势,并无形中成为了IPTV在业务创新和运营探索上的新驱动力。

  IPTV对于各省的新媒体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从无到有地诞生了新媒体公司,同时IPTV也是当下他们所能掌控和运营的主要业务,因此会更全身心的投入,这和运营商仅把IPTV作为主要业务之一,是有很大差别的。

  从这些年新媒体的发展来看,有其必然性,可简要概括为:

  天时:播控政策是新媒体的话语权依托;

  地利:运营商三足竞争给了新媒体策略的主动性;

  人和:一把手频繁沟通推动了新媒体的战略执行;

  就如今年10月在杭州举行的论道,25个省新媒体的掌舵人出席,从内容到版权、从业务到市场、从运营到数据、从合作到竞争,深入探讨、分享、交流的更多是实操层面的所得,这在广电体系内极其的难得。

  从企业的基因来看,新媒体脱胎于传统电视台,在内容的组织和运营上有一定的偏好,同时出身宣传口和播控平台职责所在,对于内容的监播和管控有先天的敏感,因此,凡是第三方想以集约等手段旁路新媒体或者争夺影视内容权益,都会触及新媒体的逆鳞。

  同时随着这几年新媒体的壮大和南北信息、策略的协同,新媒体在IPTV上也不仅仅止步于视听业务,还期望获得更多增值业务的空间,而这势必会和运营商形成一定的碰撞,目前来看,各地碰撞的结果不一样,但无论谁出力多,一起把蛋糕做大,共利互赢一定是最后的评判标准。

  随着IPTV的成长壮大,各地新媒体也不会仅仅局限于IPTV,无论是从业务本身的成长性还是新媒体自身的发展而言。目前各省新媒体都在不断借IPTV所拥有的现金流和平台传播力,进行各类的布局、拓展、试水。做大IPTV业务,释放更多价值,同时在IPTV最蓬勃的时机寻找下一阶段的立足点,摆脱单一业务的弊端,构建更具成长性和发展力的新媒体平台,这是各大新媒体的野望。

  所以在这一年里,我们可以看到在浙江,从用户出发,断然从视频3.0退回2.0的勇气以及运营智变所带来的收获;在河北,1400万IPTV合规对接,自主开发用户会员体系;在天津,积极推进IPTV业务创新,线上线下联动提升用户价值;在安徽,依托IPTV资源,打造以内容为核心,多平台分发的新优势;在山东,从IPTV到文化惠民工程的实施,扩大平台和价值外延……

  新媒体在做大做强IPTV本地化价值的同时,也在自发的进行合纵连横,期望通过更多的资源互利,提升整体IPTV的产业价值,如2018年京津冀三地播控平台互联互通,资源共享,组建区域联合体便是一个开端。在某种程度上,IPTV地域化的局限很类似有线的现状,但幸好在发展之初,无论是运营商的垂直化体系,还是新媒体的合纵连横,都在尝试打破旧有格局,避免重蹈覆辙!

  2019年,各省新媒体资本化进程将是值得产业各方关注的焦点,而从IPTV的泛娱乐到打造以IPTV来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智慧服务平台,则是关系到产业未来的关键。

 

责任编辑:李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